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到底有沒有用?我想說說三年來的觀察

講這麼多,就只想說科技發展只有一個最簡單的道理:「事在人為」,區塊鏈當然也一樣。
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評論

最近一篇對岸文章《區塊鏈是一個不知道要解決什麼問題的解決方案》在台灣新創圈突然被廣發傳閱。不過先跟大家介紹一下,這篇文章真正出處來自 Base 在跟荷蘭跟美國的國際獨立媒體 De Correspondent/ The correspondent(INSIDE 多年前有介紹過,有興趣可以點一下),作者荷蘭人 Jesse Frederik 得過當地的 De Tegel 新聞獎,是個專注從社會弱勢關注金融、經濟議題的財經記者。

這篇文章昨天引起正反兩面討論,特別在我牆上不少對文章拍手叫好的臉友,多半都是從 2010 年開始創業的行動網路創業者或從業人士,其中不乏創業很成功、現在營收亮眼的產業先進。

情感上我完全 100% 理解他們為什麼認同這篇文章,因為台灣網路創業過去好幾年光花在「法遵」的成本就超級、超級麻煩,像是在 App Store 上賣付費 App 要誰來開發票,產業跟立法者就耗了好幾年。

然後要從 Facebook、Google 那邊拿到跨境電商開個發票來正確抵稅又更是個重大工程,業界整整花了五、六年推動才終於讓財政部算到合理比例。在一切正常化之前,創業者每天都被法遵搞到焦頭爛額、膽戰心驚的。

做群募的心情看到可能更差,嘖嘖杯被人出個山寨版,初心地球社社長就要公開道歉只差開記者會鞠躬,然後金萱體還被罵「花三千去做公測」甚至寫了罪己詔文章

作為產業報導者,我們每寫一次發票到底要怎麼開的新聞就會再歎息一次,自然知道這些創業者的腹內心酸——然後看看幣圈,現實裡就真的很多割完韭菜就跑,要抓法律還很難抓的老鼠屎。當然,台灣不乏許多網路創業者後來都紛紛投向區塊鏈創業的懷抱;如果你是始終如一,還在 web、App 或是內容領域奮鬥的創業者,看到隔壁寫一本很爛的白皮書就募到一大筆錢,說不定做一做還跑路,會不會覺得恪遵法規還「被迫」守法得特別大力的自己很蠢?站在他們的立場,這已經是奇摩子問題了。

但區塊鏈到底有沒有用?這件事從三年前 ICO 風潮就開始一直被狂討論到現在了;但身為科技記者 a.k.a 幣圈小白奈米戶的我,倒是在這三年內有在第一線目睹過一些幣圈跟鏈圈風雨,這些經驗有的早就被我在 INSIDE 寫成報導(例如帥過頭之類的),但有的沒有新聞價值不然就是不能曝光...所以想從這些經驗中稍稍綜合一下,分享我的看法。

區塊鏈的「信任」問題

要談區塊鏈避不可避,還是非得從中本聰的論文談起(我知道對很多人來說有點吊書袋):中本聰發明比特幣本意是專注在用加密證明取代傳統第三方機構,避免雙重支付(double-spending)的一種數位支付系統,但因為他明確地在論文講出比特幣要跳過中央權威機構、造幣廠、銀行,還在創世區塊中寫下「此刻 03/Jan/2009 英國財政大臣正在被迫考慮第二次出手紓解銀行危機」,區塊鏈因此被廣泛認為具有濃厚的反政府色彩。

經過幾年發展,比特幣跟其他幾條有規模的公鏈已經是很穩定的價值傳遞系統,想把主流虛擬貨幣打到地球另一端的錢包裡都是幾分鐘、幾秒鐘之內的事。技術上來看,很多條 PoS 鏈的每秒處理交易速度達幾千 tx/s。但到今天不從技術,就從「社會層面」來看,區塊鏈還有三大實質的信任問題:

  1. 就承認吧, ICO 傷害真的太深了,是一坨爛帳。門檻太低讓 ICO 太浮濫、詐騙太猖狂,終究為不那麼懂區塊鏈的全球社會大眾,對虛擬貨幣留下了強烈不良印象。這點最現實也最殘酷,拿我那操作股票 20 餘年的老爸當例子,他在 2017 年對聽到比特幣或 ICO 還有一點興趣,還會問我有沒有賺到錢,但現在只要一提到不是嗤之以鼻,就是在念「不准給我放錢進去」。如果 2020 年還有人跟我講他在 ICO,我會嘴角上揚。
     
  2. 區塊鏈人相信演算法跟礦工因利益驅動的安全機制去極力避免問題發生,但一般社會大眾終究還是更相信他們繳一大筆稅所成立的國家——司法體系,在他們發生糾紛時當作最終手段,依據法律強行介入。區塊鏈到底要不要跟公權力合作(或你說妥協也好)去獲得大眾信任,是一個非常傳統但又一直不斷在爭論,極其複雜的老問題,但這連 Facebook 都搞不太定,你說呢?
     
