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Nest 走到 Google 台灣,洪福利精彩的硬體創業之旅

Felix 說無論技術、能力甚至是人品,這 Nest 開山 30 人就是他所認識業界的人中最棒、最頂尖的矽谷工程師。
評論
Photo Credit:INSIDE/Chris攝影
Photo Credit:INSIDE/Chris攝影
評論

在台灣做消費性電子的業界人士,應該都對前 Google Nest 台灣研發中心負責人洪福利(Felix Hong)不陌生。他的經歷十分精彩,先是在鴻海集團,2011 年與太太一起加入矽谷智慧家庭新創 Nest,成為台灣天字第一號員工,隨著 Nest 被併購而進入 Google,他也在 2014 年成為 Google Nest 台灣研發中心負責人,將 Google 台灣工程研發團隊一手拉拔茁壯。

在 2017 年初 INSIDE 與關鍵評論網合併之際,他也加入那輪募資成了我們的天使投資人,一路上以股東、前輩的身份,屢屢向我們分享不少產業 know-how。但直到今年 7 月決定揮別 Google, Felix 才有空終於好好可以坐下來,跟我們好好聊聊這九年精彩的 Nest 旅程。

連薪水都沒談,看人品就點頭加入 Nest

Felix 在加入 Nest 之前在鴻海做過 iPod 的量產開發,也因為與蘋果團隊合作的這段履歷,讓他在公司創辦之前就認識了 Tony Fadell 與 Matt Rogers 兩位 Nest 創辦人、其中 Tony Fadell 更是業界公認的「iPod 之父」。

AP_19903163495
▲ Nest 共同創辦人Tony Fadell。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Felix 回憶 2011 年加入 Nest 的那段緣由,當時賈伯斯還在世、Nest 剛創立沒多久,是貨真價實「車庫創業」,30 位員工全都擠在一間 Palo Alto 車庫裡工作的階段。但 Felix 說無論技術、能力甚至是人品,這 Nest 開山 30 人就是他所認識業界的人中最棒、最頂尖的矽谷工程師。

「能跟他們工作就像上場打 NBA,」Felix 說那時是 Nest 創辦人 Matt Rogers 到台北約他與太太吃飯,問兩人加入矽谷新創公司的意願。一聽到是這 30 人的陣容,「連薪水多少、股票怎麼分都沒談,甚至公司做什麼產品都還不知道就點頭了。」

後續一連面試三、四次,美國團隊也沒有透露要做什麼產品或服務,直到跟太太一起進入 Nest 後才知道公司想做的是智慧溫控器的 IOT 裝置。「當時只是一心想要與最優秀的人一起工作學習」,Felix 說。

通知深夜全公司開會,是要倒閉還是要上市?

Google 收購 Nest 的小故事對 Felix 來說也很精彩。Google 的創投 Google Ventures 就是 Nest 早期投資者,2014 年 1 月某天台灣時間下午,Felix 接到一通主管從矽谷打來的電話:「Felix 我私底下預先跟你說一聲,請提醒台北團隊大概會在台北晚上九點、十點收到一封緊急 mail,有重要事項向全公司招開大會,但會議可能會在台北凌晨一點...」

跟 Felix 一起在 Nest 工作的太太第一時間直覺公司要倒了;但等到台北半夜一兩點,只見矽谷總部特地包了一間電影院,創辦人 Tony Fadell 上台跟大家說:「各位,我們現在要做出重大抉擇。事實上公司的財務狀況還不錯,就算只靠募來的資金還能繼續健康的經營下去;但現在有一個機會,可以讓我們接收更大的挑戰,做更多的產品...」然後就見 Larry Page 親自走上台去,宣布 Google 將以 32 億美元收購 Nest!

d1fusv1u7zwy5ncasa7y0uvy7a66w5
▲Felix 是 Nest 台灣天字第一號員工,後來也因合併加入 Google。Photo Credit:INSIDE/Chris攝影

Felix 在併入 Google 之前曾經親手參與 Nest 兩代溫控器、兩代一氧化碳偵測器共四代產品的開發工作,加入 Google 台灣後則是一邊擴充工程設計人才,管理研發智慧門鈴、智慧家用監視器等產品;另一方面在 Nest 併入 Google 硬體部門後,也負責從事「將 Nest 產品 Google 化」,把 Nest 團隊與 Google Home 團隊、產品規劃整合為一的過程,最後對台灣消費者來說最顯眼的成果,就是去年在台灣開賣的 Google Nest Mini 智慧音箱。

「這幾年下來,要把 Google AI、軟體拿來跟硬體高度整合真的是一大工程,」Felix 說,「雖然我因為自己的人生規劃離開了 Google,但我相信 Google Nest 台北團隊都是一時之選,大有可為。」

消費型硬體創業是條怎麼樣的路?

