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在台灣:一個從壞小孩變模範生的故事

無論貶還是褒,Uber 是 2009-2020 這十年間行動網路創業潮最活生生的縮影。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評論

上個禮拜讓我最有感觸的科技事件不是 AirPods Max 上市,也不是 FTC 準備轟轟烈烈指控 Facebook 壟斷市場,而是一則默默躺在角落,流量有點令人寂寞的新聞:Uber 宣布將轉為台灣境內公司

這點當然有境外刷信用卡抽 1.5% 手續費的財務考量,但我的腦海浮起了五年前翟本喬博士那篇《Uber 是一個對台灣有害的公司》:2015 年當時 Uber 正跟台灣政府吵得不可開交,一邊加強招攬白牌車力道大打擦邊球,另一邊批評政府法規落伍。當時翟博還因丟給 Uber 的問題未獲得正面回應,痛批 Uber 是一間根本不想溝通的公司。

Uber 是這十年間網路創業潮的縮影

無論貶還是褒,Uber 是 2009-2020 這十年間行動網路創業潮最活生生的縮影;用手機 App 媒合閒置資源?有。破壞式創新?好像是。用大數據跟 AI 優化效率?有。發展一些像自動駕駛的新奇計畫?有。IPO 了嗎?成功。許多這十年的科技創業 buzzword,都能從 Uber 身上找到其身影(沒區塊鏈?別忘了一開始 Uber 也有在 Libra 聯盟裡啊沾到邊啊。)

Uber 的「共享」讓他從本質上就最符合以 Peter Thiel 為首的矽谷創業主流論調:找到一片還沒數位化的市場,迅速投入科技增加效率,縱使跟舊有法令有摩擦,也要快速擴張成為這個領域的「定局者」試圖站上壟斷定位(但有趣的是,就連 Peter Thiel 本人也曾說 Uber 是矽谷受到最多道德質疑的企業 )。

諷刺的是,Peter Thiel 本人也曾說 Uber 是矽谷受到最多道德質疑的企業。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也解釋「Uber for what」為什麼是過去十年最氾濫的創業題目。共享經濟的本質就是使用科技降低消費者跟貨物、服務接觸的邊際成本,至於有沒有打著善用閒置資產,對創業者跟投資人來說倒是沒有那麼重要(其實更精確的名詞應該叫按需經濟)。影響層面越大的共享經濟,通常也跟舊有法規的衝突越大。金融界有一個專有名詞叫監管套利,在發展初期,對 Uber、airbnb 這種共享經濟大咖同樣適用。

Uber 來台灣這幾年就跟其他國家一樣,整天跟政府、以及舊有的計程車勢力衝撞,在衝突最激烈的幾年裡,對我們這些科技記者來說根本是流量保證。去年還因為到底要不要加入多元化計程車方案,從年初開始跟台灣官方整整對峙了將近一年。

Uber 來台灣這幾年就跟其他國家一樣,整天跟政府、以及舊有的計程車勢力衝撞。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但為什麼到了 2020,卻變成了這些國外科技公司裡最乖的一個,不管是乖乖開發票、加入多元計程車,甚至到今天還主動申請成一間台灣境內公司?這當中當然有很多台灣消費者、社會大眾乃至政府跟企業本身的努力,絕對不可忽略。但這一切都可以先回推到兩個最重要的大環境因素:

穩健派執行長 Dara Khosrowshahi 上台

「前進,前進,不擇手段地前進。」這段中國小說《三體》的台詞很適合拿來形容 Uber 創辦人暨首任執行長 Travis Kalanick,哪怕是遊走灰色邊緣,他也帶領著全球 Uber 無視政府跟法規繼續前進;但就在 2017 年,這位飽受爭議的執行長終於在公司性騷擾所燒起的風波,黯淡下台。

Dara Khosrowshahi 沉穩作風幫助 Uber 成功 IPO。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上台取而代之的第二位執行長是來自掌舵 Expedia 長達 12 年的 Dara Khosrowshahi,不同於 Travis Kalanick 的光芒四射,Dara 擅長財務整頓有多年的投資銀行經驗,行事低調沉穩,默默地幫 Expedia 在 12 年內年營收成長了 314%。

