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離岸風電、口罩都拚國產化,為什麼要水泥增加進口?

水泥進口,就能保護國內的環境嗎?又為什麼水泥不適合進口呢?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作者鄭瑞濱,孜孜屹屹專精於營建材料研究的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博士,秉營建循環翻轉產業的夢想,告別十餘年台灣營建研究院組長、所長的職涯後,以「產業踐履」為職涯目標再出發,任潤泰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職務。同時擔任綠學院綠色帶路人,並在台灣混凝土學會平台整合建構含括水泥、砂石、鋼鐵、混凝土等業種的「營建循環產業鏈」,發展營建材料領域的新供需模式、創造新的商機與產值。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轉載。

今年 (2020) 年初時我寫了三篇營建業循環經濟系列文章,議題在環境運動界、綠色產業界炸鍋,不過文章上架沒多久,新冠肺炎疫情打亂了所有產業的步調,也中斷了與各位的討論。最近似乎大家習慣了和疫情和平共處,因此我打算兌現之前文章承諾的,對於產業發展有幫助的建設性問題,我會挑選出來和你一起釐清誤解、找出關鍵問題,建構系統性的知識框架,期待你點讚分享加關注,今天我們先來聊聊水泥進口的問題。

問:水泥明明有很多都從中國大陸進口,為什麼還一直說水泥不應該進口?

是啊,進口水泥確實是個方法,都去買就好了嘛,還挖什麼花蓮的山呢,我們怎麼那麼笨!

我們當然沒有這麼笨,因為這裡面有個業界都知道的小秘辛:口罩其實是一種便宜得不像話,隨便去哪裡都可以買得到的物資,如果不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我們原本還想要把口罩趕到別的國家去生產呢。

但是水泥卻是一種容易買不到的戰略物資。全世界的水泥貿易量佔全球總生產量僅 2.5%,怎麼這麼低呢?擺明這麼好賺的錢不賺,大家犯傻了嗎?

這是因為水泥業是一個標準的內需產業,一個國家有多少工程需求,水泥熟料生產量就以其為目標。基礎建設通常是國家戰略規劃,因此水泥也是計畫性生產,當工程需求有所波動以至於忽然不需要那麼多的水泥,則多餘產量才會以貿易方式銷售至國外,這種有一餐没一餐的銷售方式,即使便宜,你會想要嗎?

水泥確實可以進口,現在也有一部分進口。但是,經歷新冠肺炎病毒一役,你應該學習到很多東西不能仰賴進口,例如口罩,甚至離岸風電都在拚國產化,如果這些都國產化,而基礎建設、天天在用的水泥卻受制於人,甚至還要依賴中國大陸,這絕不是個好方法。

你又說了,我又不是要水泥 100% 進口,提高進口比例總可以吧,少挖一點花蓮的山,難道做不到嗎?你們現在不也已經進口了部分水泥熟料混摻在混凝土中?

再與你分享第二個業界的小秘辛:不同的水泥有不同的「個性」,不是把大家混在一起,大家都會合得來。

小時候大家都聽過一個廣告詞吧,「平平是肝藥,處分相同,提煉做法不同,成本效果也不同。」不只是肝藥,水泥也是如此!

《一樁不敢說、不能說、不好說的花蓮後山「冤案」》中談水泥由石灰石、黏土、矽砂、鐵砂為原料,混合研磨成粉體,然後經溫度高達 1,600 ℃ 的水泥窯燒至半融狀態,冷卻後製成一顆顆如湯圓般的熟料,再加入石膏研磨,磨成細粉即為水泥。

原物料的使用、熟料的鍛燒,以及粉磨等三大程序,每個水泥廠都有不同的配方,生產出來的水泥的性能自然不同。因此,即便是台泥公司的水泥,都符合 CNS 的標準,但蘇澳廠、和平廠因為使用原物料的不同、鍛燒設備的差異等,以致水泥的「個性」都有所差異,某混凝土使用蘇澳廠水泥很順手,但一旦混凝土換成使用和平廠的水泥時,就會覺得卡卡不順,這也就是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公共工程施工綱要規範」規範規定混凝土配比送審後,原物料的使用不得隨意換料的主要原因。

更不要說進口水泥熟料國家來源包括越南、印尼、泰國等,每月皆有不同的來源,工程單位今天是越南貨、明天是印尼貨,後天又換成不知哪個國家的窘境,即便不同月份時由同一國家進口,也可能分別來自於不同的生產工廠,就會造成問題。這如同工程原配比送審時,以使用大安溪的砂石送審,而後下個月份因物料來源匱乏,變更為使用蘭陽溪的砂石一般,缺少物料的一致性,對於混凝土的品質當然不容易掌握。而上一段又說法規規定不得隨意換料,因此只好重新提送配比予以確認,但這樣一來,又產生工程執行的困擾有延宕工期疑慮,你難道可以接受你預售屋買的房子,因為換了個進口水泥,延後個一兩年交屋嗎?

