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T 新紀元】《誰是被害者》為什麼夠格讓 Netflix 在台劇上雪恥一次?

在這波台劇浪潮中, OTT 平台助攻扮演了相當重要角色,某種程度上顛覆了過去台劇以有線電視台為核心的產製模式,但反過來看,《誰是被害者》又如何讓 Netflix 乃至境外 OTT 的在台內容佈局策略,多上一筆新的可能性呢?
評論
《誰是被害者》瀚草影視曾瀚賢以及製作人湯昇榮。Photo Credit: INSIDE/Anny 攝
評論

《誰是被害者》改編自台灣作家天地無限的小說《第四名被害者》,由瀚草影視籌資、製作,並與良人行影業、台灣大哥大三方聯合出品,4 月 30 日上架後就在 48 小時內登上 Netflix 的台灣排行榜冠軍。

其製作人曾瀚賢,過去就在 2011 年以社會現實與青少年關係的《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打響市場成為代表作,2015 年迷你劇集《麻醉風暴》引領「職人劇」風潮,《誰是被害者》也把類型劇往上推了新一層高度。

但在這波台劇浪潮中, 還有一大不可忽視的關鍵要素-OTT 平台助攻。OTT 某種程度上顛覆了過去台劇以有線電視台為核心的產製模式,但這中間又是怎麼加速台劇復興轉型,跟本土影劇擦出什麼火花?反過來看,《誰是被害者》又如何一雪之前《罪夢者》反映不如預期,讓 Netflix 乃至境外 OTT 的在台內容佈局策略,多上一筆新的可能性?

抱著這些疑問,INSIDE 從台劇製作端出發,想深入洞察台灣劇集製作與近來攜手 OTT 的發展模式,專訪了《誰是被害者》瀚草影視曾瀚賢以及製作人湯昇榮:

INSIDE/Anny 攝
左:湯昇榮 右:曾瀚賢。Photo Credit: INSIDE/Anny 攝

平台加速影劇內容的新高度

OTT 讓戲劇突破了傳統的有線平台,把劇直接拉到了「觀眾」面前

湯昇榮在訪談一開始便有感而發,這句話也有點玄,電視劇本來就不是給觀眾在螢幕面前看的嗎?但湯昇榮深入解釋,這是指 OTT 讓電視劇得以直接跳過傳統有線電視台的頻道限制與相關收視率調查,在全球化架構下,藉由手機直接面對消費者;但這對內容創作來說是好的發展。

怎麼說?湯昇榮回顧 2006 年愛奇藝出現,當時先以免費會員吸引觀眾,過了幾年開始打造起分層細密的會員收費機制。但整體來說 OTT 為了追求觀眾,會更願意與劇組更緊密合作。「就像是一間一間的超市,雖然每間超市販售的產品種類大致相同去滿足購物需求,但各家仍會推出專屬的獨家產品一樣。」

這也讓每個 OTT 發展出自己的風格策略,就拿電信業台灣大哥大的 myVideo 為例 ,他們一邊投資原創內容,另一邊也想跟上直播風潮,另外還有體育頻道用來延續有線電視的通路。

但發展到後來,「獨家內容」變成了最能代表 OTT 性格的象徵標誌。

網羅獨特的內容,也能讓平台的獨特性出來。

Netflix 就屬先鋒,也讓大眾看到日後有《罪夢者》、《彼岸之嫁》出現。但對台劇來說,是機會,也是考驗。

走向國際平台是考驗的開始 《誰是被害者》如何突圍?

台劇要上架國際平台,最嚴峻的考驗不是別人,而是同一平台上來自各國的內容競爭者。

這讓《誰是被害者》從劇情到拍攝手法在一開始就面向國際平台,嘗試以類型劇開拓市場。曾瀚賢說明最早這部戲有個核心:「一些遭遇困難無法發聲的人們,想用強烈的方式傳達訊息,這些都有真實案例,可以找到真實案例原型。」

