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lat Tech】社群遊戲為什麼在疫情下爆熱?談 Among Us、Roblox、動物森友會的互動架構

疫情下社交的需求帶動了社群類型遊戲屢創熱潮,不過平平是社群遊戲,Among Us、Roblox、集合啦!動物森友會這三款大熱門分別代表了不同的互動與遊戲結構。
評論
Kylat 提供
評論

當 COVID-19 肺炎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 疫情在 2020 年初正式爆發後,許多國家都陸續陷入了警戒狀態,而當美國本土的疫情日益嚴重後,許多娛樂產業都受到了重大的衝擊,也導致大量的民眾必須要自行在家隔離,甚至就連工作等交流也都必須要改用視訊的方式。

在這樣的危急時刻,人們更加需要一種能夠放鬆心情,並且暫時脫離 2020 年各種糟糕事件的出口。因此,這個前所未有的空前危機也為整個遊戲產業帶來了出乎意料的成長。然而,在 2020 年內眾多的熱門遊戲中,存在著三款透過「社群互動」機制獲得廣大迴響的多人連線作品-《Among Us》、《Roblox》以及《集合啦!動物森友會》。

《Among Us》

Kylat 提供。

在 2020 年眾多的爆紅作品中,由 InnerSloth 打造的《Among Us》絕對是其中最特別的一款遊戲。雖然早在 2018 年就已經正式上市,但這款有著「太空狼人殺」之稱的獨立遊戲一直到 2020 年 9 月才開始在玩家之間走紅,而本作背後高互動性的遊玩設計絕對也是成功的關鍵之一。

在《Among Us》的每場遊戲中,大多數的玩家都會扮演「船員」(Crewmate) 的角色,他們必須要在遊戲地圖中完成一系列的小任務才能獲勝,然而,在他們之間隱藏著一到三位的「假冒者」(Impostor)。扮演「假冒者」的玩家必須要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一一將其他船員殺死,而一般船員也能夠透過「發現屍體」或按下「緊急會議」按鈕來進行投票,並選出可能是「假冒者」的可疑玩家。

Among Us 遊戲畫面。Kylat 提供。

就如同「狼人殺」或「天黑請閉眼」等類型的團康遊戲,《Among Us》每場遊戲都能為玩家們帶來各種出乎意料的發展。而在疫情肆虐的當下,《Among Us》仍然能繼續提供這類高互動性的社交遊玩體驗,維持親朋好友之間的互動。而身為一款遊戲,《Among Us》的樂趣也不止於此而已。就像高爾夫或飛鏢一樣,即使是技術很差甚或是已經喝醉的玩家仍然能夠從中體驗到許多樂趣。

《Among Us》之所以能夠在 2020 年內獲得如此廣大的迴響,關鍵就在於遊戲本身的設計能讓玩家們以這種相當有趣的方式連結彼此。這個特性也將現代玩家眼中的「社群遊戲」與過去擁有這稱號的 Facebook 遊戲和其他手機遊戲做出了區別。簡單來說,相較於 Facebook 或手機上的經營類遊戲,《Among Us》能帶給玩家們更加直接的互動遊玩體驗。

除此之外,《Among Us》成功背後的另一個關鍵,就是這款遊戲本身的便利性。以目前來說,《Among Us》已經登上了 PC、Nintendo Switch 以及手機三個平台,雖然玩家仍然得要花費 5 美元的價格在前兩個平台購買,但 Android 以及 iOS 的版本則是免費的。任何擁有智慧型手機的玩家們都能夠呼朋引伴一同下載這款遊戲,並透過網路連線一同遊玩。而即使是在其他平台上遊玩,仍然能夠透過「跨平台遊玩」功能相互連線。

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在 2018 年上市並沉寂了一段時間的《Among Us》終於在 2020 年吸引到了全球玩家的注意,並成為了年度最具代表性的社群遊戲之一。

《Roblox》

Kylat 提供

雖然《Among Us》對於許多玩家來說都是 2020 年最值得推薦的社群互動遊戲,但這也並不是去年唯一一個能夠反應出「社群體驗」類型能帶來廣大成功的例子。

整體風格十分接近《當個創世神》(Minecraft) 的《Roblox》是一款免費遊玩的沙盒創作型遊戲,允許玩家設計各種屬於自己的遊戲、物品、衣服,還能自由暢玩自己和其他開發者所創作的各類遊戲,這款最初於 2006 年上線的社群遊戲目前已經擁有著超過上百萬的活躍玩家人數。

Kylat 提供。

而在社群遊戲盛行的 2020 年中,雖然不少玩家都在《Among Us》殺個你死我活,但《Roblox》仍然吸引了大量學齡孩童的青睞。而這款遊戲成功的關鍵其實也與《Among Us》相當類似。

然而,《Roblox》也已經成為了一個能讓孩子們盡情表達自我風格的小宇宙。玩家們目前可以在《Roblox》的線上平台中玩到上百款由各國小朋友們親自設計的遊戲,各個都呈現出了不同的風格與規則。更重要的是,家長也能夠從孩子們在《Roblox》中的設計更加了解他們的個性與特質,也為在疫情中一同隔離在家的孩子與父母提供了一個絕佳的互動平台。

《集合啦!動物森友會》

Kylat 提供

與《Roblox》十分相似,《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也提供了玩家們一個可以盡情表達自我的平台,即使仍然存在著不少既定的規則與限制。雖然玩家們能在自己的島上自由自在地享受悠閒的時光,無論是與動物島民們互動,或是利用各種家具擺設或地形建造器任意布置自己的島嶼,但玩家與玩家之間的互動仍然是《集合啦!動物森友會》最大的重點之一。

嚴格說起來,《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並非一款真正的線上多人遊戲,而在許多主打多人遊玩的機制上,任天堂的開發團隊似乎仍然還需要多用點心。但即使如此,《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仍然在玩家之間形成了一個相當有趣的小社群,而因為這款遊戲所引發的熱潮絕對也是《集合啦!動物森友會》成為「社群遊戲」的契機之一。

集合啦!動物森友會遊戲畫面。Kylat 提供。

在這款遊戲於 2020 年 3 月上市之後,許多玩家都陸續開始在網路上分享他們的島嶼創作與故事,而在一同遊玩本作的親朋好友間,特定家具或是「DIY 方程式」的交換也成為了時下的熱門話題。在碰到流星雨或是「妹妹」拜訪島嶼時,也會邀請其他朋友一同上島互動。就算《集合啦!動物森友會》的多人連線機制在不少玩家眼裡都相當煩人,但仍然無法澆熄他們在社群互動上的熱情。

集合啦!動物森友會遊戲畫面。Kylat 提供。

「結構」在這裡提供了人們社群互動中最為重要的框架,《Among Us》主打勾心鬥角的對戰,《Roblox》則讓玩家能自由自在地放飛自我,就算《集合啦!動物森友會》帶來了一種較為死板的遊戲結構,但在任天堂《動物森友會》系列本身的名氣以及 2020 年肺炎疫情的影響下,《集合啦!動物森友會》仍然席捲了整個遊戲界,成為了另一款最具代表性的社群遊戲。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