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京集團創辦人如何看待挫折:去他的,做就對了!

維京集團創辦人 Richard Branson 爵士談自己如何看待挫折與失敗。
評論
Virgin Group chairman Richard Branson throws a babassu nut in front of a Virgin Atlantic Boeing 747 aircraft, before the world's first commercial biofuel flight to Amsterdam from Heathrow Airport, in London February 24, 2008. Nuts picked from Amazon rainforests helped fuel the world's first commercial airliner flight powered by renewable energy on Sunday. REUTERS/Luke MacGregor (BRITAIN) - RTR1XI0O
評論

去年底 Inside 這篇 〈 維京創辦人現身說法,談成功創業的五個祕訣 〉 講到維京集團創辦人 Richard Branson 爵士所分享的成功秘訣。然而我們也知道,創業路上能夠一帆風順是絕無僅有的,歌頌成功創業故事的同時,我們也不斷強調創業背後的風險與失敗的機率。

那麼既然這是創業家們必須面對的課題,大家不妨聽聽同樣來自 Richard Branson 的建議,上週他接受 Entrepreneur.com 採訪 ,談到自己如何面對創業路上的許多挫折。要知道,雖然他是創業家精神的實踐家,維京集團如今也是年營收數百億美金、在全球擁有 400 家公司的大企業,當中有維京唱片、維京航空等成功的公司,卻也有過一些比較尷尬的公司,例如維京婚紗(Virgin Brides)、維京可樂(Virgin Cola,很久以前也曾在台灣打過一段時間的廣告)等,後者就連 Richard Branson 都承認那或許是他摔過最重的一跤。

不過 16 歲就開始創辦企業的他並沒有讓那些失誤耽誤自己太多時間。以下編譯自 Entrepreneur.com 與 Richard Branson 的訪談內容(E 代表 Entrepreneur.com,R 代表 Richard Branson):

E: 你對於犯錯抱持開放的態度,一路走來也做了許多事。

R: 我的綽號就是「Yes 博士」。我難以抗拒挑戰。我對人生中太多事情都說「好」。也因為這樣,不是每件事都做得很好。幸運的是,大部分我說「好」的事,都是從一個小小的點子開始,然後就這樣從無到有。所以萬一失敗了,無論在財務或品牌上對我們的影響也不會太大。

E: 那些早期比較令人失望的創業表現,他們如何形塑今日的維京集團?

R: 在英國,那些嘗試之後歷經失敗的人其實是備受尊崇的。人們喜歡屈居弱勢的一方。

如果你回顧一些我早期的冒險,其實大多數都是以失敗拉開序幕。例如我們在 1985 年造過一艘船「大西洋挑戰者號」,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直到它在距離英國 300 英哩處沉船為止,最後還是靠香蕉船得救。隔年我們又試了一次,這回成功了。如果我們第一次就成功,會是個很棒的故事,但不會被眾人傳頌。差不多那個時候,我們成立了維京航空,試圖加入航空產業的競爭,我們買了全版廣告、讓維京的形象比我們的強大對手更加吸引人。這讓我們成了富冒險精神的公司與品牌。

換言之,正是不斷嘗試與失敗背後象徵的冒險精神成了維京集團的品牌內涵。

E: 你說維京可樂是你經商以來最慘的失誤之一,事後來看,你會做出不一樣的決定嗎?

1998 年時,Richard Branson 曾經為了宣傳維京可樂的品牌,將一輛坦克開入紐約時代廣場(他本人就在車上)。

R: 當時維京可樂非常小心地在準備與全世界最大的飲料公司競爭,我們不認為「大」就表示他們「很慢」。我們不曾停止對抗巨人哥力亞(指產業裡的巨人)。在維京,我們不會把時間花在後悔上,也不會害怕失敗。我們不停的嘗試、努力尋找市場上的空白之處。

除了維京可樂試圖打入由可口可樂等公司主宰的軟性飲料市場,維京航空也試圖進入同樣是巨人林立的全球航空產業。

E: 犯錯大多是因為承擔風險,這你非常清楚。你最大的豪賭之一就是成立維京航空,可不可以跟我們說一下是什麼讓唱片業鉅子投身航空產業?

