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評論】被拒絕換照的中天新聞,關台是福還是禍?

NCC 退回中天新聞的換照申請,看似減弱「紅媒」聲量是個「正義」的決定,但又有聲音質疑政治因素是否介入審查過程。而中天新聞因為換照,會把資源全挹注到網路內容製作上,成為中高年齡層 YouTube 的首選品牌嗎?
評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評論

中天新聞台於 11 月 18 日被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以 7 比 0 的票數,駁回六年一度的換照申請。因此,中天新聞台將在 12 月 11 日下架,從此消失於有線電視上。「拒絕換照」是個極端的決議,讓網路評論瞬間炸開,有覺得「NCC 終於硬起來」的民眾,也有控訴「新聞自由被威脅」的反對聲浪。

支持駁回換照申請的律師呂秋遠:

表態反對 NCC 的前高雄市長韓國瑜:

民眾疑惑:台灣真的變一言堂?

這說法倒是過於危言聳聽。

言論自由不等於新聞自由,新聞媒體因為擁有話語權,具有傳遞社會資訊、監督政府等基本責任,尤其是有線頻道掌握了有限頻譜的資源,因此更需要接受規範來管制的。無國界記者組織(RSF)也在針對中天新聞換照的新聞稿中表示:定期審查是標準的作業流程,此舉並未涉及侵害新聞自由。

更何況,台灣有線電視台數共上百台,這上百台也不可能只有一種聲音,偏藍的新聞台也還有不少(這裡就不點名了)。因此新聞自由不會死,活得好好的,大家放心。

為什麼要被換照?

中天新聞台雖有部分節目獲得獎項肯定,但其核心節目每日新聞與政論節目卻屢屢違反法律規範,顯示該台的新聞專業難以落實。

根據 NCC 發布的聲明稿,拒絕換照的兩大原因在於:

  • 內部自律機制失靈:

新聞自律是新聞從業人員必須恪守的本分。因為掌握話語權,所以更必須為出的每一份稿負起相應責任。統計中天違規事項共 25 次,核處金額高達 1153 萬元,受核處事由包含:違反事實查證、妨害公序良俗、妨害兒少身心健康、節目廣告不分、違反兒少法、營運不當。且人民申訴案件從 106 年 72 件增加至 108 年 962 件,可見掌控新聞自律的倫理委員會已失控,自律機制失靈。

  • 無法阻止高層股東對編輯室進行干預

「編輯室最大」是媒體的最高守則,任何長官、財團、高層都不應該把手介入編輯室,指導記者「應該寫甚麼」、「不應該寫甚麼」。NCC 指出董事林柏川、大股東蔡衍明等人打破此規則,違反編輯室自主公約,破壞新聞品質。

NCC 表示,2014 年(也就是上次)審理換照時,對中天新聞已經提出多次警告,但經過六年仍舊沒有改善,所以才會使出最強硬的手段:不予換照,來保證台灣新聞的品質。

爭議:政治力介入才導致換照失敗?

其實在此次事件中,最有爭議的就是被民眾認為,這次換照失敗是因為綠政府的施壓,才導致偏藍的聲音消失。而中天也以言論自由及政治因素做為主要抗議訴求。

這是一場政治裁定,政治判決,也宣告台灣一言堂時代來臨,是解嚴以來台灣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台灣已走上獨裁政治。

言論自由這裡上段討論過,就不談了。但若以政治性的因素來討論之,是否就要先來思考:NCC 到底是甚麼樣的組織?NCC 會被蔡政府控制嗎?

按理來說,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是新聞及電信通訊的最高主管機關,獨立於政府部門的組織,基本上不允許被政府介入,最多受行政院的被動監督,因此被外界認定為是第三方的獨立機構。因此,NCC 是不被政府之手控制的,可以獨立做出專業的新聞判決。

今天親自出來主持記者會,就代表已經做好心理準備,向人民和歷史負責。

NCC 主委陳耀祥在記者會中說,他表示「沒有人會想去關掉一個新聞台」,檢舉案件都經過審慎評估,這項決定是專業且可以受大眾檢視的。

那你可能會想,就算不光明正大的被控制,私底下被買通行了吧?

