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最「美國」的食物是……漢堡嗎?再猜一次吧

美國國民必備款存糧不是泡麵,而是隨手可得的花生醬。
評論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評論

本文作者臺灣大學外文系教授史嘉琳,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原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20 年 5 月號,INSIDE 經授權轉載。

想知道自己國家的文化特質,幾乎是沒辦法的事,除非跟另一個國家比較,看看他們有什麼,我們自己卻沒有,也看看哪些以為大家一定都有的東西,對方文化裡卻找不到。

最美國的食物⋯⋯應該是?

筆者在高中畢業後去德國漢堡做了一年交換生,寄宿家庭的姐姐不久前也剛從美國交換回來。她常跟我們說她在美國見識到的奇人妙事,不過,有一點讓她很納悶,就是美國人怎麼那麼愛吃「花生醬」?她曾跟我們講過有關花生醬的冷笑話,笑點在於花生醬容易黏在上顎的特性,說的時候還帶著很多滑稽的動作: 

There are three ways to get peanut butter off the roof of your mouth…
One way is to shake your head back and forth.
If that doesn’t work, you could kind of whistle.
If that doesn’t work, you could scrape it off with your finger.
There are three ways to get peanut butter off your finger.
One way is to shake it off. Another way is to blow it off.
If that doesn’t work, you can scrape it off with your two front teeth.  
There are three ways to get peanut butter off the roof of your mouth…

我這才知道,德國人不太吃,甚至不太知道「花生醬」這東西,我也就這樣發現,花生醬原來是相當「美國」的食物。後來去別的國家也觀察到,花生醬不像在美國那樣被一般人視為生活必需品。

①:Ziefert, Harriet & Amanda Haley. Pizza and Other Stinky Poems. New York: Sterling, 2005.

簡單美味的「PBJ」,成為美國青年最愛

花生在台菜裡其實也扮演相當的角色,例如,花生粉會出現在潤餅裡和豬血糕上,宮保雞丁和涼拌白菜也常加花生,也有豬腳燉花生、花生麵筋和花生小魚;甜花生湯、花生豆花、花生湯圓、花生麻薯和花生糖也都頗受歡迎。或許受到美國的影響,「花生(醬)厚片)在一般早餐店和咖啡廳常看到。可是台灣人怎麼樣也應該不會有像美國人跟花生醬的那種「沒有你不行」的關係。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花生醬對美國人而言,到底「必須」到什麼程度呢?大概從五十年代起,隨便挑一天做調查,多半會發現,很多小孩子吃的午餐都一模一樣,就是一個 peanut butter and jelly(或 jam)sandwich,簡稱 pbj,筆者小時候也包括在內,甚至有些人的早餐也是這道佳餚。 pbj 多半是用 Wonder 或 Taystee 那種極軟,有很多添加物又不太營養的吐司麵包做的,筆者現在來看有點不可思議,但實際上,直到現在每天還這樣吃的人也不在少數。

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美國人不介意吃冷食的原因之一,筆者在美國剛開始認識台灣朋友時,發現他們比較喜歡吃熱食,也不愛喝冰水,這兩件事對我而言有點新鮮,最後也在這方面慢慢被同化。

擁有萬年歷史的花生,不是堅果類

雖然英文的「peanut」含有「nut」這個字,但花生其實並非堅果類,反而跟黃豆、紅豆和豌豆一樣屬於莢果類(legume),不過,因為吃法通常跟堅果一樣,在一般人眼中,花生還是屬於「堅果」類的食物。除了peanut,花生其他的名稱包括 groundnut, monkey nut, goober 和 goober pea。中文名稱更是五花八門,維基百科列出依不同方言區而相異的名稱:落花生、落生、落、地豆、豆仁、落地松、長生果、長果、果子、番豆、土豆、土豆仁、土仁。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據知,花生最早的出現可以追溯到 7,600 年前,在南美洲的玻利維亞和秘魯一帶的安第斯山麓。早期的南美居民會把花生和可可豆磨成稀醬來吃。西班牙殖民者到達後,就把花生帶回西班牙,接著傳播到亞洲和非洲各地。到了 1608 年時,花生就已登陸中國。②

②:Krampner, Jon. Creamy & Crunchy: An Informal History of Peanut Butter, The All-American Food.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3.