Netflix 提供
《誰是被害者》嘗試類型劇開拓市場。Photo Credit:Netflix

對編劇來說,比起能可以仰賴個人情感經驗的偶像劇,類型劇專業度要求更高。《誰是被害者》一開始延續麻醉風暴的模式從田野調查下苦功,讓劇更加貼近真實世界各種職人樣貌。這裡面包括了警察辦案、心理學、鑑識科學、新聞產業,所有細節都需要跟顧問團隊確認。透過這種比較系統性的方式來製作,才能讓資料足夠豐富。「就連光整理資料這件事,都是有方法論的。」 曾瀚賢強調。

湯昇榮舉例,為了要讓許瑋甯把社會線記者-徐海茵扮演好,他們真找來社會線的女性記者與許瑋甯相處,劇中那些徐海茵蒐集情報、打開人脈的動作都是有其真實原型。而張孝全飾演的鑑識官是一個要用鑑識「理解人」的職業(這也是這部戲的核心角度之一)。理所當然,這必須要有一整套專業的鑑識科學在背後支撐。

Netflix 提供
《誰是被害者》從田野調查開始下苦功。Photo Credit:Netflix

OTT 與製作端需更積極合作擦出火花

但對 INSIDE 來說,《誰是被害者》帶來產製模式怎麼改變是我們更關心的事。這次《誰是被害者》的模式採取了先製作好內容再找投資方,瀚草影視獨立將作品拍攝完成後,再直接由 Netflix 平台出資買下獨播權。

聽起來很像很簡單,但從某種角度來看,Netflix 這種「全部梭哈」的態度,是比過去邊拍邊用大數據給《罪夢者》意見更大膽的事。

事實上 Netflix 等 OTT 平台在落地全球時,都會依照各國不同的產製條件訂定不同模式,會不會成功也不一定(像日本就有 AV 帝王的案例),很難說哪個好,哪個不好;但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會員經濟」正在為過去仰賴廣告的影劇產製過程帶來質變。

這讓過去仰賴廣告的傳統影劇能量被釋放,產製的脈絡將核心回歸到內容。

曾瀚賢有感而發。換言之,《誰是被害者》比較像是過去電影產製的投資模式,劇組在背後有訂閱模式的 OTT 支撐下,不用花額外其他心力去應付廣告需求,能更集中精神與成本在拍劇上。

這會讓替代有線電視的 OTT 同時不用顧慮廣告,願意挹注資源給製作公司,製作公司感受到升級感接續才能產製更多優質內容,進一步形成良性循環。

同時,OTT 平台手握數據資料,用它分眾、個性化的推薦機制,加大戲劇宣傳的力道,另一方面透過後台數據分析,提供分眾片的題材,滿足觀賞的需求,形成更高的黏著度。「如果觀眾喜歡、推播就是有意義的。」

台劇下一步是?

把時間軸再拉長一點,台灣音樂業經過串流平台洗禮,面貌逐漸變得更分眾、多元,但如今也可能要在影劇產業產生類似的化學變化。瀚草某種程度上就是看準了這種趨勢,透過各種類型劇的嘗試打進分眾市場;不過,曾瀚賢也跟我們分享公共電視在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公視一直願意嘗試各種題材,讓小規模的製作團隊機會越來越多,而這跟 OTT 破壞性的創新剛好結合起來,在產製上有更多可能。」

但縱使台灣已有不少規模小卻優質的團隊,也有像《誰是被害者》一樣的閃亮火花,可是台灣影劇產業的整體現況對比日韓仍有一段不小的距離,一時間我們似乎很難用韓國 CJ 集團那種大手筆打規模戰,但在攜手 OTT 這條看似越來越明晰的道路上,只能仰賴台劇在一部部作品中,每次、每次地找出更好的模式說服大眾了。

Netflix 提供
《誰是被害者》類型劇新高度,再為台灣原創內容立下新里程碑。Photo Credit:Netflix

核稿編輯:Chris

專題報導:



數位轉型玩真的!緯創資通設「DnA 數位學院」培養數位人才,長遠佈局站穩國際市場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其保持國際競爭力的方式,就是積極培育數位人才,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為數位轉型做長遠計畫。
評論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
評論

緯創為美國財星雜誌 《Fortune》 全球 500 大企業,以強韌的電子資通訊產品享譽國際,不僅昆山廠於 2021 年獲得世界經濟論壇肯定、入選為燈塔工廠,更在近期延伸至台灣廠區,於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導入 5G 企業專網來建立智慧工廠,利用 AR 智慧眼鏡的服務,透過遠距協作應用,提升生產效能。長期以來,緯創為持續推動變革,並在全球站穩領導地位,進行了一場「全員轉型」大改革。

