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富》雜誌專訪 Larry Page:用更大的野心影響世界

Google CEO Larry Page 接受了《財富》雜誌的專訪。這是他自2011 年擔任CEO 以來第二次接受平面媒體的長篇專訪。
評論
評論

照片來源:Robert Scoble

編者註:Google CEO Larry Page 剛剛接受了 財富雜誌的專訪 。這是他自 2011 年擔任 CEO 以來第二次接受平面媒體的長篇專訪。在媒體面前靦腆的他此次侃侃而談,所涉及的話題十分廣泛,討論到了行動運算、搜尋的發展、Google 的未來、與蘋果的關係、對摩托羅拉的整合,以及對管理的認識等話題,我們編譯如下供大家參考。

Google 的未來之路

Larry 說未來還是一片未知,沒有歷史可以借鏡,Google 正在嘗試很多事情,想要成為與眾不同的公司。他還希望給所做的事情增加更多社群成分。Google 希望大家喜歡 Google 的產品,也希望員工樂在此工作。關於選擇做什麼,Google 的目標是做能夠激勵全世界最優秀的人願意從事的事情。

自動汽車

自動汽車能帶來哪些改變?他認為自動汽車不僅會對交通做出貢獻,也能提供更多的工作選擇。這對社會和經濟是有利的。技術能夠發揮巨大影響的大東西就是 Google 要尋求的。對於這類東西的投入再多,也無法跟從中獲得的回報相比。比如自動汽車可以解決停車問題。Larry Page 認為停車場的建造費用太大,有了自動汽車,哪怕只有一部分比例也能節省巨額的停車場建造費用(光是 Google 自己就能省幾億美元)。同時自動汽車還能提供極大的便利,你要去那裡都可以接送,剩下的事情都不用你煩惱。

管理風格的改變

Larry 擔任 CEO 開始的一個重大改變,是圍繞著產品部門來重組公司。雖說永不滿意是 Larry 的信條,但是他對這種改變取得的成績還是感到非常高興。他認為這改變提升公司的專注度,這是很有幫助的。至於重組是否改善了執行效率,Larry 認為改善了很多,但很難精確衡量。

搜尋的發展方向

Larry 說完美的搜尋引擎應該能夠真正理解使用者的需要,應該深入了解世界上的一切,然後準確顯示你想要的東西。

Google 做購物相關的事情也跟這一點有關。Google 轉向購物的競價模式,部分是為了確保獲得更好建構購物方式的訊息。Google 在獲得精確訊息和結構化數據方面投入很大的精力。Google 地圖已經做了 7 年,其目的很大一部分是為了獲取諸如街道、企業、建築物輪廓之類的確切數據。精確程度越高、細節越詳盡、數據越結構化,效果就越好。這也是 Google 收購 ITA 的原因:為了確保獲得更加結構化的旅行訊息。

行動和獲利化

Google 是一家大公司,收入很大,人非常多。所以要非常重視核心業務搜尋和廣告。Larry 認為這兩個領域正經歷著翻天覆地的改變,而且這種顛覆也是件好事情。這正是技術的好處,技術總能夠做出比舊事物更好的新東西、新軟體。這是一種機會。然後 Google 很早就把寶壓在 Android 身上,認為需要反思行動體驗,事實證明 Google 這一步走得非常成功。至於獲利,Larry 認為目前尚處在早期階段。同時他認為手機有定位對於獲利非常有幫助。

Larry 說行動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了的東西,有這些東西 Google 未來一定能夠比現在更賺錢。他認為在行動廣告、獲利的變革與創新方面沒有人能比得上 Google。現在 Google 已經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Google 搜尋未來的競爭對手

桌面時代 Google 的競爭對手主要是 Yahoo 和微軟。在被問到現在的對手是不是 Siri 或者 Amazon(商業搜尋)時,Larry 說自己並不這麼認為。

他說競爭雖然也要考慮。但是自己的工作更主要是讓大家不去考慮那些競爭。Larry 認為大家往往去思考一些已經存在的東西,而 Google 的工作則是思考大家還沒有想到但是卻是自己需要的東西。正所謂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因此,如果其競爭對手也明白這一點,也不會把自己的看家本領展示出來。Google 僅僅是優勢、劣勢和機會跟別人不同罷了。

跟蘋果的關係

如何看待 Google、蘋果及 Amazon 三種不同商業模式的競爭?