花生也啟發音樂創作

18 世紀時,花生又被非洲黑奴帶到美國。一開始,美國南部農夫覺得花生不好種,主要用來榨油、當牲畜飼料用,也成為窮人的廉價食品。本來南部最大的經濟農作物是棉花,艱辛又炎熱的種植和收割工作由黑奴負責。但從 1892 年開始,棉花田被來自墨西哥的害蟲「棉籽象鼻蟲(boll weevil)」慢慢侵害,最後,蟲害嚴重到幾乎無法繼續種植棉花,直到今日問題都還沒完全解決,因此農民改種同樣適合南部沙地的花生,吃的人也慢慢變多,就在這時有人開始大量把花生磨成花生醬。起初,John Harvey Kellogg,就是早餐公司 Kellogg’s (家樂氏)創始兄弟的大哥,把煮得很爛的花生磨成醬,給不易咀嚼食物的老人吃,後來改用烘烤過的花生來磨醬,滋味就可口多了。

美國南北戰爭 Civil War(1861-1865)時,南軍常吃一種花生粥,也喜歡哼唱一首朗朗上口的歌,叫做「Eating Goober Peas」,Burl Ives 和 Johnny Cash 的版本還蠻好聽的。

提到花生醬的歌還不少,最有名的大概是這首關於「花生被火車壓成花生醬」的童歌:

A peanut sat on a railroad track,
His heart was all a-flutter.
The five-fifteen came rushing by--
Toot toot! Peanut butter!

花生醬可甜可鹹,還可以搭配辣椒一起吃

每個民族大概都有自己應急的現成食物,台灣人也許是泡麵,部分美國人的首選是花生醬, 花生醬不用烹調,有沒有麵包搭配都可以,有人在肚子很餓的時候,就用茶匙直接吃。就營養價值來說,生的瓦倫西亞花生大概含有 48% 脂肪、25% 蛋白質和 21% 糖類,因為擁有高蛋白、高脂肪的成分,吃一點就容易飽,在平常飲食裡扮演的角色有點像雞蛋一樣,所以特別受到素食者的喜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可以搭配花生醬的配料不限果醬,喜歡塗上蜂蜜一起吃的大有人在,另一個很受歡迎的吃法是 peanut butter and banana,一般將塗過花生醬的麵包擺上數片香蕉,但也可以直接在香蕉上塗一層花生醬,再把那片切下來吃,接著一輪一輪繼續吃,直到整根香蕉被吃完,蘋果也可以這樣吃,臨時充飢很方便。還有 peanut butter and bacon,培根幾乎加在任何食物中,都能受到美國大眾的青睞。也有人愛吃 peanut butter and mayonnaise(美乃滋)三明治,有時還加一片 lettuce(生菜)來吃,搭配青辣椒的也有。筆者有一次在南非參加合唱團,路上肚子餓時有時要稍微將就一點。有一次半路停下來吃午飯,小巴裡剩下的食物不多,cheese 吃完了後,大家就吃土司麵包夾花生醬和酸黃瓜(pickles),這樣也就吃飽了,還吃得津津有味,也沒聽到任何怨言!

什麼?花生醬漢堡不是來自美國?

美國還有一個「知名點心」叫做「ants on a log」,可是不要以為是中菜裡的「螞蟻上樹」!這道點心的作法:把美國大芹菜洗淨後切成段,以花生醬填滿芹菜段裡的凹槽,最後撒上幾粒葡萄乾(現在也有人用蔓越莓乾)來點綴即成。用花生醬做的甜點,例如,Subway 那種 peanut butter cookies,還有糖果類等,不計其數。東南亞菜和非洲菜在美國開始流行後,美國人慢慢懂得花生醬的新吃法。將花生醬用來做麻醬麵也不錯吃。台灣有的漢堡店也有加花生醬的漢堡。網路一查,發現美國現在也有,應該是筆者離開美國後才出現的。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在美國,花生醬還能拿來惡作劇

