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一樁不敢說、不能說、不好說的花蓮後山「冤案」

水泥和混凝土這惡名昭彰的產業能不能應用到循環經濟呢?首先,我們必須分清楚水泥、混凝土、砂石這三種東西的差別。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作者鄭瑞濱,孜孜屹屹專精於營建材料研究的台灣大學土木工程學博士,秉營建循環翻轉產業的夢想,告別十餘年台灣營建研究院組長、所長的職涯後,以「產業踐履」為職涯目標再出發,任潤泰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職務。同時在台灣混凝土學會平台整合建構含括水泥、砂石、鋼鐵、混凝土等業種的「營建循環產業鍊」,發展營建材料領域的新供需模式、創造新的商機與產值。目前也是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

原文刊登於綠學院,INSIDE 經授權轉載。

這一兩年綠學院有許多文章帶起了國內的循環經濟風潮,這裡面主要討論塑膠回收及電子廢棄物的循環經濟。不只綠學院,許多單位舉辦研討會、國際論壇、參訪、工作坊,共同把循環經濟捧上天,一時間循環經濟成為熱搜關鍵字,什麼產業只要加上循環經濟,就彷彿成了產業火車頭。

在戲台上,戲份多的肯定是主角;但在循環經濟,主角卻因為人們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而被晾在一旁,以至於政府在施政時,因顧慮到民眾觀感,只給你喜歡的,而不敢給你真正對你有幫助的。我接下來要談的主角,就是水泥和混凝土產業的循環經濟。

什麼?水泥和混凝土這兩個罪大惡極的產業,臺灣到 2020 年都還在挖花蓮的山就已經夠丟臉了,你是沒看過齊柏林的《看見台灣》嗎,任何一個愛臺灣的人,看到自家後山被你們這些財團挖成斷頭山,都不應該容忍。而且, 臺灣的房價那麼高,年輕人根本買不起房子,整天蓋房子幹嘛,生產那麼多水泥幹嘛?

這是你心中的小劇場,而且這場戲,已經演了二三十年。

這就是我和其他幾位綠色帶路人,要開始一系列「營建業循環經濟白話文運動」的原因。和其他綠色產業白話文系列文章一樣,我也相信營建業循環經濟是一個工程問題,而不是價值觀判斷的理念問題,而且我認為產業界已經準備好,可以粉墨登場了!我將從水泥和混凝土產業的循環經濟出發,帶你破解這其中的刻板印象,提供跨產業的全局思維,以技術、政策、法律、市場為支點,為你建構系統性的知識框架,助攻也在找尋循環供應鏈解決方案的人、工作者,以及政策制定者,並提出我們對於臺灣發展營建循環經濟產業可能的解法。

請先根據你過往對水泥和混凝土業的看法,判斷以下四個論述何者為真? 先別急著往下看答案:

  1. 臺灣每人平均年水泥用量世界第一 
  2. 台泥和亞泥挖花蓮的山是因為要把裡面的砂石作成水泥
  3. 路上跑的田螺狀會轉動的水泥車,是裝水泥的,因為水泥乾掉就不能拿來蓋房子
  4. 挖山和盜採砂石實無必要,可以拿水庫淤泥混在水泥裡,也是一種循環經濟

除非你是業內人士,否則我打包票沒有人能全部回答正確且完整說明其原因。這是因為我們大多數人,其實根本分不清楚水泥、混凝土、砂石這三種東西的差別,我們必須先建構最基礎的認知,才有辦法談論各種爭議,也才有能力討論之後要展開的循環經濟議題。

水泥由石灰石、黏土、矽砂、鐵砂為原料,混合研磨成粉體,然後經溫度高達 1600 ℃的水泥窯燒至半融狀態,冷卻後製成一顆顆如湯圓般的熟料,再加入石膏研磨,磨成細粉即為水泥。水泥的作用比較像是膠水,它是混凝土的原料,再加上砂石、水等材料攪拌,就成為混凝土,不然砂石這些東西會散 掉,房子根本蓋不起來。我們每一個人住的房子其地基和結構都必須使用水泥和混凝土,即使是木構建築也一樣,只是比例的高和低而已。

