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遭美政府控訴在解僱前先違法監視員工

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 (NLRB) 週三提交的一份投訴,指控 Google 違反美國勞動法的規定,對組織抗議活動的員工進行非法監視,隨後再解雇其中兩名員工。該投訴列出了兩名員工:Laurence Berland 和 Kathryn Spiers,兩人都是因員工活動而在 2019 年底被解僱。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美國國家勞工關係委員會 (NLRB) 週三提交的一份投訴,指控 Google 違反美國勞動法的規定,對組織抗議活動的員工進行非法監視,隨後再解雇其中兩名員工。該投訴列出了兩名員工:Laurence Berland 和 Kathryn Spiers,兩人都是因員工活動而在 2019 年底被解僱。

Berland 當時正在組織工會活動,反對 Google 和 IRI 顧問公司 (以反工會著稱) 的合作決定,Berland 當時因為審查其他員工的日程表而被解僱。現在 NLRB 認定 Google 禁止員工查看某些同事日程表的政策是違法的。

「Google 雇用 IRI 是一個相當明確的宣示,表示管理層將不再容忍員工組織工會,」Berland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而 NLRB 現在也同樣送出消息:工會活動受法律保護。」

而另一位前員工 Spiers 被解僱的原因是:她在 IRI 公司網站裡作了一個小外掛,一旦有 Google 公司的 IP 造訪這個網站,就會有個通知彈窗跳出來,上面寫著「Google 員工有權參與受保護的工會活動。」 為此 Google 曾表示,Spiers 違反了公司的安全政策,這彈窗通知的作法損害了她在科技界的聲譽。但現在 NLRB 已經認定 Google 這次解僱行為違法。

Spiers 表示:「本週 NLRB 代表我提交投訴。他們發現我是因為試圖幫助同事而被非法解僱,」她說:「 同事和陌生人會認為我濫用了我的角色,是因為 Google 管理層想報復我而說謊。NLRB 可以命令 Google 恢復我的職務,但無法扭轉他們對我的名譽傷害。」

曾經被稱為最具幸福感科技公司的 Google,近年來一直被醜聞所困擾。在「Android 之父」Andy Rubin 的性騷擾調查後,Google 決定付 9,000 萬美元離職金要他走人,隨後在全球各地的辦公室掀起了抗議浪潮,超過 2 萬名員工和承包商參與了罷工。

員工抗議的事件還包含 2018 年 Google 與國防部的專案合作 Project Maven。Project Maven 主要是將 TenserFlow 平台提供給軍方進行機器學習,對圖像和影片進行分析,處理無人機拍攝的資料,儘管 Google 一再聲明 Project Maven 並非是攻擊用途,訂單價值僅為 900 萬美元,但由於引發內部 3,000 多名員工強烈反對,Google 在 2019 年合約到期後決定不再續簽,同時還制定了人工智慧技術應用原則,承諾不會將人工智慧技術應用任何傷人的服務。

Google 發言人在發給媒體的聲明中表示:「Google 始終努力支持內部討論的文化,我們對員工非常信任。當然我們絕對支持並保護員工的勞動權利,但我們也一直非常重視資訊安全。Google 對這次的決定和所處的法律位置充滿信心,這回引發爭議的員工的所作所為嚴重違反公司政策,也違背 Google 和員工間的互信責任,對我們來說無法接受。」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助攻金融科技!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因應疫情時代的視訊投保需求,以及各種遠端金融服務場景,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一站式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評論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
評論

受疫情影響,金管會於今年 6 月宣佈視訊投保暫行方案,確保壽險業者各項服務及業務不因疫情影響中斷;截至7月底止,已有不少知名金融保險業者獲准試辦遠距投保業務項目。

目前小規模試辦的結果,卻因為市面上欠缺可整合視訊會議及 eKYC(Electronic Know Your Customer)的解決方案,業者大多得透過整合多套不同服務,例如:採用 Teams、Webex 或  LINE 等工具進行視訊會議,或保險簽單需事先提供予客戶列印、簽名,又或者是透過第三方的方式錄影(如透過手機或攝影機翻拍)等,導致使用者體驗不佳。此外,這樣的做法還是仰賴保險業務員以肉眼比對投保人及身分證,仍有冒用風險。