R:「去他的,做就對了(Screw it, just do it)」就是我對待事務的一貫原則。我是那種什麼都願意嘗試一下的人。如果你因為某些事情搞砸了而感到挫敗,那就做一點不一樣的事,找一群不可思議的人共分享他們的信念和熱情,然後再接再厲,把事情做得更好。

想像一下,一家唱片公司突然想開始經營航空公司、挑戰英國航空!當我搭了某家美國的航空公司飛機之後,我就有信心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你可以想像我們得面對多少懷疑的眼光。但如果你可以將一個事業經營的有聲有色,沒道理另一個事業就不行——就是這樣讓我不斷地成就維京所有的高風險事業。

許多今日的巨人其實都是往昔的小角色:蘋果與微軟當初立志打倒的是 IBM;Google 對抗 Yahoo! 和微軟;Facebook 要搶 Myspace 的地盤;LINE 無視市場已有 WhatsApp、Skype、Viber…… 橫亙在成功之前的是失敗與障礙,但富有創業家精神的人並不會因此而感到害怕。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疫情竟使童婚比例暴增?2023 年前將新增 400 萬女童被迫成婚

全球有無數女童正在面臨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的困境,在動盪不安的 Covid-19 威脅下,女童遭受的生命危機更勝以往,而你我都不該漠視。立即加入世界展望會的資助兒童計劃,不再讓悲劇發生。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在新冠疫情、武裝衝突的影響下,阿富汗女性與兒童正面臨重大威脅,不僅人身自由、教育、工作等權利備受衝擊,近期更傳出 12 歲女童被強擄配婚給軍人的消息,使當地長期存在的「童婚」問題更加嚴重。事實上,不只是阿富汗,全世界仍有無數女童深陷在不安與恐懼中,面臨童婚、童工、貧窮,以及女性割禮等殘酷傳統文化等挑戰,這一關又一關的生存考驗,只因為她們是女生。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性別暴力、童婚

根據聯合國統計,每年有 1,200 萬未成年女童結婚,她們大多是因為民間習俗或經濟弱勢而被迫成婚,婚姻不僅逼迫這些女童放棄學業,其遭受家暴的風險也將大增,甚至被迫從事性行為,使得尚未發育完全的身體備受負擔;許多未成年少女因為懷孕或分娩併發症死亡,嬰兒胎死腹中或夭折的機率也更高。

來自緬甸的 17 歲少女荷拉(Hla)就曾是性別暴力與未成年婚姻的受害者。在她12歲時,一場重病帶走了她的母親,而酒精成癮的父親根本顧不了這些孩子,因此荷拉被迫離家、在街上討生活。為了尋求避風港,荷拉甚至嫁給了大她 15 歲的男子,並在 14 歲成為一名母親,但生下孩子沒多久後,丈夫便另尋新歡,留下荷拉和孩子相依為命。無助的荷拉為了不讓孩子跟著吃苦,只能忍著思念的痛苦,把孩子送到安置機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小時候常跟著爸媽到各個城市的慶典或嘉年華活動兜售玩具,並以此維生。然而非常微薄的收入,根本無法支撐荷拉與 13 個兄弟姊妹的生活。

幸好在荷拉最低潮的時刻,遇上了世界展望會。在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除了支持荷拉重建身心健康,也提供她職業訓練的機會,培養一技之長。僅管有些髮廊仍因荷拉的經歷而不願接受她,但在世界展望會的引薦下,現在的荷拉已找到一份穩定的髮廊實習工作,每月都能賺取 20 美元的薪水,並和同事們住在一起、彼此照顧。從街頭遊童到髮型設計師,荷拉因為世界展望會出現在她的生命中,而有了希望。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荷拉說:「我住在街頭時,常常受到男性的輕蔑和不尊重。即使我根本沒有做錯事,也常常得躲避警察取締,生活充滿恐懼和不安。很感謝世界展望會的幫助和支持,我才能把自己的人生拉回正軌,創造更好的未來。」

