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z 科技評論】給孩子的智慧手錶,資安隱憂該怎麼看待?

不少家長擔憂:如果學童戴的是這種「手錶型兒童智慧手機」,會不會讓孩子在應該專心上課時,難以抵擋各種社群 App 和遊戲的誘惑?而大家吵得最兇的議題,就是這些兒童智慧手錶的資安。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評論

近來花了一點時間,在網路上做功課,幫小孩尋找理想的智慧手錶機型。除了搜尋之外,也參加了幾個討論兒童智慧手錶的臉書社團,看看在社團裡,家長都幫孩子買哪幾款兒童智慧手錶,結果看到一些很發人深省的現象和討論。

家長的第一個擔憂:智慧手錶會不會讓孩子上癮?

首先,大多數在社團中討論的智慧手錶,幾乎都是基於 Android 系統所開發,有些手錶甚至根本就是縮小版的 Android 手機;一些家長不見得希望讓兒童去玩去用的 App(例如一些社群服務、影音、遊戲等),也都會出現在這些手錶上。

因此,社團中有不少家長擔憂:如果學童戴的是這種「手錶型兒童智慧手機」,會不會讓孩子在應該專心上課時,難以抵擋各種社群 App 和遊戲的誘惑?但也有家長覺得不用擔心,因為螢幕太小,其實玩不了一般手機上的各種遊戲,看影片的體驗也很差,孩子不會喜歡用。

除了誘惑,大家吵得最兇的議題,就是這些兒童智慧手錶的資安。

中國品牌兒童智慧手錶的資安問題,到底該不該重視?

在市場上能夠選擇的兒童智慧手錶,種類相當有限;幾乎沒有知名手機大廠推出專為兒童設計的產品,而且絕大多數都是中國品牌。

包括我在內,有許多家長擔憂中國品牌資通製品的資安風險;例如這些手錶大多只能用中國當地的服務(不少機種預載的是高德地圖,而非 Google Maps)、是否含有後門、是否會偷偷傳送監控資訊和用戶個資——先前中國奇虎科技出品的 360 兒童智慧手錶,就曾被歐洲的資安專家發現疑為刻意安裝的後門漏洞,可以偷偷傳送手錶的種種資訊,包括竊聽環境背景音、偷拍、偷傳用戶所在位置座標等等。

Photo Credit: 360兒童手錶

然而,只要一提到中國資通產品的資安問題,馬上就會陷入更大的口水戰,甚至還會變成政治口水戰;而且這種口水戰到處發生,不限於兒童智慧手錶的相關社團。常見的說法大概有下面幾種樣態:

  • 中國品牌資通產品有漏洞的說法,根本是假新聞;
  • 那麼多歐美大廠的產品,也都是中國製造,就不會有漏洞嗎;
  • 臉書和 Google 也都在監控啦;
  • 反正我是小人物,我的資料沒什麼重要的,不用在意資安問題;

非黑即白的邏輯偏誤:別為了合理化價格考量而忽略資安

這幾種說法,先不說在事實上站不住腳,在邏輯上同樣也站不住腳;因為這很明顯就是那種「反正你也不見得沒問題,有什麼資格批評他」、「天下烏鴉一般黑」的說法,而非基於事實或證據的理性討論。

另外一個問題,就是社會大眾在看待資安問題時,似乎傾向使用一種「非黑即白」的判準;因為沒有絕對安全的產品和服務,所以去用明顯不安全的產品和服務,似乎也沒有差別,反正大家都不安全。

我們當然必須承認,世界上不存在絕對安全的產品和服務,問題是和那些明顯非常不安全的產品和服務相比,「相對比較安全」的產品和服務是存在的,所以根本不是非黑即白;大家不去採用這些相對更安全的產品和服務,反而要替明顯非常不安全的產品和服務找藉口,真的令人匪夷所思。

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我們可以用「認知失調」理論,來解釋大家明知某些產品不安全,不但選擇用它,甚至還為其辯護的現象;或許多數人只是因為價格因素,而選擇了這些不安全的資通產品,但為了合理化自己的選擇,才會出現這些奇怪的說法。

註:中國品牌兒童手錶的價格約在兩千到三千元之間,Apple Watch SE的價格近萬元。

啟發:資安只能來自自由民主與開放社會

回到本文一開始的問題:我到底有沒有找到理想的小孩智慧手錶?答案是還沒有,還在觀察中(對小學生來說還不太需要 Apple Watch SE,最後我們去買了一支卡西歐給孩子);不過在這個研究的過程中,我意識到一個更深層的問題,那就是資安和自由民主價值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綜觀市面上相對比較安全的各種產品和服務,會發現大多來自資訊公開透明的自由民主社會;這當然不是巧合。

在開放的自由民主社會中,各種產品和服務的資安問題,有包括技術社群、資安廠商、學術研究、市場競爭、媒體監督等各種社會機制加以嚴格檢驗,讓資安問題可以攤在陽光下,形成自清、自然進步的強大動力。這甚至是台灣資通產品雖然價格上不見得有競爭力,卻受歐美市場信賴的原因。

反之,中國品牌的資通產品之所以資安問題重重,先不談技術面——中國的資安技術其實非常強大,根源還是在於中國社會的不開放,以及其一元化的政治制度使然;一個缺乏各種自清機制,甚至鼓勵炒短線、走後門、由上到下全面監控的社會,是很難產生讓人放心,更難出現具有自清能力的資安產品。

所以,回到台灣社會看待資安的各種亂象,似乎也反應出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我們的全體社會大眾,到底有多麼相信自由民主制度和開放價值呢?如果家長們只為了價格而選擇沒有資安可言的中國品牌,是不是無形中也放棄了什麼?而這些放棄又是否會回過頭來,傷害我們現在擁有的自由與民主?

