多虧 NCC 幫忙「斷開鎖鏈」,中天新聞得以順利「轉型」

中天新聞的訂閱者已經超過 234 萬,總「斗內」也達到 280 萬。雖然有人說即使有這樣的月收入也不夠支應營運成本,但中天確實有理由開心,因為某方面而言,他們正從一個立場最保守的電視台,變成數位轉型最前端的實驗者。
評論
截圖自《CTITV NEWS 》YouTube
截圖自《CTITV NEWS 》YouTube
評論

原文刊登於關鍵評論網,作者 TJ,INSIDE 獲授權轉載。。

前幾天看到吳宗憲在中天綜合台的綜藝節目,主題是「新聞現在都這樣報的?」,裡面請到「中天新聞」現在的各個「主播」,講述他們轉往 YouTube 之後的改變。

節目中談到像是不用再正襟危坐、可以多說和自己有關的花邊故事、網友現在「斗內」的互動,過程還剪入一段直播中途蔡衍明突然走入攝影棚並加入訪談的片段,來賓還說當時很多付費贊助的人,都指定要把錢給「蔡董」。

作者早在 52 台正式下架前一個多月,就解釋為何 NCC 關中天長遠來看對民進黨並不好,除了在檯面上少了一個凝聚台派恨意的選票轉換標的,就是會讓轉至「地下」的中天新聞更難被管理。

2020 年 12 月 12 日的一個月後,根據 YouTuber 數據網站「PLAYBOARD」統計,中天新聞的訂閱者已經超過 234 萬,總「斗內」也達到 280 萬。雖然有人說即使有這樣的月收入也不夠支應營運成本,但中天確實有理由開心,因為某方面而言,他們正從一個立場最保守的電視台,變成數位轉型最前端的實驗者。

NCC 再也管不了的中天新聞,誰也不知道會對台灣造成什麼影響

美國前副總統高爾在《不願面對的真相》說過,舊習慣加上舊科技,會產生可以預測的結果,但舊習慣加上新科技,卻會造成非常不一樣的結果。

雖然中天新聞不(完全)是高爾所說的製造業或重工業,但一間抱持保守價值的媒體,為他們習慣傳統媒體的觀眾,提供了完全沒有限制的節目型態,之後會造成保守勢力怎麼樣的質變?會怎麼轉換台灣「新聞」的型態?當然可能毫無影響,但坦白講,誰也無法預料。

最麻煩的是,無論 NCC、監管機關、政府,現在都無法可管了。

1

可想而知,這波由中天引起的「OTT 革命」會讓其他新聞台群起效尤,加強網路的節目同步和宣傳,吸引跟著中天離開離開第四台的那些觀眾——大部分的新聞台也在這樣做。

但即使登上 YouTube,只要還是轉播電視台上的新聞節目,他們就仍要正襟危坐、要嚴肅報新聞、不能和粉絲過度互動、瞎扯和置入會被開罰、需要加上「涉己新聞」等標示。

但中天新聞不用,它就是一個網路節目,分類上不是新聞,不是新聞台,不會被管也無法可管,看看他們在每個來賓的桌子上放一罐「水神」就知道。至於其他同樣走入 OTT 的新聞台,姑且不論在立場或議題上能否對中天制衡,形式上的彈性將永遠無法匹配。

回想一下,那個「關了一點好處都沒有」的愛奇藝

其實這類的迷思早就發生過,2020年10月15日愛奇藝經NCC要求終止在台業務時,就有人指出雖然看似關掉了這家中資平台,但愛奇藝的台灣站仍然存在,使用者仍順順收視、可以付費當VIP會員,愛奇藝也仍繼續投資著台劇,出席各種記者會。

唯一差別,就是政府失去了相關的稅收。

z4ckmu7qs8d9s490l1dvqy698l85dc

網路時代的問題,就是傳統抄家式的監管方法效果幾乎無效,因為沒人有辦法「管理」網路,在此之下,中天新聞原本與第四台的連結其實是政府管理的唯一槓桿,但現在這個連結斷開了。

在理想世界裡,NCC 委員們當時經過全盤考慮共同下了撤頻決議,那倒無可厚非,但如果只是為了紓解基本盤支持者對執政黨的壓力,或以揣摩上意的方式做出這種「交代」舉動,在關台當下慶祝的人們,長久來看卻可能面對難以預料的後果。

責任編輯:MindyLi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