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BINHOOD 青春物語】前行銷副總朱薇錡:不像失業,更像是集體失戀

在加入團隊時,朱薇錡完全不知道什麼是區塊鏈,但沒想到新創公司的瞬息萬變沒多久就被自己遇上。
評論
朱薇錡 提供
評論

目前在交易所 ACE 擔任商務開發總監的朱薇錡,過去在 COBINHOOD 負責行銷及商務開發雙部門的工作內容,離開 COBINHOOD 舞台後,選擇繼續勇闖區塊鏈世界。同樣是懷抱熱血新創公司的年輕生力軍,也見證過 COBINHOOD 的 ICO 狂潮與開拓各項技術、業務的那段歲月。

因緣際會加入,見證 COBINHOOD 的前世

加入團隊以前,Vicky 主要是自由接案工作者,因緣際會下,某天無預警的接到創辦人陳泰元 Popo 親自打電話邀約,當初還抱著半信半疑的心情加入這間未曾聽聞的新創公司。

有趣的是,從 ICO、交易所到公鏈環繞著區塊鏈主題的 COBINHOOD 前身其實是一個是付費社群軟體,Vicky 其實是在 COBINHOOD 前一個產品時期就加入團隊,剛進到公司做的是一款圖片社群軟體。

「可以理解成一個付費型的 IG。」Vicky 解釋,這個 App 初期主要佈局網紅原生內容,還沒有走到增長用戶的階段,Vicky 為產品開拓國際市場,當時自己主要工作便是「開發全球網紅」,職務內容相對單純的 BD,在社群像是 IG 上網羅歐美各國的網紅洽談合作,回想起當時的情景,Vicky 熱血沸騰起來,當時如火如荼為新產品開拓業務,那時找到一個多位歐洲 IG 網紅,最知名的有超過50萬數萬粉絲的土耳其男偶像,以一個剛誕生的新產品來說相當振奮人心。

沒想到的是,新創公司的瞬息萬變在加入沒多久後,就被自己遇上。

遇上區塊鏈、虛擬貨幣大風口,一切轉彎突如其來

兩年前,創辦人陳泰元接受雜誌專訪,表示新歡是虛擬貨幣和區塊鏈,他提到台灣軟體停滯 20 年,人工智慧(AI)與大數據最重要的「數據」都被大公司控制,一般人演算法再強都沒用,但虛擬幣和區塊鏈「是可以讓台灣翻身的機會。」話雖如此,但我們深知在更多是為了龐大的商機。

很快的,陳泰元與投資人們取得共識,認為娛樂型產品轉區塊鏈還在可掌握的範圍內,公司決定轉換方向後,面臨一次的員工換血,而身為早期員工的 Vicky 留下來繼續奮戰,醞釀COBINHOOD 誕生。

然而,從付費社群服務要轉到區塊鏈,對當時的 Vicky 來說完全是嶄新領域,眼前要征服的是一片未知的領土。為此開始瘋狂找尋資料、狂刷區塊鏈相關論壇、新聞,了解 ICO 究竟是在做些什麼,為的就是要能順利在計劃中推出服務。

Vicky 坦言,當時連比特幣都不知道,只能透過快速研讀大量資料,再加上公司技術夥伴的教學補充,逐漸踏入區塊鏈之門。雖然身為 BD,但法務跟工程技術之外幾乎全部工作她都經手過,甚至還要撰寫出白皮書,這轉換中間只花兩星期,可以見得在這樣的團隊運行工作步調之快。

一方面內容跟社群,另一方面當時所有人都要輪 24 小時的客服,Vicky 說自己常輪早班,在負責上架 ICO 之餘,同時也要教學用戶如何操作,幾個月後,交易所正式上線後工作量更是瘋狂暴增。

由於交易所 70% 用戶英文語系,此外,就是俄文、韓文為最大宗,而且若碰到簡體字使用者,那些負面謾罵跟情緒用語更是家常便飯,她們也只能就事論事,最終慢慢讓用戶信服。

