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Podcast說】股癌、台通、法客怎麼透過 Podcast 節目賺錢?

Podcaster 怎麼透過節目賺錢呢?若從本文採訪的三個節目來看,廣告主直接找上創作者做業配廣告應該是目前的主流,但創作者也都期望將來能有平台推出根據流量的分潤制收入。
評論
攝於「Podcast Club」臉書社團所舉辦的 Podcaster 聚會,由右至左分別是法客電台楊貴智、台灣通勤第一品牌李毅誠和張家倫、股癌謝孟恭以及敏迪選讀 Mindy。
評論

Podcast 其實已經發展很久了,像是 2016 年開台的「馬力歐陪你喝一杯」今年已經是第五年了,但這個領域卻非常小眾,直到 2020 年才突然大爆發而流行起來。然而,隨著節目大量出現,如何製作 Podcast 似乎早就不是問題了,每個人都能輕易入門,但 Podcast 節目又是怎麼賺錢的呢?如果沒有找到收入來源,光憑熱情真的能持久嗎?本文就在「Podcast Club」臉書社團所舉辦的聚會上,一次採訪到三位代表性的 Podcaster,讓他們來說說關於賺錢這件事。

如何證明會不會賣?
股癌:Podcast 數據不透明,需要找方法驗證自己的影響力

股癌主持人謝孟恭分享,目前主要的收入靠直客廣告主,每個月可達 80 萬元,已經接到好幾個月之後了。不過在亮眼數據的背後,謝孟恭也坦言廣告主沒有 Podcast 的公開數據可以參考,只能找排行榜前幾名試水溫,而且會覺得一切都不確定。在很多數位平台上,還可以分析性別的比例、年齡甚至是收入等等讀者或觀眾的資料,但是在 Podcast 上很難了解用戶,最終只能看轉換率,參考別人宣稱賣得好或不好,但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後來廣告主也就不太問了,因為問不到有依據的數據,甚至在不同的平台流量數據還會差很多,也就很難分析甚至優化。

股癌主持人謝孟恭

以股癌的經驗來說,一開始代表作「眠豆腐」賣得很好,連廣告主都說好到不可思議,但是問題是其他人聽了也還是半信半疑,畢竟也無法驗證,直到樂天的案子,推廣之後搶佔了即時排行榜,才有比較可信的證據,後來天下出版也一樣直接攻佔了博客來的一到六名。因為成績可以被驗證,所以原本還不錯的廣告成績就直接爆發了。

所以對 Podcaster 來說,因為沒有可信的數據,就要去找像是電商的排行榜這種外部資料來驗證自己的導購能力,廣告主才能判斷合作的風險高不高,其實廣告主也知道目前聽 Podcast 的還是小眾,但他們要看的是聽眾購買力強不強。

平台或經紀到底有沒有作用?
股癌:Spotify 未來若推出分潤制,對小型創作者很有幫助

謝孟恭並沒有主動發 Sales Kit,而是讓廣告主自己找過來,即使這麼佛系也有上百個廣告主登門拜訪,合作的 SoundOn 平台最近也開始有轉介案子。謝孟恭分析,大多數的廠商或廣告代理商還在觀望,而比較積極的廠商則會直接找上門,所以平台能拿到的廣告案可能有限,等 Podcast 市場比較成熟,也會跟 YouTube 市場一樣,中間會開始出現廣告代理商和網紅經紀人的角色,到時候平台就能發揮作用了。

謝孟恭也提醒,Podcaster 跟平台合作要很小心,平台要能建立公信力,像是 Apple 的排行榜大家都會參考,但是如果今天一個平台透過人為操作來干擾自己的排行榜,只是為了要推自己簽約的 Podcaster,那麼就會受到質疑,尤其已經有成績的 Podcaster 會不會在 Apple 都排前面,到平台卻排到後面去了?平台當然可以孵化 Podcaster,但公信力絕對不能被質疑,可是現在每個平台對於流量的算法可能都不一樣。