買水泥可不是像買紅蘿蔔一樣,偶爾幾天改吃進口的紅蘿蔔,吃幾餐再回頭吃在地的紅蘿蔔,根本沒什麼差別。不要挖山把水泥改成進口這個想法很有道理,實務上卻根本行不通。

很難想像吧,即使是一個看起來土灰土灰、長得完全一模一樣的水泥,也會有這麼多學問在裡頭。恭喜你,透過這篇文章,幫助你開始練習除了看得見的東西之外,也開始練習看見看不見的底層邏輯。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MindyLi

延伸閱讀:



【2021 INSIDE 未來日】Aruba 打造安全簡易的智慧物聯網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評論
Inside
評論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Inside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 inside 分享對物聯網未來的期許

在會談一開始,陳清淵提到,目前運用 IoT edge 會遇到四個主要問題:

  • 企業在網路管理的工具上需要進一步投資。
  • 系統需要花很多時間在辨識和診斷訊息。
  • 資安危機逐漸攀升,未來需要確認連接的設備是否具有潛在威脅性。
  • 企業願不願意投入資源在設備的改善與升級。
陳清淵的PPT

此外,Aruba 在這些問題上,以三個階段、力求簡易的方式解決:

  • Connect : 連結網路作業的網域和地點。
  • Protect : 在資安的審查上採取嚴格的管控,以及安全存取服務邊緣(SASE),提供簡易性、延展性、彈性與無所不在的安全。
  • Analyze & Act : 由人工智慧(AI)所驅動的裝置,在威脅影響到用戶時,就能即時偵測並處理,增加資安防護的效率與可靠性。
陳清淵的PPT

資訊安全是重中之重,高達八成的用戶覺得自己沒受到保護

陳清淵指出,這時要重新定義 edge 的角色,如果不用網路,當然無風險,但是現在的時代物聯網已經滲透進許多家戶和企業,尤其是後疫情、數位化時代。知道有什麼設備連到你的網路是相當重要的。

有高達 80% 的人認為,自己沒受到保護。這比例相當高,也代表能做的事還有很多,而且,資安是重中之重,必須要做認證、使用者權限、若有感染就即刻隔離,過程中減少頻寬的浪費,Aruba 的無線控制器防火牆可即時阻擋、限制網路威脅、提供乾淨的流量,使用智慧化、簡單的方式管理使用者,若有感染也能即刻通知用戶。

陳清淵也舉出一些應用的範例,Aruba 可以提供門禁的安全運用,不論是家戶、飯店或公司都能受惠,而且應用範圍遠不只有如此,另一個例子來說,現在疫情依然影響人們的生活,確診病患的足跡、可能傳播的途徑都會經由人流散播,所以,人流追蹤的功能就相當顯目,除此之外,資產定位、偵測空氣品質、煙霧、室內導航,以及在美國這種民眾能擁槍的國家來說,槍聲的偵測也是一個重要的功能。

Aruba 建立整合自動化、資安的平台,簡化過程、增加效率

陳清淵解釋道,使用無線存取點(AP)作為連接物聯網的工具,可以有效簡化流程和減少建置成本;採用 Intelligent edge,在網路連接上時就啟動存取控制(Access Control),讓有權限的用戶才能存取受保護的資源,做到嚴格把關的功能;此外,Aruba ESP 是在雲端運作,而且能以人工智慧進行自動化、整合、資安的平台;接著,利用連結、保護啟動、分析和行動的連續過程,簡化程序、增加效率。

另一方面,針對小型企業,陳清淵表示,Aruba 的系統不只適用於中、大型企業,也可針對小型企業的不同需求做相應的調整,應用彈性相當大。

AioT 可客製化,讓大、中、小型企業都能運用 

現在為了搭上數位轉型的便車,許多企業也在思考如何切入,在切入角度上,陳清淵認為,有分上雲端、不上雲端的區別,只要轉換 edge,可依據當時的需求、便利性,做整合服務,而且還可以測量成長的幅度。

不過,即使有這些好處,當前 AIoT 的發展依然還是有困難,最大的障礙來自經費,現有的資金僅能支持維護,但是難以投入更多到研發中,如此一來, 對於 AIoT 的應用範圍和技術更新的速度就難以與國際並肩,陳清淵指出,企業需要更加關注這場數位浪潮,投入更多資源,才能發揮物聯網的優勢。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