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只是坐在家、遠端對鏡頭講話,為何比面對面開會更累?

「在對話的時候,雖然心理上是跟對方在一起,但身體上卻不是,這樣的距離感會讓大腦產生衝突,進而會感覺更加疲憊,很難像平常一樣自然地對話。」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經理人,INSIDE 授權轉載

自從新冠肺炎疫情爆發之後,視訊通話和會議的溝通模式已經成了日常。視訊會議這件事情聽起來簡單,好像只要坐在家中對著電腦螢幕說話就好,但大多數人實際試過後才發現,其實意外的很累人,其中原因為何呢?

視訊會議更需要專心,一安靜就讓人緊張

歐洲工商管理學院(Insead)助理教授佩特葛萊里(Gianpiero Petriglieri)指出,視訊會議比面對面開會更需要集中力,因為無法看見彼此,我們會更努力地觀察對方的「非語言指示」(non-verbal cues),例如臉部表情、聲音調性或是肢體語言,因此消耗更多精力。「在對話的時候,雖然心理上是跟對方在一起,但身體上卻不是,這樣的距離感會讓大腦產生衝突,進而會感覺更加疲憊,很難像平常一樣自然地對話。」

在普通的對話中,沉默是很自然的事情,可以作為對話的喘息空間,但是在視訊對話中,沉默往往讓人產生「是不是設備出問題」的焦慮感,會讓人感到很不自在。

一項 2014 年的德國研究顯示,在電話或是視訊系統中的延遲會讓我們對對方產生負面看法,就連 1.2 秒的延遲,都會讓我們感覺對方沒那麼友善或是不專心。

多人同時盯著看,無形中產生表演壓力

而在進行視訊通話的時候,我們會意識到自己正在被大家看著,就好像站在舞台上一樣,因此需要「表演」,進而產生社交壓力,讓人感覺到緊張。

同時,螢幕上也會出現自己的臉,我們很難不去注意到那一個框框,因此會很有意識地想要調整自己的姿態或行為。

不斷提醒你負面消息,更努力想保住飯碗

除了這些特性之外,「視訊會議」這個行為本身就不斷提醒著我們正面臨的負面狀況,病毒肆虐、城市封鎖和必須保持社交距離等等,每當你看到同事的臉出現在螢幕上時,都會想到「此刻我們應該一起在辦公室工作的」,這樣的想法又讓人更加灰心與疲憊,不管是外向或內向的人都一樣。

這波疫情對經濟的衝擊非常大,也會讓在家工作的人產生許多負面想法以及焦慮感。許多人認為「我必須表現得更加出色」,以保住自己的飯碗,因此會加倍的努力,讓在家工作或視訊會議比平常更累人。

和朋友視訊也一樣累,工作休閒分不清

除了工作上的通話之外,我們也會與家人朋友進行視訊對話,雖然這聽起來應該是會比工作還輕鬆,但為何有時候還是覺得很累人呢?

美國克萊門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助理教授雪佛勒(Marissa Shuffler)認為,我們習慣於和親近的人面對面接觸,且將此視為一種逃離工作的放鬆。

當被迫要使用科技工具時,就會下意識產生在工作的感覺,無法逃脫「職場感」。尤其多人同時通話時,某種程度上仍然是在表演,即便是跟朋友聊天,也無法真正的放鬆。

限制通話時間,工作前記得關心彼此、互相鼓勵

要如何減少這種視訊會議帶來的疲憊感?兩位教授都建議,必須限制通話的時間,並讓參與者自行決定是否要打開攝影機的鏡頭,有時候不需要全程看到影像也沒關係。

如果面對鏡頭會讓你難以專心的話,可以試試看把鏡頭放到側邊,讓自己不那麼緊張或疲憊,很適合在群組通話時嘗試看看。

另外,在開會過程中,準備要談公事之前,可以花點時間關心彼此的生活,讓大家能產生一種重新連結在一起的感覺,也能減少心理上的疲憊和緊張感,在會議與會議之間,也要記得安排休息的時間,可以做些伸展、運動或是吃頓飯,安排過渡期以及界線在這段期間內是很重要的,記得在工作時間與私人生活中做轉換。

最後,佩特葛萊里建議,如果有思念的家人或朋友的話,也可以試試傳統老派的方法—透過寫信表達對對方的關係,而不要只是打視訊電話而已,讓彼此都得到更多心靈上的支持,度過難關。

責任編輯:Ch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