不僅如此跟 Travis Kalanick 討厭 IPO 的心態不同,Dara Khosrowshahi 上任第一件事就喊出了確切 IPO 的時程,接下來一改之前 Uber 的強硬態度,公開對倫敦消費者為 Uber 的錯誤行為致歉;也是在 Dara Khosrowshahi 帶領之下,Uber 在各國才開始一改過去蠻橫作風,更願意跟當地政府、社會對話。

節節後退的東亞市場

Uber 在東亞的處境其實非常嚴峻。2016 年中國市場就直接被滴滴全數收購整碗捧去大失血了,在東南亞更是因 IPO 需求,在 2018 年 決定不跟地頭蛇 Grab 強碰流血選擇出售。日本呢?抱歉,日本大眾運輸本來就發達到不行、計程車服務品質又好,業界整體又很團結,讓 Uber 過去幾年一直不成氣候,好不容易等到了東京奧運想藉由國際旅客衝一波,卻又遭到武漢肺炎襲來...

這讓韓國、台灣成為 Uber 在亞洲僅存的少數灘頭堡市場,Uber 在韓國倒是在上個月宣布將跟 SK 電信合資公司擴大營運版圖。如果南韓、台灣再不守住,意味最終 Uber 將在東亞市場全面潰敗。

而且最重要的是台灣是全球武漢肺炎防疫表現最好的國家,理所當然也是全球 Uber 運作最正常的市場,再加上這兩年台灣外送終於大爆發,再不主動接地氣一點還說得過去嗎?

芳華落盡歸於平淡

最近 Uber 還有幾則動態令人注目,首先是 Uber 終於把自駕部門 ATG、空中計程車部門 Uber Elevate 忍痛出售了。Travis Kalanick 曾將自動駕駛視為必要投資,2016 年曾公開表示自動駕駛汽車將是未來潮流,並想研發一支自駕計程車隊上路營運,但 Uber 經營 ATG 部門已很長一段時間,可是高居不下的成本和頻頻出包的意外,帶給 Uber 沈重壓力。

自動駕駛曾是 Uber 的未來重點方向。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空中計程車也是一樣,Uber Elevate 在今年初的 2020 CES(美國消費性電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上,Uber、現代汽車才共同推出空中計程車概念機並將力拼於 2023 商轉……這只不過是 11 個月前的事情,沒想到疫情帶來如此嚴重的衝擊。

這兩個計劃可說是 Travis Kalanick 時代最具標誌性的計畫,象徵 Uber 是不光光是一個叫車與送外賣平台,而是一間不斷想像人類未來交通方式(也有估值潛力)的科技公司,但這兩個足以扭轉人類交通方式的野心,在 2020 年末看來不勝唏噓。

但另一方面,美國加州第 22 號提案(Prop. 22)公投通過,確認讓 Uber、Lyft、Instacart 和 DoorDash 這種共享平台聘用派遣員工可跳過加州 AB-5 勞工法,雖要提供職業事故保險和醫療保健補貼給勞工,但可繼續承攬而非僱用方式維持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商業模式。

也許某種程度上,Uber 終於脫去它華麗的科技外衣,卻也以零工經濟先驅者的身份,以不那麼起眼卻落實到人們真實生活的姿態邁往下一步吧。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微企e時貸」為你的大夢想「助燃」!利用手機1天內快速取得企業資金

國銀中小企業放款龍頭第一銀行,蟬聯11年中小企業放款第一名,堅持做企業最強後盾。現在只要利用手機,簡單資料填寫即可審核、快速撥款,申請貸款不再受營業時間和地點限制。想要踏出夢想第一步,「微企e時貸」讓你隨時都可以出發。
評論
Photo Credit:第一銀行
評論

 …從事金屬加工業的阿展,是一間中型工廠的老闆。多年營運穩定,本來和2至3家民營銀行往來,但阿展始終覺得應該分散風險,希望授信往來銀行可以增加公股銀行,透過「微企e時貸」進件申貸,順利獲得300萬的周轉金額度。…