講到平台,其實目前最大的 Podcast 平台是 Spotify 和 Apple,Apple 採取演算法,演算法似乎對於新加入的創作者比較好,加上大家會去關注排行榜,如果一開始能幸運上榜,發展就會順利很多,但後期還是靠實力。Spotify 靠編輯分類和推薦,使用者要自己花時間去搜尋和訂閱,新手很難被看到,但訂閱後則會持續回訪。而 Spotify 採取人工分類也有助於廣告的投放,這同樣也是對將來分潤制的佈局,所以新手一開始要被看到,Apple 的確比較有機會,但如果要獲得收入,比較有機會的則是 Spotify。

對投資很內行的謝孟恭也分享,以投資的角度來看,Spotify 應該會受惠於 Podcast,其次就是騰訊音樂,其實他們是交叉持股,所以兩者都可以佈局,至於麥克風等設備也許銷售量很大,但股價上大概不容易有表現。謝孟恭認為 Spotify 就是下一個 YouTube,YouTube 取代了電視,Spotify 取代了廣播,電視廣告的市場還是會比較大,但 Spotify 如果能在網路廣播的廣告市場吃好、吃滿,也很可觀了,接下來應該會開始推出分潤制(就像現在 YouTube 在影片中插入廣告,並分潤給創作者),讓 Podcaster 能靠流量來換取收入。

對於創作有什麼建議?
股癌:做自己熟悉的主題,不要為了做節目碰新的內容!

目前 Podcast 的商業模式是以個人特質建立信任,再以陰德值變現,而以流量換來分潤會不會影響創作?謝孟恭認為自己不會受影響,還是會說自己想說的話,其實也有很多聽眾說他是中共同路人之類的,但這些誤解或謾罵不需要理會,如果在節目上一直回應這些,反而讓那些沒出聲音的支持者失望了,因為他們不是要來聽你抱怨或吵架的,創作者的本分就是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如果為了流量做調整,或是去回應一些批評,其實對原本的支持者並沒有帶來任何價值!

謝孟恭也提到,這或許是 YouTube 節目不受歡迎的原因,很多節目都追求政治正確,不敢說自己想說的話,政府說什麼就跟著認同,Podcaster 就比較敢講,也就吸引人。而且 Podcast 的聽眾素質很高,想要找獨立思考的資訊,這群人很有價值。

謝孟恭自己在錄節目之前幾乎不必準備內容,因為聊的東西就是他每天都在做的投資研究,所以自然可以信手拈來就聊出一個主題,這樣做起節目就能輕鬆,能輕鬆就能長久,不然很辛苦準備內容,如果一段時間之後都沒有成就或是收入,就很難持續下去。

目前的 Podcast 還是小眾,聽眾更傾向於找到自己想要的特定議題,所以謝孟恭的建議是「做自己」,口條不好當然可以先準備內容,但一定要是自己很熟悉的領域,不能為了節目特別去做功課,那往往就會不夠專業,這麼一來也就沒有價值了。

假設你是一位攝影師,你就一直聊攝影的議題,這些都是你每天工作會遇到的事情,你自己很熟,你就做得更深一點、更廣一點,吸引一大群有興趣的人,千萬不要為了做節目去碰一個自己不熟悉的領域,因為 Podcast 節目時間偏長,你不熟悉主題,節目就會變得很無聊,聽眾根本聽不下去。

那曾經當機師、英文很好的謝孟恭,會不會想開英文節目朝國際市場邁進呢?謝孟恭從 Chartable 的數據來看,其實中文市場不算小,而且台灣使用者無論在 App Store 或是 YouTube 的積極表現,都讓台灣這個市場在全球排在很前面的位置,所以謝孟恭認為不一定要做英文節目才能有更多的獲利來源,反而在台灣做好了,廣告的收入可能就很夠了,甚至現在國際的情趣用品品牌都已經找來了。

謝孟恭也說,做英文節目不是不行,但先想一想你的廣告主為什麼要找你?你在全世界的影響力排多少?如果你在台灣的影響力很強,那其實好好做好台灣市場可能是更重要的事。但是如果 Spotify 已經推出分潤制,做英文節目可以累積全球的流量,帶來足夠的收入,那麼做英文節目就是一個可行的方案。

