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看懂這 3 個門道,破解晶圓廠污泥、爐渣屋背後暗藏的邏輯

高爐石再製成為爐石粉,可以加到混凝土中,替代部分的水泥,在資源的層次上實踐循環經濟。聽起來非常理想,但是大家不敢用。那時的爐石粉是聽都沒聽過的廢棄物,更不用說爐石粉加到混凝土中。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作者鄭瑞濱,孜孜屹屹專精於營建材料研究的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博士,秉營建循環翻轉產業的夢想,告別十餘年台灣營建研究院組長、所長的職涯後,以「產業踐履」為職涯目標再出發,任潤泰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職務。同時在台灣混凝土學會平台整合建構含括水泥、砂石、鋼鐵、混凝土等業種的「營建循環產業鏈」,發展營建材料領域的新供需模式、創造新的商機與產值。現任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刊登。

我們的營建業循環經濟系列文章上架之後,議題在環境運動界、綠色產業界炸鍋,很多人說我們用循環經濟替水泥業「洗白」、「漂綠」,說挖山就是不對,水泥只要改成進口,就不需要挖山了嘛,這麼簡單的道理你們這些大財團不懂嗎?

水泥確實可以進口,現在也有一部分進口。但是,經歷新冠肺炎病毒一役,你學習到很多東西不能仰賴進口,想像若是我們沒有塑膠製品製造能力,口罩改成進口,關鍵時刻買不到口罩其他國家會理你嗎!

我相信看綠學院專欄文章的你,絕對不會只停留在簡單的非黑即白的邏輯裡,你已經嗅出這其中循環供應鏈解決方案的潛能。歡迎提出對產業發展有幫助的建設性問題,我會挑選出一些在接下來的文章中和你一起釐清誤解、找出關鍵問題,為你建構系統性的知識框架。

我們之前的文章談水泥,今天我們來談混凝土及混凝土產業的循環經濟。

當代人類使用最多的東西,第一名是水,第二名就是混凝土

把水泥、砂石、水等材料按比例混合,充分攪拌,就成為混凝土。混凝土的使用量之大,其重要性等於國家戰略物資。

在沒有精確稱重和攪拌設備的年代,水 / 水泥 / 砂石三者以 1/2/4 或 1/3/6 的比例,在工地現場用平鍬人工進行拌和,後來科技進步,現在的預拌混凝土廠使用電腦精確計量配方,使用機器攪拌,再裝到田螺狀會轉動的預拌混凝土車裡,運送到工地使用。混凝土保鮮期最多就半天,半天後就不能用了,這就是為什麼混凝土廠必須設置在都市附近,不能離基地太遠,也不可能從國外進口的原因。

混凝土比水泥更早就開始實踐循環經濟

早在循環經濟這個詞出現之前,中聯資源公司就是全國第一間循環經濟新創公司。

我們在《循環經濟這個新老闆,會讓水泥業由黑翻紅嗎?》文章中說,高爐石再製成為爐石粉,可以加到混凝土中,替代部分的水泥,在資源的層次上實踐循環經濟。而且靠著循環經濟的供應鏈,高爐石已經可以賣得好價錢。

看完上面這段你只花了十秒鐘,但從概念到落地應用,可是許多人人生的黃金十年。民國六十年代,中鋼把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棄物高爐石往海裡丟,當地漁民擔心這是有毒廢棄物,封港並圍廠抗爭,雙方陷入僵局。那時剛從國外留學回國的陳振川教授,從國外經驗找到一個可能的解法。他像苦行僧般投入多年研究,證明高爐石再製成為爐石粉,可以加到混凝土中,替代部分的水泥,不僅使用無害,還可增加混凝土的強度。最重要的是,因為可以少用一點水泥,就減少混凝土業者的成本,還可以節能減碳,少挖一點山。

聽起來非常理想,但是大家不敢用。那時的爐石粉是聽都沒聽過的廢棄物,更不用說爐石粉加到混凝土中。你瘋了嗎,有沒有毒啊?水泥用得好好的,突然要換爐石粉,真的安全嗎?房子倒下來有問題誰負責?

但是居民成天圍廠不是個辦法,於是業界開始組團隊,成立中聯資源公司,專門提供爐石粉產品及服務,開辦各種教育培訓課程;政府也修改相關的法規,調整政策,在這幾股力量的助攻之下,最終實現了廢棄物回收再利用的產業鏈,也就是最早的循環供應鏈。目前臺灣每年使用的爐石粉達 600 萬噸,經濟產值超過新台幣 60 億元。

另外,燃煤發電廠產生的煤灰(飛灰),可以加到水泥和混凝土中,光是送至混凝土廠使用的量,每年也達到 400 萬噸,經濟產值超過新台幣 30 億元。

現在,添加爐石粉和煤灰的混凝土,已經成為高品質混凝土的標配,從台北 101 大樓到南山大樓,從山邊、海邊、到你家旁邊,混凝土產業不只用掉廢棄物,同時也創造了新公司、新商機。