不同於其他台灣虛擬貨幣交易所,COBINHOOD 當時商業模式以提供 ICO 顧問服務為主,去打造零手續費的交易環境。當時公司獲益主要來自項目方,承接案子步調快,中間卻也常踢到鐵板,例如就遇過基於信任,在合約程序尚未完成前就著手客戶專案,卻後來發生客戶不認帳的事。

比起其他虛擬貨幣交易所 KPI 是活躍用戶數, COBINHOOD 基於交易零手續費的經營模式,需要積極尋找適合的 ICO 項目,雖然每天都湧入大量的申請和洽詢,但 Vicky 與同事需要一一過濾、審核,從中精挑細選。

當時 COBINHOOD 用戶基數因為早期經營用戶關係,社群也算是健康,開拓國際市場之際也養成了許多早期鐵粉。而對 Vicky 來說,當時快速累積商務開發、行銷、客服的經驗,也因為參與國際展會而有機會到異國出差,這些都是難能可貴的機會。

見證公司從盛轉衰,COBINHOOD 快要停業那時除了外界看到的高層內鬨風波以外,員工也被迫在家工作。Vicky 認為在 COBINHOOD 後期,主要公司跨部門溝通花費太多無效率的時間,「早期其實是很快速的,核心部門會議多次後,向下到各部門開始執行,卻發現每個部門主管認知到的並不同,運作上混亂。」遺憾說道。

當時與部門同事的情誼非常好,Vicky 形容當時的心情:

不像是失業,更像是集體失戀。

離開一個月後,想法務實的她輾轉來到了 ACE 交易所,她坦言,當時收到不少間公司邀約, Vicky 評估當時 ACE 相對願意做很多嘗試,雖然是後起之秀,但積極舉辦各種行銷活動,在工作上會較具有挑戰性。

相較於 COBINHOOD 主要案子來源遍佈全球,又以澳洲、英國、中國為主, ACE 主要經營台灣市場,在屬性本身就不同,COBINHOOD  著手過各種專案經驗,多半是從零開始自己去串接各部門資源,在 ACE 通常先有個框架後,再去找資源,以完成每項專案「大方向輪廓都有,知道餅長什麼樣,想盡辦法去搶。」

雖然資源與規模不同,現在市場不如兩年前爆發之勢,但 Vicky 覺得 ACE 仍然在穩定經營中做了像加速器、建立媒體資源等嘗試。看到這兩年的生態圈變化,Vicky 運用過去在COBINHOOD 練兵的功力繼續勇闖。

在言談過程中,感受到 Vicky 和許多新創員工一樣,喜歡挑戰與冒險,不過卻因此目睹了轉型、快速成長,最後曲終人散,投身下個戰場再出發。外人看到的是一間交易所的興盛發展,經歷一連串風波後,黯然收場,但是對於一位早期員工來說,加入公司帶來的經驗值與回憶卻是難以被抹滅的瑰寶。

最終 Vicky 希望留給 COBINHOOD 同事的一句話是:雖然最後是遺憾結尾,但 COBINHOOD 誕生、成長、充滿挑戰的路上,能跟大家共同奮戰,絕對是無與倫比的美好。

系列專文: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助攻金融科技!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因應疫情時代的視訊投保需求,以及各種遠端金融服務場景,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一站式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評論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
評論

受疫情影響,金管會於今年 6 月宣佈視訊投保暫行方案,確保壽險業者各項服務及業務不因疫情影響中斷;截至7月底止,已有不少知名金融保險業者獲准試辦遠距投保業務項目。

目前小規模試辦的結果,卻因為市面上欠缺可整合視訊會議及 eKYC(Electronic Know Your Customer)的解決方案,業者大多得透過整合多套不同服務,例如:採用 Teams、Webex 或  LINE 等工具進行視訊會議,或保險簽單需事先提供予客戶列印、簽名,又或者是透過第三方的方式錄影(如透過手機或攝影機翻拍)等,導致使用者體驗不佳。此外,這樣的做法還是仰賴保險業務員以肉眼比對投保人及身分證,仍有冒用風險。

