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軟體卻老設計得難上手? Canva 背後靈魂創辦人 33 歲的她對症下藥解痛點

梅蘭妮·柏金斯(Melanie Perkins)在教設計時發現,原來自己所教的工具如此難用,為什麼學生總要花那麼多時間才學得會。當時正值臉書正爆發成長,對臉書來說每個人都可以輕鬆上手,那為什麼設計工具就不行呢?
評論
Photo via:wikimedia
評論

在今年,不少個人品牌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其中可以關注到,不少創作者沒有設計背景,但都能仰賴第三方工具製作圖文並茂的貼文,當中不難觀察到大量創作者所使用的設計工具「Canva」,在今年崛起的 IG 知識型帳號領袖,也經常善用這款設計輔助工具。

使用過的用戶肯定不陌生,圖形設計平台 Canva 有網頁版與 App,內含大量的設計模板、元素、插圖、現成背景素材等,也有針對海報、年曆、行銷活動、廣告等用途推出風格相應的視覺內容,可以免費使用下載,也提供大量付費素材,有 Canva Pro 和 Canva for Enterprise 付費訂閱方案,用戶可根據需求免費增值或訂閱付費。

人人能上手設計 疫情融資估值來到 60 億美元

說到設計,或許你腦中馬上想到的是 Adobe 的 AI (illustrator)、Photoshop,不過對於沒有設計背景的人來說,要開始學習使用繪圖軟體設計,並不是人人都能快速上手,過去我們在採訪創作者時,也聽到不少案例,花錢上課或是到 YouTube 上搜尋國內外影片等等方式學習,花上不少時間。

而就在十三年前,當創辦人梅蘭妮·柏金斯(Melanie Perkins) 還是大學生時,她發現同學也不太會使用設計軟體如 AI 及 Photoshop 等,便著手開發 Fusion Books 線上工具幫忙同學。這讓梅蘭妮發現市場需求——人們需要更簡單易用且更有質感的平台工具,需要更簡單輔助日常上部分設計需求,而 Canva 就這樣誕生了,快速簡單的使用操作,成為許多人的設計協作工具。

Canva 快速成長,到後來受到更多投資人青睞,取得融資,甚至在疫情嚴峻的今年,在六月份拿下新一輪 6000 萬美元的融資,估值從 32 億美元飆漲至 60 億美元。

不過,你應該會想,設計平台在坊間相當多,Canva 是如何在眾多設計工具中開創自己的一片天?

Canva 營運長 Cliff Obrecht 將估值翻倍歸功於 Canva 在協作平台的知名度日漸成長,並表示,因為疫情驅使下,許多商業活動轉為在線上進行,疫情爆發導致經濟下滑,但 Canva 的用戶仍在繼續大幅增加。

如今,Canva 每月有超過 3000 萬的用戶在此設計,行銷素材、社群媒體、影音編輯等,每秒高達 80 個設計,成立以來共為用戶打造出 30 億個設計品。

Canva 簡單易用受到用戶歡迎

行銷被要求有基本製圖能力的今日 Canva 需求持續增加

時至今日,我們可以發現到不論是大小公司,對於行銷職缺的能力條件上都附加需要有基本製圖技能,具備設計軟體如 AI 及 Photoshop 操作能力。

招募時就清楚的告訴行銷,在社群媒體像是 FB、IG,甚至是廣告上的素材也要一手包辦。如果沒有設計背景者,想必在錄取後可能也會相當痛苦,畢竟美感這種技能不是一夜之間能練成的,行銷是專業,設計更是一門學問。

對這些人來說,有免費的設計工具,還要符合能快速產出、素材多樣,高度的客製選項,才能做出美觀要不易撞衫的文宣品。比起簡單製作作業海報,協助公司經營社群時,行銷人員對於設計工具的需求就要更高了,而這也是 Canva 得以搶佔市場的重要原因,介面夠友善、夠豐富的素材與設計彈性。

不同類型的模板、字體、顏色和免費圖像提供用戶選擇。從 Facebook 封面到 Instagram貼文、手冊、資訊圖表、LOGO、喜帖、年曆等,滿足各種生活需要設計的時刻,且最重要的是成品看起來相當美觀。

我們的目標是讓全世界都能設計。

這是梅蘭妮·柏金斯( Melanie Perkins)Canva 創辦人暨執行長的初衷。

Canva 除了免費增值的商業模式服務,也陸續針對企業用戶推出不同的付費方案,也提供更完善的共同編輯、彈性儲存空間,在壯大過程中,針對市場人人需要設計的需求,鎖定不同規模用戶提供相應服務是持續取得成功的關鍵。

