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走台灣可以是一個選擇,但不是唯一的選擇:一個矽谷工程師的告白

最近網路上先後出現了兩篇靠著自己努力,到了矽谷工作的熱血奮鬥努力成功的故事。這兩篇文章都寫得非常好,也讓我想回顧一下過去五年我的心路歷程,並回應當中的一些內容。
評論
評論

Yahoo Year End Party, 2013

本文轉貼自 MMdays,作者為 Mr. Friday,本文已取得 Mr. Friday 同意轉載

最近網路上先後出現了兩篇靠著自己努力,到了矽谷工作的熱血奮鬥努力成功的故事。這兩篇文章都寫得非常好,也讓我想回顧一下過去五年我的心路歷程,並回應當中的一些內容。(詳見 這篇這篇 )

初入職場的新鮮人

我還記得剛開始寫這個部落格 (註:MMDays) 的時候,我剛從一年四個多月的軍中退伍,找到我第一份工作。做了沒多久,我接到當初面試時另一家大型外商的 offer,因為對方薪水比較優渥,所以我不到三個月就離職,從網頁工程師轉職成需要到處跑客戶,幫人維修機器大型主機的 Unix 系統維護工程師。我還記得報到的第二天,一個很資深的前輩帶我出去吃飯,問我是什麼學校畢業的,然後丟了一句:”像你們這樣 XX 學校畢業的,我賭你撐不到兩年。”

現在往回頭看,留下來還真的是一個困難的決定,其實我一開始真的不懂這個工作的內容,直到半年後我才體會到硬體、作業系統底層的工作性質,而這也的確並不是我的興趣。但就算如此當年的我卻也並沒有辦法很明確的講出來我想做什麼工作,當時很紅的 consultant、ERP 系統開發工作,其實我也不是那麼喜歡。轉職?想到前輩的那句話,就賭一口氣想著要撐過兩年。

這樣的日子,其實過得並不快樂,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我在這個部落格寫的一些對於網路業的雜想有人看,開始有人在眾多的 Mr. XX 中認得我是誰而不會把我認成 Mr. 6 。我開始把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部落格的經營上。那時正是 funp、開心農場在台灣網路圈當紅的那幾年,每天網路上都有很多精彩的事情發生。為了要讓這個部落格持續有具有內容的新文章出現,我不斷的看著國外新聞、整理、反芻。每一篇文章可能都花了十小時以上才寫成。對於某些不熟的領域,我還一度開始研究起 paper,想知道這些技術後面的 演算法是什麼。甚至,我開始收到雜誌的定期邀稿。

某種意義上來說,說是這個部落格改變了我的一生也不為過。在開始寫部落格之前,我並不是那麼明確的知道我的興趣。可是現在我知道了。然後那一天,我在 twitter 上讀到 Yahoo 要把全球新聞部門搬到台灣。我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心裡想著每天在網路上筆戰也不是辦法.有機會就要試試看,我就把履歷送出去了。投出去之後,我才想到我每天都在嘴砲,其實已經超過四年沒有真正的寫過程式了,然後又趕快找了幾本範例來練習…。

我在 Yahoo Taiwan 的日子

進了 Yahoo 之後,我才確實的體會到工作和興趣如果是同一件事的話是多棒的感覺。我個人覺得如果真的要精通什麼學問的話,最好的方式就是你一天到晚都在其中鑽研,我的方式就是想辦法把我自己的工作變成這個,然後長時間的工作。還記得進來這個部門的時候,一個長輩對我說這個部門根本是血汗工廠,因為要跟全球的團隊合作,早上要早起跟美國開會,晚上則跟印度人討論,根本沒時間睡覺。有趣的是,這是我最不在意的事,反正我在家裡也是開 VPN 在工作。我還記得那些因為要等美國同事上線而撐到半夜兩點的日子,那些等義大利同事回覆而在辦公室等到九點的晚上,那些系統上線前所有人聚在 IRC 前瘋狂討論的時刻,這些都是我覺得非常有收穫的經驗。當然,我有時候還是會抽空寫一下部落格,但是頻率已經大幅減少;這是唯一覺得可惜的事…。(你知道部落格人氣這種東西,很久沒經營就會往下掉,唉)

那時光只有一年,卻似累積了三年的經驗,大概也是因為三倍辛苦吧。然後,有一天,有一位美國同事問我:有沒有考慮來矽谷工作?

