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端遊戲聖杯之戰】三大公有雲到齊!Google、Microsoft 與 Amazon 鹿死誰手?

雲端串流遊戲廠商各自會面臨兩大難題:一是怎麼獲得堅強的遊戲陣容,另一則是會跟自己的硬體銷售打架。目前為止,只有一個 player 可以滿足這一點。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隨著 9 月 Amazon 在 2020 hardware event 上宣布推出雲端串流遊戲服務 Luna,全球三大公有雲 Google、Microsoft 與 Amazon 投入雲端串流遊戲的行列全部到齊,也為這場雲端串流遊戲大戰掀開了新的一頁。

雲端串流遊戲被許多玩家、媒體賦予眾望,認為是足以扭轉全球電玩產業的「聖杯」。英國市場研究機構 Juniper Research 調查顯示到 2025 年,跟雲端串流高度相關的遊戲訂閱服務市場收益將從今年的 66 億美元成長至 110 億美元(Rosy)。

只是熟知產業動態的讀者應該知道,串流遊戲並不是非常新的技術與服務,古早時代(2010 年左右)就有 OnLive、Gaikai 兩間雲端遊戲新創彼此較量,但先後都被 Sony 收購用強化 PlayStation 自家的串遊服務 PlayStation Now 了。甚至要說早一點,來自台灣的優必達(也老早就在 2007 年就已出現。那為什麼要到了 2020 年的現在,整個雲端串流遊戲服務才準備從還在教育市場的萌芽期出走,進入成長期?這自然在技術面、市場面都有幾個主要因素:

技術面-5G、更重要的雲端壓縮運算技術

5G:表面看起來 5G 是推動雲端遊戲的最重要因素。的確,5G 擁有大頻寬、多連結、超低延遲三大特性,尤其是超低延遲這點,大幅降低了之前雲端遊戲最令人詬病的操控延遲問題。基本上只要像樣的雲端遊戲,現在都能把操控延遲壓在絕大多數玩家體感難以察覺的 5 毫秒之內。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表面看起來 5G 是推動雲端遊戲的最重要因素。

雲端壓縮運算技術:但比起 5G,不常見於媒體但可能更重要的是在 2013-2015 年之間,有一連串例如特針對遊戲串流影像壓縮、在雲上自蓋伺服器,把 GPU 實例直接串 H.264 編碼器等跟串流影像壓縮、雲端 GPU 運算等技術大量出現。像這篇就根本直接一步一步教你怎麼土炮,在 Amazon EC2 直接蓋了一個雲端串流遊戲出來,不用 5G 光用 Wi-Fi 一樣很順。也由於這類技術大量出現,公有雲觀察很多開發者正在他們腳邊蠢蠢欲動,而且意識到根本可以自己跳下來做...

市場面-對主機「彎道超車」、新興市場玩家崛起

公有雲有機會彎道超車:想想看,只要網路夠快,未來有多少人再也不用花大錢買昂貴的電腦或遊戲主機,就能暢玩 3A 大作?這自然是雲端串流遊戲最迷人之處,也解釋了 Google 與 Amazon 為什麼會在這兩年決定投入戰局,因為對公有雲營運商來說,串流技術並不算特別困難,而且在市場上直接「彎道超車」一口氣超越 Sony、任天堂、Microsoft 等硬體霸主以及 PC 通路王 Steam 的機會還不小,也沒有跟自家硬體打架的問題(這點我們詳談),從機會成本來看非常划算。

新興市場玩家崛起:前面有提了 5G 可說是推動雲端遊戲的最重要因素,很多電信商耗費建設 5G 基地台鉅資,當然想緊緊綑綁 5G 應用來回收成本;然後音樂、影音串流各自都在 3G 與 4G 時代發展成熟,遊戲串流在 5G 時代看起來自然水到渠成。

但比起美日韓台與歐洲這些已開發地區,個人電腦、遊戲主機文化已經成熟的地區,在東南亞、印度、南美等這些新興市場裡 ARPU 值雖然還比較低,但手機使用者人口成長迅速又多又年輕,再加上又不用買昂貴的電腦或遊戲主機,這種環境自然比美日韓台、歐洲更適合讓雲端串流遊戲「彎道超車」。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新興市場似乎美日韓台、歐洲更適合讓雲端串流遊戲「彎道超車」。