  3. 區塊鏈目前無法解決 Garbage in Garbage out 的問題;原文也說了,「它不是一個可以自己檢查數據正確性的系統」。 包括台灣之前幾個硬套區塊鏈的事件在內,都算這種問題。用個 MySQL 加個 SSL 就能解決的事,為什麼不用呢?

這三點除了最後一點以外,都是區塊鏈人士眼中跟技術無關,但在一般大眾眼裡無比重要的信任問題。我們可以在技術同溫層裡仔仔細細互相討論協議跟哪幾條智能合約可能夠穩定,但終究很難讓一般大眾馬上在幾秒內理解「區塊鏈跟銀行一樣安全」。

但你不能就說「區塊鏈無用」

不過,我不認為區塊鏈無用論是正確的,我不同意「區塊鏈是一個不知道要解決什麼問題的解決方案」。

但我也駁斥「區塊鏈一定是未來的網路 3.0 bala...」「區塊鏈會直接取代股票整碗捧去,現在不買是傻子,現在一定要跟上哪個鏈、哪個交易所幣的車....etc.」(兩年前某個想搶某海外交易所經銷商的人跟我說的。)這種說法我都嗤之以鼻。

這中間一點都不矛盾,因為科學跟科技的發展根本就不是這樣運作的。物理學博士孔恩的《科學革命的結構》裡談到,科學發展在每一個產生重大進步,足以稱上「革命」時勢必會發生典範轉移,科學家會跳脫原本思考模式,建立起新的理論體系,並形成一新典範來取代舊有的價值觀。

連科學定律都不是直線、慢慢累積式的發展了,科技發展跟科學類似但更複雜,每次科技迭代絕大多數都不是什麼理所當然的過程,而是得靠工程師、創業者不斷跟大眾、市場碰撞。最近科技島讀寫的一個例子更傳神:

「現在可以肯定:人們認為電動車可行;電動車的概念並不新。在亨利福特於 120 年前著手量產汽車時,最流行的交通創業題目就是電動車,那是電力大放光明,席捲世界的時代,電力在短時間進步神速,帶動電燈、電報、電視機、電冰箱等一一問世。如果問當時的人「什麼交通工具將取代馬車」,大部分人會猜電動車,而不是內建小型噴火裝置的汽油車。但福特發明的流水生產線,降低了汽車價格;電動車就此被束之高閣,被『冰封』了 120 年。」——科技島讀周欽華

一個 120 年前就被眾人認為可行的科技,要一直到了 120 年後才重新被挖出來,還變成破壞性創新的力量;人工智慧也是一樣,要不是 2012 年 Alex Krizhevsky、Ilya Sutskever 兩位多倫多大學生臨機一動用 NVIDIA 的 GPU 套上卷積式神經網路訓練深度學習模型,AI 現在也不會發展成現在這麼普及。

講這麼多,就只想說科技發展只有一個最簡單的道理:「事在人為」。

區塊鏈當然也一樣,直到做出那個殺手級產品並成功推廣給眾人之前,都不能輕易預言。套句永續協議創辦人 Tempo 說的話,現在「應該調整成看到新的使用方式來想為什麼有人要用它(區塊鏈)才是比較好的思考方式。」

DeFi 就有一股那種冒出火花的味道了。雖然剛才上演 SushiSwap 創辦人 Chef Nomi 突襲式倒貨手上所有 Sushi 幣惡意退場事件這麼一齣大戲,一時間會嚇到很多人,但撇除流動性挖礦,事實上 DeFi 很多基礎建設都陸續到位,已經有功能眾多,可以對比傳統金融的數位金融服務。(但我本人根本是 DeFi 小白,清晰的理解只停留在 MakerDAO 階段。)

大概就是這樣。講這麼多,你覺得最後沒什麼實質營養或啟發也不要緊。但記住我最後一句話:照我三年看的區塊鏈案子下來,遠離那些一開始跟你講得很天花亂墜、屢屢做出承諾的區塊鏈計畫,幣圈套路多,他們通常最後沒什麼好下場。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數位轉型玩真的!緯創資通設「DnA 數位學院」培養數位人才,長遠佈局站穩國際市場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其保持國際競爭力的方式,就是積極培育數位人才,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為數位轉型做長遠計畫。
評論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
評論

