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電產值 1.2 兆,外銷碰壁的台灣鋼鐵業改淘綠金

離岸風電政策猶如政府打造出來的「新絲路」,廠商先在台練兵,未來將有機會赴國際市場,讓台灣鋼鐵業從陸上建設案到海上風場開發案通通包下,創造出「海陸」雙布局。
評論
Credit: 中鋼旗下子公司興達海基
評論

         原文刊登於中央社,INSIDE 經授權刊出。

去年雙十國慶後兩天,秋末冬初本該是人煙稀少的台北港,這天卻湧入大批熙來攘往的人潮、車潮,世紀鋼以辦喜事的心情舉行離岸風電水下基礎基樁對接儀式,總統蔡英文出席見證台灣本土第一支基樁誕生,宣告台灣要開始「大賺綠能產業的錢」。

綠金發威 離岸風電產業風生水起

時間快轉 2 個月,因中鋼集團投資興達海洋基礎公司,租下高雄興達港 34 公頃面積,興建水下基礎廠房與重件碼頭,投入資金上看新台幣 68 億元,12 月中竣工典禮請來的舞龍舞獅喧鬧聲也劃破 10 多年來寂靜,曾被列入「蚊子港」名單的高雄興達港華麗變身,轉型成離岸風電水下基礎基地。

不同廠商、不一樣的地點,看似毫無關聯,其實都是為了同一件事,離岸風電產業在短短 3 個月內頻傳佳音,一掃之前國產化陰霾,更為近年來深陷貿易保護主義泥沼的鋼鐵產業,打造出一條淘綠金的「新絲路」。

過去台灣沒有離岸風電市場,如今在政府大力推動下,廠商似乎真的看到商機無限。中鋼旗下興達海基總經理呂武雄興奮地說,若以東北亞範圍來看,台灣算是率先發展離岸風電,日本、韓國現在才要開始。而新光鋼董事長粟明德形容「光是在台灣,離岸風電就有 10 至 20 年榮景,未來更有機會赴東南亞接單」。

離岸風電正在帶動台灣產業升級發展,世紀鋼堪稱是最風光的離岸風電概念股,在 2018 年以前,股價都在面額新台幣 10 元上下,2018 年宛如分水嶺,股價一度衝至百元,儘管後來下修,但仍力守在 70 元大關,成為新一代鋼鐵股王。

不過,世紀鋼董事長賴文祥回想,自己第一次提出想切入離岸風電的念頭時,遭到當時股東與董事反對,沒人看好,因為風險太大。

風險大是因為離岸風電鋼件有個特性—「笨重」。所有鋼材重量、厚度與直徑,都會比傳統鋼材大上好幾倍,例如,一般汽車鋼板厚度落在 1 至 2 毫米,離岸風電所用鋼材厚度可達 15 公分,等同一個拳頭大小。

換言之,廠商手上現有設備不見得能用,必須添購新機具設備,一輛運輸車、一部吊車可能動輒千萬至上億元,口袋不夠深或市場不成熟,是業者不敢貿然投資原因。

如今政府帶頭衝出一條離岸風電新契機,設定 2025 年離岸風電 5.7GW 裝置容量,後續 10 年再釋出 10GW 目標容量,有了政府加持,廠商才敢投入。但是砸重金買設備,也不見得拿到門票,因為技術層次又是一大門檻。

重砸 1 億元 邀電焊師來台技術移轉

離岸風電整套水下基礎高達 80 公尺,約 30 層樓的高度,超過 1000 噸重,而製作水下基礎最大的挑戰是焊接與尺寸控制。為了追趕技術,中鋼先從內部篩選出平均年資 10 年的資深焊接人員,再請西班牙 Nervion 來台進行為期 3 個月技術移轉與指導,「這些外籍電焊技師每人每天在台顧問費用是以萬元起跳,算算光花在外籍技師費用至少 1 億元」,呂武雄說到。

