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是如何用大數據捧紅「紙牌屋」的

現在網路上最熱門的美國影集,可以說就是 「紙牌屋」(House of Cards),在美國知名的影評網站 IMDb上,在15,000個評分中獲得 9.0 的高分,你就可以知道這部美劇現在的熱門程度。
評論
評論

現在網路上最熱門的美國影集,可以說就是「紙牌屋」(House of Cards,在美國知名的影評網站 IMDb 上,在 15,000 個評分中獲得 9.0 的高分,你就可以知道這部美劇現在的熱門程度。

而這個跟網路圈有什麼關係嗎?這部影集是由 Netflix 這個線上影音服務,用一億元美金買下版權,打破過去美國網路影音服務是先跟 HBO、FOX 或者是其他大電視頻道買節目後,才在網路上播出的模式,直接是由網路首播;跟過去一週一集不同,影迷們不用每週苦苦等待,「紙牌屋」當天一口氣就推出一季 13 集(所以很多字幕組都在哀號),而紙牌屋本身更是請來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作為導演(社群網戰、班傑明的奇幻旅程、鬥陣俱樂部)以及知名演員凱文史貝西(Kevin Spacey)作為劇中扮演美國多數黨黨鞭的角色(請自行替換成國民黨林益世或者是吳育昇,這樣的角色),話題性十足;一推出後,在美國等地就成為熱門討論焦點。

那麼 Netflix 是否在買下本劇開拍前就知道這部片會不會紅呢?紐約時報在近期的文章中 Give Viewers What They Want,如此評論:

在美國的電視業裡,沒有什麼事是確定的,也許你找齊金牌導演、實力派演員跟熱門劇本,但還是跟擲骰子一樣,都是在賭。但是不是有破解之道呢?任何一門生意中,如果可以預見未來,是相當有殺傷力的,而 Netflix 可能靠著「紙牌屋」辦到了這點。

以下為 IT 經理網編譯自 SALON 的內容 ,早在一年前,Netflix 就開始利用大數據分析,對節目的進行安排,透過對觀眾收看習慣的了解, Netflix 發現,
那些喜歡看 BBC 舊版「紙牌屋」的觀眾,同樣也喜歡大衛芬奇導演的電視劇, 或者凱文史貝西主演的電視劇。

因此, 對 Netflix 的高層來說, 購買這部由大衛芬奇導演,凱文史貝西主演的同名電視劇就是合理的。而這也最終也讓他們決定花一億美元來購買這個 1990 年 BBC 同名電視劇的重製版。

新版「紙牌屋」一共兩季, 第一季已經在 2 月 1 日在 Netflix 平台上獨家播出,第一季一共 13 集, 北美、英國、愛爾蘭、拉丁美洲和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會員都可以點播觀看。在去年 11 月, Netflix 的公關總監 Jonathan Friedland 在接受「連線」雜誌採訪的時候說:

我們知道觀眾在 Netflix 上的觀看習慣, 所以, 透過觀眾收視分析, 我們對哪些劇集會受歡迎很有信心。 隨著時間過去, 我們能夠針對不同觀眾推出他們更加喜歡的節目。

除了節目自身的受歡迎程度外, 大數據戰略還有一個優勢, 就是 Netflix 的推薦引擎也會有很大作用, 這可以使 Netflix 節省不少行銷成本。Netflix 的數據表示, 75% 的觀眾都會被 Netflix 推薦觀看所影響。

Netflix 的公關副總裁 Steve Swasey 說:「透過我們的演算法, 我們可以發現那些可能喜歡凱文史貝西或者政治題材電視劇的觀眾,進而推薦給他們喜歡的劇集。」雖然具體的數據還得過一段時間才會揭曉, 但觀眾對新版「紙牌屋」的最初評價相當正面。而人們不禁要問, 大數據分析究竟給影視創作帶來了什麼?

Netflix 的數據來自於它的 2900 萬觀眾。每次觀眾的搜尋, 正評或負評, 這些數據也會和第三方數據, 如尼爾森的收視數據綜合起來, 此外,再加上地理位置數據、裝置數據, 社群媒體分享數據, 觀眾加書籤數據、 每次觀眾登入授權的數據,以及每部影片或者劇集的數據, 都會進入 Netflix 龐大的數據分析系統裡去。

通過 Netflix 的演算法, Netflix 不僅僅知道你星期天晚上比星期一下午更可能會看恐怖片。也可能知道你更喜歡用平板電腦來看片。哪些地方的人們更加喜歡在星期天下午,用平板電腦觀看。Netflix 甚至能夠記錄哪些使用者當節目結束,幕後人員表開始跑時,就停止觀看。

分析凱文史貝西,大衛芬奇的粉絲與政治題材電視劇的相關性, 僅僅是很小的一個應用方式。Netflix 透過對觀眾習慣的了解, 足夠它判斷某些特定內容對觀眾的吸引程度。

Netflix 的資深數據科學家 Mohammed Sabah 在去年夏天的一個研討會上指出, Netflix 可以針對某一幀畫面進行內容分析, 分析當時的觀看習慣。這些數據, 可以和其他數據關聯起來, 得到更加完整的分析。而根據 Sabah 的演講看來, 這裡的「其他數據」可能包括音量、顏色、背景等等數據, 這些數據可能綜合起來, 得出關於觀眾喜歡內容的有價值的資訊。