既然 Felix 的經歷這麼精彩,我們很好奇十年這麼走下來,他到底對硬體創業有什麼心得?首先他說蘋果這十幾年來不只連續創造了許多膾炙人口的產品,很多前員工也把蘋果的工藝精神跟設計標準帶進業界許多公司,間接推動了消費級電子的技術進步,而 Nest 自己也算是最好的故事之一。

Tony Fadell 當年離開蘋果後搬到加州 Tahoe 湖蓋起自己的房子,想透過科技打造一個綠能住宅,後來他在研究溫控系統時,發現許多恆溫器都不夠智慧。「當時 Tony Fadell 決定切入智慧溫控器時,很實在的考慮了三個原則:市場夠大、對世界有正向幫助,而且還要符合破壞式創新。」

剛好當時溫控器市場都符合這三個條件,首先北美多是獨棟房屋和中央空調,溫控器本來就是一個很大的市場,智慧溫控器能幫助社會節能,也符合第二項正向原則;而當時都是像 Honeywell、Bosch 等傳統大品牌在做溫控器,可是這些溫控器只能「控制溫度」,但 Tony Fadell 想把溫控器透過網路變成家庭能源管理系統,從中創造新的商業模式,這就符合第三項原則:破壞式創新了!

螢幕快照_2020-09-04_下午5_57_04
▲智慧溫控器在推出當時是破壞式創新產品。Photo Credit:Google

這三個原則就算放到現在也依然適用,但話鋒一轉,產業風氣也可能是「破壞式創新」式硬體新創在台灣不容易發展的原因。 Felix 說這幾年陸陸續續有不少台灣消費性電子產品新創想請他參與投資或給予建議,他也真的看了百來間公司,但「這 100 間裡沒有一間不讓人擔心的。」

怎麼回事?Felix 先解釋,硬體創業跟軟體創業相比,軟體業重視所謂的 T 型人才,通才更適合,工程師除了單一專材之外有其他技能會更好;但硬體工程比起來就非常垂直,每個硬體領域都獨立而且非常深。這讓硬體創業需要一個相對在業界比較久的人,人脈才容易累積起來,近一步也容易把資源整合起來。但問題是台灣許多出來創業的團隊,都是比較年輕、沒人脈、沒產業經驗的人。

「台灣硬體的最高殿堂大多在竹科。他們技術上非常專業,但竹科整體風氣是一種低風險的保守環境,竹科人大多坐領高薪,可以在新竹、竹北過非常舒適、穩定的生活。那種環境相對來說很難生出創業文化,畢竟要創業初期就得辛辛苦苦,薪水還不穩定,非常難把竹科人才挖出來到新創公司。」

簡單來說,創業者沒有足夠經驗,而有足夠經驗的人又高薪、保守,不但不想創業,甚至連去新創找新的可能性都很難,造成了竹科有的創業模式大多是服務產業鏈,而不是破壞式創新。

當天使投資人是....美麗的巧合?

講到未來的計劃時,「我們都猜你接下來會當 VC,哈!」筆者笑著問。只是 Felix 說他一直對媒體很有興趣,但當天使投資人倒是因緣巧合。

其實到鴻海之前,Felix 還曾短暫當過一陣子的台灣英文媒體記者,知道大眾對台灣媒體不是很友善,「我在 2011 年曾想過,要不要去成立一個跟現在視網膜很像的諷刺性自媒體。」到後來去 Nest 他還是一直關心媒體業,直到併入 Google 之後:「有次我跟簡立峰去一個餐會認識到鍾子偉,我跟他說我對媒體一直有興趣,鍾子偉表示關鍵評論網現在正在新一輪募資...就糊裡糊塗騙到我的錢啦!」

但也因為曾經做過媒體夢,現在他自己創了 YouTube 頻道「阿洪福利社」,雖然目前只有兩部片,但未來會繼續拍他這十幾年的工作心得分享給大家。「接下來就先休息一下,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囉!像量子電腦,清理海洋垃圾的技術,我都想研究一下。」 Felix 笑稱。

核稿編輯:李柏鋒



精選熱門好工作

(資深)公關顧問 -顧問級 / (Senior) Consultant(產業屬性將適才適所決定)

布爾喬亞公關顧問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企業公關專員

VeryBuy非常勸敗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15,000

網站程式設計師(中壢)

雷麒科技有限公司
桃園市.台灣

獎勵 NT$1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