現今並沒有 NCC 委員被買通的「確切證據」,所以這只能算是空穴來風的謠言罷了。但質疑聲浪還是存在,NCC 目前能夠做的是:將審查內容盡可能地透明化,把懷疑性降到最低。

傳播學者管中祥在《燦爛時光會客室》中表示,換照是極端手段,難免會受到社會質疑,呼籲 NCC 能提供給大眾最完整的審查資料,提高審查透明度,甚至可以用逐字稿的方式來呈現審查過程也可以,讓更多的證據支撐「換證失敗」這件事,是具必要性且未傷及社會公益,更可提高大眾對於 NCC 決策的信任度。

總之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提供足夠的證據也減少 NCC 被自己打臉的機會。

無國界記者組織也呼籲,等三年後輪到其他綠媒要接受 NCC 的換照審核時,請務必用同樣的嚴格標準來審核之,方才能遏止台灣媒體亂象的社會事實。

旺中集團要的是新聞權,還是集團公關工具?

中天新聞在選舉期間各種「造神」新聞,相信讀者們都很熟了。這也帶出另個疑問:中天新聞真的有在做新聞監督嗎?

眾所皆知中天新聞在 2009 年被旺旺收購,成為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旗下的版圖之一,背後的靠山是中國的雄厚資金,因此成為新聞界很著名的「紅媒」一員。

中國對台灣的政治企圖,隨著兩岸關係緊張也越來越明目張膽,資訊戰成為統戰的一部份,而中天新聞作為旺中在台的新聞頻道,理所當然肩負起資訊戰的責任,根據中國政府的喜好,傳遞特地立場的新聞給大眾,甚至有「洗腦」一嫌。過度誇張的尺度,也被鄉民「群嘲」,貢獻了不少網路迷因梗。

Photo Credit: 截自 YouTube
中天新聞播報韓國瑜為「男版林志玲」...。

中天新聞歷年來的所作所為,也是去年黃國昌發起的「拒絕紅色媒體、守護台灣民主」大遊行,有那麼多民眾願意到場抗議旺中集團的原因。

推薦閱讀:【專訪 IORG】在中國認知戰裡,朱學恆、汪潔民等名嘴如何扮演「資訊中遞站」?

下架之後的未來

NCC 的拒絕換照決議是依《衛星電視法》所裁定,因此不僅無法落地在有線電視,也不能落地在 MOD。也就是說,未來中天新聞僅能在網路看到。

就如同疫情加速企業的數位化,換照是不是也會加速中天新聞的數位化呢?這次的換照恰巧成為中天新聞的轉機?

中天新聞的 TA 大部分是中高年齡層,雖然比起數位原生世代,使用行動裝置的門檻較高,但經過數年的使用,現在家中長輩使用 LINE 群組、看 YouTube 的技巧愈趨成熟。若中天新聞能將過往新聞台的資源,通通挹注到網路內容製作上,加強網路節目的競爭力,也許反而成為培養鐵粉、增加觀眾群及影響力的好契機。

畢竟,這個時代還有誰在看電視?

Photo Credit: 截自 YouTube 發燒影片
2020/11/24 傍晚的 YouTube 發燒影片榜,中天新聞的內容在十名中強佔兩名,可見其熱門程度。

中天新聞的關台,對多數人而言可能是個高興的消息(包含曾參與反紅媒遊行的編輯本人)。

但媒體亂象僅中天一台而起的嗎?關掉中天新聞,媒體亂象就跟著結束了嗎?相信這個答案絕對是否定的。並且大眾對於:「NCC 是否有辦法依同樣標準,來檢視不論色彩的所有電視台?」感到懷疑。

中天新聞的終點,並不是媒體亂象的終點。台灣離純淨新聞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