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在台灣:一個從壞小孩變模範生的故事

無論貶還是褒,Uber 是 2009-2020 這十年間行動網路創業潮最活生生的縮影。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Photo Credit: INSIDE/Chris攝影
評論

上個禮拜讓我最有感觸的科技事件不是 AirPods Max 上市,也不是 FTC 準備轟轟烈烈指控 Facebook 壟斷市場,而是一則默默躺在角落,流量有點令人寂寞的新聞:Uber 宣布將轉為台灣境內公司

這點當然有境外刷信用卡抽 1.5% 手續費的財務考量,但我的腦海浮起了五年前翟本喬博士那篇《Uber 是一個對台灣有害的公司》:2015 年當時 Uber 正跟台灣政府吵得不可開交,一邊加強招攬白牌車力道大打擦邊球,另一邊批評政府法規落伍。當時翟博還因丟給 Uber 的問題未獲得正面回應,痛批 Uber 是一間根本不想溝通的公司。

Uber 是這十年間網路創業潮的縮影

無論貶還是褒,Uber 是 2009-2020 這十年間行動網路創業潮最活生生的縮影;用手機 App 媒合閒置資源?有。破壞式創新?好像是。用大數據跟 AI 優化效率?有。發展一些像自動駕駛的新奇計畫?有。IPO 了嗎?成功。許多這十年的科技創業 buzzword,都能從 Uber 身上找到其身影(沒區塊鏈?別忘了一開始 Uber 也有在 Libra 聯盟裡啊沾到邊啊。)

Uber 的「共享」讓他從本質上就最符合以 Peter Thiel 為首的矽谷創業主流論調:找到一片還沒數位化的市場,迅速投入科技增加效率,縱使跟舊有法令有摩擦,也要快速擴張成為這個領域的「定局者」試圖站上壟斷定位(但有趣的是,就連 Peter Thiel 本人也曾說 Uber 是矽谷受到最多道德質疑的企業 )。

RTX2R8EI
諷刺的是,Peter Thiel 本人也曾說 Uber 是矽谷受到最多道德質疑的企業。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這也解釋「Uber for what」為什麼是過去十年最氾濫的創業題目。共享經濟的本質就是使用科技降低消費者跟貨物、服務接觸的邊際成本,至於有沒有打著善用閒置資產,對創業者跟投資人來說倒是沒有那麼重要(其實更精確的名詞應該叫按需經濟)。影響層面越大的共享經濟,通常也跟舊有法規的衝突越大。金融界有一個專有名詞叫監管套利,在發展初期,對 Uber、airbnb 這種共享經濟大咖同樣適用。

Uber 來台灣這幾年就跟其他國家一樣,整天跟政府、以及舊有的計程車勢力衝撞,在衝突最激烈的幾年裡,對我們這些科技記者來說根本是流量保證。去年還因為到底要不要加入多元化計程車方案,從年初開始跟台灣官方整整對峙了將近一年。

3pakq6jg5jjs3xywcyf6sxog9thb20
Uber 來台灣這幾年就跟其他國家一樣,整天跟政府、以及舊有的計程車勢力衝撞。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但為什麼到了 2020,卻變成了這些國外科技公司裡最乖的一個,不管是乖乖開發票、加入多元計程車,甚至到今天還主動申請成一間台灣境內公司?這當中當然有很多台灣消費者、社會大眾乃至政府跟企業本身的努力,絕對不可忽略。但這一切都可以先回推到兩個最重要的大環境因素:

穩健派執行長 Dara Khosrowshahi 上台

「前進,前進,不擇手段地前進。」這段中國小說《三體》的台詞很適合拿來形容 Uber 創辦人暨首任執行長 Travis Kalanick,哪怕是遊走灰色邊緣,他也帶領著全球 Uber 無視政府跟法規繼續前進;但就在 2017 年,這位飽受爭議的執行長終於在公司性騷擾所燒起的風波,黯淡下台。

RTX6V5U8
Dara Khosrowshahi 沉穩作風幫助 Uber 成功 IPO。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上台取而代之的第二位執行長是來自掌舵 Expedia 長達 12 年的 Dara Khosrowshahi,不同於 Travis Kalanick 的光芒四射,Dara 擅長財務整頓有多年的投資銀行經驗,行事低調沉穩,默默地幫 Expedia 在 12 年內年營收成長了 314%。

不僅如此跟 Travis Kalanick 討厭 IPO 的心態不同,Dara Khosrowshahi 上任第一件事就喊出了確切 IPO 的時程,接下來一改之前 Uber 的強硬態度,公開對倫敦消費者為 Uber 的錯誤行為致歉;也是在 Dara Khosrowshahi 帶領之下,Uber 在各國才開始一改過去蠻橫作風,更願意跟當地政府、社會對話。

節節後退的東亞市場

Uber 在東亞的處境其實非常嚴峻。2016 年中國市場就直接被滴滴全數收購整碗捧去大失血了,在東南亞更是因 IPO 需求,在 2018 年 決定不跟地頭蛇 Grab 強碰流血選擇出售。日本呢?抱歉,日本大眾運輸本來就發達到不行、計程車服務品質又好,業界整體又很團結,讓 Uber 過去幾年一直不成氣候,好不容易等到了東京奧運想藉由國際旅客衝一波,卻又遭到武漢肺炎襲來...

這讓韓國、台灣成為 Uber 在亞洲僅存的少數灘頭堡市場,Uber 在韓國倒是在上個月宣布將跟 SK 電信合資公司擴大營運版圖。如果南韓、台灣再不守住,意味最終 Uber 將在東亞市場全面潰敗。

而且最重要的是台灣是全球武漢肺炎防疫表現最好的國家,理所當然也是全球 Uber 運作最正常的市場,再加上這兩年台灣外送終於大爆發,再不主動接地氣一點還說得過去嗎?

芳華落盡歸於平淡

最近 Uber 還有幾則動態令人注目,首先是 Uber 終於把自駕部門 ATG、空中計程車部門 Uber Elevate 忍痛出售了。Travis Kalanick 曾將自動駕駛視為必要投資,2016 年曾公開表示自動駕駛汽車將是未來潮流,並想研發一支自駕計程車隊上路營運,但 Uber 經營 ATG 部門已很長一段時間,可是高居不下的成本和頻頻出包的意外,帶給 Uber 沈重壓力。

p
自動駕駛曾是 Uber 的未來重點方向。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空中計程車也是一樣,Uber Elevate 在今年初的 2020 CES(美國消費性電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上,Uber、現代汽車才共同推出空中計程車概念機並將力拼於 2023 商轉……這只不過是 11 個月前的事情,沒想到疫情帶來如此嚴重的衝擊。

這兩個計劃可說是 Travis Kalanick 時代最具標誌性的計畫,象徵 Uber 是不光光是一個叫車與送外賣平台,而是一間不斷想像人類未來交通方式(也有估值潛力)的科技公司,但這兩個足以扭轉人類交通方式的野心,在 2020 年末看來不勝唏噓。

但另一方面,美國加州第 22 號提案(Prop. 22)公投通過,確認讓 Uber、Lyft、Instacart 和 DoorDash 這種共享平台聘用派遣員工可跳過加州 AB-5 勞工法,雖要提供職業事故保險和醫療保健補貼給勞工,但可繼續承攬而非僱用方式維持零工經濟(gig economy)的商業模式。

也許某種程度上,Uber 終於脫去它華麗的科技外衣,卻也以零工經濟先驅者的身份,以不那麼起眼卻落實到人們真實生活的姿態邁往下一步吧。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