女童困境恐怕比你想像的嚴重——關於失學、文盲、童工

荷拉的故事絕不是少數案例。事實上,許多女童不只遭受可怕的性別暴力,也因為貧窮或環境動盪,而被迫放棄受教育的權利,成為失學的童工,甚至不得不從事對身心發展有害的勞動工作。根據聯合國資料,全球童工人數在疫情的影響下,20 年來首次增加至 1.6 億;而全球約 7 億人口的文盲當中,女性就佔了 2/3。困在社會底層的弱勢女童,身心備受煎熬,急需你我關注。

印度女孩珊蜜拉,便是弱勢女童的縮影之一,遭遇令人心疼。珊蜜拉(化名)原本是個熱愛上學的女孩,14 歲時由於家中經濟無法負擔她繼續升學,因此被送到孟買與姊妹們一起工作,幫助家中生計。當時,珊蜜拉請妹夫幫她找工作,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妹夫將她送到人口販子手上,珊蜜拉被推入妓院工作,並經歷長達三個月地獄般的生活。

「只有我工作了才會有飯吃。如果我不工作,妓院老闆、甚至是客人就會拿皮帶打我。我被迫喝酒、他們會拿菸燙我的手。我一直在哭,求他們放我回家。」後來珊蜜拉得知自己陷入險境是受親人所害,整顆心都碎了。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好不容易說出那段記憶:「我經歷的那些,希望沒有其他任何女性需要經歷。我承受了非常多的痛苦,那是一段很難熬的時期。白天會有 12 到 14 個男人,晚上則會有 15 到 16 個。一整天工作完後,所有的女孩會被送到荒郊野外中的一棟建築物裡休息,整間房間裡只有一扇窗戶。因為太偏遠,即便我們大吼著求救,也沒有任何人會聽到。」

終於有一天,珊蜜拉和其他女孩們的工作場所遇到警察臨檢,珊蜜拉便趕緊抓住機會向警方求救。成功獲救的同時,同樣在場的妹夫和妓院老闆也遭到警方逮捕。接著,珊蜜拉花了數個月的時間輾轉換了好幾間避難所,最後終於回到家人身邊。

在家人的陪伴以及世界展望會的支持下,珊蜜拉終於踏上復原之路。由於人口販運的受害者往往受到許多暴力與虐待而留下嚴重陰影,這段遭遇遂成為她們心中無法說出口的痛,且大多數受害者因地處偏遠、經濟貧困,或是覺得丟臉、自責等心理因素,難以取得身心重建的專業支持。因此,世界展望會提供包括創傷後症候群、焦慮、憂鬱、恐慌、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藥物濫用等醫療與心理照護,讓更多像珊蜜拉一樣遭遇創傷的女童,得以重建生命。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珊蜜拉現在加入了印度世界展望會的受害者支持團體,踏上了復原之路。

你有力量打破女童困境:資助 1,000名 女童,扭轉 1,000+ 個家庭命運

在 Covid-19 的疫情衝擊下,脆弱國家的資源更加緊縮,這也讓兒童面臨前所未有的考驗。世界展望會的分析報告指出,2020 年 3 月全球疫情爆發後,與 2019 年相比,童婚案例在許多社區暴增了一倍以上;而童婚的增幅速度,更攀升到25年來最高,若無法改善,預估 2030 年前全球將再增加 1000 萬名兒童新娘。

對於女童而言,貧窮、家暴、性別暴力、失學等問題是無法分割的,這些威脅往往彼此連動、加乘,為女童的生命帶來嚴重打擊。但從上述的實際案例可以發現,受困女童的命運並非不能扭轉,只要世界上某個角落的某一個人願意付出行動,女童的生命就有希望曙光。

世界展望會推動「資助 1000 個女童 挺聲而進 願景無懼」行動,期待在 10 月 11 日女童日前,能為 1000 個女童找到資助人,每個月 700 元,就能翻轉一個女童的生命,為她提供安穩的生存環境與受教權,並將這份改變延伸至女童的家庭與周遭社區,帶來正向影響力。讓我們一起阻止女童悲劇再次發生,現在,就加入改變世界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