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國民黨數位長簡勤佑:對手民進黨是全球數一數二懂網路的政黨

「就跟成立 Dcard 一樣,我就是想挑戰。我很清楚在國民黨就是跟全台灣數位原住民為敵,但這種逆風的事情才有趣。想被他人喜歡、打順風球的話,一開始加入民進黨就好了。」簡勤佑說。
評論
Photo Credit:INSIDE/Anny攝影
Photo Credit:INSIDE/Anny攝影
評論

民進黨是世界級,數一數二懂網路的政黨。」這位在台灣大學課堂中就一手創造 Dcard,年僅 30 歲的國民黨數位科技長簡勤佑毫不諱言地如此評論對手。

上任第五天,簡勤佑打扮就跟其他新創工程師沒兩樣,頭戴迷彩色《機動戰士鋼彈》吉翁軍帽,神情輕鬆地在國民黨中央黨部等著我們到來。但只見他下一刻就匆忙接了幾通電話,說字要放多大,聽起來是在跟幕僚或外包設計團隊討論圖片設計內容。

這位數位諸葛亮第一天晚上就用突襲式的《佳龍華航改名計時器》打出他上任第一招,此外還緊追時事把國民黨臉書粉絲頁的黨徽戴上了粉紅口罩,一時在社群上帶動起不少聲量。

但為什麼離開 Dcard 沈寂三年後,選擇這時候加入國民黨?簡勤佑在採訪一開始也直言坦承,自己在加入國民黨前沒有政治色彩也沒有政治偏好,先前就是跟大多人一樣的中間選民,也說自己心態不像來上班,反而比較接近來玩的。如果不是出任科技長,恐怕一輩子也不會踏進中央黨部。

「但就跟成立 Dcard 一樣,我就是想挑戰。我很清楚在國民黨就是跟全台灣數位原住民為敵,但這種逆風的事情才有趣。想被他人喜歡、打順風球的話,一開始加入民進黨就好了。」簡勤佑說,離開 Dcard 這三年裡大多在旅行,的確這段時間有想過做博奕網站之類的案子,但後來都覺得沒挑戰性,沒有付諸行動:直到參加國民黨數位科技長海選。

Image_from_iOS_(vc)
▲簡勤佑首要目標是先把網路聲量拉高,讓藍營支持者願意回鍋。

無論作為一個 CTO 或國民黨人,簡勤佑都相當「非典型」:面對基層黨員,他坦承「不熟悉三民主義」,認為中華民國與台灣這兩個國家認同可以同時存在,另一方面他也直言並沒有固定閱讀媒體的習慣,而是喜歡直接 follow 他人臉書:像現在正在 Line 服務、先前在三立新聞擔任 Marcom 的黃郁棋、曾代表民眾黨參選立委的 Z9 吳達偉,或是 IEObserve 國際經濟觀察等粉絲頁。「人就是最強的演算法」,他說。 

新官上任的真正三把火

但讓外界好奇的是,簡勤佑到底會如何重新打造國民黨網路力量?首先他也很清楚無論藍綠,位於光譜兩側的選民一時間很難因為網路改變他們的政黨傾向,而他的首要目標是先把網路聲量拉高,讓藍營潛在支持者願意回鍋,再讓支持國民黨的網友自願地在網路上作戰。

因此他這階段有三件事要做:優化立委粉專、教育立委網路思維,跟幫助國民黨把議題在社群上傳播。言畢,他立刻拿出謝衣鳯委員粉絲頁的一則貼文:「這就是我在做的。過去國民黨網路上最大弱點之一就是美學,現在我就會去跟立委溝通,讓他們知道好的文案到底要怎麼設計,字體到底要怎麼排才明顯。」

螢幕快照_2020-04-17_下午5_40_22

第二件事則是就如他當初網路名人四叉貓也在海選時問他「如何洗白年輕人對吳斯懷的看法」,他回重點是「教育立委網路思維」;簡勤佑舉例,像有的國民黨人,並不知道隱私權、圖片版權是台灣網友最重視的幾個問題。「像 ZOOM 這種可能會侵犯隱私權的議題,要發言、發文就得再三小心。還有圖片版權,過去有些小編不知道直接拿有版權圖片來改圖會有問題,我就會特別提醒。」

第三個則是簡勤佑最擅長的本業:社群傳播,《佳龍華航改名計時器》跟粉紅口罩本身就是最好的例子之一。簡勤佑說這兩個案子本來就是抱著「被罵也不怕」的前提,跟幕僚們一起討論,算好就是要半夜上線放手做出來的。他也不擔心會有像「反攻大陸計時器」等其他網友一連串的反諷作品出現,「反而黨內普遍都蠻支持的」,簡勤佑說。

而最近他們則是主打紓困方案議題,他說國民黨主張發現金、免申請、立即發,批民進黨的方案太過繁瑣,讓不會用網路的老年族群權益受損;也因此國民黨做了一張過去民進黨「迷因式」的文宣指稱民進黨排富太過嚴苛。

93409573_10158403378342973_8035510565273
▲國民黨做一張過去民進黨「迷因式」的文宣指稱民進黨排富太過嚴苛。

世界級的對手

那社群平台這麼多,有 Instagram、Twitter、YouTube 跟 LINE,他又會怎麼調整其中比重?對此簡勤佑說,還是會先把絕大部分精力放在臉書為主,「Facebook 就很夠了,現在傳遞訊息最有價值的還是臉書」,其他像 LINE 之類的還是會思考但並非首要,而最國際化的 Twitter 也非國民黨的當前之急,更不用說使用者還在少數的 Telegram。

而面對最主要的政治對手,簡勤佑就像本文最開頭所說的,以「世界級數一數二懂網路的政黨」評論民進黨,「不是行政院有 222 原則嗎?那個反應速度真的很快。」但他也說,民進網路操作不是只有好的一面,側翼、網路也多到不行。「大家說國民黨有網軍,但邏輯上來看國民黨網路力量怎麼會弱成這樣呢?應該真的多的是民進黨吧,你要認為國民黨養網軍養失敗這也無可厚非。」

但面對其他對手,他也坦承「根本沒看」時代力量的網路發言,反倒台灣民眾黨還有在看;「中間選民根本就沒時間看那些論述啊!大家只會看最後結果或最後印象,就像最近紓困案,蘇貞昌就不想發現金但國民黨想發,這對中間選民來說才重要,趕快有結果比較重要。」拿創業圈的經驗來說,這些說得到、做不到的事,在他眼裡就像找一堆理由。

不過從目前來看,他不怕這像有人評論他,只是個「高級小編」嗎?對此他倒很大方坦承:沒錯,這些看起來小編才做的事,總是要自己捲起袖子來做、自己下去跟黨員溝通才行;但關於接下來怎麼在網路上協助高雄市長韓國瑜不被罷免成功、跟哪些國民黨高層商議過等「一等軍機」,簡勤佑倒是三緘其口。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