對於未來大幅度開放遠距投保,勢必需要更成熟、高度整合的解決方案。

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的身份認證難題

以保險、金融應用來說,目前主流的生物辨識 eKYC 技術主要包含:人臉辨識、指紋辨識、虹膜辨識等。其中,人臉辨識在過去數年來,因為深度學習技術導入,辨識度大幅提高,加上辨識速度快、無須專用硬體(可使用裝置上的相機)即可進行遠端辨識,大大降低接觸風險,因此也在這幾年成為生物辨識技術的主流。

只不過,目前全球的人臉辨識技術大多為中國廠商,在台灣要落地應用,恐怕會有資安疑慮,無法安心採用。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訊連科技推出人臉辨識產品 FaceMe® 並可作為一系列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威力導演、PowerDVD 等軟體知名的「訊連科技」,近年來也跨足 eKYC、AI 領域,擴充人臉辨識產品,推出「FaceMe® AI 人臉辨識引擎」,提供高達 99.7% 準確度的人臉辨識服務,並於全球知名的 NIST(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之 FRVT 人臉辨識基準測試中,於 1:1(人證比對)及 1:N(身份認證)項目排行全球第六,除了是台灣排名最佳的廠商之外,也是該項測試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這樣的技術,也是訊連科技針對金融保險業者的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中,重要的核心之一。

辨明真偽!FaceMe® Fintech 提供整合性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談到金融科技,除了資安、金流系統之外,在講求無遠弗屆的遠端服務時,辨明真偽更是信任基礎的第一步。因此,訊連科技的 FaceMe® Fintech 以精準辨識的技術為核心,為金融、保險應用提供一系列解決方案,包含:

  1. eKYC SDK 提供人臉辨識、身分證真偽辨識、活體辨識、人證比對等功能。
  2. 視訊會議 SDK 提供金融保險業者於公有雲或私有雲架設視訊會議、進行錄音錄影、畫面分享,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以公有雲來說,FaceMe® Fintech 的視訊會議採用位於台灣機房的 GCP (Google Cloud Platform),即可符合資料落地的需求。

其中,視訊會議 SDK 功能完整,有諸多優勢。除了可於視訊會議過程中進行錄音錄影(符合金管會要求)、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之外,還有許多身分驗證服務,可導入包含:

  1. 身分證真偽辨識:透過 AI 辨識身分證是否為真,避免業務員肉眼誤判。此外,若有二階段認證需求,也提供聲紋比對功能。
  2. 活體辨識:避免透過相片或影片假冒身分。FaceMe® 的活體辨識可提供透過一般行動裝置之 2D 鏡頭、或是透過 3D 鏡頭(如 iPad Pro、iPhone X 等)進行活體辨識。
  3. 人證比對及核身:透過人臉辨識,比對證件照及鏡頭前的投保人是否為同一人,減少業務員肉眼誤判。
  4. OCR 光學字元辨識: 身分確認後,將證件資訊帶入保單,如姓名、身分證號、換發日期等,省去打字麻煩,加快投保速度。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FaceMe® 可跨平台建置於 Windows、Linux、Android 與 iOS 等作業系統,亦可提供 HTTP API ,進行網銀服務串接。開發者可在各種終端設備或雲端服務中快速導入人臉辨識功能,進行身份辨識、身分驗證等多種應用。

不限智慧金融!FaceMe® 的其他廣泛應用:智慧安控、智慧健康量測

於前一陣子 IEEE 舉辦的 ICCV 電腦視覺大會中,訊連 FaceMe® 活體辨識成績為全球第三,且是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 FaceMe® 除了核心的跨平台軟體開發套件外,也針對安控、金融保險等應用,提供垂直整合方案。

除了上述保險應用之外, FaceMe® 也可廣泛使用於遠距開戶、 ATM 無卡交易、行動網銀身分辨識、遠距客服等服務,或是於分行內建立迎賓系統、黑名單偵測、機房金庫的門禁管理等;在疫情時代下,也提供非接觸性的健康量測功能,例如偵測是否配戴口罩,或偵測訪客額溫等。如果終究都要推行遠端,何不現在就了解 FaceMe® 各種強大的應用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