《台灣通勤第一品牌》:爆紅,其實是從 0 開始的累積

近日快速竄紅的台灣 Podcast 節目《台灣通勤第一品牌》,上架兩個月便登上台灣 Podcast 排行榜前三,節目主題廣泛,囊括政治、社會議題、奇聞軼事、當兵回憶錄,不過聽過的節目的讀者,或許更多的評價是「幹話系」節目,在探討時事中,抒發自己獨到觀點,渾然天成地像是在聽朋友聊天,在 Apple Podcast 上 4.8 顆星,獨樹一格又能快速竄紅的《台灣通勤第一品牌》背後是否有什麼秘辛?INSIDE 專訪兩位主持人,實際與他們聊聊。

節目主持人為 74 年次的李毅誠,與同屆 75 年次的張家倫,分別畢業於中文系與戲劇系,退伍後任職於同一間行銷公司而認識,後來輾轉有接觸過不同的行業,分別在服裝店、攝影師工作室、建築師事務所,目前兩人為室友,都在便當店工作,已經穩定經營八年之久的生意。

台灣通勤第一品牌主持人李毅誠(右)、張家倫(左)

其實「便當店」這個創業點子是來自於李毅誠,起初聽到朋友分享賣便當經驗,覺得批發便當在路邊販售似乎不難,當時也認為這門生意看似很容易,就決定自己創業,李毅誠找來弟弟與一位友人,沒有任何相關經驗,上網查資料購買器材設備、到 YouTube 學做菜,慢慢將生意做起來。

就和一般的便當店一樣,只是融入一點文青的元素,料理有自己的性格,少油、讓便當冷掉還是好吃,薪水就和上班族一樣,其實自由度算高,但也沒有因此有其他開闢自媒體的想法,直到今年疫情爆發,許多來自活動的訂單減少,又加上朋友不斷地鼓吹,才有了開節目的念頭。

李毅誠與張家倫坦言,在節目成立完全沒有聽過任何的 Podcast 節目,開始做功課以後,李毅誠才開始收聽股癌與法客電台,至於張家倫則是只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將 Podcast 排行榜上熱門的節目依序聽完,零成本開始籌備節目,李毅誠說取名為「台灣通勤第一品牌」,趣味好笑又有節奏感,決定節目名稱當天就請朋友協助設計 LOGO。

最初三集使用電競耳機麥克風,一開始先將節目貼給朋友試聽,朋友覺得設備不佳,於是贊助麥克風,身為 Podcast 重度聽眾的友人,如今還會持續給兩位節目製作上的建議,除了贊助器材設備、協助錄音設定與技術上的支援,錄製完後再由李毅誠自行用免費軟體剪輯,零成本的誕生《台灣通勤第一品牌》。

上午賣便當、下午錄節目
幹話系爆紅背後的秘辛:每個人都有觀點,只講自己懂的內容

李毅誠分享平日他們的工作流程,便當店下午三點休息後,就能利用剩餘的時間策劃節目,一週兩日錄音,每次錄音約一個半小時,最終剪輯成七十分鐘的節目,以 Podcast 節目來說時間偏長,但是透過兩人在節目中一搭一唱的設定,就像是聊天一樣輕鬆趣味,形式上有點像是日本漫才的一人裝傻、一人吐槽。

雖然是幹話系節目,但並非即興演出,背後花了相當多時間爬資料,節目的編排也一直都在調整。李毅誠說,節目草創期對錄音不熟悉,講話有點生疏,一開始在每集設定要討論的議題也高達五個,發現這樣無法聚焦。於是先減少至三個,再濃縮成兩個,李毅誠認為聽眾可能不太會有感受,但確實有對節目進行調整,希望讓觀眾更能抓到重點議題。

其實在節目中,不難發現兩人的角色設定,李毅誠主 Key 在開錄前做足功課,錄音時向不知道主題的張家倫對話,在一拋一接中竄出各種笑料,在李毅誠的設定中六成是對張家倫講述,而四成是與觀眾對話,也會平均規劃每集能涉獵不同的議題領域,希望觀眾可以聽到多元類型的主題。

