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nology「白板考」解密:用一面白板,看清工程師的工作性格

為什麼 Synology 會這麼堅持白板考?白板考到底考驗面試者哪些技能?事前又有什麼方式可以準備呢? 因為一名優秀的軟體工程師,最重要的技能絕對不是程式能力本身,而是「定義問題」的能力。
評論
Photo Credit:Synology 提供
評論

本文為 Synology 群暉科技投稿,經 INSIDE 編審後刊載。

某個下午,面試者帶著忐忑的心情,走進位於遠東通訊園區的 Synology 群暉科技,經過基本的學經歷面談後,隨即會被帶進一間配備有白板的會議室。過一會兒,面試官走了進來:「我們現在就來寫點 code 吧!」

「我們要提供服務讓民眾確認自己跟 COVID-19 某一確診案例某天移動路徑是否有相遇。

given: 某一確診案例某一天的移動軌跡,最細到秒,但也不是每秒都有位置 (t1, x1, y1),(t2, x2, y2), …

input: 民眾同一天的移動軌跡,最細到秒,但也不是每秒都有位置。

相遇的定義: 民眾與確診者直線距離 < 30m,且確診者到過的地方 30 秒之內都算會高密度殘留病毒。

output: 測試的民眾是否有被感染風險,時間與地點為何?」

出現在白板上的,就是 Synology 大名鼎鼎、卻又被眾多面試者視為大魔王的「白板考」。群暉科技軟體開發部門經理許智程說明,除了數學題外,這幾年白板考也開始出現時事應用題,例如這題就是依據 COVID-19 的情境所設計,題型更加靈活。

在 Synology 目前全球近千名員工裡,軟體開發相關部門員工佔全公司三分之二,其中就有超過 300 名軟體工程師。自 2004 年以來,軟體工程師都得經過這樣的關卡,透過與考官一對一在白板上寫程式,來判斷面試者是否適合成為 Synology 的一員。

但為什麼 Synology 會這麼堅持白板考?白板考到底考驗面試者哪些技能?事前又有什麼方式可以準備呢?

因為一名優秀的軟體工程師,最重要的技能絕對不是程式能力本身,而是「定義問題」的能力。

擔任考官超過五年,群暉科技軟體開發部門經理簡寗晏表示,白板考的題目本身其實不會太困難,絕大部分會落在大學資工相關課程中基本題型的範疇,例如白板考就曾出過一道經典題型。

「小明爬階梯每一步可以跨一階或兩階。請幫我設計一支程式計算從平地爬上一個 N 階的階梯有幾種可能的步法。以三階的階梯為例,共有『 1 階 1 階 1 階;1 階 2 階; 2 階 1 階』三種步法。」

以爬階梯這題為例,題目敘述並不複雜,主要目的是藉此觀察面試者寫程式的習慣、程式的可讀性如何,以及有沒有做好例外狀況的處理等。例如,有些面試者選擇的做法在程式邏輯上是正確的,但在實務上卻會對系統資源造成浪費。可以說要得出解答並不難,但要寫出「有效率」的程式卻也不容易。

更重要的是,在這樣的過程中可以看出面試者邏輯思考的能力。「程式就是把你的想法表達出來的過程。」這考驗的是面試者是否具備比較好的資料結構跟演算法概念,以及如何在沒有工具的輔助下,在腦海中重新解構、組織自己的想法。

尋找解答的過程,遠比問題本身重要

軟體開發實務上來說,在開發越前期發現問題的成本越低,所以在開始解題之前是否能正確的定義問題,是軟體工程師很重要的特質,而白板考的核心價值正是在測試面試者是否具備這樣的特質。

「我們比較喜歡說這是一個『討論』的過程,而不是考試。」群暉科技軟體開發部門資深工程師陳揚昇說明,白板考的出題方向多半會是一個偏短、小型的題目,約在三十行程式內就可以結束,並不會是非常艱深、需要面試者寫到上百行程式的問題。

依據不同 RD 部門的需求,以及面試者自身的經歷,題型都會有不同的變化。比方說,剛畢業的新鮮人,題目會比較著重在資料結構跟演算法的設計,如果是有工作經驗的面試者,就可能會利用 side project 的主題下去延伸。但出題的共通點在於,一個題目絕對不會只有單一解,敘述不會太明確,一定會是可以延伸、循序漸進的問題,以便在後續討論過程中探索出「最佳解」,「題目本身其實不是那麼重要。」他說,因為尋找解答的過程,遠比問題本身重要。