企業內部辦學!緯創資通獨家「DnA 數位學院」培育人才最到位

數位轉型思維並不是工程師的專利,唯有全員融入數位 DnA,企業才能真正推動轉型齒輪,邁向進步創新的軌道。緯創非常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積極投入資源,將數位轉型視為長期計畫,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開課。

首先是「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是所有緯創員工的入門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活潑的科普影片,幫助員工快速了解數位轉型基礎知識,課程結束後還有測驗來檢視學習成效,亦可隨時回到教育訓練平台複習內容。除了全員「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具備數位轉型潛力的員工,更有機會參與進階的數位轉型訓練,也就是緯創獨有的 「DnA 數位學院」 。

「DnA 數位學院」成立目的為建立緯創數位轉型能力,不僅訓練員工晉升為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更賦予員工舞台,主導規劃數位應用策略。最初由麥肯錫專業顧問公司協助舉辦課程,歷經兩年,現已轉變由完訓員工來規劃課程,傳承知識與經驗。由主管提名受訓員工,在通過面談審核後,學院依照員工在團隊的角色給予不同訓練,課程分別有 Translator、PO、Tech Lead 。

有別於一般課程,DnA 數位學院融入實際案例分享與模擬情境的練習,每一堂課程設計皆環環相扣,使員工擁有數據架構技術的基礎,以實現端到端連接和可追溯性,確實將所學化為所用。課程完訓後,員工能獲得認證的肯定及豐厚的獎金,逐步成為專業的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 。

緯創成立「DnA數位學院」至今,成功培育超過近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成為業界數位轉型人才培育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DnA 學院」主要開設 Translator、PO、Tech Lead等數位轉型課程。在課程完訓後,緯創頒發給員工專業認證及豐厚獎金,逐步培育員工兼具數位轉型領導力及跨域整合力,開拓員工多元職涯舞台。

由上而下轉型,由內而外改革!以實踐帶動轉變,建立高效工作模式

把所學發揮為所用,是緯創進行數位轉型最核心的目的之一,那些數位化的資訊不能淪為紙上談兵,或是少部分人的資源,而是要能成為團隊全員的基礎。推行數位轉型,最常面臨的挑戰是面對新工具的恐懼,因此從領導者開始以身作則,才能建立真正的數位管理新思維。

數位轉型是否到位?員工的感受最真實。緯創員工認為最大的改變是公司導入許多數位化工具,來推動專案的智慧化,例如: 建立數據共享平台,使員工能共享數據,提高設計端與製造端間的溝通效率,更透過培訓資源建立產品開發團隊,加速 5G、AIoT 產品開發及生產應用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此外,企業文化一向是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塑造敏捷精神、團隊彼此互信、鼓勵創新及勇於改變的氛圍,而團隊成員心態上的轉換,更是數位轉型最重要的前題,能讓企業上下一心並走在數位轉型的正軌上。緯創資通總經理暨緯創智能執行長沈慶堯侃侃而談說道,「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大家必須成為Leader(轉型推動者),從願景、定義用例、開發產品與推廣落地當中,洞察實情並產生效益,也就是產生 insight 與 impact。數位轉型沒有捷徑,只有擁抱變革並落地實作,才能實現轉型的願景。」

在數位轉型的路上,與緯創共同成長與創新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近年致力於車聯網、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的技術突破與創新,透過全員數位轉型、強化員工的授權及賦能,加速緯創在 5G、AIoT 領域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每一間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數位轉型節奏與方法,而緯創值得學習的部分在於,建立一個讓員工主動參與、持續進步的學習機制,不僅帶動技術革新與事業成功,也讓每一位員工擁有自我加值的機會,未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挑戰,都能堅定的應對。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具備豐富企業資源,得以在科技領域持續創新,掌握全球競爭力,同時有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給予員工優渥的薪資福利與國際發展舞台。想躍升成為跨域人才嗎? 那就準備好開放學習的心態,加入緯創與企業共同成長、開創精彩職涯。

更多訊息請見緯創資通-關鍵業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