興達海基與 20 家夥伴合作,目前已有 280 名焊接人員通過認證,未來將組成 300 名的焊接大隊,未來台灣也將成為亞洲最多的高級銲工的國家。

技術移轉費用昂貴是因為離岸風電開發商所要求的焊接技術等級為「6G」,為目前所有產業別中要求等級最高,舉例來說,離岸風電鋼材多半是圓管,但又因為巨大關係,往往需要用仰角方式焊接,維持仰頭姿勢之外,還要拿捏焊接時的溫度,入熱度一下子太高,可能會融化焊道壞了整個鋼材。

培訓過程幾乎是要顛覆這群資深焊接人員過往抱持的邏輯,以前老師傅在焊接不做預熱動作,如今強制預熱達到一定溫度才能開始作業,或是過往經驗就是焊愈快愈好,因為老闆都會希望快快做完、快快出貨,但是在離岸風電的規範卻是「不求快」。呂武雄坦言,一開始同仁們很不適應,要調整工作慣性,時常接到抱怨。

「不求快」是因為離岸風電有個特殊規定,只能允許焊壞修補 2 次,第 3 次鋼材就會報銷,鋼廠就要自行吸收上百萬元損失,自然是以品質為優先。

一名業界人士也透露,這些培養出來的高階焊接人才,帶動國內產業升級轉型,也因為其焊接水準相當高,未來也能適用於國防工業,政府推動的國機國造政策,等於間接跟著受惠。

總統日前在世紀鋼台北港場合致詞時指出,從水下基礎工程到各式零組件國產化,估計離岸風電產業有望在國內創造出新台幣 1.2 兆元產值;哥本哈根基礎建設基金(CIP)開發長許乃文也說過,光是 CIP 在彰芳暨西島開發案,總計落實國產化訂單,已經遠遠超過 300 億元。

其實,在落實國產化過程,開發商難免會碰到困難,例如,經濟部要求風機零組件之一的功率轉換模組(PCM)須落實國產化項目,不過 PCM 向來是風機製造商技術 Know How,因而傳聞風機業者三菱重工維特斯(MHI Vestas)無意在台設立 PCM 機艙組裝廠。

許乃文坦言,政府在執行國產化政策過程,「這塊踩得非常堅定」,最後與中鋼攜手合資找地蓋廠,才得以成功說服 MHI Vestas 來台組裝。

可以想見,開發商不僅是開發風場,也扮演溝通橋梁平台,因此為了強化「在地連結」,沃旭日前宣布原本擔綱亞太區政策事務暨企業傳播總監汪欣潔從今年元旦起晉升為首位台灣總經理。

沃旭表示,目前在丹麥沃旭台灣公司並未有「總經理」職務,後續將加強與台灣政府以及當地供應商的溝通,才會新增總經理職務,並做這樣的安排。

對於台灣廠商來說,這是一塊看得到、吃得到的大餅,政府打造離岸風電產業供應鏈,不僅是「加質」人才素質,也是「加值」供應鏈附加價值。

鋼鐵業深陷保護主義泥沼 新絲路開創海陸雙布局

回顧去年以來,鋼鐵產業陷入貿易保護主義泥沼,包括美國的 232 條款、澳洲、泰國、印尼等,去年 8 月歐盟也啟動對台鋼鐵業的反傾銷調查,各國堆疊起貿易障礙氣氛濃厚,動輒就會誤觸傾銷紅線,加上美中貿易戰讓鋼鐵業外銷動能熄火。

如今,離岸風電政策猶如政府打造出來的「新絲路」,廠商先在台練兵,未來將有機會赴國際市場,讓台灣鋼鐵業從陸上建設案到海上風場開發案通通包下,創造出「海陸」雙布局。

責任編輯:蜜雅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



疫情促數位轉型,資策會用 STEPS 方法論助產業無痛升級

面對疫情期間面臨消費者行為的改變、電子商務侵蝕實體零售服務業的市場等態勢,台灣中小企業、零售業和實體通路品牌,必須加速數位轉型腳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力!
評論
Photo Credit:unsplash
評論