在資訊大量淹沒下,如何找在海量資訊中打撈議題,發表自己獨到的觀點呢?李毅誠肯定地說,其實方法並不難,關鍵在於:面對自己,對自己講的話負責。其實每個人都有想法,只是怕被檢驗就不敢說出來,但我們每個人對事情都有觀點。

「時事不要跟太快,不懂的不要講,只講自己會的內容」李毅誠表示自己每集功課都做的相當仔細,大家都說過的事情或觀點就盡量避開,他說:「大家在罵柯文哲,但是再怎麼樣罵絕對沒人能比過王世堅啊!」

其實只要能說出自己所想的話,像是跟朋友聊天,講出屬於自己的獨特觀點,呈現真實的自己,就能吸引到屬於自己的聽眾群。「都要販賣觀點了,就不要賣跟大家一樣的東西,道理聽起來很簡單,但克服心魔並不容易。」李毅誠與張家倫相當有共感。

聽眾在聽到雙方一搭一唱、滑稽的笑聲迸發,或許很難想像。其實李毅誠是較容易焦慮的,張家倫透露,在每一集開錄前李毅誠的壓力都挺大,這點可能與聽眾想像不太一樣,節目上滔滔不絕的闡述觀點與故事,魔性笑聲傳腦背後還是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商業模式以業配為主,是否全職投入仍要看市場變化

談到商業模式,李毅誠表示《台灣通勤第一品牌》目前只想以單純的業配為主,這樣相對經紀約單純。「做得穩定,就會有收入,目前還在很前期,容易判斷錯誤,容易做錯決定,但個體比起龐大的企業還是相當渺小的。」

他認為節目必須持續壯大才有更多的籌碼,也是有推掉案子,評斷的標準很簡單,只要兩個人都接受就接下,除非是商品品質真的非常不理想,另外他們也發現,在參加林昶佐、呱吉的節目後,似乎讓業主意識到規格不同,有效篩選掉一些廣告洽談。

李毅誠說按照原先計畫,節目靠自己的實力,在半年達到前十名,不過即便成效超乎預期,他們仍秉持著站穩馬步的心態,一週兩次更新,一週就錄音兩次,Podcast 節目慢慢累積聽眾,也可以兼顧本業便當店生意。

目前對於未來台灣 Podcast 的發展仍會持續觀察,對於全職 Podcaster 的職涯,還是全盤考量,八年之久的便當店生意相當穩定,但是出來開節目要背負的壓力以及時間成本也不小,是否全職投入仍要看市場變化和節目成長狀況。

不過李毅誠也樂見更多內容創作者,他強調,最好是與自己同質性高的,好讓他們有良性競爭關係,激發更多潛能。「有了競爭意識,才會變強,能否持續健康成長,這個對手的出現十分重要。」

數據資料:

  • 觀眾收聽管道: 45% Apple Podcast、40% Spotify,另外 15% 分佈在 SoundCloud 等平台。
  • 男女比例:52% 48%。
  • 業配:每集平均一個,檔期滿至一個月後。

法客電台:專注法律、社會議題的Podcast 節目
用聲音節目來增加影響力和擴大受眾

跟股癌、台灣通勤第一品牌等個人 Podcast 的頻道稍有不同,法客電台是身為專注法律、社會議題的垂直媒體「法律白話文運動」旗下的 Podcast 節目,主持人楊貴智說法客電台的成立動機,正是法律白話文運動想跳脫單純文字,增加影響力與受眾範圍的一次嘗試。

法客電台主持人楊貴智

身為一個文字、聲音都有經營的媒體,楊貴智認為會來看法律白話文運動(以及法律議題)網路文章的讀者,多半事前都已經抱著一定的法律需求,或是對社會議題有興趣,主動搜尋進來看的人。「你說讀者要對每個法律議題都有興趣,這有點難以期待。」但聽 Podcast 的聽眾就不太一樣,他們相對來說人數或許沒像網路讀者那麼多,但有更強的「鐵粉」屬性,是更願意相信法律白話文運動、法客電台這個品牌的受眾。