不過這些主要因素所帶來的機會,並非對所有雲端串流遊戲業者都是平等的,有的甚至還可說是威脅!但在更深入分析之前,讓我們先把雲端串流遊戲業者,依照商業模式與規模粗分為四類:

1.公有雲類:這組是指原先沒有經營遊戲市場經驗,完全從公有雲原生出的業者,像 Google Stadia、Amazon Luna 都屬這類;唯一例外的是 Microsoft 的 xCloud,但由於 Microsoft Azure 是世界第二大公有雲,我們暫時也把它分作此類與第四類的混血,但會在單篇文章分析。

2.電信機房類:這類是指像優必達 Ubitus、Gamestream,甚至是 NVIDIA 的 GeForce NOW 都屬此類。這類的業態或核心技術就不像公有雲類那麼整齊單一了,像優必達、Gamestream 都是原生只做串流 SaaS 的新創,而 NVIDIA 則是鼎鼎大名的 GPU 廠,但它們唯一的共通點是公司很大一部分專注在「B2B」,為各國電信商提供機房、串流技術,幫當地電信業者打造客製化的雲端遊戲服務生意。

3.獨立類:就像 OTT 有 Netflix、HBO GO 等大咖也有中堅份子 LiTV、KKTV 以及 GagaOOLala、動畫瘋等很 niche 的頻道一樣,雲端串流遊戲也有形形色色、規模不一的服務存在。像 Valve 就有出 Steam Link Anywhere,或是也想出自家 All-in-One 手把的 Shadow、Rainway、Vortex,或是只專注獨立遊戲的 Jump。這些 player 還可以再細拆分成包月遊戲訂閱制,以及只單獨提供串流解決方案(你遊戲還是要自己買)兩種商業模式。

4.主機類:身為串流遊戲先行者,Sony 的 PlayStation Now 跟 Microsoft 的 xCloud 當然屬於此類;但特別的是,任天堂也正在以不同於前兩大主機,以單款發行的方式默默開始自己的雲端串流佈局了。然後最後再請大家默默記住一個還不在雲端串流遊戲裡的 player:Apple。

難以平衡的兩大難關:遊戲陣容/硬體銷售

在我們把業者簡分成四類後,就能更清楚觀察雲端串流遊戲廠商目前各自所面臨的兩大難題:一個是怎麼獲得遊戲陣容與其背後脈絡,另一難題則是會跟自己的硬體銷售打架。伺服器硬體建設的問題對 Google、Amazon、Microsoft 來說壓力相對輕,因為他們運行雲端遊戲的伺服器成本,可以直接攤提在當地公有雲機房的建設成本內。

但第一個難題對 Stadia(Amazon Luna 還有待觀察)來說就特別明顯了,雖然他們已獲得《Cyberpunk 2077》的雲端首發授權,跟其他平台一樣會在 12/10 準時上線,但以現有的三十幾款遊戲來說,陣容實在說不上太有競爭力。

而且 Stadia 還發生過首發遊戲陣容縮水,EA、CAPCOM 集體跳票的事件。Business Insider 就曾報導,Stadia 其實很不擅長與遊戲開發商打交道,一方面買遊戲授權開得價碼實在太低,二來 Google 過去有動不動就突然把服務喊停的不良紀錄(相信大家都還記得 Google+ 血淋淋歷史),讓他們不太信任 Stadia。

事實上不只 Stadia,很多第三方遊戲廠面對雲端串流遊戲都還抱著且戰且走的態度,一方面質疑雲端串流遊戲的 user base,另一方面也怕這些雲端串流遊戲平台就突然消失,造成困擾。Amazon Luna 相對來說首發遊戲陣容強上許多,但跟遊戲開發商的業務溝通能力仍跟 Sony 差了很大一截,而且仍須觀察第一波上線後所建立的使用者規模。

總體來說,這些沒有主機背景的原生雲端串流遊戲平台(上述的第一類、第三類),都有因 user base 跟有主機背景平台相較之下較不易取得遊戲授權的問題;這點在美日韓台、歐洲這些個人電腦、遊戲主機文化成熟的地區會更明顯;但這些有主機背景的雲端平台也不好過,因為他們會陷入跟自己的硬體銷售打架的兩難。

