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到一分鐘罰 10 美元——Andreessen Horowitz 創辦人談投資哲學和創投經營

評論
評論

如果 Andreessen Horowitz 的合夥人在見創業者時遲到,他們需要為此付費。這是真的。這是這家成立於 2009 年的創投的共同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定的規矩之一。與會時合夥人每遲到一分鐘,就要罰款 10 美元。這個規定背後的邏輯是這樣:在 Andreessen Horowitz,創業者理應得到應有尊重。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 要做的,是那種自己在創業時就願意拿他們錢的創投。

編按:關於 Andreessen Horowitz 這間在矽谷還算很年輕的創投,讀者們可以參考這篇 〈 顛覆矽谷創投生態:Andreessen Horowitz 效應  〉。

基於過去累計超過 27 億美元的融資和對 Facebook、Skype、Groupon、Instagram 等數家如日中天的互聯網公司的投資,Andreessen Horowitz 已經快速成為沙丘路上最具影響力的創投之一。近日,《財富》雜誌採訪了 Andreessen Horowitz(以下簡稱 A16Z)的兩名共同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和 Ben Horowitz,我們將採訪重點整理如下:

身為連續創業家,Marc Andreessen 為何想成為風險投資人?

  1. 在職業發展的特定階段,幫助創業者比成為一名創業者帶來更多的滿足感。
  2. 在我們先前的創業階段,我們希望存在一家特定的、我們自己願意從他們那裡拿錢的創投。但這樣的創投不存在,這讓我們看到了機會。儘管我們此前沒做過,但我們當了 15 年創投的客戶。對於客戶這一端的情況,我們有非常不錯的認識和想法。

請解釋為何刻意避開創投的常規路線?

不找職業經理人,創辦人自己是最好的 CEO。基於統計方法,我們發現那些最成功的公司通常由創辦人自己經營。相比其他人,創辦人在該領域的專業知識、責任感和創業熱情都無可比擬。於是,我們在做 A16Z 的時候並沒有用職業經理人來代替創辦人,而是教他們如何成為合格的 CEO。這種定位帶來一系列的變化,比如,A16Z 的合夥人(通常也是一家創業公司的股東)就需要具備運營公司的經驗,能提供創辦人所需的指導。

A16Z 連接整個矽谷網絡,比一名職業經理人的個人網絡更好。職業經理人通常具備豐富的人脈網絡,他們在媒體、客戶和管理人員等各方都有自己的資源。所以我們想的是,A16Z 必須連接整個矽谷網絡,這樣當一名新的創辦人加入時,我們提供給他的網絡資源,要好過一個個體職業經理人所能擁有的。

過去十年整個創投產業不太景氣,大部分的創投業績普通,這是為什麼呢?

不僅過去 10 年如此,在整個創投歷史上都是如此。原因是——這也是我們從前人那裡學到的一個經驗——創投不能被當做是一個資產階級(asset class),它也不是一個行業。創投經濟實際只牽涉到數量很小的一部分創投(意指成功的創投只佔很小一部分),世界上那些最優秀的創業者會願意從這部分創投拿錢。粗略計算,每年拿到錢的頂尖創業者大概有 15 個,只需五家左右的創投。假如你回顧整個創投歷史,你會發現排名前五的創投他們的投資報酬非常穩定。當然,這一點對於共同基金或對沖基金並不成立(在上述領域,這類基金很難在幾十年內保持穩定的報酬率)。

但在創投領域,情況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在這當中創投並沒有掌握主動權——而是那些最優秀的創業者在挑選創投。這便是某些優質的創投基業長青、保持投資報酬率的關鍵。結果就是,所有的報酬都會流向很小一部分的創投,而且每年都是同樣的幾家創投。

A16Z 目前在行業已經很有影響力,但它過於年輕,並無長期的數據記錄以證明它的投資報酬率行業領先?

