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因為高碳排,永續投資就該排除水泥股嗎?

當一個具有高轉型潛力,目前卻是高耗能、高碳排、甚至高污染的產業,社會的形象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你願不願意接受他們成為王冠上的另一顆寶石?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作者楊雅雲受到紀錄片《不願面對的真相》啟發,2009 年大跨度轉行到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領導莫拉克風災校園重建 — 那瑪夏民權國小重建工作。稀有的大跨度整合型專家,專業領域包括新能源、智慧電網、電動車、儲能、節能、循環經濟、綠建築,擅長把最專業的綠色科技行話,翻譯成最淺的白話文說出來。2014 年創辦綠學院,同時為 Green Impact Lab 綠色創業加速器的共同創辦人,著有《綠領建築師教你設計好房子》一書。

共同作者鄭瑞濱,孜孜屹屹專精於營建材料研究的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博士,秉營建循環翻轉產業的夢想,告別十餘年台灣營建研究院組長、所長的職涯後,以「產業踐履」為職涯目標再出發,任潤泰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職務。同時擔任綠學院綠色帶路人,並在台灣混凝土學會平台整合建構含括水泥、砂石、鋼鐵、混凝土等業種的「營建循環產業鏈」,發展營建材料領域的新供需模式、創造新的商機與產值。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轉載。

最近綠學院參與了台灣影響力投資協會的成立,作為一個多年前就以一系列文章支持影響力投資的早期參與者,看著這個趨勢成為現實,焦點越來越著重在 ESG 原則,買永續 ETF 元大 00850、國泰 00878、富邦 00692 的人越來越多,著實很驕傲也很開心,感覺有機會在眾志之下,達成我們的使命「在一個世代之內讓綠色產業成為主流」。

協會的共同發起人吳道揆說,他很喜歡一本影響力投資報告書的標題「私人資本,公共利益 (Private Capital, Public Good)」,我們心有戚戚焉。實踐這句話可不容易,這幾年我們自己就遇到了《真正的投資功夫,其實在投資的後面》文章中所提的兩難。寫文章傳遞觀點的人,在真實世界裡遇到考驗,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我們想把這一路的心得感想整理出來,在這波濤洶湧的歲末之際與你分享,希望我們一起走得更遠。

只有再生能源、再生資源、有機才可以算綠色產業,高耗能、高碳排的產業應該要推翻嗎?

我們可以很輕易地辨別千元鈔和百元鈔,我們知道一張是藍色,一張是紅色,價值相差十倍。再生能源、再生資源、有機這種低耗能、低碳排的綠色產業,想都不用想就是當然的衛冕王,王冠上最耀眼的寶石。

而若一個產業在如今氣候變遷、物種快速消失、超級細菌肆虐的環境中,還大言不慚地只談利潤極大化,覺得賺錢才是王道,這種產業也很容易處理,只需用錢投票,讓它在資本市場上吃虧即可。

但是當一個具有高轉型潛力,目前卻是高耗能、高碳排、甚至高污染的產業,社會的形象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你願不願意接受他們成為王冠上的另一顆寶石?

以我們這幾年對產業的理解,有高轉型潛力但名聲很差的產業其實並不少,包含水泥業、混凝土業、營建業、化學品製造業、塑膠製造業等。

台大的學生顯然不願意接受。在學生持續三年的施壓之下,台大校方妥協,賣掉其校方校務基金中持有的水泥股票,宣布不投資高耗能、高碳排、高污染的產業。學生們說,這是響應國際撤資行動。

國際撤資行動?真的嗎,全球 ESG 投資人都把水泥業從投資清單中拿掉了?

當然不是真的!國際目前的 ESG 評分機構,對 ESG 的評分標準是有差異的,畢竟人類才剛開始學習用大自然的邏輯去從事人類的商業活動,比較有共識的排除名單是燃煤、武器、菸草、酒、賭博等,當然,投資人確實可以自己主觀決定排除水泥和混凝土,只是國際上很少見就是了。

為什麼?因為水泥業還能兼垃圾處理!若達日本水準,台灣每年可少數百萬噸廢棄物中說過,日本和德國直接讓水泥業成為循環經濟的領頭羊,處理棘手的廢塑膠減少污染、去化其他難搞的廢棄物,我愛你水泥業都來不及了,撤資幹嘛?

沒有長期思考能力的人,無法做好短期計畫;沒有全局思維能力的人,無法做好小事。這就像運動比賽,你不需要贏得每一場比賽,而是贏得最重要的決賽,有時候為了贏得比賽,你需要輸掉比賽。

我們不同,我們要參加比賽,而不白白放棄比賽。

我在營建業工作已經超過二十五年,從年輕到白頭,算是產業裡的中生代,我常跟剛進產業的年輕人講,推動營建循環經濟,難道是因為我們道德高尚?追求良知?善盡社會責任?當然不是!

最正確的動機,是為了我們自己。

我至少還會在營建業工作十幾年,我想要追求職涯的發展,甚至想在產業發展中扮演角色,我自然想要解決產業的問題,推動產業的轉型,讓我所服務的產業成為循環經濟的領頭羊,ESG 投資人的首選。如此一來,我才有更好的升遷,更好的發展,誰會想要在沒有發展前景的產業裡工作呢。

我認為這個責任要由水泥業、混凝土業的工作者承擔,只有自己願意負起責任,將眼光放遠,從自己公司的利益看到未來整體產業的機會、風險,對整個產業做出貢獻,而不是只對自己公司做出貢獻,或是對別人的失誤見獵心喜。

這個 ESG 投資的事件,正是讓我們共同看見整體產業風險的時刻。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