緯創為美國財星雜誌 《Fortune》 全球 500 大企業,以強韌的電子資通訊產品享譽國際,不僅昆山廠於 2021 年獲得世界經濟論壇肯定、入選為燈塔工廠,更在近期延伸至台灣廠區,於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導入 5G 企業專網來建立智慧工廠,利用 AR 智慧眼鏡的服務,透過遠距協作應用,提升生產效能。長期以來,緯創為持續推動變革,並在全球站穩領導地位,進行了一場「全員轉型」大改革。

企業內部辦學!緯創資通獨家「DnA 數位學院」培育人才最到位

數位轉型思維並不是工程師的專利,唯有全員融入數位 DnA,企業才能真正推動轉型齒輪,邁向進步創新的軌道。緯創非常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積極投入資源,將數位轉型視為長期計畫,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開課。

首先是「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是所有緯創員工的入門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活潑的科普影片,幫助員工快速了解數位轉型基礎知識,課程結束後還有測驗來檢視學習成效,亦可隨時回到教育訓練平台複習內容。除了全員「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具備數位轉型潛力的員工,更有機會參與進階的數位轉型訓練,也就是緯創獨有的 「DnA 數位學院」 。

「DnA 數位學院」成立目的為建立緯創數位轉型能力,不僅訓練員工晉升為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更賦予員工舞台,主導規劃數位應用策略。最初由麥肯錫專業顧問公司協助舉辦課程,歷經兩年,現已轉變由完訓員工來規劃課程,傳承知識與經驗。由主管提名受訓員工,在通過面談審核後,學院依照員工在團隊的角色給予不同訓練,課程分別有 Translator、PO、Tech Lead 。

有別於一般課程,DnA 數位學院融入實際案例分享與模擬情境的練習,每一堂課程設計皆環環相扣,使員工擁有數據架構技術的基礎,以實現端到端連接和可追溯性,確實將所學化為所用。課程完訓後,員工能獲得認證的肯定及豐厚的獎金,逐步成為專業的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 。

緯創成立「DnA數位學院」至今,成功培育超過近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成為業界數位轉型人才培育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DnA 學院」主要開設 Translator、PO、Tech Lead等數位轉型課程。在課程完訓後,緯創頒發給員工專業認證及豐厚獎金,逐步培育員工兼具數位轉型領導力及跨域整合力,開拓員工多元職涯舞台。

由上而下轉型,由內而外改革!以實踐帶動轉變,建立高效工作模式

把所學發揮為所用,是緯創進行數位轉型最核心的目的之一,那些數位化的資訊不能淪為紙上談兵,或是少部分人的資源,而是要能成為團隊全員的基礎。推行數位轉型,最常面臨的挑戰是面對新工具的恐懼,因此從領導者開始以身作則,才能建立真正的數位管理新思維。

數位轉型是否到位?員工的感受最真實。緯創員工認為最大的改變是公司導入許多數位化工具,來推動專案的智慧化,例如: 建立數據共享平台,使員工能共享數據,提高設計端與製造端間的溝通效率,更透過培訓資源建立產品開發團隊,加速 5G、AIoT 產品開發及生產應用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此外,企業文化一向是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塑造敏捷精神、團隊彼此互信、鼓勵創新及勇於改變的氛圍,而團隊成員心態上的轉換,更是數位轉型最重要的前題,能讓企業上下一心並走在數位轉型的正軌上。緯創資通總經理暨緯創智能執行長沈慶堯侃侃而談說道,「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大家必須成為Leader(轉型推動者),從願景、定義用例、開發產品與推廣落地當中,洞察實情並產生效益,也就是產生 insight 與 impact。數位轉型沒有捷徑,只有擁抱變革並落地實作,才能實現轉型的願景。」

在數位轉型的路上,與緯創共同成長與創新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近年致力於車聯網、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的技術突破與創新,透過全員數位轉型、強化員工的授權及賦能,加速緯創在 5G、AIoT 領域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每一間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數位轉型節奏與方法,而緯創值得學習的部分在於,建立一個讓員工主動參與、持續進步的學習機制,不僅帶動技術革新與事業成功,也讓每一位員工擁有自我加值的機會,未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挑戰,都能堅定的應對。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具備豐富企業資源,得以在科技領域持續創新,掌握全球競爭力,同時有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給予員工優渥的薪資福利與國際發展舞台。想躍升成為跨域人才嗎? 那就準備好開放學習的心態,加入緯創與企業共同成長、開創精彩職涯。

更多訊息請見緯創資通-關鍵業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