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減半倒數:幣價上漲的傳統,誰是被淘汰的礦工?

比特幣要減半囉!接下來幾個月,你會越來越常看到「比特幣減半」的相關資訊。沒意外的話,多數文章都會告訴你現在不進場可惜,卻又說不清何時減半、為何減半。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來自《區塊勢》,INSIDE 獲得作者同意轉載。

這篇文章希望減少你的資訊焦慮,內容清楚回答三個問題:

  1. 比特幣何時減半?
  2. 減半會讓幣價漲?
  3. 礦工怎麼因應?

進入正題。

什麼是比特幣減半(Bitcoin Halving)?回答的對象不同,獲得的答案也不太一樣:

  1. 獎勵減半
  2. 幣價大漲
  3. 我不知道

三種都對,先從人氣最高的「我不知道」看起。

沒有精準的時間點

若有人問你:「下次比特幣減半是什麼時候?」

最正確的回答是:「我不知道。」

如果搜尋「比特幣減半時間」,你會發現 2019 年之前的文章,都預測比特幣第三次減半將在 2020 年的 5 月 19 日發生。但最近幾個月的文章,大家卻紛紛改口,認為發生的時間點會落在 2020 年的 5 月 24 日。前後相隔 5 天既不會是時區差異,也不能算是延期。事實上,沒人說得準下次比特幣減半什麼時候會發生。

為什麼會這樣?

區塊鏈的事件都並非按照時間當成觸發依據,區塊編號(block height)才是區塊鏈領域的「中原標準時間」。例如比特幣第一次減半是發生在區塊編號 210,000,第二次是發生在區塊編號 420,000,第三次是 630,000,依此類推。每隔 210,000 個區塊,比特幣的「挖礦獎勵」就減半一次。對照下方的表格就能一目瞭然。

但每個區塊的產出時間不一定。快則幾秒鐘,慢則幾十分鐘,平均是 10 分鐘左右。誰也不知道區塊編號 630,000 以及之前的每個區塊,究竟要花多久時間才能被開採出來。這導致比特幣減半的精確時間點難以預測,只知道大概會在 5 月。幣安則是做了倒數計時器,其設計捨棄每 10 分鐘產出一個新區塊的假設,而是隨著區塊產出的時間調整計算。時間越近,誤差越小。

雖然沒有明確的時間點,但比特幣減半勢在必行。那麼,幣價會跟著大漲嗎?

幣價上漲的傳統

從歷史上來看,確實如此。根據路透社報導

比特幣礦工以效能強大電腦(礦機)與網路上的其他電腦競爭,爭相在區塊鏈上增加新的區塊(block)。他們將獲得一定數量的比特幣,目前為 12.5 顆比特幣。以當前的區塊新增速度,下一個減半將在 5 月發生,屆時比特幣獎勵將會降至 6.25 顆比特幣。在前兩次減半(2012/11、2016/7)後的一年中,比特幣價格分別上漲了 80 倍和 4 倍左右。 

按照過去兩次減半的經驗,只要分別在比特幣減半之前先買個 10 萬元。一年之後,就會變成 800 萬和 40 萬元。這種投資報酬率,讓投資者無不為之瘋狂。附上時間、價格對照圖,更容易看出比特幣減半刺激幣價上漲的「傳統」。

看到上漲的結果,區塊勢的讀者更好奇的肯定是背後原因 —— 為什麼挖礦獎勵減半,會造成幣價上漲?這得從「為什麼要減半」說起。

比特幣區塊鏈這套轉帳系統在 2009 年上線時,就已經確定總發行量為 2,100 萬顆比特幣,預計在西元 2140 年發完。人們只能開採(mine),但不能創建(create)新的比特幣。這與地球上的黃金總量固定相似,市場上的流通數量取決於已開採的數量,所以比特幣也常常被稱為數位黃金。

淘金需要勞力,開採比特幣的礦工們也得付出電腦運算能力。礦工貢獻算力讓比特幣轉帳系統抵禦駭客入侵,系統則發放比特幣給礦工作為回報。這套結合技術(運算能力抵禦駭客)與經濟誘因(比特幣獎勵礦工)的設計,簡稱挖礦,是中本聰(Satoshi Nakamoto)在 2008 年提出比特幣論文時,最令人為之驚豔的設計。

如果總量 2,100 萬顆的比特幣在第一天就發放完畢,接下來礦工也就沒有誘因保護轉帳系統的安全了。那該怎麼發才好呢?