故事到這裡似乎是個完美的結局。但是你忽然想到,不對,混凝土產業的循環經濟並沒有做得很好,晶圓廠的廢棄物被惡意傾倒(註一),就是混凝土惡搞的,這個產業很沒良心。

混凝土和水泥一樣,都不可能吃下所有的廢棄物

用異想天開的法規強迫餵食混凝土,美其名循環經濟,還讓不肖的混凝土業者,為了自己的利益,把整個業界的形象拖下水。

即使神如水泥窯,也不可能吃下所有的有害廢棄物。水泥窯不能燒大量的三號塑膠 PVC,因為 PVC 中含氯,氯離子會留在水泥中,低於一定的量沒有什麼危害,但太多的話,水泥中的氯會跟房子的鋼筋產生作用,也就是我們熟知的海砂屋。這就是為什麼水泥窯可以協助去化很多廢棄物,但對處理家庭垃圾和焚化爐的煤灰或底渣就會想很多,因為家庭垃圾含氯的東西多,而焚化爐主要燒家庭垃圾,其煤灰或底渣的組成就會跟燃煤發電廠的不同,會影響水泥的產品品質。

同理可證,混凝土一定也要考慮其產品品質,不可能吃下所有的廢棄物。但是政府為了要有漂亮的回收率數字,要有去化的管道,就一股腦兒把一大堆不知道怎麼處理的廢棄物硬塞給混凝土廠。

之前「經濟部事業廢棄物再利用管理辦法」規定,晶圓製程後的廢水處理產生的污泥,可以做為混凝土的替代原料,取代一部分的砂石,混凝土廠再跟晶圓廠收取處理費,這聽起來很循環經濟,但其中有蹊蹺!

我們剛剛學到,混凝土吃下爐石粉和煤灰,可以取代部分的水泥,但是吃下晶圓廠的污泥,真的可以取代一部分的砂石嗎?

答案是不行。晶圓廠的污泥不比砂石,也沒有辦法如水泥般產生強度,混凝土根本沒辦法用。但是混凝土業者反正有處理費可以收,背地裡再拿去棄置即可,十幾萬噸的晶圓廠污泥,在政府統計裡為「已回收」的混凝土替代原料,但實際上卻是之前文章《失控的引爆點!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裡頭說的: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廢棄物這個主角倒是被晾在板凳上,丟到山林裡無人聞問。

等到被爆料之後,政府趕緊修改法規,說晶圓製程後的廢水處理產生的污泥,不能再做為混凝土的替代原料。

把廢棄物拿去棄置的混凝土業者難辭其咎。政策制定者則必須清楚認知,材料是否真的能夠循環,不能憑感覺,必須根據科學,否則晶圓廠的污泥事件、爐渣屋事件,還有更多都會繼續發生。

我們可以如何改變呢?其實,只要回到文章開頭那個爐石粉的故事,用專業的工程思維來處理循環供應鏈的問題,什麼東西能用、什麼東西現在不能用但以後有機會可以用、什麼東西確實不能用,一切都讓專業說話。循環經濟雖然不簡單,但靠著我們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二人同心,其利斷金,混凝土業的循環經濟終將會有個完美的結局。

(註一)《失控的高科技廢物,引爆環境危機》,天下雜誌,2015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用太陽增加被動收入?友善環境ESG永續投資——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能源置產者

不必身懷鉅款也能投資太陽能電廠?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個綠能群募平台管道,無論是大老闆或小資族都可以投資看得見的日光綠電,並藉此獲得20年穩健的賣電收益,更為地球減碳盡一份心力。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評論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全球氣候變遷劇烈,如何找到與大自然環境共生共榮的經濟模式,是生活在地球上每一個人的課題與任務。在聯合國啟動的「 2030 永續發展目標」( SDGs )中,其中一項便是確保人們能享有可負擔的乾淨能源;此外,台灣經濟部也設定「 2025 年要實現再生能源發電占比 20%」的目標,並積極推動太陽光電等綠色能源,預計到了 2025 年,太陽光電裝置容量需達 20GW (吉瓦=一百萬千瓦)。

當然,不只台灣積極思考綠能,全球也掀起一股 ESG (環境 Environmental 、社會 Social 、公司治理 Governance )的永續投資概念,要讓地球公民們投入兼顧經濟發展與友善環境的行列。現在,除了投資 ESG 概念股或基金,還有一個可以「眼見為憑」的投資方法,就是加入太陽人全民電廠,成為太陽能源的置產者,讓太陽為你增加穩健的被動收入。