不只是建築物,水泥和混凝土也是造橋鋪路的主角,因此當國家經濟蓬勃發展時,水泥和混凝土的用量絕對非常高,剛剛說的第一項「臺灣每人平均年水泥用量世界第一」,那是幾十年前臺灣經濟奇蹟時代才有的事,現在國家經濟一路下滑,我們現在的人均用量,甚至小於經濟遲緩的日本,這種說法早已過時。整個臺灣從日據時期開始,挖了幾十年的山,所消耗的庫存量遠比不上你手機用的金屬(註一)。

第二項「台泥和亞泥挖花蓮的山是因為要把裡面的砂石作成水泥」也是錯的,因為挖山是為了取其石灰石、黏土、矽砂、鐵砂四種原料之一的石灰石, 而不是取其砂石,砂石跟水泥本身沒有什麼關係,那是後面混凝土階段才需要的。

第三項也是錯的,路上跑的田螺狀會轉動的水泥車,裝的是預拌混凝土, 混凝土保鮮期最多就半天,半天後就不能用了,這就是為什麼混凝土廠必須設置在都市附近,不能離基地太遠,自然也不可能從國外進口。

台灣混凝土學會
​混凝土預拌車,我們俗稱的水泥車,其實是裝混凝土的。
台灣混凝土學會
水泥粉、飛灰、爐石粉散裝運輸車,這才是真正裝水泥的水泥車。

最後一項拿水庫淤泥混在水泥裡的想法則是一廂情願了,水泥由石灰石、黏土、矽砂、鐵砂為原料混合,最需要的元素是矽鋁鐵鈣,經高溫淬煉化合。水庫淤泥沒有經過高溫把矽鋁鐵鈣化合成化合物,又怎能成為膠水?那混凝土裡面能放嗎?混凝土的原料是水泥、砂石、水,裡面也沒有泥,放了水庫淤 泥,混凝土會像稻田乾掉開裂般地裂開,就不能用了。

看完這篇文章只花了兩分鐘,你得到下面三個認知升級,幫助你開始練習除了看得見的東西之外,也開始練習看見看不見的底層邏輯。

在戲台上,戲份多的肯定是主角;但在循環經濟,主角卻因為人們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而被晾在一旁,這就是水泥和混凝土業目前面臨的處境。

混凝土是蓋房子和造橋鋪路的主角,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也都迴避不掉,且混凝土廠的設置不能離基地太遠,不能仰賴從國外進口。既然理解水泥是混凝土的重要原料,那就積極面對。水泥、混凝土、砂石是互相依存的產品原料,這三種東西有各自的特性和偏好,在討論爭議時,我們最好要根據它的特性來理解,不能一廂情願。

現在你可能想,既然水泥製造是必要的,那我們能少挖一點石灰石嗎,有什麼東西可以取代水泥的原料嗎?不只有,而且還不少。下一篇,我將使用熬大骨湯的比喻,帶你一探水泥業的循環經濟潛能。

  • (註一)石灰石是臺灣最豐富、也是少數能自給自足的礦產資源,其蘊藏量推估可供我國使用超過 15,000 年。相比之下,手機使用的多個金屬預計本世紀末都有耗竭之虞。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李柏鋒



數位轉型玩真的!緯創資通設「DnA 數位學院」培養數位人才,長遠佈局站穩國際市場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其保持國際競爭力的方式,就是積極培育數位人才,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為數位轉型做長遠計畫。
評論
Photo Credit:緯創
評論

緯創為美國財星雜誌 《Fortune》 全球 500 大企業,以強韌的電子資通訊產品享譽國際,不僅昆山廠於 2021 年獲得世界經濟論壇肯定、入選為燈塔工廠,更在近期延伸至台灣廠區,於新竹科學園區工廠導入 5G 企業專網來建立智慧工廠,利用 AR 智慧眼鏡的服務,透過遠距協作應用,提升生產效能。長期以來,緯創為持續推動變革,並在全球站穩領導地位,進行了一場「全員轉型」大改革。

企業內部辦學!緯創資通獨家「DnA 數位學院」培育人才最到位

數位轉型思維並不是工程師的專利,唯有全員融入數位 DnA,企業才能真正推動轉型齒輪,邁向進步創新的軌道。緯創非常明白這樣的道理,因此積極投入資源,將數位轉型視為長期計畫,甚至在企業內部辦學開課。