Larry 說他對以這種方式看待競爭感到羞恥。大公司之所以大是因為它們做偉大的東西。從使用者角度來說,他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合作。網路是大學發明出來的,其設計目的就是為了可以互相操作(interoperate)。可是隨著網路的商業化,孤島式的方案越來越多,他為使用者感到慚愧(是不是在影射蘋果的封閉體系呢?)。

鑑於此,《財富》說,那麼蘋果既是合作夥伴又是競爭對手。而 Larry 與賈伯斯斯相互友好。Larry 的回答是:偶爾。在被問到 Android 陣營對此表示憤怒是不是擺擺樣子時,Larry 說這種說法不完全。他不會以蘋果這種方式去凝聚公司。他說看人要看對方現在做什麼,而不是看對方未來做什麼。

蘋果是 Google 某些服務一個龐大的銷售夥伴,如何去看待雙方的關係?Larry 說人人都和平共處當然更好,這樣使用者不會因為其他人的活動而遭殃。這一點 Google 試圖以身作則,嘗試著讓他們的產品盡可能推廣到各個地方。這是 Google 的哲學。不過他認為,有時候 Google 可以這麼做,但有時則不行。

至於 Google 是否就這些問題與蘋果進行協商解決時,Larry 只是說 Google 跟蘋果有著很大的搜尋合作關係,事情一直在談。

70-20-10

Google 一直以來都按照所謂 70-20-10 的模式進行組織,即 70% 精力投入到搜尋和廣告、20% 投入到 app、剩下的 10% 則投入到全新計劃。這種模式目前仍然延續。Larry 認為目前的 Google 正處在一個獨特的歷史位置,某些處在 20% 中的事情正在朝著 70% 發展。Android 現在的影響力已經屬於 70 的陣營,只不過獲利尚處在早期階段而已。而談到 20 的陣營還有哪些時,Larry 說這要取決如何去衡量,所以他無法舉出具體的例子。但是 10 的陣營就比較明確,Google X(自動汽車、Project Glass)肯定在其列。

然後 Larry 談到了投資者對 10 陣營的擔心。他覺得這很有趣。投資者總是說「噢,天吶,他們要把錢全部砸到自動汽車上,」他認為自己無論如何努力也無法讓那 10% 變得更大,因為人們是很難被說服去相信那些真正具備雄心的東西的。人們往往更容易接受漸進式的改進。這就是所謂的舒適區。

Google+

接著 Larry 談到了 Google+。他承認這是一個大賭注。在被問到做 Google+ 的目的是為與 Facebook 競爭還是為讓所有的 Google 產品有一個統一的會員身份標識時,Larry 說,好的共享方式對 Google 的產品使用非常重要,此前 Google 嘗試過 18 種不同的共享方式,終於在 Google+ 上取得成功,現在 Google 還在不斷對它做出改進。

採訪中還提到了 Google+ 早期被置入搜尋服務受到的質疑。稱有人認為這違背 Google 永遠提供最好的公正的搜尋結果的承諾。

Larry 的回答是,創造出令人驚嘆的產品是 Google 長期的關注目標。而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理解很多東西,包括 App、可以購買的東西、機票等。Google 需要理解使用者想要搜尋什麼。人當然也是大家想去搜尋的重要東西之一。Google 把人視為搜尋的頭等對象。但是要想要好的搜尋結果就必須有數據類積。你不可能產品剛發佈就能提供最好的結果。而累積的最好方式就是跟 Google+ 互動並提供自己的身份給它,好讓它為使用者工作。對於 Larry 來說他認為這不存在任何問題,提出這種質疑的人屬於短視。他再次強調了滿足使用者的資訊需求需要理解和掌握一切必要的東西重要性。而人肯定也在需要理解的行列。