Sony、NVIDIA 跟 Apple 是這種煩惱首當其衝的對象。以 NVIDIA 為例每年全球獨立顯示卡銷量數以億計,其背後除了專業影像、繪圖需求外,就是一年比一年更精細的遊戲畫面表現推動顯卡銷售;但就算再怎麼廣建 NVIDIA GeForce NOW 機房,還是很難跟龐大的零售顯卡商機相比。Sony 不怎麼認真推 PlayStation Now、Apple 至今也只推包月訂閱制卻還是得下載遊戲到本機運作的 Apple Arcade 也是此因。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Apple 至今也只推包月訂閱制不走雲端也是因會陷入硬體銷售打架的兩難。

Microsoft 跟任天堂的處境比較特別一點;Microsoft xCloud 佈局比較接近「全通路」的樣貌,它一方面會包在更大的遊戲訂閱服務 Xbox Game Pass Ultimate 裡,不管 PC、Android 還是自家的 Xbox Series X/S 都玩得到,甚至連 iOS 也想用 web 的方式繞過 App Store。

而任天堂的處境就更特別了,它自知 Switch 的硬體能力不若 PS5、Xbox Series X,但還有三年多的主機壽命,該怎麼一邊延長一邊讓 Switch 也能搶攻 3A 遊戲市場呢?這就是《控制 CONTROL》、《Hitman 3》Switch 雲端版為什麼會出現了。

面對上述困境,有三點值得觀察:

1.如果 Sony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NVIDIA、Apple 想認真成為雲端串流遊戲,那他們的商業模式是否能忍受捨棄硬體銷售的盈利,商業模式 180 度典範轉移成幾近 SaaS 服務商? 這對賣手機的 Apple、賣 GPU 的 NVIDIA 可能性相對不大,但對 Sony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來說是必須謹慎處理的問題,當中要一邊調整硬體銷售力道,一邊加強發展雲端遊戲,兩者間的動態平衡必須非常仔細掌握。

2.Google 與 Amazon 必須花更多積極進攻遊戲授權市場,獲得更多遊戲開發商的信任感進而打造足以跟 Sony、任天堂足以批敵的遊戲陣容;而這也代表在 user base 的佈局上得先有更大突破。

3.到目前為止都還有沒一個大咖 player 積極攻入明明最有機會的印度、東南亞新興市場。

為此,INSIDE 準備了豐富的【雲端遊戲聖杯之戰】專題,深入分析 Google Stadia、Amazon Luna、Microsoft xCloud 的策略,並且還專訪到台灣雲端遊戲先驅 Ubitus,為各位讀者更深入了解雲端串流遊戲的未來!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快商務時代來臨!解密電商如何拼快送布局

快商務的核心價值是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但物流配送的核心是「穩」,對消費者而言,貨物運送的品質及運送時間準確性是基礎要求,再來才是追求快速等附加價值,雙管齊下才能獲得消費者的信賴。
評論
快商務時代到來,速度與方便性成為品牌決勝點。Photo Credit:爆米花數位
評論

去年年中一場疫情,民眾足不出戶,讓大家都感受到物流快與穩的重要性。隨著快商務(quick commerce)的發展,電商業者不再只競爭誰家商品多、誰家優惠多,全方位的服務才是電商之戰的新主場,尤其是物流服務,更成為通往消費者心中的關鍵道路。

根據 KPMG 報告,隨著都市化程度越來越高,小家庭與獨戶家庭也不斷增加,消費者的購物行為也發生變化,在現在的消費市場中,少量商品的需求越來越多,速度與方便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也是品牌的決勝點之一。

快商務元年?國內外電商龍頭早已開始布局

快商務顧名思義就是要求快速交付貨物,跨國外送公司 Delivery Hero 也指出,快商務是電商的新時代,要縮短這傳統的最後一哩路,更要靠科技服務。除了空間及交通系統的優化,當然還有包含 AI 預測及庫存管理系統,透過數據和技術來減少成本。根據摩根大通的研究指出,Amazon 可能成為美國最大的物流公司,Amazon 自 2019 年開始就發展「一日到貨計劃」,為 Prime 會員推出 24 小時到貨服務,靠著自動化技術不斷優化物流流程,在幅員遼闊的美國做到一日到貨服務。

