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電玩產業深陷加班文化沒勞權?美國工會挺身而出!

在美國,電玩開發者通常都會在遊戲上市前進入「修羅場模式」,日以繼夜密集加班,每周工時達 80 個小時。近來,這種現象已經引起美國通訊暨媒體工會(CWA)的注意,決定站出來抗爭到底。
評論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A Big Union Wants to Make Videogame Workers' Lives More Sane》,作者 Cecilia D'Anastasio。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本文由譯者 Melody Sinn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2018 年,《碧血狂殺2》(Red Dead Redemption 2)上線前夕,開發商 Rockstar Games 共同創辦人丹·豪澤(Dan Houser)竟還沾沾自喜向媒體透露,「我們可是一周工作超過 100 小時」。換言之,正當大票電玩迷準備打開荷包,迎接這款西部動作遊戲的同時,Rockstar 公司員工們卻必須在「修羅場模式」內埋頭苦幹,才得以在發售日前交差—— 這種現象其實就是整個遊戲產業超時工作的縮影,連續長時間的常態化無條件加班也被戲稱為「Crunch Time」。

去年,Epic Games、BioWare 和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等在內多家遊戲開發巨頭的員工陸續發聲,娓娓道出過勞、無預警被解僱的悲慘故事。職場社群平台 LinkedIn 統計,遊戲產業的人才流失率約為 15.5%,遠高於其他科技領域。於是乎這個專門堆疊童年夢想的產業內,組織起工會的聲音開始在業界間流傳起來。今年 1 月 7 日,美國大型工會之一「美國通訊暨媒體產業工會」(Communications Workers of America ,CWA)也正式加入這波運動。

CWA 主席克里斯·謝爾頓(Chris Shelton)透過新聞稿表示:「科技、遊戲公司逃避責任的陋習已經太久了。今天有許多遊戲業員工不惜挺身而出,揭發公司自吹自擂背後的殘酷事實。也因此這項計畫將能在爭取權益以及推動改革方面,協助科技和電玩從業者進入下一層次。」

《洛杉磯時報》稍早前報導指出,CWA 今年 1 月 7 日宣布一項舉措——「科技工會組織行動」(CODE),旨在幫助遊戲和科技公司的職員組織工會。根據官網簡介,CWA 目前代表逾 70 萬名會員,範圍涵蓋教育、廣播、汽車生產、電信和其他產業的勞工。如今為了協助籌組電玩工會,過去數個月內更已召集多名幹部,當中最響亮的名字就屬艾瑪·基內瑪(Emma Kinema),她曾於 2018 年創立遊戲工會組織(Game Workers Unite,GWU),是專為電玩從業者而設的勞工團體。

基內瑪表示,「當人們跟同事一起加入工會時,他們的安全理應得到保障,尤其是在遊戲業內性別歧視、種族歧視、薪資差距、無償加班、裁員等問題更是根深蒂固,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保證這些公司在發展的同時,還必須聆聽員工的聲音。基內瑪提到,CODE 這項舉措正是 GWU 和 CWA 兩個組織在這兩年間多番討論後的結果。

儘管各大工會立場不盡相同,但成立背景大都類似:勞動意識日益增強。然而,並非所有不滿最終都會導向工會。2018 年,Google 爆發全球大規模罷工行動,2 萬名員工走上街頭抗議公司包庇職場性騷擾。事後,絕大部分的罷工發起人先是被冷落、被敵視、降職,最終痛苦不堪只好自行請辭。

次月,位於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亞馬遜倉庫再有數十名工人因不滿工作條件而罷工示威。去年,上千名亞馬遜員工發起示威,強烈指責公司污染環境。然而,在各組織的努力之下,工會運動還是取得了些許進展;去年 9 月,多達 80 名 Google 承包商加入美國鋼鐵工會; 2015 年,Facebook 接駁車的外包公司 Loop Transportation 旗下多名司機投票決定加入「卡車司機工會」 Teamsters 聯盟。

去年,遊戲開發者大會調查顯示,4,000 名受訪者當中就有半數認為:「遊戲從業者確實應該成立工會」,但卻只有 21% 的受訪者認為:「工會最後能順利組成」。去年 5 月,《英雄聯盟》發行商 Riot Games 因性別歧視爆發遊戲業史上罕見的大規模罷工事件。這起事件最初是於 2018 年由遊戲媒體《Kotaku》報導揭發,然而, Riot Games 高層事後竟迫使兩位已經提出訴訟的女性員工轉為私人仲裁,以迴避正規司法程序,上百名員工這才奮而罷工,聚集廣場抗議。去年 12 月,案件達成和解,Riot Games 承諾支付上千萬美元的和解金,分給過去五年工作過的女性員工,以解決性別歧視的訴訟,當中包含:同工不同酬、性騷擾、女性員工升遷受阻等。

對此,過去也有一些 Riot Games 員工曾公開表示設立工會,但仍有別的職員表示她們獲得了足夠的報酬,工時也相對合理。去年 8 月有一匿名女職員坦承,儘管確實曾在公司遭受性別歧視之苦,但仍無法設想能在 Riot Games 建立工會,她表示,「我還真不曉得工會在這方面能具體實現什麼訴求。對我而言,工會的宗旨是要解決工作條件極為惡劣、工人權益嚴重受剝削的勞資爭議。」