…小芳今年初開了一間包裝禮盒設計店,她最喜歡收到客戶「開箱」包裹後的欣喜回饋,雖成立未久,但業務仍是持續成長。豈料,5月時遇到疫情,嚴重影響訂單,原本僅和民營銀行存款往來的她,疫情期間申貸也僅獲得很少的額度,適逢年底大節日將至,缺乏備料資金又急需接訂單,頓時陷入雙重困境。幸好,小芳在網路上看到「微企e時貸」廣告,用手機成功申貸300萬元紓困。…

即便是鴻海集團,也是從10萬元標會金開始

這是阿展與小芳的故事,也是第一銀行「微企e時貸」的真實客戶故事,更是台灣社會許多小老闆的縮影。根據統計,2020年台灣中小企業家數將近155萬,佔全體企業98.9%,囊括全台就業人口的8成,「若我們能照顧好小微企業,等同照顧整個社會。」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第一銀行法人金融業務處副處長林峻嘉談起「微企e時貸」的創立初衷,就是希望能協助中小企業發展,或是比中小企業更小規模的微型企業,因為所有大夢想的開端,都需要小火種助燃,「所有大企業、上市櫃公司,都是從小公司發展而來,鴻海集團的最一開始,也是郭董(郭台銘)的媽媽標會10萬、20萬,一點一點打拼成型。」

一銀已蟬聯國銀中小企業放款龍頭11年,深知中小企業信用資料向來不易評估,剛創業的微型企業更是難以拿出漂亮的申請文件,為因應數位金融、普惠金融以及中小企業放貸市佔率第一名的趨勢和優勢,一銀希望藉由融合AI的金融數位化服務,提供簡便、快速的服務。

快速、簡單、便利的一銀微企e時貸

為什麼選擇手機作為主要申請介面?因為即便是實體服務也有顧及不全的地方。曾有一間在一銀附近開業近50年的老店家,因為網路服務這才第一次接觸到一銀,「還有個好處是,不受時間、地點限制,結合線下服務,銀行端也能同步拜訪客戶,協助解決申貸問題並提供企業發展建議。」網路申貸甚至間接解決企業老闆們的面談壓力,線上核貸過程即便受到拒絕,也相對不會造成太大心理壓力。

林峻嘉也透露,「微企e時貸」每日申貸高峰時間為晚間9時至12時,「這代表我們有打到企業主的使用痛點,白天大家要忙著打拼沒空,晚上才是能鬆一口氣好好處理資金需求的時段。」現在只要透過手機,就能簡單填寫資料即可審核、快速撥款,充分展現線上申貸解決時間地點限制的優勢。

今年上半年,許多商家營運受到疫情波及,導致信用或資產紀錄不佳,想順利籌資度過難關更是難上加難。而「微企e時貸」卻能奠基一銀長期以來協助中小企業發展的經驗,更能確切評估企業的未來性、競爭力,以及未來是否能轉換為可行的商業模式,加上搭配移送政府信保基金,亦能確保資金用途明確、還款來源可靠、信用無瑕疵、具發展潛力,但擔保品不足的資金需求者,順利取得融資。

「微企e時貸」對於申貸無企業成立年限要求,貸款額度最高500萬,貸款期限最長可至5年,只要是所有銀行總融資額度在50萬元以下且取得信保成數9.5成的中小企業,都能透過手機進入平台填寫基本資料試算額度,線上送件後就有專員聯繫提供申貸所需資料。

夢想推手的下一步

目前「微企e時貸」已協助2萬名資金需求者進件,其中1.6萬戶成功撥款,累放款金額達到300億元。這成績早已超出一銀原先預期,未來若法規再鬆綁,有更簡便的方式協助企業主提供備齊相關財務資料、核准設立文件、近三年財務報表及最近一期暫結報表、負責人及保證人身分證影本等貸款相關文件,一銀即可在現有基礎上快速建立線上對保功能,加速核貸。

Photo Credit:第一銀行

只要透過「微企e時貸」平台申貸,可有前3個月1.68%以上的年利率優惠,如果對於試算額度不滿意,也可選擇由專人聯繫,客製化貸款額度和貸款利率。一銀期待,能與中小企業與微型企業主相互學習,一同找到營運平衡點、發展出長遠經營策略,並協助企業主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獲取另一條順利融資的管道。

☞現在就申請微企e時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