中本聰說:「減半!」

中本聰設計了一套挖礦獎勵逐步減半機制。最初的挖礦獎勵最為豐厚,吸引全球礦工加入。一旦有足夠多的人開始使用比特幣,供不應求時,幣價就會上漲。此時,挖礦獎勵雖然減少,但獲得的回報未必會比較低。

舉例來說,一開始挖礦獎勵是 50 顆比特幣,假設當時每顆比特幣要價 20 美金,礦工可獲得 1,000 美金。到了 2012 年,獎勵減半變成 25 顆比特幣,但幣價已經漲到 40 美金,因此礦工的獎勵仍然維持在 1,000 美金。

早期開採比特幣的速率比較快,系統上線至今 10 年來,比特幣已經被開採超過 1,822 萬顆(約佔總量 86%),只剩約 14% 尚未開採。看到這裡,你是不是有一種比特幣會越來越稀缺的感覺呢?

理性來說,獎勵減半與幣價上漲兩者並沒有必然關係。畢竟中本聰早在 2008 年的論文裡,就明確指出比特幣總量為 2,100 萬顆且未來開採速率會逐步變慢。至今規則完全沒變。既然供給固定,那麼只有需求增加才會導致幣價上漲。而需求增加的兩大原因分別是:

  1. 資訊落差
  2. 避險需求

許多人是近幾年才聽過比特幣、獎勵減半。知道比特幣的人越多,就有越多人可能會購買比特幣。每次比特幣減半都會獲得大量媒體曝光,無論人們是否真的弄懂比特幣及其機制,只要有人買幣就會讓幣價上漲。減半只是讓比特幣大量曝光的諸多事件之一而已,我寫這篇文章、學校開設區塊鏈課程,都可以視為在推升比特幣的需求。

近期更引人關注的是避險用途。2020 年才剛開始,但接連爆發的天災人禍,讓人們斷定世界越來越混亂。以前每逢政經局勢震盪,人們便會搶購黃金,如今有越來越多人將比特幣視為數位黃金 —— 兩者同樣具有稀缺性,但比特幣不僅便於攜帶、可以隨時分割、透過網路傳輸,還可以進行私下交易。時局不穩,比特幣可以滿足人們的避險需求,價格也就升高。

幣價是否會如期上漲還沒人說得準,但礦工們的收入勢必受到衝擊。

被淘汰的礦工

假如礦工目前的經營成本與收益正好是損益兩平,在幣價不變的情況下,礦工等於就是硬生生的被減薪 50%。若要維持既有的收入,幣價至少要相對應的上漲一倍才行。這對比特幣瘋狂的幣價來說,並非不可能。但若幣價沒有明顯起色,市場就會開始淘汰那些挖礦成本過高的礦工。

如果你是比特幣礦工,眼看著減半即將到來,你會選擇擴大經營還是準備收攤呢?礦工的主要競爭對手是其他礦工,區塊獎勵可說是僧多粥少。若有許多礦工打退堂鼓,剩下礦工獲得區塊獎勵的機率就大幅提升,這是逆勢操作的辦法,實際上有多少礦工會選擇退出則不得而知。當利潤被進一步壓縮,礦工只能祭出兩大因應策略:

  1. 開源:採用挖礦效率更高的礦機
  2. 節流:遷移到電費低廉的地區挖礦

生產高階礦機的公司要起飛了嗎?他們已經起飛過了。現在挖比特幣的礦工,採用的機型大概都不脫比特大陸、嘉楠耘智的頂級礦機,低階礦機早在 2018 年幣價下跌時就被洗出場了。但當時這兩家公司擴張太快,持有的資產也多是虛擬貨幣。現在他們光是要維持正常營運都有問題,遑論投入更多研發資源推出新的礦機。此外,轉移陣地挖礦也不是新招式。根據國際能源總署的統計數據,全球工業用電最便宜的五個國家分別是挪威、美國、瑞典、芬蘭和台灣,這些都是全球的挖礦重鎮。

綜合兩者來看,比特幣減半等同強迫挖礦企業優化成本結構並且淘汰散戶礦工,畢竟礦場的管理也是成本來源之一。最後只會剩下少數幾家挖礦企業存活,進而導致比特幣挖礦的集中化。至於這會不會導致追求去中心化的人們,轉往相對分散的以太坊進而推升以太幣價,就是另一個議題了。

幣價難以理性分析,早已不是新聞。看完今天這篇文章,你認為還有哪些影響幣價的因素呢?歡迎你在文章下方留言。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自駕巴士上路載客 桃園智慧城市現在進行式