首先是「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是所有緯創員工的入門必修課程。透過輕鬆活潑的科普影片,幫助員工快速了解數位轉型基礎知識,課程結束後還有測驗來檢視學習成效,亦可隨時回到教育訓練平台複習內容。除了全員「數位轉型微學習課程」,具備數位轉型潛力的員工,更有機會參與進階的數位轉型訓練,也就是緯創獨有的 「DnA 數位學院」 。

「DnA 數位學院」成立目的為建立緯創數位轉型能力,不僅訓練員工晉升為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更賦予員工舞台,主導規劃數位應用策略。最初由麥肯錫專業顧問公司協助舉辦課程,歷經兩年,現已轉變由完訓員工來規劃課程,傳承知識與經驗。由主管提名受訓員工,在通過面談審核後,學院依照員工在團隊的角色給予不同訓練,課程分別有 Translator、PO、Tech Lead 。

有別於一般課程,DnA 數位學院融入實際案例分享與模擬情境的練習,每一堂課程設計皆環環相扣,使員工擁有數據架構技術的基礎,以實現端到端連接和可追溯性,確實將所學化為所用。課程完訓後,員工能獲得認證的肯定及豐厚的獎金,逐步成為專業的數位轉型專案領導者 。

緯創成立「DnA數位學院」至今,成功培育超過近千名數位轉型專家,成為業界數位轉型人才培育的指標企業。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DnA 學院」主要開設 Translator、PO、Tech Lead等數位轉型課程。在課程完訓後,緯創頒發給員工專業認證及豐厚獎金,逐步培育員工兼具數位轉型領導力及跨域整合力,開拓員工多元職涯舞台。

由上而下轉型,由內而外改革!以實踐帶動轉變,建立高效工作模式

把所學發揮為所用,是緯創進行數位轉型最核心的目的之一,那些數位化的資訊不能淪為紙上談兵,或是少部分人的資源,而是要能成為團隊全員的基礎。推行數位轉型,最常面臨的挑戰是面對新工具的恐懼,因此從領導者開始以身作則,才能建立真正的數位管理新思維。

數位轉型是否到位?員工的感受最真實。緯創員工認為最大的改變是公司導入許多數位化工具,來推動專案的智慧化,例如: 建立數據共享平台,使員工能共享數據,提高設計端與製造端間的溝通效率,更透過培訓資源建立產品開發團隊,加速 5G、AIoT 產品開發及生產應用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此外,企業文化一向是數位轉型成功的關鍵—塑造敏捷精神、團隊彼此互信、鼓勵創新及勇於改變的氛圍,而團隊成員心態上的轉換,更是數位轉型最重要的前題,能讓企業上下一心並走在數位轉型的正軌上。緯創資通總經理暨緯創智能執行長沈慶堯侃侃而談說道,「在數位轉型的過程中,大家必須成為Leader(轉型推動者),從願景、定義用例、開發產品與推廣落地當中,洞察實情並產生效益,也就是產生 insight 與 impact。數位轉型沒有捷徑,只有擁抱變革並落地實作,才能實現轉型的願景。」

在數位轉型的路上,與緯創共同成長與創新

 Photo Credit:緯創資通/近年致力於車聯網、智慧工廠及智慧生活的技術突破與創新,透過全員數位轉型、強化員工的授權及賦能,加速緯創在 5G、AIoT 領域的敏捷開發與應變能力。

每一間企業都有屬於自己的數位轉型節奏與方法,而緯創值得學習的部分在於,建立一個讓員工主動參與、持續進步的學習機制,不僅帶動技術革新與事業成功,也讓每一位員工擁有自我加值的機會,未來無論面對什麼樣的挑戰,都能堅定的應對。

緯創事業版圖橫跨 5G、AIoT 應用在車聯網、智慧工廠、智慧生活等領域,具備豐富企業資源,得以在科技領域持續創新,掌握全球競爭力,同時有成熟完備的企業制度,給予員工優渥的薪資福利與國際發展舞台。想躍升成為跨域人才嗎? 那就準備好開放學習的心態,加入緯創與企業共同成長、開創精彩職涯。

更多訊息請見緯創資通-關鍵業務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