溝通與討論的能力更是核心關鍵

群暉科技軟體部門主任開發研究員李可涵也進一步指出,解題時通常會遇到兩種類型的面試者,一種就是會先與考官討論題目的人,一種則是直接埋頭下去解題的人。以白板考這類題目通常不會講得鉅細靡遺的模式來看,能夠在一開始就提出疑問討論的人,會是設想比較周到的人,比較不會寫到一半才開始發現哪邊怪怪的。當然,如果問得很不著邊際那也可能是個扣分的機會。

▲通常會在一開始就提出疑問討論的人,會是設想比較周到的人。Photo Credit:Synology 提供

以 COVID-19 路徑偵測的這題為例,題目的敘述只有如此,但較靈敏的面試者馬上就會發現因為給的時間跟地點都不是連續的,「e.g.,12:00 在北車、13:00 在雙連站」,這中間的資訊是不足的,於是就會開始跟考官討論有這個限制,該怎麼處理,或是可以如何提出假設等。

在整個白板考的過程中,考官都會在旁給予適當提示,面試者的程式能力只是評斷的標準之一,白板考更重視的是雙方交流跟討論的過程。陳揚昇指出,過去 Synology 也曾經錄取過程式能力不是頂尖的人,他們並不一定能解出最佳的解答,但可以感受到他是能夠理解考官的詢問,並且在討論的過程中持續改進的,這會被 Synology 視為有潛力的人才。

簡寗晏也說明,由於白板題的問題都是口述的,考官可能有意無意會在表達上有些比較模糊的空間或是缺少細節。比如一些考題牽涉到數列,數列的邊界、是否連續、是否包含 0 、有沒有排序過,這些條件的定義很大程度會影響考題的複雜程度,如果一開始就先討論清楚問題會更有效率。此外,考官也會觀察面試者問的問題如何,合不合乎受過程式訓練的人應有的常識,而問問題不僅是個面試者跟考官交流或自我表現的機會,也能讓考官藉此評估面試者溝通討論的能力。

白板考模擬的是真實工作環境會遇到的問題

最重要的是, Synology 白板考模擬的其實是面試者未來工作實際會遇到的情境。比方說,在開發過程中,你能不能夠先定義、釐清問題並確認需求,一開始就掌握大方向;或是,你面對新的指示時會如何反應,以及你如何與他人互動溝通等。

目前溝通討論、合作能力幾乎已經成為 RD 的必備技能。「進入公司後你會有很多協同合作的機會,遇到問題你會需要跟 PM 溝通,需要跟同事一起作業,光以技術力單兵作戰的模式已經不常見。」群暉科技軟體部門資深開發研究員謝昀達認為。

甚至,有時候面對未知解時,是否有足夠的毅力與抗壓力尋找解答,畢竟之後工作上也可能會遇到不是那麼明確的需求,但當你遇到困難的、沒有正確答案的問題會如何解決,從這個過程中可以看出很多個人特質。簡寗晏認為,「簡單來說,我們看的就是一個『解決問題』的能力,我們認為合格的工程師就是可以解決問題的人。」

面試是一場雙向的「適性」測驗

「面試其實是一個雙向的過程。」白板考共分三到四關,每一關各自獨立,也都有各自獨立的考官,最後再經由共識決來決定面試者是否錄取。相對來說,面試者也可以透過這樣的過程更了解 Synology 的企業文化。

事實上, Synology 比較看重的會是面試者未來在團隊中所扮演的角色。在面試者進入白板考流程之前,以人資部門第一步審核履歷來看,除了面試者熟悉的程式語言、論文題目及所學與職務的關聯性外,面試者過去在團隊合作、在學校做專案的經驗會是加分條件。如果是有經驗的人,還會看他過去的領導經驗。

回歸到 Synology 規劃白板考的初衷,之所以不像許多科技公司選擇直接讓面試者上機考,或是透過書面測驗的方式事先篩選,是希望更全面的考量面試者與 Synology 的契合度,這是即便會花費更多時間、人力等成本, 20 年來也堅持要維持白板考模式的原因。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