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創投在東南亞市場的網路產業佈局

311 大地震之後,日本企業對外投資的步伐正在逐步加快。大型企業、中小型企業分別將很多工廠、公司轉移出了日本的本土市場。根據2012 年日本JETRO 公佈的數據來看,外流的資本投入增長幅度很大。先看此圖。
評論
評論

(photo by nattu)

本文 轉載自 iFanr ,作者為胡月,待過電信運營商,創過業,2011 年之前在上海,現在在台北求學。深信對於廣大胸怀大志的青年而言,需要的不是 nb 的創業神話,而是樸實有效的方法論。

311 大地震之後,日本企業對外投資的步伐正在逐步加快。大型企業、中小型企業分別將很多工廠、公司轉移出了日本的本土市場。根據 2012 年日本 JETRO 公佈的數據來看,外流的資本投入增長幅度很大。先看此圖。

japan-outward-FDI

上圖(Source: JETRO)紅圈所示,為 2011 年 Equity Capital 的增長幅度,從圖中可以看到,這一比例創下了自 09 年以來的新高,而如果再往前看的話,也已經超過了 08 年金融海嘯發生前的鼎盛時期。

Equity Capital 增長背後的驅動力來自於哪裡?主要是三個方面:

  1. 日本企業的大規模合併和收購交易(M&A Deal)
  2. 新的海外辦事機構的設立
  3. 既有的海外運營據點的加強。像眾所周知的軟銀收購 Sprint 的交易案件就是一例。

對應到今天談的日本創投在海外市場的策略佈局來看,情況也是一樣,並且更加具體。例如,Cyber

Agent 旗下的 Cyber

Agent Ventures 在短短幾年時間,於韓國、台灣、美國矽谷、越南、新加坡設立了辦公室。而 Gree、DeNA 這些也是在將自己的觸角向外衍生的同時,旗下的投資基金也積極出動。另外,獨立的創投也都紛紛將眼光投向廣闊的新興市場,尋找獵物。

投早期,標的小

在這個大背景下,從日本創投的投資區域來看,越來越多的日本創投 前往東南亞市場。從 2009 年到 2012 年,對於台灣、新加坡、印尼、越南等市場,日本的創投機構都進行了重點的佈局。先來看一下近兩、三年的投資案例:

螢幕快照 2013-03-01 下午09.46.54

2012 年 12 月,日本的 GMO 新成立一個基金,此次募集的資金將主要專注

於東南亞市場,聚焦在廣告、電子商務、行動支付、智慧型手機相關服務領域等。GMO VP Fund I 之前有投資於中國網路公司奇虎 360,不過這次,他們的投資標的和投資階段會更早期,投資標的也會更小。

對於日本創投而言,這樣的早期投資,也非一家行為。從上面所列的這些日本投資機構來看,Gree Ventures 負責人在接受採訪時的一段公開講話,具備一定的代表性。

“我們這一期的資金大約在 2500 萬美金,其中東南亞市場計劃用到總金額的 60%。作為 Gree 的分支機構,我們不僅僅在遊戲產業投資,也包括了電子商務、廣告和其他的數位媒體服務。印尼的電子商務市場在快速發展,而對於我們而言正好是一個對產業鏈進行佈局的好時機。”

這些基金,主要聚焦在 A 輪或者早期,投資金額一般都在 50 萬到 100 萬美金。在 Gree Venture 所募集的 GV1 的基金中,他們計劃在 1 年的時間裡投資大約 15 至 20 家的企業。

依靠 M&A 退出引進產業資本

如果翻看日本 VC 在此前 10 年的投資路徑,比如奇虎 360 背後的 GMO、土豆網背後的 Cyber

Agent 以及阿里巴巴背後的軟銀,基本上是透過將這些企業帶到美國 NASDAQ 上市從而退出的模式。而這一模式,是否也會在東南亞的這些創新企業身上進行沿用呢?在談這個之前,先來看一下台灣愛評網的募資歷史:

螢幕快照 2013-03-01 下午09.31.03

檢視愛評網的募資過程,在早期依託於天使投資的個人資助,創辦網站。A 輪的投資者為 Cyber

Agent,投資金額為 100 萬美金,估值為

500 萬美金,佔 20% 的股份。B 輪的投資者包括了日本的 NEC 和大眾點評網(少數股權)。

根據披露出來的資料來看,對於日本 NEC 而言,愛評網的價值主要在於未來可以與日本 NEC 的硬體整合,包括與終端 POS 機、手機、後端的企業管理系統以及愛評網累積的店家資料。而大眾點評網,

此次媒體報導的曝光內容有限,但是可以預期的是,愛評網在未來可能成為大眾點評海外拓展的分支機構,從而幫助大眾點評網在台灣市場取得較高的市佔率。介於兩者的業務高度重合,不同的只是各自所佔市場差別,那麼基於水平整合的原理來看,大眾點評入股愛評網的行為算是自身拓展的一種策略方式。

從這樣一個交易模式可以看到,類似像 Cyber

Agent 的作用,從天使階段之後成為其 A 輪的財務投資者,然後從 A 輪到 B 輪引進大陸或者日本的產業投資者,在這一階段就實現獲利,這樣的模式似乎是否可以被廣泛複製?

以目前在台灣發生的這種投資案例,放眼到整個環繞中國大陸市場為島鏈的東南亞市場,可以發現在當地找到某個產業的領先者,通過投資他們入股,接下來尋找大陸或者日本企業以海外擴張策略作為利益的誘發點,從而形成了買賣雙方對接的可能。而 Cyber

Agent 也可以從中全身而退,獲利豐厚。而這樣的投資模式中如果要得以運行,筆者大膽猜測,成功的邏輯可能仰賴以下幾點基礎:

  1. 東南亞市場整體人口數約 6 億,但是單從各自國家的人口規模和市場總量來看,如果單純依託本土市場的發展,要想像美國、中國或者日本一樣產生超大市值的網路公司難度不小。
  2. 日本因為自然災害也好,產業轉移也好,大量的資本和企業在向外擴張,這是實際在發生的事情,對於東南亞市場而言這是很強的一種供給。同時這些新興市場正在崛起的對於網絡使用的需求旺盛,從而實現市場與資本的良性匹配。而日本在前 10 年所累積的網路與行動網路的發展經驗,又可以作為東南亞市場未來發展的模型參考,從而降低未來可能的風險與不確定。
  3. 中國網路企業在過去的 10 年,已經發展壯大。在很大程度上,國際化的發展,是這些在本土營運成功的企業發展到這個階段勢必考慮的一件事情。而東南亞,不論是從地緣遠近來講,還是對周圍的影響力而言,都會被企業考慮,不失為發展策略優先選擇的海外市場之一。

細數這些投資標的所涉及的業務種類,無論是在中國市場還是日本市場,或多或少都可以找到業務模式相同的本土企業。考慮到在地化的使用差別和網路文化,簡單的移植並不一定會取得很好的效果。這一點,在前 10 年的中國網路市場的發展上,已經被驗證了很多遍。

正如 Gree Ventures 投資總監 Tatsuo Tsutsumi 在談到對當地市場看法的時候說道:

……儘管我們很早就進入了這個市場,但是考慮到學習經驗的累積是

一個緩慢的過程,而每一個地方的法規和流程又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因此我們需要時間來熟悉和學習它。

這一次,這些拓荒者們,會再一次地創造投資神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