以行動支持永續,投資乾淨能源最有力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故事起源於 2011 年,日本因為受到 311 福島核災的衝擊,開始積極思考能源轉型的做法,太陽人全民電廠為了讓民間力量也能投入,在日本首創群眾投資綠能電廠的共享經濟模式,透過將太陽能電廠分割成以太陽能板為單位的投資方式,大幅降低了賣電的投資門檻,也更有力地號召投資人加入日光創能的行列,一起創造穩健收益。到了 2017 年,太陽人全民電廠正式在台灣落地啟動,成功建構全台第一間串連線上/線下服務的全民電廠企業,截至目前為止已完成一百多座全民電廠,在桃園青埔、新竹芎林、台中沙鹿、南投中寮、雲林土庫、高雄林園、屏東萬丹等台灣各地,都可以見到太陽人的全民電廠,和太陽一起協力創能,發出對環境更友善的綠電。

只要太陽還在的一天,就能持續創造穩健收益,聽起來是否很迷人?太陽人全民電廠作為一個能源共享平台,讓個體投資戶能與有志一同的太陽人夥伴,一起投入這場綠能共享經濟,成為完善循環經濟的推手,也讓可眼見為憑的在地太陽能板,持續為投資人創造被動收入。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主要服務有三項:

  • 買電廠:投資人可以小額認購太陽能板,也可以選擇認購整座太陽能電廠。
  • 賣電廠:太陽能板或電廠持有人,可以藉由這個平台轉售;當然,在太陽人全民電廠購入的太陽能板或電廠,也能在這裡進行轉手交易。
  • 蓋電廠:有意從無到有開創太陽能源者,也能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出租屋頂、建置太陽能板,或是直接自己出資蓋一座太陽能電廠。

如果只是投資一塊太陽能板的話,就算是小資也能輕鬆入門,三個步驟就能成為能源置產者。只要到太陽人全民電廠官網選擇想要參加的電廠專案,並加入會員、選擇付款方式,就能直接晉升為電廠老闆,可以說是非常簡單的 ESG 投資術。

投資太陽能的多邊效益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投資太陽能電廠,有什麼好處?首先,對於投資人來說,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一站式的服務,包辦電廠建置與維運,投資人不必自備屋頂建設電廠或了解艱澀的專業知識,即可以加入投資綠電的行列,並獲得20年穩定的賣電收益。而對於土地或屋頂擁有者,則可以透過太陽人全民電廠免費評估電廠建置的可行性,並進一步獲得出租收入;若打算自己蓋電廠、自己賺電費,也可以獨享20年的賣電收益。

不只有經濟效益,太陽能電廠能貢獻的還很多。例如在高雄的鳳甲國中,即是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建置了「高雄鳳甲太陽人一號電廠」,打造太陽能光電風雨球場,不只為學生遮風避雨、阻擋炎炎夏日,也為學校減碳發電,實現偏鄉地方創生與能源自主。也因為這次的成功案例,愈來愈多學校積極考慮太陽能電廠與校園建設融合的可能性,並送給孩子們一座兼顧能源與環保教育的校園。全民電廠不只讓投資人多一個綠色理財選擇,也是最佳的永續示範,讓更多人見證綠能共好的實踐,達成環境、能源、理財、教育的多方共贏。

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那麼,投資太陽人全民電廠的獲益計算為何?其實算法非常簡單,購買電廠後,接下來的 20 年都是套用同一個公式:

發電度數X電價=賣電收益
投資人實際獲得的收入,便是賣電收益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費、屋頂租金等固定支出後所獲得的淨利。

發電量會因為日照量變化而有高低落差,但基本上,每度電的價格及計價基礎都是固定不浮動的。電費將由台電公司每兩個月結算一次,並透過銀行第三方自動化金流匯入投資人帳戶。在這個過程中,太陽人全民電廠擔任的角色,就是提供綠能群募平台管道,讓投資人可以輕鬆入門電廠投資,並且提供App服務供投資人追蹤獲利表現。如果還有其它關於電廠的問題,也可以在太陽人全民電廠的協助下獲得解答。

花東日出太陽人九號電廠為例,最基本的投資單位是一塊太陽能板,金額為22,595元。假設第一年的總發電量為434度,每度電價為6.07元,則首年度的賣電收益則為2,636元;扣掉營運維護費、保險、租金等固定支出,則投資人第一年的實際獲利為2,082元。以此類推,到了第20年,投資人即可獲得累積收益39,324元,不只回本當初購買太陽能板的本金,還另外淨賺16,729元,投資報酬率(IRR)為6.08%,算是金融市場上相當穩健的投資工具。

為了讓還不熟悉綠能投資的民眾可以更加了解全民電廠的運作模式,太陽人也貼心的提供「30天免費體驗電廠收益」的服務,讓民眾可以實際感受到每天太陽出來都有收益可領的好處後,參與全民電廠更無後顧之憂。

ESG綠色投資趨勢愈來愈熱,但是否真正將投資人的資金投入在環境保護的用途上,是近期的討論話題。太陽人全民電廠提供很好的解方,讓看得見的太陽能電廠實現投資人的環保初心,真正落實節能減碳、能源轉型,讓日光創能,也讓生活在地球上的人類能與環境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