COVID─19 疫情讓全球產業界都受到嚴重衝擊,而台灣自 5 月中旬啟動三級警戒後,首當其衝的當屬零售服務業、教育產業、旅遊觀光等,企業界體認「數位轉型」趨勢已然成形的事實。而顧問公司 KPMG 亦指出,台灣有超過 40% 的執行長認為,疫情會加速企業數位轉型的步伐。在防疫期間,消費者亦會更加普遍地使用數位通路;因此,具備數位營運能力已成為公司營運的基本功。

本文專訪有 10 多年產業研究及數位輔導經驗的資策會創生服務處跨域共創中心主任張為詩,分享哪些產業最需要做數位轉型?究竟企業做數位轉型會面臨到何種困難?執行數位轉型有何成功的秘訣?

針對上述疑問,張為詩指出,在疫情爆發之前,談到「數位轉型」這件事,比較像是企業內部的口號,某些人以為,把公司內部流程數位化,就是「數位轉型」,甚至部分業者認為導入 AI 等新興科技就算完成數位轉型。去年全球疫情爆發,台灣卻仍如常上班上課,企業對於數位轉型便無迫切需求。反觀,今年 5 月中旬爆發本土疫情後,許多企業便意識到「數位轉型」是一件非做不可的事。

「這段期間發生的問題,是以前從未想像過的。比方說遠距教學,從前只在偏鄉教育裡推動,但現在每間學校、每個老師和學生都要使用遠距教學,甚至連同泛教育體系的各式補習班如插大、研究所、高普考等,也必須有所改變。另外像是研討會、工作坊這些著重現場感的會議,現在都必須要改成線上進行,甚至如『線上展會』,完成一套模擬的線上商品展也是需要投資的,但現在若不做這樣的投資,客戶就完全看不到你的東西」,張為詩說,「疫情讓民眾的生活型態完全改變,連帶使『零接觸經濟』蓬勃發展」。

STEPS 五步驟 數位轉型方法論

企業主既然意識到「數位轉型」之不可不為,但究竟要如何去執行?他們大多沒有答案。而且,企業面臨數位轉型的最大難題即是缺乏專業人才,並且缺乏系統化的方法工具。對此,資策會在今(2021)年中出版《數位轉型進化論-step by STEPS》,以會內歸納出的 STEPS 數位轉型方法論架構,藉以系統化助企業拆解數位轉型的挑戰,並實際推動轉型案例經驗,輔助培育相關數位人才。

所謂「STEPS」即為 Survey(需求挖掘)、Target(擬定主題目標)、Engage(鏈結組隊)、Pilot(市場先導驗證)、Spread(服務廣度擴散)共 5個步驟。而創生處北中南各地的「RDTIH 區域數位轉型中心」,即應用此架構,並透過會內數位轉型顧問,來傳達數位轉型的重要性。

資策會數位轉型STEPS方法論。Photo Credit: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

作為資策會第一線業務與地方智庫幕僚單位的創生服務處,去年底開始推動 RDTIH 區域數位轉型創新中心 (Regional Digital Transformation Innovation Hub),創生處主任張為詩說明,RDTIH 概念是來自歐盟 2016 年提出「數位創新中心(Digital Innovation Hubs, DIHs)」,主要是協助以一站式服務據點(one-stop-shop )的型式,提供企業所需知識、方法、軟體、技術平台、解決方案和測試設施及場域,與地方的產官學界合作,形成各地區的 Ecosystem 商業生態,協助中小企業轉型。

RDTIH 區域創新中心 扶植北中南特色產業善用數位工具

由於資策會創生處在北部、中部、南部都有辦公室,且北、中、南產業的主題特色各不相同,例如很多 AR/VR 業者都位於北部,因此北區 RDTIH 服務項目即以互動體感科技為主,提供業者們試驗與創新的場域。