我真的很驚訝,因為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然後,我就來了。

說實話,我覺得我自己的工作經歷很像在坐雲霄飛車,如果我沒有開始寫部落格,我不會離開我原先待的公司,我不會認識這麼多在網路上具有影響力的人,不會差點被粉絲團蟑螂告上法院,不會被邀請到上海參加 2011 博客年會(雖然那年被迫取消,還被國保在路上跟蹤),我也不會進 Yahoo, 甚至在 30 之前離開台灣跑到美國來,親歷這個時代科技變革的現場。我還記得剛到美國時,老闆要每個人都準備 15 分鐘的自我介紹,於是我決定把我這幾年的經歷加了一點誇飾後貼給大家看。坦白說,看到在場所有人驚訝的神情,還是有一點小驕傲的。

然後,在 Yahoo US,我經歷了更多事情,更多收穫,多到我覺得這一趟真是沒有白來。

回頭看台灣

行筆至此,我要先暫停一下,再繼續寫結論。

如果我要下一個 “如果你真的想改變,Just do it!”,”離開台灣,天空更寬廣”,”忘記 22k ,這裡美金年薪 22 萬” 的結論,然後結束在大家對台灣的失望情緒中,其實是非常非常容易的,但是我不會這樣寫。

我相信前面兩篇文章(2),目的都在鼓勵大家不要被台灣的現實環境擊倒,如果台灣環境不佳,可以到外面的世界追尋更大的成就。這些都沒有錯,也非常的激勵人心。只是,我發現大家在底下的回應卻是 “出走吧!鬼島不是人待的”、”離開鬼島路更寬”。 這樣的想法讓我十分擔心。這兩位當初寫文的一個遠因是台灣狀況不佳,若大家讀後感都是人才外流,對於台灣的發展,正面幫助恐怕也是有限。

這一點,在 朱敬一教授今天在天下的文章 中,正好就有提到:

台灣人才有沒有可能斷層呢?當然有可能。以前述台灣延攬人才之劣勢,這斷層危機大概在十年之內就會呈現。二點三倍的薪水差異,還沒有納入物價的計算。如果將北京較低的生活物價也納入考量,那麼台北與北京的實質所得差別,恐怕有三倍之譜。這麼大的落差,除非當事人愛台灣愛到幾近瘋狂,否則人才一定是會往其他地方流走的。

要怎麼樣留住人才、保持台灣的競爭優勢呢?政治穩定、社會平和固然是重要的因素,但經濟實力絕對是不可或缺的關鍵。 當國家經濟實力不夠時,就很難提供具有競爭力的薪水,以吸引人才。但此中又有雞生蛋—蛋生雞的循環邏輯:當薪水不足以吸引科技人才時,在知識經濟時代,台灣的經濟實力就不可能好轉。

天下雜誌:《朱敬一:台灣正面臨科研人才斷層危機》

當大家都以為出走才是王道的時候,台灣才真的是沒救了。舉例來說:菲律賓具高等教育水準人口外流那麼多年,他們經濟有因此起來過嗎?

先別搞錯了,我其實非常能夠理解到國外證明自己能力的選擇,畢竟在台灣這灘死水待久了,眼界不知不覺也會有所侷限。矽谷這裡對於網路創業,已經逐漸摸索出一套非常有系統的投資、評估、產品規劃、製作與汰進的流程,體會過這段流程,我才知道先前待過的台灣公司到底缺乏的是什麼,什麼樣的人才與產品組合,才能打造全球級的網站服務。來體驗過,才知道。

但是這不代表台灣就是個沒希望,你該出走的地方。一個國家的問題,永遠在於其國民。台灣真正的困境,在於台灣人。

台灣的問題,在於大家都過於沮喪而缺乏反抗制衡改革自醒的力量。政府不好,那就投票把它換下來。台灣需要體制內的改革,而 體制內改革更需要勇氣,而且需要智慧,所以更困難  [註 1]。可是越困難的事情,越是重要,就越需要有能力的人來做,如果大家的結論都是出走台灣,台灣是個鬼島,那麼島上就真的只剩鬼。

所以我非常敬佩那些跟我同輩,選擇繼續在台灣努力創業,改變大家生活的人。我也非常敬佩像 code for tomorrow 這樣的團體,想用程式改變台灣未來的人,我覺得這樣才是真正大家該學習的榜樣。