過去讓人有距離感的「智慧城市」,在桃園已經真實上路載客。
評論
Photo Credit : 桃園市政府
評論

桃園有全國首座自駕巴士測試研發基地,首張自駕車測試車牌從這裡發出。青埔地區的實驗計畫完成封閉測試,今年開始在開放道路載客運行,未來可作為接駁捷運到社區的最後一哩路。

桃園推展智慧城市成績搶眼,2019 年獲國際智慧城市論壇 ICF TOP1首獎、2020 年首辦Top7 國際智慧城市頂尖論壇等,廣受肯定;以通訊技術創新再造、擴大智慧應用,提供更貼近市民生活需求的服務,進而打造安全、永續、宜居的智慧城市。

智慧交通是智慧城市中重要的一環

一座智慧城市的形成,「智慧交通」可說是重要的環節之一,現今人工智慧(AI)和物聯網(IoT)結合的AIoT技術逐漸成熟以及5G的快速發展,使得智慧交通再度升級。桃園領先全國推出各項智慧交通創新方案,例如「AI智慧號誌控制系統」運用AI自動偵測辨識技術,演算最適現況車流的計畫,而智慧巴士透過AI感知及辨識技術建立自動煞停系統等,為桃園市民打造更安全、順暢、舒適的交通環境。

桃園推出自駕巴士測試運行,以無人自駕車育成計畫的階段性成果,整合AI自動駕駛系統及智慧路口車路通訊,達到路線、站點優化、排班調度最佳化,將自駕巴士作為捷運、高鐵、機場或台鐵銜接社區的最後一哩路,更緩解長久以來交通壅塞的問題。

桃園市自駕巴士的智慧行控中心,即時記錄車輛狀態、感測器及營運資訊,並可提前做車輛及系統異常預警。 圖/桃園市政府

運行於青埔地區的第一條自駕巴士路線

桃園青埔地區試辦全國第一條提供捷運站接駁、行經學校並深入社區的自駕巴士路線,今年5月至10月底開放預約以來,有破千人次搭乘,超過9成民眾對服務感到滿意。自駕巴士透過AI自動駕駛系統辨識號誌燈號、障礙物、行人或其他運具,配合智慧路側設施規劃與建置,克服青埔地區混合車流的複雜交通環境,且以實車運行累積各場景經驗,透過AI深度學習提升自駕巴士自動化程度。

桃園市政府將於2023年舉辦世界客家博覽會,規劃透過自駕巴士在機場捷運A17領航站、A18高鐵桃園站、A19桃園體育園區站提供接駁服務,讓遊客可搭乘暢遊博覽會,體驗科技的進步,也向國際展現桃園智慧城市的實力。

安全操作員監控下的測試無人自駕小巴上路運行實況。 圖/桃園市政府

首座自駕車測試研發基地在桃園

桃園自駕巴士的測試成功,配合「亞洲・矽谷計畫」於2019年正式啟用的虎頭山創新園區功不可沒,其為全國首座結合「車聯智駕中心」與「資安物聯網中心」的測試研發基地,在交通部挹注下,攜手中華電信打造全國第一個整合5G蜂巢式車間通訊,做為自駕車與路側設備通訊的5G垂直應用實證場域。

虎頭山創新園區全區覆蓋5G企業專網,可應用在自駕車各種路上測試,例如透過5G網路,把紅綠燈倒數秒數訊號,傳輸到車上行車系統以提早準備,讓自駕車的安全防護再升級;園區也配備不同交通道路模擬情境以測試自駕車運行演算能力,並提供所需軟硬體設備、專屬測試場域,以及多項專業車聯網及智慧駕駛所需環境,使園區成為自駕車技術實證的重要平台,全國首張自駕車測試車牌及實驗車牌就是由桃園發出。

虎頭山創新園區提供不同的道路情境測試環境。 圖/桃園市政府

智慧城市的現在進行式

今年8月全球第五座榮獲O-RAN聯盟(Open Radio Access Network Alliance,國際開放網路架構組織)認證的OTIC實驗室(Open Testing and Integration Centre)在桃園成立;透過建立5G開放網路驗測環境,逐步落實國產5G網路關鍵技術自主能力、加速5G網路佈建及產業數位轉型,智慧場域建置的運用在桃園持續發生。

桃園推動智慧城市的關鍵,在於運用科技創新、以市民生活需求為導向,期能在推動的過程中,讓人感受到城市的溫度。配合「亞洲・矽谷計畫」的推展,桃園將整合國內5G、物聯網等科技創新能量,連結在地與國際新創產業發展,發展成為亞太創新交流樞紐以及智慧城市發展的重要場域。

[桃園市政府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