對於未來大幅度開放遠距投保,勢必需要更成熟、高度整合的解決方案。

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的身份認證難題

以保險、金融應用來說,目前主流的生物辨識 eKYC 技術主要包含:人臉辨識、指紋辨識、虹膜辨識等。其中,人臉辨識在過去數年來,因為深度學習技術導入,辨識度大幅提高,加上辨識速度快、無須專用硬體(可使用裝置上的相機)即可進行遠端辨識,大大降低接觸風險,因此也在這幾年成為生物辨識技術的主流。

只不過,目前全球的人臉辨識技術大多為中國廠商,在台灣要落地應用,恐怕會有資安疑慮,無法安心採用。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訊連科技推出人臉辨識產品 FaceMe® 並可作為一系列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威力導演、PowerDVD 等軟體知名的「訊連科技」,近年來也跨足 eKYC、AI 領域,擴充人臉辨識產品,推出「FaceMe® AI 人臉辨識引擎」,提供高達 99.7% 準確度的人臉辨識服務,並於全球知名的 NIST(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之 FRVT 人臉辨識基準測試中,於 1:1(人證比對)及 1:N(身份認證)項目排行全球第六,除了是台灣排名最佳的廠商之外,也是該項測試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這樣的技術,也是訊連科技針對金融保險業者的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中,重要的核心之一。

辨明真偽!FaceMe® Fintech 提供整合性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談到金融科技,除了資安、金流系統之外,在講求無遠弗屆的遠端服務時,辨明真偽更是信任基礎的第一步。因此,訊連科技的 FaceMe® Fintech 以精準辨識的技術為核心,為金融、保險應用提供一系列解決方案,包含:

  1. eKYC SDK 提供人臉辨識、身分證真偽辨識、活體辨識、人證比對等功能。
  2. 視訊會議 SDK 提供金融保險業者於公有雲或私有雲架設視訊會議、進行錄音錄影、畫面分享,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以公有雲來說,FaceMe® Fintech 的視訊會議採用位於台灣機房的 GCP (Google Cloud Platform),即可符合資料落地的需求。

其中,視訊會議 SDK 功能完整,有諸多優勢。除了可於視訊會議過程中進行錄音錄影(符合金管會要求)、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之外,還有許多身分驗證服務,可導入包含:

  1. 身分證真偽辨識:透過 AI 辨識身分證是否為真,避免業務員肉眼誤判。此外,若有二階段認證需求,也提供聲紋比對功能。
  2. 活體辨識:避免透過相片或影片假冒身分。FaceMe® 的活體辨識可提供透過一般行動裝置之 2D 鏡頭、或是透過 3D 鏡頭(如 iPad Pro、iPhone X 等)進行活體辨識。
  3. 人證比對及核身:透過人臉辨識,比對證件照及鏡頭前的投保人是否為同一人,減少業務員肉眼誤判。
  4. OCR 光學字元辨識: 身分確認後,將證件資訊帶入保單,如姓名、身分證號、換發日期等,省去打字麻煩,加快投保速度。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FaceMe® 可跨平台建置於 Windows、Linux、Android 與 iOS 等作業系統,亦可提供 HTTP API ,進行網銀服務串接。開發者可在各種終端設備或雲端服務中快速導入人臉辨識功能,進行身份辨識、身分驗證等多種應用。

不限智慧金融!FaceMe® 的其他廣泛應用:智慧安控、智慧健康量測

於前一陣子 IEEE 舉辦的 ICCV 電腦視覺大會中,訊連 FaceMe® 活體辨識成績為全球第三,且是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 FaceMe® 除了核心的跨平台軟體開發套件外,也針對安控、金融保險等應用,提供垂直整合方案。

除了上述保險應用之外, FaceMe® 也可廣泛使用於遠距開戶、 ATM 無卡交易、行動網銀身分辨識、遠距客服等服務,或是於分行內建立迎賓系統、黑名單偵測、機房金庫的門禁管理等;在疫情時代下,也提供非接觸性的健康量測功能,例如偵測是否配戴口罩,或偵測訪客額溫等。如果終究都要推行遠端,何不現在就了解 FaceMe® 各種強大的應用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