遊戲開發者納撒尼爾·查普曼(Nathaniel Chapman)過去曾任職於暴雪(Blizzard) 和黑曜石(Obsidian ),他自揭瘡疤透露,以往也曾面臨業內常見的職場霸凌,當中就包括無償加班,期間還親眼目睹業內好友因所謂的「管理不善」而被裁員。他說:「若當時有工會能出手相助,本可以協商要求更優渥的條款和遣散費」。現階段,查普曼正在創辦一家遊戲公司,把 51% 過半股權撥入獎勵計畫,望能員工人人持股。

至於籌組工會相關事宜,暴雪、Riot、Rockstar 和 BioWare 的代表均未立即回應置評請求。

艾米莉·巴克(Emily Buck)曾在另一家遊戲開發商 Telltale 工作,該公司於 2018 年裁員數百名人。她說,昔日仍在遊戲業內拚搏時,她每周工時必須超過 80 個小時才能趕上期限,最操勞的情況下甚至曾連續加班數個月才能勉強保住飯碗,過程中還必須時時擔心會失去工作、被降職或計畫被取消。巴克如是說,「勞動意識已經抬頭,即便工會籌組得以實現,也並不代表職場霸凌將銷聲匿跡,工會的存在不過是多了通報和處理問題的管道。然而,像我這樣的遊戲開發者常常生活在恐懼之中,倘若鼓起勇氣發聲對抗環境,個人聲譽受損不在話下,最後可能連飯碗都不保。」

責任編輯:Chris


【2021 INSIDE 未來日】Aruba 打造安全簡易的智慧物聯網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評論
Inside
評論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會中談到如何打造安全、簡易的物聯網(IoT),以及如何建置和整合一個智慧平台。IoT 的應用範圍廣泛,從新能源、環境、居家、資訊安全,已經滲透至生活各層面,陳清淵也分享了 Aruba 在這一波浪潮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Inside
Aruba 台灣區副總經理陳清淵在 inside 分享對物聯網未來的期許

在會談一開始,陳清淵提到,目前運用 IoT edge 會遇到四個主要問題:

  • 企業在網路管理的工具上需要進一步投資。
  • 系統需要花很多時間在辨識和診斷訊息。
  • 資安危機逐漸攀升,未來需要確認連接的設備是否具有潛在威脅性。
  • 企業願不願意投入資源在設備的改善與升級。
陳清淵的PPT

此外,Aruba 在這些問題上,以三個階段、力求簡易的方式解決:

  • Connect : 連結網路作業的網域和地點。
  • Protect : 在資安的審查上採取嚴格的管控,以及安全存取服務邊緣(SASE),提供簡易性、延展性、彈性與無所不在的安全。
  • Analyze & Act : 由人工智慧(AI)所驅動的裝置,在威脅影響到用戶時,就能即時偵測並處理,增加資安防護的效率與可靠性。
陳清淵的PPT

資訊安全是重中之重,高達八成的用戶覺得自己沒受到保護

陳清淵指出,這時要重新定義 edge 的角色,如果不用網路,當然無風險,但是現在的時代物聯網已經滲透進許多家戶和企業,尤其是後疫情、數位化時代。知道有什麼設備連到你的網路是相當重要的。

有高達 80% 的人認為,自己沒受到保護。這比例相當高,也代表能做的事還有很多,而且,資安是重中之重,必須要做認證、使用者權限、若有感染就即刻隔離,過程中減少頻寬的浪費,Aruba 的無線控制器防火牆可即時阻擋、限制網路威脅、提供乾淨的流量,使用智慧化、簡單的方式管理使用者,若有感染也能即刻通知用戶。

陳清淵也舉出一些應用的範例,Aruba 可以提供門禁的安全運用,不論是家戶、飯店或公司都能受惠,而且應用範圍遠不只有如此,另一個例子來說,現在疫情依然影響人們的生活,確診病患的足跡、可能傳播的途徑都會經由人流散播,所以,人流追蹤的功能就相當顯目,除此之外,資產定位、偵測空氣品質、煙霧、室內導航,以及在美國這種民眾能擁槍的國家來說,槍聲的偵測也是一個重要的功能。

Aruba 建立整合自動化、資安的平台,簡化過程、增加效率

陳清淵解釋道,使用無線存取點(AP)作為連接物聯網的工具,可以有效簡化流程和減少建置成本;採用 Intelligent edge,在網路連接上時就啟動存取控制(Access Control),讓有權限的用戶才能存取受保護的資源,做到嚴格把關的功能;此外,Aruba ESP 是在雲端運作,而且能以人工智慧進行自動化、整合、資安的平台;接著,利用連結、保護啟動、分析和行動的連續過程,簡化程序、增加效率。

另一方面,針對小型企業,陳清淵表示,Aruba 的系統不只適用於中、大型企業,也可針對小型企業的不同需求做相應的調整,應用彈性相當大。

AioT 可客製化,讓大、中、小型企業都能運用 

現在為了搭上數位轉型的便車,許多企業也在思考如何切入,在切入角度上,陳清淵認為,有分上雲端、不上雲端的區別,只要轉換 edge,可依據當時的需求、便利性,做整合服務,而且還可以測量成長的幅度。

不過,即使有這些好處,當前 AIoT 的發展依然還是有困難,最大的障礙來自經費,現有的資金僅能支持維護,但是難以投入更多到研發中,如此一來, 對於 AIoT 的應用範圍和技術更新的速度就難以與國際並肩,陳清淵指出,企業需要更加關注這場數位浪潮,投入更多資源,才能發揮物聯網的優勢。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