美國電商龍頭Amazon靠著自動化技術優化物流流程,在美國也做到快商務。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而提到快商務在台灣的發展,便會想到 PChome 24h購物,2007 年 PChome 24h購物首創 24 小時到貨專區,在台灣電商與物流界掀起革命,為了掌握更全面的服務,也建立自有車隊,把關送貨速度及品質,目前 PChome 已在北部六縣市推動 6 小時到貨試營運,預計於 2022 下半年開始啟用 A7 中華郵政智慧物流園區營運,可望進一步提升為 4 小時到貨,值得期待。近來因外送平台的興起,從美食外送到生活用品外送,將送貨時間縮短到 24 小時內,開始以個位數小時計,2021 年 7 月登台的韓國電商 Coupang 更是打出未來 10 分鐘到貨,刺激台灣電商業的物流布局。 

韓國亞馬遜之稱的coupang進軍台灣,打出10分鐘到貨口號。圖片來源:Coupang 酷澎-官方FB

快商務發展三布局

1. 採取包圍戰加強衛星倉

過去電商為了管控出貨品質,常以大型集中式倉儲為戰略,隨著快商務興起,加上都市化程度越來越高,設點在市區、離消費者更近的衛星小倉儲也成了不可或缺的倉儲策略。

大型集中式倉儲及小衛星倉兩者雙管齊下,更能同時提升速度與品質。亞洲物流科技新創 Pickupp 於 2021 年 7 月進軍台灣,其在城市內與小型實體店面合作「共享衛星倉」,透過彈性的方式與店面共享空間,將一些實體店面的閒置倉庫和空間變成物流中心,以增加衛星倉的數量,提升物流效率之外也幫助實體商家帶來額外收入,對自身服務、消費者、商家等來說多方受惠。

2. 強化運能保留彈性

過去台灣的物流產業以大型貨車為主要運送工具,隨著外送平台的興起,人們漸漸注意到機車的運能在城市生活更加便利,機動性高,運送成本也較低。

PChome 24h購物自有車隊即有超過 200 台貨車與機車的配置,且送貨品質如包裝的完整度及乾淨度高,隨著快商務需求增加,近來更與 Pickupp 合作,加強機車運能,可紓解臨時訂單或是交通塞車的問題,在維持品質之餘,也努力讓物流運送更有效率。

電商平台與物流平台聯手,機動性更高的摩托車運能讓配送服務快上加快。圖片來源:Pickupp台灣-官方IG

3. 數位化加強配送效率

傳統物流是人力密集產業,電商業的優勢在於可收集數據,預測更多的消費者行為,數位化成為快商務的一大助力,不僅在倉儲空間可設有自動化技術,如自動搬運機器人 AGV、機器手臂等,在物流上,也能藉由數位化計算訂單的時間、材積、路線後給予最有效的分配。

從消費者在線上展開購物體驗開始,AI 技術即可預測消費者可能購買商品,並進行貨物倉儲布局,當消費者下單,更能根據訂單內容、材積、運送地點計算出最適合出貨的方式和路線。PChome 24h購物今年將啟用的 A7 自動倉儲中心,除了倉儲面積增加五成,更大量使用AI人工智慧與物流結合,運用自動化技術降低人力、加速揀貨速度,預計啟用之後包裹處理量將提升一倍以上,運能也將提升 2 倍。

數位化倉儲成為快商務一大助力。圖片來源:爆米花數位

快商務蓬勃發展,物流核心價值不能忘 

快商務的核心價值是滿足消費者的需求,但消費者的需求是否完全圍繞著快,也是視情況而定,除了快,在商務上也有許多本質是不能偏廢的,例如建立與消費者的信賴感。電商自有車隊的物流士穿著整齊乾淨制服在街頭穿梭,以及貨物乾淨完整送到消費者手上,甚至在春節假期也提供不打烊配送服務,即使消費者臨時有送禮或是生活用品需求,不用離開團圓現場就能依靠有品質的快商務完成,滿足現代消費者的需求及渴望,無形中也帶給消費者信賴感。

快商務服務不只包含「快」,貼近消費者需求的「穩」亦然重要,如專業有素的電商物流士、過節不打烊的貼心配送。圖片來源:爆米花數位

在目前追求快速的浪潮下,其實最不能忘記的是物流配送的核心──「穩」,對消費者而言,貨物運送的品質及運送時間準確性是基礎要求,再來才是追求快速等附加價值。維持原先的穩定外,再因應快商務的潮流,雙管齊下才能獲得消費者的信賴。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