情況確實如此,這是我們在開始做 A16Z 之前碰到的最大障礙,也是我們花最多時間思考的一件事。在過去的 30 年中,確實只有寥寥數家創投主掌沉浮。不過我們摸索出了一套不同於過去創投模式和理論來吸引最優秀的那一部分創業者。儘管我們仍需長期的財務回報數據來證明 A16Z 的價值,但就客觀來看,這套戰略目前已經生效。

請舉例說明你們為創業者提供的服務

我們這套服務衍伸自 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全球第一的精英人才經紀代理公司,也是 A16Z 的 Role Model 之一)模式。在 70 人的創投內,扣掉七名普通合夥人(GP)和行政人員,剩下的 45 人都是營運合夥人(operating professionals),這個數字在其他創投可能只有三到四個。這 45 名專業人才隸屬於五個部門,分別是執行人員招募;工程師招募;市場發展部,幫助創業公司去接觸行業中最有影響力的大公司;行銷和 PR 部門;商業發展部門,其提供的服務包括指導如何募集資金、如何上市、如何推銷自己、如何處理企業財務問題等等。

所以,跟我們合作的創業者不僅有一名在董事會佔有席位的普通合夥人,同時也能獲得一系列專家的幫助,幫助他們應對此前從來沒有經歷過的狀況。

這 45 個人很貴,要付他們多少錢?另外,為了支付他們薪水,你們的投資也必須奏效?

沒錯。我們的這一套薪資體系同樣來自 CAA。在 CAA,藝人經濟人在前幾年不拿薪水,而是將演員、編劇的傭金用於平台建設。所以我們兩人在剛剛開始做 A16Z 的時候也不支薪,而是將錢用在平台建設上,完全拷貝 CAA 模式。

但與 CAA 不同的是,其他風險投資人在 A16Z 的收入實際包括兩部分,既包括固定的薪水,也包括投資回報。在我們看來,如果你是投資人,那你不僅僅是因為自己在那裡工作有收入,也應該能從自己的投資中獲利。即便是現在,我們為普通合夥人支付的薪水也遠遠低於市場水準,更傾向以投資回報支付薪資,因為這樣能更好地刺激他們。

你們之前說過,只對特定的領域和話題感興趣,對其他話題不感興趣,作何解釋?

  1. 專注自己理解的領域。確切地說,我們是只對自己理解的領域感興趣。我們在創投內部有一些非常簡單基本的原則,就比如,你必須具備一定的經驗。如果你要指導一名 CEO,那你必須有經驗,做投資也是一個道理。所以我們會專注於電腦科學和軟體這一塊。我們對軟體產業的產品週期、對裡面的人有所了解,這是我們最擅長的一塊,但我們不會去碰其他不是以軟體為核心的公司。
  2. 很多歷史上最好的投資創投都是跨領域的,他們有不同的團隊負責不同的領域,背後的考慮是基於熱門領域的多樣化策略。因為不同時期的熱門領域會轉移,這些創投透過在不同領域的多樣化投資,就能確保長期生存或繁榮。

但我們的觀點是軟體正在吞噬世界,指電腦產業、網際網路、軟體以及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已經達到一個時間點,使得我們可以在更多領域創造以軟體為核心、以軟體驅動的創業公司。目前,在農業、房地產、金融服務、教育等多個領域都已經出現這類以軟體為核心的創業公司。我們可以將自己在電腦科學的專業積累運用到這些市場,這是 A16Z 投資多樣性的體現。然後,在 A16Z 內部,我們會繼續深化自己在電腦領域的專業知識,以確保它們能夠適用於所有上述這些市場。

最後一個是管理問題,準時對 A16Z 來說很重要?

對,當我們還在創業時,我們就不喜歡創投這一點,他們對整個創業過程缺乏足夠的理解和尊重。創業者往往是在跟時間賽跑,他們背負著巨大壓力,還要對很多人負責,但投資人往往言行不一,讓創業者乾等。

所以在 A16Z,我們希望每個人都能尊重創業者,並尊重這個事實:即是這群人(創業者)為我們帶來財富,而不是反過來。我們將這種觀念提昇到創投文化的層面,所以假如你遲到一分鐘,就需支付 10 美元罰金,五分鐘就是 50 美元。

註:不過有趣的是,A16Z 目前最大的一筆罰款就是來自 Marc Andreessen 本人,超過 180 美元;排名第二的那筆來自 Ben Horowitz XD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