Canva 的創業里程碑

  • 2012 年,梅蘭妮·柏金斯( Melanie Perkins) 與伴侶克里夫・歐布雷特(Cliff Obrecht)和技術專家 Cameron Adams  向特定專業人士推出 Canva。
  • 2014 年 1 月,Canva 擁有 15 萬用戶,並開放給大眾免費使用。
  • 2014 年 4 月,蘋果前員工麥金塔電腦產品行銷蓋伊·川崎(Guy Kawasaki)加入團隊,擔任 Canva 的傳播長;兩個月後,用戶數量增加兩倍。
  • 2014 年 10 月,有 100 萬用戶在社群媒體、blog 和電子郵件上使用 Canva 設計圖像。
  • 2015 年 8 月,Canva 宣布已達到 400 萬用戶。
  • 2017 年 Canva 取得成長躍進,不僅實現盈利,付費用戶的數量更達到 29.4 萬。
  • 同年 Canva 的創辦人募得 8600 萬美元,讓公司估值達到 10 億美元。
  • 2018 年 1 月,從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黑鳥風險投資公司(Blackbird Ventures)和 Felicis Ventures 募得 4000 萬澳元的資金,公司估值為 10 億澳元(約 7.5 億美元)
  • 2019 年 10 月,Canava 估值達 32 億美元,並推出企業版服務。
  • 2020 年 6 月,取得新一輪 6000 萬美元的融資,估值達 60 億美元。

海外市場方面,Canva 逐一在雪梨、北京、馬尼拉擴張團隊,也在中國取得罕見的成功,找來 LinkedIn 前中國高層在中國建立辦公室,由當地的工程團隊主掌了最初中文版本的 Canva,更方便的讓中國當地的訊息 App  整合功能,也能製作在當地非常普遍使用的 QR codes,包含麥當勞和多家房地產都成為 Canva 客戶。

不過,樹大招風,在這中間 Canva 也遇上了被駭客利用的事件,2019 年 5 月,Canva 經歷了一次安全漏洞,其中約 1.39 億用戶的隱私數據被駭客入侵。另外,今年二月被爆出公司不經意下向網路釣魚活動提供圖形設計服務,讓整個釣魚內容看起來更真實,截至 2020 年 8 月,駭客不法利用平台建立了4,200 封惡意電子郵件。

另外,Canva 面臨到新創公司快速成長經常面臨到的技術債問題,兩年前,Canva 用於編輯其核心代碼的工具還很笨拙,一次要花費五名工程師來處理。去年,Canva 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重寫其應用程式的前端介面上。

雖然如此,對於缺乏美感,對繪圖軟體有操作障礙的人來說,也能利用 Canva 來進行圖文編排,的確解決不少痛點,事實上這家來自澳洲的公司背後的靈魂人物——梅蘭妮·柏金斯( Melanie Perkins),也透過創立 Canva 成為澳洲最年經的富豪,甚至被投資界譽為下一個賈伯斯,截至 2020 年,柏金斯是澳洲第三富有的女性,身價超過八億美元,在去年名列富比士全球 30 位 30 歲以下富豪榜,登上《Fobes》雜誌封面。

創業找對真正痛點 柏金斯面對投資人亦是

現年 33 歲的梅蘭妮·柏金斯(Melanie Perkins)出生在澳洲西部,在高中時,她致力成為一名專業的花式溜冰運動員,她經常在凌晨 4 點多就醒來進行訓練。十四歲時,她就開始了自己的第一筆生意,在家鄉的商店和市場上販售手工圍巾。她認為這是奠定她長大後企業家精神的重要經歷,因為她始終惦記著創業的自由和興奮感。

不過其實,小時候的梅蘭妮並沒有想過自己會真的成為創業家,大學就讀西澳大學 (UWA) 主修傳播,心理學和商業,也在大學兼任教學平面設計賺零用錢,沒想到後來自己卻創立了另一個設計平台。因為他發現設計工具卻設計得讓人難上手!

她在個人部落格說著自己的故事,其實自己的母親就是位老師,除了教學以外,製作畢業紀念冊也是母親每年的任務,每次都需花上是數百小時的工時,雖然身為作為畢冊的統籌者,但是因為沒有設計經驗,加上既有的教學工作,實在非常需要一個更好用的工具。

於是梅蘭妮·柏金斯(Melanie Perkins)和伴侶成為創業夥伴,而母親的客廳就變成了他們最早的辦公室。

梅蘭妮·柏金斯部落格上早期和男友在客廳裡一起工作的照片。

梅蘭妮·柏金斯(Melanie Perkins)在教設計時發現,原來自己所教的工具如此難用,為什麼學生總要花那麼多時間才學得會?當時正值臉書正爆發成長,對臉書來說每個人都可以輕鬆上手,那為什麼設計工具就不行呢?為什麼設計軟體本身反倒需要經過多年的培訓才能學會?

