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中的「社群媒體戰」

幾千年來,戰爭不斷在演化。從陸戰、海戰,到空戰,再到最近流行的電子戰,戰爭的領域一直在擴張。如今網路上的社群媒體也捲入戰爭漩渦。
評論
評論

圖片來源:Israel Defense Forces

幾千年來,戰爭不斷在演化。從陸戰、海戰,到空戰,再到最近流行的電子戰,戰爭的領域一直在擴張。

如今網路上的社群媒體也捲入戰爭漩渦,在以色列與哈馬斯的戰爭中,雙方充分利用社群媒體,上傳戰爭受害者的影片到 YouTube、將戰地照片上傳到 Instagram,甚至在 Twitter 上進行「戰爭直播」。以往的大聲公、飛機投放的宣傳單、被轉換成網路中的一條條訊息,佔領著無處不在的螢幕。有硝煙的戰爭與無硝煙的戰爭並行。

是誰改變了這場戰爭?《平板電腦雜誌》經過採訪,發現領導以色列發動「社群媒體戰爭」的,是一名年僅為 26 歲的年輕人。他叫 Sacha Dratwa,是「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小組新媒體辦公室」的負責人。

兩年前以色列對哈馬斯發動的「Operation Cast Lead」,結果大獲全勝。這場戰爭期間人們經常 Dratwa 與其新媒體辦公室活躍的身影——他們將作戰過程的錄影,上傳到 YouTube,並在 Facebook 上「直播戰爭」。

而最近兩年,新媒體辦公室的擴張速度在加快,他們運用的社群行銷的手段變得越來越多元化,比如開發出與 Foursquare 類似的社群平台,你在上面無論發布什麼訊息都能獲得點數,達到一定的點數後,就能獲得獎勵勳章。現在以色列的國防軍還在網路上發表無人機拍攝到的照片。

負責政府公開訊息事宜的 Daniel Seaman 對 Dratwa 所做的事情評價很高,認為後者將以色列所發生的事情轉換成新語言,讓年青一代也能看得懂。「就好像有魔力一樣。」

在接受《平板電腦雜志》的電話採訪時,Dratwa 說,「我們的目的是簡單地將以色列所發生的事情解釋給人們聽。我們相信人們能夠明白 Facebook 上的語言,以及 Twitter 上的語言。」後面兩句話包含更多的寓意,Dratwa 解釋了自己的目的——他們實際上是跳過了「舊媒體」擔任的中間層,更快地將訊息提供給大眾。

他強調說,他並不希望人們從別的地方獲取消息。在社群媒體中,「以色列國防軍」自己就提供了大量第一手現場資料,而「舊媒體」並不在場。

最初提出發動「社群媒體戰爭」的是年僅 25 歲的 Aliza Landes,她是理學家 Richard Lands 的女兒,目前服務於以色列國防軍北美新聞發布辦公室。是她在「Operation Cast Lead」行動中,領導以色列軍方第一次發動無硝煙的戰爭。

她說:「在以色列,Facebook 與 YouTube 曾被視為小孩子的玩物,一種在辦公室裡浪費時間的方式,沒有人認為它們能成為強有力的宣傳管道。」但社群媒體的角色絕不僅僅是行銷工具。在 2010 年 1 月,加勒比海發生一場大地震,當時以色列當局決定借助 Twitter 管道與難民直接溝通,提供他們所需要的東西,效果很不錯。

而在 2010 年 5 月,在「加薩船隊衝突」中,當時以色列派遣士兵組織「自由加薩船隊」運送物資到加薩當地,但士兵登陸船隊之一的「藍色馬爾馬拉號」時發生流血衝突,以色列士兵打死了船上的船員,遭到國際的非議與譴責。以色列稱,士兵在登船後,遭到暴力襲擊,因此展開自衛。後來以色列調查,在藍色馬爾馬拉號上襲擊以色列士兵的人屬於基地組織的傭兵。Lands 當時將一則以色列士兵遭遇襲擊的影片上傳到 YouTube,讓大家對事件發生有所了解。

但是社群媒體就能夠揭露更多真相嗎?實際上,戰爭的雙方都背負著原罪。在哈馬斯公開因為以色列攻擊而死亡的嬰兒時,以色列也以公開因為哈馬斯攻擊而死亡的女孩作為回應——以色列與哈馬斯所發布的,是他們經過精心選擇,期望影響到他人的內容,當中並沒有公正的立場。但社群媒體上的觀眾,到底如何看待以色列與哈馬斯之間的衝突?能否秉持公正的立場?(我希望戰爭永遠都不要發生,更不希望有人因為暴力而受到傷害。)

不管是選戰,還是戰爭時的宣傳戰,都讓我們認識了社群媒體的力量,我們對它的運用,也許仍有待開拓與創新,但同樣應該要非常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