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離岸風電、口罩都拚國產化,為什麼要水泥增加進口?

水泥進口,就能保護國內的環境嗎?又為什麼水泥不適合進口呢?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作者鄭瑞濱,孜孜屹屹專精於營建材料研究的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博士,秉營建循環翻轉產業的夢想,告別十餘年台灣營建研究院組長、所長的職涯後,以「產業踐履」為職涯目標再出發,任潤泰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職務。同時擔任綠學院綠色帶路人,並在台灣混凝土學會平台整合建構含括水泥、砂石、鋼鐵、混凝土等業種的「營建循環產業鏈」,發展營建材料領域的新供需模式、創造新的商機與產值。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轉載。

今年 (2020) 年初時我寫了三篇營建業循環經濟系列文章,議題在環境運動界、綠色產業界炸鍋,不過文章上架沒多久,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所有產業的步調,也中斷了與各位的討論。最近似乎大家習慣了和疫情和平共處,因此我打算兌現之前文章承諾的,對於產業發展有幫助的建設性問題,我會挑選出來和你一起釐清誤解、找出關鍵問題,建構系統性的知識框架,期待你點讚分享加關注,今天我們先來聊聊水泥進口的問題。

問:水泥明明有很多都從中國大陸進口,為什麼還一直說水泥不應該進口?

是啊,進口水泥確實是個方法,都去買就好了嘛,還挖什麼花蓮的山呢,我們怎麼那麼笨!

我們當然沒有這麼笨,因為這裡面有個業界都知道的小秘辛:口罩其實是一種便宜得不像話,隨便去哪裡都可以買得到的物資,如果不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我們原本還想要把口罩趕到別的國家去生產呢。

但是水泥卻是一種容易買不到的戰略物資。全世界的水泥貿易量佔全球總生產量僅 2.5%,怎麼這麼低呢?擺明這麼好賺的錢不賺,大家犯傻了嗎?

這是因為水泥業是一個標準的內需產業,一個國家有多少工程需求,水泥熟料生產量就以其為目標。基礎建設通常是國家戰略規劃,因此水泥也是計畫性生產,當工程需求有所波動以至於忽然不需要那麼多的水泥,則多餘產量才會以貿易方式銷售至國外,這種有一餐没一餐的銷售方式,即使便宜,你會想要嗎?

水泥確實可以進口,現在也有一部分進口。但是,經歷新冠肺炎病毒一役,你應該學習到很多東西不能仰賴進口,例如口罩,甚至離岸風電都在拚國產化,如果這些都國產化,而基礎建設、天天在用的水泥卻受制於人,甚至還要依賴中國大陸,這絕不是個好方法。

你又說了,我又不是要水泥 100% 進口,提高進口比例總可以吧,少挖一點花蓮的山,難道做不到嗎?你們現在不也已經進口了部分水泥熟料混摻在混凝土中?

再與你分享第二個業界的小秘辛:不同的水泥有不同的「個性」,不是把大家混在一起,大家都會合得來。

小時候大家都聽過一個廣告詞吧,「平平是肝藥,處分相同,提煉做法不同,成本效果也不同。」不只是肝藥,水泥也是如此!

《一樁不敢說、不能說、不好說的花蓮後山「冤案」》中談水泥由石灰石、黏土、矽砂、鐵砂為原料,混合研磨成粉體,然後經溫度高達 1,600 ℃ 的水泥窯燒至半融狀態,冷卻後製成一顆顆如湯圓般的熟料,再加入石膏研磨,磨成細粉即為水泥。

原物料的使用、熟料的鍛燒,以及粉磨等三大程序,每個水泥廠都有不同的配方,生產出來的水泥的性能自然不同。因此,即便是台泥公司的水泥,都符合 CNS 的標準,但蘇澳廠、和平廠因為使用原物料的不同、鍛燒設備的差異等,以致水泥的「個性」都有所差異,某混凝土使用蘇澳廠水泥很順手,但一旦混凝土換成使用和平廠的水泥時,就會覺得卡卡不順,這也就是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公共工程施工綱要規範」規範規定混凝土配比送審後,原物料的使用不得隨意換料的主要原因。

更不要說進口水泥熟料國家來源包括越南、印尼、泰國等,每月皆有不同的來源,工程單位今天是越南貨、明天是印尼貨,後天又換成不知哪個國家的窘境,即便不同月份時由同一國家進口,也可能分別來自於不同的生產工廠,就會造成問題。這如同工程原配比送審時,以使用大安溪的砂石送審,而後下個月份因物料來源匱乏,變更為使用蘭陽溪的砂石一般,缺少物料的一致性,對於混凝土的品質當然不容易掌握。而上一段又說法規規定不得隨意換料,因此只好重新提送配比予以確認,但這樣一來,又產生工程執行的困擾有延宕工期疑慮,你難道可以接受你預售屋買的房子,因為換了個進口水泥,延後個一兩年交屋嗎?

買水泥可不是像買紅蘿蔔一樣,偶爾幾天改吃進口的紅蘿蔔,吃幾餐再回頭吃在地的紅蘿蔔,根本沒什麼差別。不要挖山把水泥改成進口這個想法很有道理,實務上卻根本行不通。

很難想像吧,即使是一個看起來土灰土灰、長得完全一模一樣的水泥,也會有這麼多學問在裡頭。恭喜你,透過這篇文章,幫助你開始練習除了看得見的東西之外,也開始練習看見看不見的底層邏輯。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