從聲音、文字這兩種媒介的本質來看,楊貴智說經營 Podcast 跟文章很不一樣。當然在段落設計上,他們還是去引導來賓在頭、中、尾分享特定的意見來讓節目完整;但另一方面,Podcast 最重要的就是那種「坐在你面前聊天」的那種感覺,說出的文字、話語感覺不能很刻意,這樣聽眾才聽得下去。

商業模式:垂直媒體本身有多元營收,有不接的廣告
節目接廣告,直客為主,也與平台合作

「硬要說 Podcast 目前還算是賣方市場,不過我覺得,這都還是因為這市場一切都還剛開始,買賣雙方都還在摸索,而且也還沒有太多廣告量的前提之下,來下廣告的人也多半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法客電台的業務經理徐書磊跟我們分享,法客電台的商業模式還是以直客業配為主,而且會跟合作平台 SoundOn 配合,雙方業務團隊合作將客戶需求帶進節目。

不過法律白話文運動有網路、有出版品等多元營收,所以在接案時,就不像只有 Podcast 的頻道那麼單純,而是會照業主的廣告需求擬定廣告案。但既然是賣方市場,那法客電台不接什麼樣的廣告?「我們不接對岸的廣告!」楊貴智說,曾經有在台灣爭議很大的中國手機品牌找上法客電台,但團隊評估這可能會傷害核心聽眾的信任感,就沒有繼續談。另外還有小額借貸、無卡分期的金融商品也找上門來過,但經評估後,後續的法律糾紛風險可能很大,因此作罷。

楊貴智說之後法客電台之後也想嘗試跟律師事務所合作,邀請律師針對法律問題分享意見,藉此打知名度的商業模式;這之前就已經在無償的狀況下,跟幾個 NGO 合作過幾次了,但他們也希望把這件事模式化,在合理的範圍下,提供表達的空間給適合的業主。

結語

Podcaster 怎麼透過節目賺錢呢?若從本文採訪的三個節目來看,廣告主直接找上創作者做業配廣告應該是目前的主流,但創作者也都期望將來能有平台推出根據流量的分潤制收入。

直客的廣告案好處是不需要被中間的仲介分成,但並不健康,因為新的節目或是小眾節目很難獲得廣告主的青睞。相對來講,流量所轉換的分潤制可能會導致亂象,將會出現為了流量無所不用其極的內容,但卻能讓新的節目或是小眾節目有機會獲得收入而存活,若要 Podcast 產業長長久久,分潤制的推動將是關鍵。

目前台灣有兩家新創 SoundOn 和 Firstory,但仍處於產業的早期階段,廣告代理商還在觀望,平台的施力點也就有限,而目前的 Podcast 節目並不大眾也不通俗,往好處想,聽眾都集中在高知識、高收入族群,加上聽聲音很難快轉或跳過廣告,幾乎都會完整聽完商業訊息,因此含金量的確頗高,但如果要導入廣告代理商甚至是大眾品牌,則平台方應該快速孵化更通俗的節目,讓聽眾的輪廓開始模糊,爺爺、奶奶、爸爸、媽媽、弟弟、妹妹都有自己喜歡聽的節目,這個市場才能有爆發性的成長。

正如謝孟恭所說,Podcast 將取代廣播節目,那麼目前電視上的綜藝節目、政論節目紛紛搬到 YouTube 上了,大多數的廣播節目根本還沒出現在 Podcast 上,目前的 Podcast 除了訪談還是訪談,強的創作者訪談時聽眾根本不在乎來賓,弱的創作者訪談時聽眾又只在乎來賓,過程往往相當尷尬。

顯見創作者仍然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而這些還未開墾的荒地,其實早就有明確的聽眾存在,只需要出現對的節目將他們吸引到網路上來,而人潮都聚集之後,商機自然也就不遠了。

核稿編輯:Mia

專題系列:



