餓狼傳說泰瑞淪為癡漢?KOF 手遊廣告背後的性別歧視與 IP 危機

泰瑞當癡漢的廣告雖下架了,但 SNK 恐怕還得煩惱好一陣子。
評論
Photo Credit:SuperPrism Games / SNK
評論

相信已經有少許讀者知道這起事件了。

10 月 28 號,知名格鬥遊戲廠 SNK 在官方英文 Twitter 罕見地為一款「合作夥伴的產品廣告」道歉,強調自己雖沒經手這款廣告的製作,但已經強力要求合作夥伴要求把廣告下架。

這起備受爭議的廣告,正是下面這一段被人備份的影片:餓狼傳說主角 Terry Bogard(泰瑞・柏格)輕浮地騎著機車,路過路邊攤連續搧了不知火舞、Blue Mary、Kula Diamond 三位女性角色的臀部。 (點開請注意:影片有不雅動作,INSIDE 絕對不鼓勵這種行為)。

在此要先分別一下,這款遊戲廣告並非台灣人比較熟悉那款由韓國 Netmarble 獲得 SNK 授權製作的《The King of Fighters ALLSTAR》,而是另一間中國北京龍拳風暴獲 SNK 授權的《SNK Allstar》(中國當地叫拳魂覺醒-拳皇全明星)。

這款遊戲在台灣由 G 妹遊戲代理,正式名稱為《拳皇M:格鬥明星全集結》,但或許是因為廣告未在台灣播放,尚未引起大量台灣玩家注意;且雖然最後泰瑞機車雷殘,影片感覺有受到其報應,但這段極度不尊重女性且崩壞人設的廣告無論在美國、日本,都引起網友大力抨擊與激烈討論。

泰瑞是 SNK 經典格鬥遊戲《餓狼傳說》的第一男主角,從 1991 年第一代發售以來除了作為操作角色本身就很容易上手之外,他也因背負沈重命運卻時時保持爽朗中帶有紳士風度的英雄個性,一直在廣大玩家心中有極高人氣。

▲泰瑞也常見於其他遊戲。Photo Credit: Nintendo

這款手遊廣告不僅讓人設崩壞,更糟糕的是把下流當有趣,硬是要往性別歧視大地雷踩上去,調戲對象還是自己女性好友、自己弟弟的女朋友,跟一個未成年少女。對老粉來說,你能看到陪伴多年的角色,變成一個性別歧視的混蛋嗎?(至於動畫版黑歷史就不多論了...)

隨後廣告雖下架了,但 SNK 恐怕還得煩惱好一陣子。

IP 授權好賺,但也很怕帶賽

整起事件最可疑、也最受人爭議部分的是位於事件核心,擔任海外發行、行銷的 Superprism 也在第一時間於官方 Facebook 上表示「沒有參與廣告製作」。Superprism 是一間由完美世界轉投資,負責歐美/全球版的代理商;但都可以從上面影片看到「PLAY NOW FOR FREE」、「App Store、Google Play」等字眼了,身為實際把 IP 運用在行銷的 Superprism 卻一點責任都沒有,似乎說不過去。

▲Superprism 在官方 Facebook 的公告。

對美國、日本擁有強大 IP 的動畫、漫畫、遊戲等 ACG 公司來說,IP 授權一直是非常重要、而且「好賺」的收入來源。根據矢野經濟研究所調查,2019 年日本整體角色授權市場產值可高達 25,340 億日圓(約台幣 6,924 億元)。但日本 ACG 因 IP 授權給他廠(尤其跨國時)造成的人設崩壞也並不少見;通常改拍真人電影崩壞機率最高,像好萊塢的《七龍珠:全新進化》,或是日本自己拍的《鋼之鍊金術師》就屬經典案例。

但發展下來,動畫、漫畫、遊戲三者互相 IP 授權改編已行之多年,崩壞機率就沒那麼高。至於遊戲 IP 授權給另一款遊戲,只要好好規定授權內容保護角色,而且不跟世界觀起強烈衝突,通常都能起「強強聯手」,兩邊粉絲都買單之效。格鬥遊戲本身也不例外,近年大吹起 IP 授權流行風潮,像是《鐵拳7》一口氣就拿到 SNK 的吉斯、CAPCOM 的豪鬼、Square Enix 的諾克提斯,就連美劇《陰屍路》大反派尼根都加入了。

SNK 的狀況就更特殊了。在 90 年代-尤其是 1996 年之後,SNK 的 KOF 系列稱霸了大型機台遊戲市場,《KOF 97》、《KOF 98》在包括中國在內的亞洲市場紅透半邊天(相信不少老玩家都還有去大型電玩店整天打 97、98 的回憶...)。也是因《KOF 97》多年來一直受到中國市場歡迎這層關係,2015 年中國遊戲營運商順榮三七透過子公司喆元文化,收購了 SNK Playmore 81.25% 的股權,從資本角度來看成了一間中資公司,也開始了該公司大舉授權 IP 的時代,最後還被順榮三七背後的君創基金成功在韓國掛牌上市。