梅蘭妮致力讓設計軟體能在線上變得更容易被大眾使用。開創了她未來十多年的創業之路,而當然,中間也是一路顛簸,像是創業初期的資金就是問題,當時遭超過上百位投資人拒絕,她堅持不懈的精神值得敬佩,過程中,她甚至為了愛好衝浪的矽谷投資者比爾·泰伊(Bill Tai)即將前來澳洲,而報名了衝浪班,希望能藉此與投資人接觸進一步傳達創業理念,獲得投資。

創業者要確保你打造的解決方案能夠解決人們關心的問題,找到更多人面臨的問題,尋找真正重要的東西。

這是她的創業精神,而顯然對於潛在投資者,也希望能精準了解對方關心的事務,為自己獲得更多機會。

成為富豪仍簡樸 專注「自己能控制的事」

身為女性創業家,難以消除性別差異的問題,畢竟在創業圈女性 CEO 人數仍然佔相當低的比例。根據統計,不到四分之一的新創企業是由女性創立的,但是被媒體問到性別限制時,她則坦然表示,自己只想專注在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上,比如說,落實在公司的徵才上,她盡可能消除性別歧視,Canva 有 41% 的女性代表,明顯高於產業平均水平的 28%。

即便成為富豪,梅蘭妮·柏金斯 ( Melanie Perkins) 與克里夫・歐布雷特(Cliff Obrecht)這隊金童玉女創業家仍然相當簡樸,在今年訂婚了,而訂婚戒指僅花費 30 美元,他們對唯物主義抱持批評,也向媒體表達希望將大部分財產捐贈給慈善機構的意願。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Akamai 服務上新,於邊緣處推動快速創新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 Akamai 提供的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評論
評論

在雲計算技術還沒有大規模普及前,絕大部分企業和組織都需要自建數據中心,或通過託管的方式來部署自己的硬體基礎架構,並在此基礎上為員工和客戶提供服務。取決於業務或其他方面的諸多要求,此時需要部署的數據中心可能有很多個,並廣泛分佈在不同地區,藉此為客戶提供流暢的體驗,並透過多個數據中心保障連續性。在發展的過程中,隨著「雲端」的出現,讓各個組織的計算開始集中。

而當在線直播、無人駕駛、智能家電、物聯網等應用開始陸續深入我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又不同了。以往透過雲平台集中運行和服務的模式,因為距離導致的網絡延遲已經對用戶的使用體驗產生極大影響。為了提供更敏捷、靈活、快速、可靠的體驗,企業需要從最貼近用戶的地方提供服務。因此,邊緣計算就成為最有效的解決方法。

透過將數據的收集、分析和處理等工作,由「雲中心」重新分散到最接近用戶的邊緣位置,企業可以就近為用戶提供服務,通過延遲更低的響應打造更出色的用戶體驗。

「無服務器」的出現,帶來計算方式的革新

以前,當組織需要上線一套業務系統時,首先需要採購並部署相應的服務器硬體,並且要負擔服務器日常運維過程中的管理、維護、補丁安裝、配置等繁瑣任務。

上雲前,組織需要在自己的數據中心,以硬體服務器的方式執行這一系列工作;上雲後雖然簡單許多,但依然需要面對雲服務商提供的虛擬服務器,從本質上來看相關負擔仍相當繁重。

無服務器(Serverless)技術的出現,讓組織可以在不需要考慮服務器的情況下,構建並運行由微服務構成的創新式應用程式與和服務。藉此不僅可以省略基礎架構管理任務,還能為幾乎任何類型的應用程式或後端服務構建無服務器應用程序,更方便、靈活地構建出具備極高可用性的應用。

Akamai EdgeWorkers :為創新賦能

Akamai EdgeWorkers 為開發團隊提供豐富功能和工具來創建新的微服務,利用Akamai 超過 25 萬台分佈式服務器組成的網絡,在邊緣執行安全而快速的計算,並在邊緣暫存內容,以實現快速交付。

當開發團隊在邊緣開啟代碼時,他們會將數據、見解和邏輯推送到更靠近最終用戶的位置。Akamai 的高性能、可擴展式實施模型,可確保數據和計算不會被延遲問題困擾,進而避免對數字化體驗產生負面影響。

在該服務幫助下,開發者可直接在 Akamai 的全球分佈式平台上快速、迭代地創建和部署新服務,以解決問題和自定義交付。

長期以來,Akamai 在邊緣計算的創新和成功實施皆具有優勢。自 1998 年起,便開始為 Akamai 內容交付網絡(CDN)的客戶推出自定義交付邏輯,其他里程碑還包括 2001 年的 Edge Site Includes 、2002 年的 Edge Java 以及 2014 年的 cloudlet 應用程式。

目前, Akamai 在全球擁有超過 4100 個入網點,為 EdgeWorkers 用戶提供出色的邊緣基礎架構規模和範圍,開發人員可以在靠近最終用戶和他們的數字化接觸點的地方部署代碼,以實現盡可能低的延遲。EdgeWorkers 同樣獨立於雲,客戶可以選擇利用 CDN 供應商或雲供應商平台上的無服務器計算功能。在 Akamai 幫助下,客戶可以在整個混合雲或多雲環境中部署單一的無服務器計算平台。

更多相關資訊:https://www.akamai.com/solutions/edge

本文章內容由「猿聲串動」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