Netflix 的首席內容官 Ted Sarandos 表示:

Netflix 對觀眾非常有針對性。不像其他傳統電視台或者有線電視營運商, Netflix 不需要把內容先放出去後才知道觀眾喜好程度,Netflix 在內容播給觀眾前就已經知道這些。

當然, 以數據為中心的決策也不一定能夠保證成功。凱文史貝西甚至大衛芬奇的參與, 也不能保證一定成功。作為 Netflix, 它的目標是要挑戰 HBO 在高品質影片的地位。這需要對大數據分析進行精益求精的優化。要記住的是, 任何大數據分析, 也不可能避免小概率事件的發生。

不過, Netflix 這次在「紙牌屋」上的嘗試,對於製片業即將迎來一個重要轉折。新媒體公司過去幾年來, 已經在利用大數據分析的推薦引擎, 向觀眾推薦他們喜歡的節目。而現在, 大數據分析正深入到電影的創作環節, 這對將來整個影視創作行業從劇本選擇、 導演與演員的選擇, 拍攝和後期製作, 乃至行銷, 都會產生深刻的影響。


讓炒高房價元凶現形!永慶房屋廣告拍出買房族最大噩夢

永慶房屋推出兩支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坑殺買賣雙方的廣告,希望提醒消費者注意自身權利,更再次重申:永慶房屋誠實不炒房,提供業界唯一「真房價保證」,承諾提供完整成交行情,若未落實將賠償買方最高400萬元、賠償賣方最高4倍服務費。
評論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評論

永慶房屋根據財政部統計資料,彙整 2021 第三季至 2022 第一季房地合一稅件數與金額,發現遭課徵 45% 稅率的高達 21,202 件,為適用房地合一稅新法交易件數的 27.1%,顯示房市短期交易仍盛行,且有逐季增加的趨勢!仔細盤點近期適用 45% 稅率的交易件數,在 2021 第三季為 5,538 件,占比 26.3%;第四季則有 7,896 件,占比 26.7%;到 2022 年第一季,雖然件數略減至 7,768 件,但占比卻升至 28.1%。短短兩個季度,短期交易的占比就增加近 2 個百分點,可見短期交易數量持續增加,絕非個案!

為提醒消費者買賣房當心遭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短期低買高賣造成龐大損失,永慶房屋改編真實案例推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揭發黑心房仲以過高的行情資訊欺騙消費者,並再次重申:永慶房屋誠實不炒房,提供業界唯一的「真房價保證」,承諾提供完整成交行情,若未落實將賠償買方最高400萬元、賠償賣方最高4倍服務費。

永慶房屋新廣告「真房價保證-小夫妻買房篇」改編自真實案例,敘述帶著孩子的小夫妻,辛苦存錢買房,沒想到卻遇到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的慘案!黑心仲介隱瞞投機客前幾個月才以 600 萬元購入房屋,更以較貴的成交行情讓小夫妻誤判行情,以 900 多萬元高價購入,讓投機客 6 個月獲利超過 45%,黑心仲介也賺了兩次服務費!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永慶房屋新廣告揭發黑心房仲以過高的行情資訊欺騙消費者,導致消費者高價購入房產的真實慘案。

永慶揭發產業惡習 廣告遭同業反彈要求下架

這不是永慶房屋第一次揭發產業惡習!2020 年永慶廣告「真房價保證-退休老伯伯賣屋」,就改編自真實消費者受害故事,訴說黑心仲介刻意拿附近較低的成交行情誤導退休老伯伯低價賤賣房屋給投機客,而投機客很快再轉手高價賣出,短期內低買高賣賺差價,損害買賣方權益的案例。

原意為提醒消費者注意的廣告,在播出後卻引起部分同業反彈,要求永慶房屋將廣告下架!吳良治總經理分析:可能是永慶揭開了業界中「不能說的秘密」,黑心仲介聯手投機客炒房的手法曝光後,讓消費者加以警覺,就斬斷了黑心仲介的「錢途」!

Photo Credit:永慶房屋

不炒房是房仲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 

吳良治總經理表示,中古屋的交易佔整年不動產交易的大宗,現在的消費者買賣屋都會透過仲介,仲介就是關鍵的第一線,如果仲介泯滅良心,配合投機客低買高賣,炒高房價,就會帶動周邊行情不合理的上漲,區域行情就再被推高,房價因此越推越高!以蝴蝶效應的理論來看,仲介就是源頭,是那第一隻蝴蝶,黑心仲介就是炒高房價的元凶!

永慶房屋一路堅持誠實理念,永慶經紀人以成為「誠實房仲」為榮,更深信「不做投機客的白手套、不炒房」是房仲業者最重要的企業社會責任。永慶房屋更是業界唯一提供「買賣屋全保障」的房仲品牌,讓消費者有一個公平交易的平台,拒絕讓台灣成為炒房之島。

有鑑於短期交易依舊頻繁,永慶房屋今年首創「一年內成交再上市地圖」,大膽曝光雙北市各行政區正在交易中、短期重複上市的物件數量,提醒消費者買賣屋時優先參考永慶的誠實房價報告書,以避免消費者以不合理的價格買房,成為炒房下的受害者。

本文章內容由「永慶房屋」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