▲《KOF 97》走紅於中國,也開啟 SNK 日後被中國收購的契機。Photo Credit: SNK

像《KOF 97 OL》、《KOF 98 終極之戰 OL》、《KOF ALLSTAR》、《拳皇世界》、《拳皇命運》,或是不知火舞跨刀《生死格鬥》、《王者榮耀》都是 SNK「IP 大批發」下的產物。這次事主《SNK Allstar》也不例外,是由曾製作過《KOF 98 終極之戰 OL》原團隊成立的「北京龍拳風暴」所製作的卡牌類遊戲,並由上述提到的 Superprism 所負責,卻不料爆發性別歧視廣告,也讓整起事件卻陷入了羅生門。

有人或許會說:這不過是虛擬角色的事啊?有那麼嚴重嗎?是不是筆者故意當 SJW?不,真的很嚴重。在 MeToo 風潮席捲遊戲圈後就在 SNK 身處的格鬥遊戲業裡,全球最大的格鬥遊戲錦標賽 EVO 創辦人 Joey Cuellar 就因指控性騷擾後被罷免,CAPCOM、萬代南夢宮等參展廠商也後續停止了跟《EVO Online 2020》的一切合作。

如果事情惡化下去,悲觀一點各大遊戲比賽會因此封鎖 SNK,不讓他們遊戲參賽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如今 SNK 作為開發商卻陷入了 MeToo 危機-而且更衰的是這還不是自己親手捅的籠子,而是第三方手遊廠挖的洞。也許就算格鬥遊戲本體被業界排擠導致賣不好,SNK 可能還是能靠中國手遊 IP 授權活好幾年;但也因此身陷 MeToo 危機,恐怕也是當初執行「IP 大批發」從未意想到的吧。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亞洲.矽谷 x AIdea 徵案成果:新創解決「香水百合價量預測」、「動態足壓影像辨識」AI 模型

國發會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幫助「台北花市」、「阿瘦皮鞋」兩家企業數位轉型,成功導入 AI 應用以提升企業產能及附加價值。
評論
Photo Credit: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
評論

國發會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與工研院 AIdea 人工智慧共創平臺合作「產業出題、 AI 解題」徵案,協助台北花卉公司(台北花市)及阿瘦皮鞋兩家企業出題,題目分別為「香水百合價量預測」、「動態足壓影像辦識」,前後歷經半年的徵案與解題,並邀請資料專家診斷和協助,吸引超過 700 名團隊參與。此次解題優異的新創公司包括:台灣資料科學、庭躍、羅伯斯特及索妮婭四家新創團隊。

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李博榮行政長表示,執行中心持續以「完善創新創業生態系」及「推動物聯網創新研發」為兩大主軸,本次徵案集結了資料科學家與輔導團隊進行訪視企業,從前期的釐清企業需求、檢視企業的數據資料,到最後定義題目與公開解題。活動對企業數位轉型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成功借外部創新能量,導入 AI 應用,以提升企業產能及附加價值。

此次參與出題的台北花卉公司副董事長呂瀅瀅表示,台北花卉公司一直在尋求如何解決花卉的價量問題,擺脫過往農產品容易發生價格過高或是崩盤的情況,如過年期間花卉的需求波動高,預測非常困難。台北花卉希望能夠透過 AI 預測模型,維持花卉的價量,並且穩定造福農民。這次「香水百合價量預測」的準確度高達 7 成,也是非常不容易,之後不排除再找其它的花種進行價量預測,期待在未來能夠將此套 AI 預測導入花卉公司價量預測的標準流程。

阿瘦皮鞋的「動態足壓影像辨識」,參與解題的隊伍能充分利用電腦視覺的技術,來預測足型的最高點及最低點。在第一名的模型中,每個點的平均距離誤差只有 4 個像素,是非常好的結果。未來應用落地後,將大幅提升標註精準度,對於後續的數據應用賦予更高價值,同時也符合阿瘦皮鞋帶給客戶足下與生活美好的企業理念。

工研院巨資中心副組長洪淑慎強調,企業若要推行 AI 應用,首先資料的收集是很重要的步驟,因為 AI 需要大量且正確的資料來學習,達到分析預測的結果;其次是需要企業管理的高層支持,才能由上而下地順利推動,成功率較高;最後則是跨領域的共同合作,由各個不同的領域專家與 AI 專家一起合作,才能達到最佳效果。

後續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與 AIdea 團隊,將安排解題優異的新創隊伍與兩家出題企業進行媒合,以落實企業注入外部創新能量,實現 AI 數位轉型的目標。

本文章內容由「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