準備好自己,機會隨時都有可能

然後這段才是我最後的結論:隨時準備好你自己。不要從大學畢業後看到 22k 才開始慌張,準備好的人是從大學甚至更久以前就開始準備了。

雖然我文章一開始曾經說過我不喜歡系統維護工程師的工作,但其實,所有的工作經歷對我來說,都不會是無關。回頭來看,我作過的職缺非常廣,我作過網頁 Front End,Back End,作過 Database Admin, 作過 Unix OS maintenance,也接觸過硬體系統組裝甚至是 Disaster Recovery 異地備援。可以說從系統上到下都玩過一輪了。我不敢說我每樣都很精,可有一天當我遇到系統 outage 的時候,我突然發現在不同領域都有一些經驗其實是很有幫助的,因為我知道怎麼樣用別人不熟悉的技巧解決問題(或是知道要請教誰)。

我也覺得在求學階段的學習是非常重要,有些東西在出社會後要再學好其實是非常非常吃力。譬如前兩篇都特別提到的英文這件事。這一點我必須要不謙虛的說我英文雖然不像 ABC 那麼流利,但是基本的聽說讀寫甚至是上台演講絕對沒問題,因為我在大二的時候就有意識的在維持我的英文能力。我的方式是強迫自己聽很多英文歌,而且是近乎瘋狂的蒐集 billboard 每一張上榜的專輯,一直聽到一年後我開始覺得我能漸漸聽懂他唱什麼。這種方式不但增進了我的英文能力,日後在跟美國同事相處上竟也多了一些聊天話題。所以你永遠不知道你現在準備的東西未來會以什麼形式用到,但是用到的那一天,你就知道了。(至於我大二的時候為什麼會開始練英文?因為某些老師上課的啟發… 不過這就是後話了)

我很幸運的沒有領過 22k,也希望沒有機會領到。台灣只有在一種情況下沒有希望:當大家都認為沒有希望的時候,那就是沒有希望了。

最後小回應一下第一位巨匠起家的軟體人:雖然 Yahoo Taiwan 不會給你遠高於市價 300 萬台幣的年薪,但也不會是 “對他們來說,300 萬可以請 12~13 個 22k。”  過於廉價請到的工程師作的功是 “負的”,這點 Y! 也心知肚明啦。

==

註 [1] : “ 體制內改革更需要勇氣,而且需要智慧,所以更困難” 此言來自劉兆玄, 我的學思歷程


人機合一新型態微創手術,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精準持鏡機器手臂,穩定內視鏡影像提升手術品質

隨著科技進步,微創手術已成為一般外科治療的趨勢,「精準微創」更是現階段的目標。新型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可以模擬人手多角度操作持鏡,提供穩定的影像畫面,輔助主刀醫師精準切割、縫合患部,提升手術品質、縮短術後恢復時間。
評論
評論

談到開刀房、手術室,你腦中浮現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小小的手術台旁擠滿多名醫護人員,手上持著不同的器械各自忙碌?

沒錯,一台成功的手術是由一整個醫療團隊,每個人各司其職,並保持良好的節奏與共同合作的默契,才能確保病人獲得妥善治療。

看懂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開刀房人員配置

以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來說,手術房內會有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來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同時還會有兩位分別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與協助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手術房內除了主刀醫師與第一助手完成主要的手術內容之外,還有協助操作內視鏡的「扶鏡助手」,以及遞交手術器械的「第一助手」。

扶鏡助手扮演了手術過程中相當重要的「眼睛」角色,因為扶鏡助手操作的內視鏡,便是將極細長內含光纖、鏡片的鏡頭放入體內,再利用影像傳輸,將體內畫面傳導至螢幕上。由於內視鏡可以深入腹腔,傳回人眼無法透視皮膚所看到的手術部位,加上具有影像放大的作用,協助醫師更仔細觀察病兆、找對下刀位置。

傳統腹腔鏡/內視鏡手術,「人工持鏡」考驗醫護體力、耐力

然而,內視鏡的操作,並非想像中的簡單。除了操作過程十分考驗「扶鏡助手」和主刀醫師之間的默契外,一場腹腔鏡手術動輒三、四個小時以上,要保持長時間穩定地「人工持鏡」,相當考驗醫護的體力與耐力。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坦言,「對於長時間的腹腔鏡手術來說,鏡頭畫面的穩定度非常重要。但是,當手術時間超過一個小時以上或步驟、位置較複雜,持鏡助手就容易感到疲憊、集中度下降,開始跟不上醫師的手術工作速度。」