競爭對手的質疑

Google 的許多競爭對手都談到了 Google 是如何以犧牲它們為代價來展現 Google 的服務。Larry 認為應該這樣看,客戶才是 Google 的最終使用者。大家都希望獲得訊息,獲得誠實的、精確的、排名合理的訊息。這是 Google 的工作之一。其他公司也在做各種各樣的工作,有些工作是跟 Google 做的事情一樣的。但是 Google 做的事情更加綜合全面。他以假期規劃作為例子來說明,他說如果有一個系統可以幫助進行假期規劃當然是最好的,這個系統應該可以知道你的喜好、了解天氣、同時還應該知道機票價格、飯店價格、了解物流情況,並將這些東西糅合到一起。這才是 Google 對搜尋的看法。而所謂的競爭對手只是做這件事情裡面的一部分。

同時他還提到了 Google 對於人們的數據盡量做到沒有排他性。Google 的搜尋結果裡面包含有各個搜尋引擎以及旅行提供商等的結果。他說 Google 盡力做到將這些東西很好地呈現。Google 的優勢體現在跟每個人都能很好地合作上,但是同時也要確保最終使用者的體驗以及為其提供詳盡的訊息。有時候這些事情會很複雜。

Google Wallet

Google Wallet 的進度似乎有點慢。這主要是技術原因還是生態體系的問題?Larry 並不認同 Google Wallet 進展緩慢的說法。他說如果得到允許的話 Google Wallet 會更普及。他希望業界在這方面有更多的合作。

此外 Google 還有其他拿手的支付方式。Google 有很多的小廣告主。通過 Android 的 Google Play 也可以接受支付,不受地域、連線方式(有線、無線)、和接受方(如通過系統商帳單)的限制。Google 在這方面的能力也許受到了誤解。

摩托羅拉(Motorola)

摩托羅拉有一些很好的產品,但卻沒有一個出現在 Google 自有品牌 Nexus 的產品線。Google 會不會跟摩托羅拉合作生產硬體產品?如果會什麼時候開始做?儘管 Google 承諾保證中立性,其他 Android 合作夥伴會不會對此感到害怕?

Larry 否認了 Google 發布 Nexus Motorola 裝置的可能性。說 Google 掌握摩托羅拉的時間還不夠長。對於何時確定合作生產設備一事,Larry 沒有明確答覆。只是泛談了這件事情的性質。他說事情應該這樣看,Google 考慮的是怎樣才能以最好的成本效益、最高的品質將令人讚嘆的產品交到大多數使用者手裡。Google 就是這樣做生意的,Android 也是如此。以前考慮做 Nexus 主要也是想將 Android 最好的一面展示出來,讓開發者能夠早點開發,把一堆重要的事情做完。做什麼、做什麼設備、什麼時候做、如何發佈軟體等等,所有的事情都在變。

Larry 強調,Google 無時不刻不在考慮幫助合作夥伴,如何選好路線,如何做出令人叫絕的創新設備、如何發佈、如何將這一創新帶進生態體系,帶給廣大用戶,如何讓合作夥伴高興等等 Google 都有考慮。而且 Larry 認為迄今為止這一切 Google 都做得相當好。

管理

擔任 CEO 的 Larry 當然每天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在日常事務的管理上。但是他認為這是件好事情,而且也得到了包括 Sergey、Eric(施密特)以及董事會成員等在內的幫助。尤其是施密特令他受益良多。現在管理已經比較順暢。在做新事情、開拓新領域,需要做出變化時,Larry 會確保有合適的團隊、合適的人選就位。然後就放手讓他們去做。重要的是要知道做哪些事情有效。

現在 Larry 更關注的是整體的結構性問題。Google 5 年後會怎麼樣?現在做什麼事情?誰在做?如何進行組織?手頭有哪些人?他說這些問題有的已經有了答案,但是重要的是如何讓這家技術公司不斷擴大影響、不斷提高志向。雖然 Google 現在已經頗具規模,但是他找不到任何理由說 Google 不能變得更大、更有影響。他已經有了很多想法去實現這一點,現在要做的就是日有所進,慢慢擴大規模。為股東,也為使用者創造價值就是他的工作。

CEO 還要做多久?

Larry 沒有給出答案。但是只要能夠讓 Google 更加出色、影響力更大的事情他很積極。他說 Google 現在還只是想要成為的那個 Google 的 1%。他對推動公司前進具有很強烈的責任感。他要努力讓 Google 成為案例研究的對象,讓 Google 的雄心不斷勃發,大到可以對世界和技術產生積極變化。他強烈感覺到現在的 Google 與其終極目標還很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