而中區則是製造機械產業的重點聚落,其中又以自行車、DIY 手工具及水五金為主。因此中區 RDTIH 提供諮詢診斷、數據商情分析、商模規劃、科技導入測試、產業成果推廣,帶領中部產業進入數位高階製造及智慧運動觀光領域。

南部產業則包括扣件、金屬等傳統製造業,另外則有近期政策主推的 5G 文化、AIoT 產業等。南區 RDTIH 主要任務是運用 5G/AIoT 等智慧科技,推動南部產業數位轉型,打造南台灣數位轉型生態聚落,服務領域包含智慧製造、體感娛樂、運動娛樂、智慧醫療等多方位業務,同時也擔任區域產業調研專家與地方政府智庫幕僚。

資策會創生服務處跨域共創中心主任張為詩。Photo Credit:財團法人資訊工業策進會

飯店高層 尋求數位轉型方向

創生處 RDTIH 的數位顧問在協助企業做數位轉型時,曾發現不少有趣案例。張為詩舉國內某家飯店集團為例,這家飯店的老闆在疫情期間仍需出國考察,入境後需要隔離,這期間他每天都滑 FB,看到各企業粉專的貼文,於是老闆覺得「小編」這個職務非常重要,要求行銷部立即處理。於是創生處便請了公關專業人士來幫這個集團所有的小編上課,為飯店品牌做正面的網路行銷。

後來這位飯店老闆又滑 FB 發現其他同業都已投入線上購物,他認為自家的商城也需要改進。而疫情期間訂房數明顯下降,空房率變高,這些空置的客房要如何行銷出去?老闆和高層主管們迫切想找到數位轉型的方向,資策會顧問以  STEPS 方法論,助其擬出智慧酒店的發展藍圖;也就是現在很夯的「無人旅店」,旅客從 Check in到進房門,都不需要看到真人,也能減少疫情期間人與人的接觸。

觀光樂園 借科技力量拉回顧客

另一個「觀光樂園」的案例,則是由於近年娛樂選擇趨於多元,主題樂園業者面臨來自觀光工廠及生態旅遊的競爭,迫使樂園業者力求轉型,借助科技力量讓原有設施產生更豐富的娛樂效果,成為主題樂園轉型的重要作法之一。

資策會創生處顧問團隊運用數位轉型方法論(STEPS),協助樂園業者規劃具備「沈浸娛樂體驗」、「群眾互動性」與「空間複合效益」等特色的商品,將 VR 海盜船/雲霄飛車、AR 摩天輪/咖啡杯、VR/AR 互動解謎/密室鬼屋等設施分門別類,最後選定以高互動程度及空間複合效益較大的「VR/AR 互動解謎與密室逃脫」為主題產品,達成強化科技娛樂體驗,並解決營運坪效和服務人力問題,進而提升入園人次與消費者再入園意願的目標。

哪些產業亟需數位轉型?

張為詩認為,數位化正在改變用戶的期望。用戶希望簡單、便捷及用戶良好的體驗,企業則需要重塑用戶參與模式。此外,所謂的競爭對手已經不僅僅是行業內,很有可能是其他的產業,而且這些對手可能是巨頭公司,且往往因新進入者的玩法不同,帶來不同的遊戲規則。

以最近興起的雲端廚房為例,張為詩分享,「過去餐飲業新創面臨前期投資門檻高,但後期回收速度慢,經常入不敷出,容易倒閉。雲端廚房只有廚房設施、廚師以及食材,運用外送平台或是自家外送服務提供餐點的營業模式,租金及其他間接成本可降低 25%,人事成本平均可減少 20%。甚至,陸續發展出包含共享廚房、品牌餐飲代工、自創品牌等新興商業模式,甚至讓雲端廚房變成新創加速器的角色。」

台灣目前亟需數位轉型的產業,不只有超過 100 萬家的中小企業,還有平常接觸最多消費者的零售服務業,疫情期間面臨消費者行為的改變,及電子商務正在侵蝕實體零售服務業的市場,因此,中小企業、零售業和實體通路品牌必須加速數位化腳步,才能繼續保有競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