台達電子 5G 智慧工廠應用落地,升級智能產線助產值提升 75%

台達電子看見智造新力量,在遠傳 5G 專長助力下,打造全國首座 5G 智慧工廠,導入 5G 專網、人工智慧與物聯網應用於實際廠房。以下且看遠傳與台達如何達成 5G 智慧化產線,建構產能進化加速器。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5G 商用啟動為智慧製造注入強大動能,高網速、低延遲、廣連結的特點成為製造業轉型的關鍵引擎。台達電子看見智造新力量,在遠傳 5G 專長助力下,打造全國首座 5G 智慧工廠,導入 5G 專網、人工智慧與物聯網應用於實際廠房。

台達產線自動化再升級,結盟遠傳 5G 實力締佳績  

台達深耕工業自動化領域 20 多年,積極實現智慧製造系統。5G 技術作為實現工業 4.0 的關鍵能達成更即時、精準的製程,提升產能效率,與台達推動智慧製造目標相契合,因此早在 5G 開台前台達即與遠傳一拍即合,成為國內投入 5G 智慧工廠的領先群。

台達在遠傳 5G 網路技術的支持下,率先於台達桃園一廠內生產線實際導入5G專網、AGV無人搬運車、AMR 自主移動機器人、AI 瑕疵檢測數據分析、AI 產線平衡(AI Line Balancing)、智慧監控(Smart Auditor)、MR 混合實境等先進應用,這條 5G 商用生產線的示範廠已於今年正式對外公開展示,以 5G 做為生產線核心,成功打造全國第一座 5G 智慧工廠。

photo Credit:遠傳

5G 商用生產線全運轉,滿足工廠產線快速配置、提升產能效率  

首個 5G 商用生產線即是架構在遠傳高可靠度、高覆蓋率、高客製化的 5G 企業專網,在廠房區域裡,台達 AMR 自主移動機器人透過 5G 與管理平台交換資料,於生產過程中智慧化人機協同作業,大幅縮減生產工時,並依據監測資訊即時下達指令,提高產能。

台達具工控產品的成熟開發能力,廠內產線的工作站有不同對應的機台,且機台設備各不同,為要能達到快速切換、少量多樣的效能,以遠傳 5G 導入 AI 產線平衡是關鍵一環。在切換產線之際,製程監視器須動態且彈性更換,同時落實 Smart Auditor,以智慧監控系統指派工作站,進而透過影像辨識確保操作、流程正確性,提升產能最佳化。

Photo Credit:台達

透過 5G 技術,場域內的生產機器、設備與運輸載具更智慧化,採用 AI 瑕疵檢測數據分析,藉由 5G 即時傳送製程檢測產生的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而能快速遠端調整製程,有助於提高檢測精準度、產品良率與產能。

遠距廠房管理無國界 遠傳 5G 專網成智造進化加速器

實際上,這次 5G 商用生產線也導入 Microsoft HoloLens 混合實境與物聯網數位雙生科技,達成 5G MR 遠距廠房管理、維修與監控,能加速人員培訓與經驗傳承,透過遠端產線巡檢,減少人工作業維護。

台達副總裁暨企業策略業務發展和聯盟總經理柯淑芬博士表示:「台達 5G PLC 智慧產線串聯智能機台結合遠傳 5G 通訊,打造完整自動化系統,以大數據優化流程,提高整體智能產線效益,在單位面積產值提升 75%,而在人均產值提升 69%,實測成果亮眼,相信與遠傳持續合作能創造更強大製造競爭力。」

內圖三-5G專網
Photo Credit:遠傳

遠傳 5G 專網穩定又安全性高的效能、具備資料傳輸與場域空間規劃的高機動性、以及高度彈性的特質,成為解決製造業少量多樣、高頻換線的突破性關鍵,能夠一舉達成 AGV 跨區運送、MR 輔助備料與組裝、AOI 深度學習等產能提升的效益。近年來遠傳發揮 5G 專長持續發展遠傳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技術,結合產業需求發展,提供創新應用的解決方案,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首選夥伴。

Photo Credit:遠傳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