再者,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也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造成手術畫面模糊,增加主刀醫師及開刀團隊產生視覺暈眩的可能性,進而拉長手術時間,提升手術困難度。

▲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

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CP值高

為了滿足不斷上升的內視鏡手術需求,醫界也追尋更佳的手術方式。於是,內視鏡結合機器手臂的「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由此產生。

其中最知名的「機器手臂」就是大名鼎鼎的「達文西機器手臂」,但達文西手臂的體積龐大、造價昂貴、維修費驚人,每次使用的開機與耗材費高達20-30萬。對於一般民眾來說,是一筆相當高額的支出,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

為解決醫師臨床手術的多元與便捷需求,友信醫療集團代理引進由德國開發的「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有兩種不同型號,滿足不同的臨床需求,打破對機器手臂的既定印象,不僅體積輕巧、操作容易,關節活動角度靈活,更可直接架於開刀床邊軌上,手臂移動範圍能完全涵蓋整個病人,彷彿是外科醫師的第3隻手;且大部分的配件可以重複滅菌使用,每次開機約1-2萬元,導入成本低、CP值高,對於醫院及病人來說負擔降低許多。

除了費用門檻較低,劉信誠主任分享到,與傳統人工持鏡相比,機器手臂持鏡的畫面較穩定,還可以由醫師主動控制畫面,提升手術的流暢度。

另外,在執行微創手術的縫合等精細動作時,穩定、不晃動的畫面也能讓主刀醫師在視覺上較舒適且不易感到疲倦,增加手術的準確度,達到「精準微創」的目的。

▲持鏡助手長時間維持持鏡姿勢,容易因疲勞而產生手持內視鏡影像晃動,「新型內視鏡持鏡機器手臂」則可以提供流暢且穩定的影像。

胸腔鏡手術應用範疇多!日本研究揭「人手持鏡」與「機器手臂持鏡」的差異

劉信誠主任指出,近年來微創手術已是目前臨床上的主流。根據統計,在醫院開刀房所進行的手術中,傳統開腹手術對比腹腔鏡微創手術的比例,已經將近1:9。

如同微創手術的主要目的,在於縮小患者的手術傷口、降低出血量及術後疼痛的發生,因此在進行手術時間較長的微創手術,機器手臂持鏡更顯重要。

根據日本研究發現,機器手臂相較於傳統人手持鏡,不會增加手術準備時間,熟悉持鏡手臂操作的醫師更可以降低18%的腹腔鏡手術時間;且因內視鏡影像穩定,手術下刀、縫合位置更精準,在減少內視鏡穿刺套管拉扯傷口下,患者的出血量也會降低、術後恢復速度也更快,大幅降低住院天數。

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來說,便是針對消化系統、婦產、泌尿等外科手術需求所設計。透過內視鏡穿刺套管(Trocar)註冊點作為移動與旋轉的中心點,記憶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在術中提供穩定內視鏡影像的同時,也能避免內視鏡拉扯擴大手術傷口,對外科醫師提升微創手術精準度,保有穩定支撐和靈活定位能力有所助益。

▲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透過電腦登記Trocar穿刺套管作為移動/旋轉的中心點,記憶腹腔鏡套管虛擬位置,讓持鏡手臂以定位點為軸心進行移動,並自動運算最佳移動方式,避免拉扯手術傷口擴大。

小腔室也能輕鬆進入,新型持鏡機器手臂體積更輕巧、角度更靈活

相較腹腔、胸腔等部位,對於耳鼻喉科與顱底手術,醫師要面對更小的腔室,為避免觸碰重要的神經組織及血管,更需要仰賴內視鏡精準的移動與角度。另一款新型持鏡機器手臂具有6個關節的機器手臂、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可以提供360度橫向移動視角,及垂直90度的視覺角度,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穩定提供內視鏡影像輔助醫師進行手術。 

▲具有6個關節的另一款新型機器持鏡手臂,能夠模擬人手進行多角度移動,輔助醫師更精準深入手術部位。

除了上述提到的持鏡機器手臂與傳統人工持鏡之間的差異,對醫院及醫師來說,持鏡機器手臂在人力調度上更有彈性,可以減輕醫護的視覺疲勞與持鏡姿勢疲勞。

對患者而言,持鏡機器手臂提供的穩定手術影像畫面,有助於提升手術品質,減少手術時間及併發症,讓患者安全快速地回到工作崗位或生活上。

資訊來源:友信醫療集團、大千醫院一般外科劉信誠主任;文: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