花生醬還可以扮演惡作劇的主角:甲先叫乙四肢著地地像驢子一樣,再閉眼睛,然後甲請乙用手指一一指出驢子身體各部位:「眼睛在哪裡?」、「耳朵在哪裡?」…,最後問出「尾巴在哪裡?」時,在乙伸出來的手指插上一罐花生醬。照理說乙應該會生甲的氣,不過也蠻好笑,事後還可以把手指上的花生醬舔乾淨才洗手!

多留意的話,你會發現,花生醬在美國人生活中處處可見,而且不只人類,連毛小孩也愛吃。最近看到某支影片,狗主人把塗滿花生醬的膠布貼在額頭上,狗狗忙著舔花生醬時,主人就趁機幫狗狗剪指甲,有效又有趣地避免遭到毛孩的抗拒。

花生的兩大殺手:過敏、黃麴毒素

花生其實也有兩個主要顧慮。第一,最近幾十年有越來越多人對花生過敏,有些敏感到只要聞到花生的味道,就開始不舒服,若不小心真的吃到花生,呼吸器官就會腫脹起來,嚴重時會無法呼吸,不及時急救的話還可能致死。因此很多航空公司不再提供花生給乘客做點心。有些美國的學校施行限制花生出現在教室的嚴格規定,甚至給過敏學生分班,但有些家長也持反對意見,認為這樣極少數的患者會讓多數學生不方便,畢竟愛吃 pbj 三明治的人還是很多。

另一個顧慮就是黃麴毒素 aflatoxin,這是一種生在花生殼上的黴菌所產生的致癌物質,所以必須嚴格把關,不讓花生發霉。花生在兩種情況容易產生黃麴毒素,第一:成長過程若遇到長期乾旱,花生就容易產生黃麴毒素。第二則剛好相反:收割後的花生必須曬乾,這個時候如果常下雨或儲藏過程讓花生受潮的話,也容易被黃麴毒素污染。無論原因,一旦發現黃麴毒素過量的話,整批花生都必須摧毀。花生農和花生醬的製造商都非常清楚黃麴毒素的高危險性,所以一般都會從嚴檢驗。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Peanuts:是花生還是寶貝?

在英語口語裡,「peanuts」有「便宜、廉價」的意思,例如, 「He works for peanuts.」「他薪水很低。」,「peanut gallery」則是「劇院裡最廉價的座位」的意思。 「Peanut」也是對小孩子的暱稱,像「Honey」或「Pumpkin」一樣,都是類似中文的「寶貝」,「史努比」漫畫的英文名稱「Peanuts」也就是這樣來的。

一般市面上的花生醬,包括台灣國產的在內,常有不少添加物,也相當甜。70 年代起,健康飲食開始較受到重視後,很多人都盡量選購天然花生醬,除了一點鹽之外,不含任何其他的添加物,很多人(包括筆者在內)甚至會在家裡自己動手做。只要有一台較大力的果汁機或食物調理機,再去傳統市場買兩斤五香花生,剩下就是把花生分批倒進杯具,再慢慢打,不用加沙拉油或任何其他東西,打成自己喜歡的粗細質地後,直接倒入有蓋子的玻璃罐裡,再放冰箱待用。唯一較麻煩的是需要將杯具挖空,再用刷子和肥皂洗乾淨。依照自己吃的情況,做一次花生醬應該可以吃上幾個月才有需要重新做一次。

美國超市架上,一排接一排的不同品牌花生醬令人眼花撩亂。因為可以存放較久不易變壞,花生醬在疫情爆發時,也是被社會大眾優先搶購並囤積的食品。

一般美國人真的有那麼喜歡吃花生醬嗎?筆者最近在 fb 上問朋友這個問題時,有一位這樣回答:「No, I do not like peanut butter. I love peanut butter. Who doesn’t like peanut butter? Are they nuts?」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Heemie

延伸閱讀: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