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note COO 談全球化的方式與長期貪婪

「全球化的傳統定義是在全球範圍內發表產品。但現代定義應該是在全球範圍內發表和打造產品。」Evernote 的 COO 談論全球化的方式與優勢,以及 Evernote 是如何看待長期貪婪這件個模式。
評論
評論

Evernote 是一個非常有趣的公司。它用心經營,它長期貪婪,它擁抱世界。

在昨天舉行的創業邦年會上,Evernote 的 COO Ken Gullicksen 到場正式發表 Evernote 百寶箱功能。會後,ifanr 專訪了 Gullicksen,談及 Everonte 全球化、長期貪婪以及付費增值模式、中國市場等有趣而值得思考的話題。

全球化公司和全球化產品

Get off the patch. Get on the plane. And the world can be yours.
離開小土地,搭上飛機,然後擁抱世界。

這是 Gullicksen 演講用投影片的最後一句話。會後專訪上,我一開始就問起了這句有趣的話具體想表達些什麼。Gullicksen 說作為一個公司的高階領導者,必須要有全球視野、了解消費者如何評價產品以及產品的最優先需求是什麼。你必須深入本地,將時間用在關鍵人物、重要市場和重量級企業上。

一個真正全球化的公司,並不是僅僅在自己的地盤上「運籌帷幄」。如今,Evernote 已經在中國、日本、瑞士等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立辦公室,為了在全球化的道路上走得更長遠。

全球化的傳統定義是在全球範圍內發表產品。但現代定義應該是在全球範圍內發表和打造產品。

這是 Gullicksen 在演講上提到的另外一句讓人印象深刻的話。「那麼,如何去打造一個全球化的產品?」我問。

Gullicksen 認為應該招募可靠的開發者,不管是獨立開發者、第三方開發者還是公司自家的開發者。這些開發者要從世界各地去找,因為他們能帶來不一樣的視野。

引人深思的是,Gullicksen 說他們不會只為了開發一款專門為中國設計的產品而去尋找中國開發者。相反的,他們會從各地的累積經驗,以改進 Evernote 的全球化產品,讓世界各地的 Evernote 使用者都能受益。舉個例子,Evernote 在北京的 R&D 部門就專注於改進 Evernote 的搜尋功能。搜尋是 Evernote 一個非常重要的功能,讓內容「易進易出」是 Evernote 的核心價值之一。相較英文,中文的搜尋和識別功能要困難得多,所以 Evernote 希望讓北京團隊來改進,並造福所有的中文使用者。

長期貪婪與付費增值是一個哲學問題

Evernote 的 CEO Phil Libin 曾在接受華爾街日報的時候提到「長期貪婪」(long-term greedy)的商業模式。他認為讓使用者長期停留在 Evernote 上更為重要,因為在使用者長期的使用時間裡我們都有機會從他身上賺錢。但若嘗試給使用者施加付費壓力,雖然促進了短期營收,但更嚴重的是會趕跑使用者。

Ken Gullicksen 對此的理解是什麼?

忠誠的使用者離開的可能性很小。因此,Gullicksen 認為對 Evernote 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讓使用者變成忠誠的使用者。在此之後,忠誠的使用者付費的意願就取決於使用頻率,以及 Evernote 所創造的價值。這也正是為什麼 Evernote 要開放,並大力支持開發者的原因。為此,Gullicksen 還給了我們一份很有說服力的數據:

一個只是在手機上記記筆記的使用者,和一個同時使用筆記本電腦以及 Evernote 相關產品的使用者,後者付費的機率是前者的三倍。而一個還同時使用多個整合 Evernote 服務的應用的使用者,他的付費機率是第一種使用者的十倍。

當 Evernote 做出越來越好的產品,並提供越來越多你需要的服務時,「付費使用者」的轉換就水到渠成了。

如何執行「付費加值」是一個哲學問題

談到「長期貪婪」與「付費加值」(Freemium)的關係,Gullicksen 認為這是一個執行模式以及發展產品的哲學問題。長期貪婪顯然是付費加值模式的一種。

而「長期貪婪」模式的美妙之處在於:Evernote 是一個非常優秀的免費產品,並且使用者可以在沒有付費壓力的情況下長期使用。當你選擇付費的時候,你不是被迫,而是自願。但有些執行付費加值模式的產品,當你使用到一定的階段時,它們可能就不再提供服務,強迫著你去付費。

關於中國和矽谷、開發者社群以及硬體

  • 中國和矽谷應該相互學習
    Gullicksen 認為各個國家在創新方面都有很多的不同。中國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有很多高品質與設計的應用程式。他認為矽谷應該向中國學習精益求精的精神,以做出更好的產品。而中國應該向矽谷學習的地方是全球化,因為中國的公司更傾向專注於本土,而 Gullicksen 認為他們應該學習矽谷的公司「抬頭看世界」。
  • 對中國開發者社群的形成有很大期待
    關於 Evernote 在中國建構生態圈的期望,Gullicksen 希望盡可能在中國找到更多開發者,激發中國的潛能,並形成開發者社群。他認為這對中國開發者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機會,讓他們開始接觸國際市場,這既是 Evernote 的獨特優勢,也是中國開發者的動力。日本東京有兩、三千個開發者正在開發與 Evernote 彼此整合的應用程式,而中國重要地區的開發者數量遠遠超過東京,所以當 Evernote 中國開發者社群形成之後,中國的發展機會非常非常大。
  • 硬體方面的合作和討論一直在進行
    Evenote 內部一直有很多關於硬體的討論,事實上 Evernote 已經跟一些公司,例如 Livescribe 和 Moleskine 展開合作。硬體的範圍不僅僅局限於智慧型手機,只要能提供更好的體驗,Evernote 都很樂意與硬體廠商進行合作。

編按:延伸閱讀可以透過這篇文章來看看 Evernote 在台灣的情形「『我們只做我們自己想用的產品』- Evernote CEO Phil Libin 來台參加使用者聚會,宣布成立台北辦公室以及與台灣大哥大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