責任編輯:李柏鋒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百年汽車製造商憑什麼談環境永續?奧迪環境基金會與學生團隊跨界對談,共同為環境努力

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能以什麼樣的方式來達成永續?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奧迪創新獎 Audi Innovation Award (AIA) 是奧迪自2018年起,為了尋找具有創意且能夠改善人們生活方式的新創團隊所舉辦。本屆奧迪創新獎更首度邀請學生團隊加入競賽,獲選的提案將能獲得獎學金。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Rahil Ansari)表示,今年奧迪以永續城市為主題,邀請了來自台灣頂尖大學的學生團隊,各自提出他們對城市永續的創意想法,藉由與學生交流,更能為奧迪帶來新鮮氣息,以及充滿活力的新創氛圍。

台灣福斯集團暨台灣奧迪總裁安薩瑞 Rahil Ansari。/Photo Credit: TNL Brand Studio

台灣學生挑戰國際競賽,實踐想法超興奮

本屆的評審委員,也是奧迪環境基金會的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指出,這個深具啟發性的獎項,不僅將德國、台灣的企業與人才匯聚在一起,為了追求一個有意義的共同目標,彼此分享、激盪,是一件相當令人感到興奮的事情;更希望透過學生們新穎的眼光,來點亮這個世界的多種可能。

在台灣的四個團隊中,包括了代表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蘇姮侒、清華大學工業工程與工程管理學系的林芮伃、臺灣科技大學應用科技研究所的張培旺,以及清華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系的林曜宇。張培旺靦腆地表示,在參加之前,其實並不知道AIA是一個什麼樣的競賽,所以做了很多事前的準備;在實際參加後,更是認同AIA的理念,很高興有機會可以把自己腦中的想法,化為現實可行的作法。而來自清大的蘇姮侒也有同樣的感受,能夠把所學變成所用,甚至更進一步的推展擴大,是這次參加活動最大的收穫。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刻寫在DNA中的新創力,轉化成永續科技的動能

針對本次競賽的主題「永續城市」,學生們最初的確感到有些困惑。作為百年汽車製造商,尤其是像奧迪這樣的大型領導企業,對環境的影響想必是不可忽視。既然如此,奧迪能怎麼做?又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談永續?Matthias Rossmann博士認為,事實上,這正是全球的汽車製造商所面臨的挑戰,而奧迪願意正面接受這樣的考驗,並且做出承諾。因此在2009年成立了奧迪環境基金會,就是希望借力使力,將與環境相關的問題,透過科技、技術的力量來解決。藉由解決這些全球性問題的過程中,奧迪環境基金會更期待引發每一位奧迪人對環境的熱情與認識。

奧迪環境基金會資深顧問Matthias Rossmann博士。/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Matthias Rossmann博士同時也分享了奧迪環境基金會所進行研發的兩個項目。首先是與德國柏林大學合作,用於對付目前無所不在的塑膠微粒的智慧過濾器。這個過濾器被設計成適合安置在城市的下水道系統中,除了直接過濾掉有害的塑膠微粒之外,更重要的是收集這些東西的來源、型式,並且數據化,就能建立城市中的塑膠微粒熱區,以便針對這些地方進行防治、宣導及改善的工作。另一個非常有趣的項目則是與海德堡大學合作,開發配備了先進傳感器技術的無人機,用來監測樹林中的狀態,對於有志於保護植物生態系統的人來說,這無異為最有力的幫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移動到居住,為下一個世代而生的解決方案

永續、環保的實踐,不再只是自備環保餐具和環保袋而已,奧迪環境基金會把這個影響巨大、需要全球一起努力的環境議題,視為一個創造的契機,一個能夠透過創新思維、前端科技,打造出更適合人們生活的環境的機會,也是幫助我們的地球資源能夠永續循環的機會。

在精彩刺激的競賽之後,2021年的奧迪創新獎AIA圓滿落幕,所有參加的團隊不只具備很強的新創能量,也提出了非常有趣、複雜的設計。而學生團隊的優秀表現,更是令評審耳目一新且印象深刻。Matthias Rossmann博士表示非常期待將來能有機會,與這些學生們一起工作,嘗試更多的可能性。安薩瑞總裁(Rahil Ansari)也提出了願景,希望透過這樣的共識以及共同努力,可以加速打造一個永續的、宜居的、對所有人都更好的,專屬於下一個世代的居住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