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從自由走向混沌?網際網路神話的兩端

2010~2020年這十年的區間,科技造就的政治力量神話此起彼落,卻依然無定數。
評論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The Two Myths of the Internet》,作者 Siva Vaidhyanathan。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本文由譯者 Cher Chang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2010年1月21日,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Rodham Clinton)在華盛頓特區的Newseum 致辭時說,一個自由的網際網路所能帶來的力量與重要性。在過去的幾年中,網路平台讓世界各地的人們能夠組織捐血活動、計劃示威運動、甚至動員群眾進行大型宣揚民主的遊行等。 希拉蕊更進一步表示,「擁有串連全球訊息的管道如同通往現代化的匝道,而美國將盡力促成全球網絡、國際社群、和一個獻給所有人類的知識平台。」

希拉蕊也提到網際網路也有可能被操作成負面的工具,例如散佈仇恨與攻擊異議人士。不過她當年以「技術原教旨主義(Techno-Fundamentalism)」為出發點的言論,宣稱數位科技自然仍會傾向保障集會和言論自由。而這些科技平台背後的美國公司將宣揚美國價值、傳播民主、消彌國界、讓思想更開放。

聽起來是不是很完美?諷刺的是,十年後,希拉蕊卻因為某位善於操弄Facebook, Twitter, 跟YouTube鼓吹本土主義、保護主義以及種族歧視的政治素人輸掉總統大位。

希拉蕊當年稱之為「儲藏人類珍貴自由的紀念館」, Newseum也要關閉 ,正式成為過去樂觀主義的遺跡。

2010年初,人們極度天真的認為網際網路可以提升民主與地球的生活品質。但2019底,人們已經不這麼樂觀了。

希拉蕊的過度樂觀其實是有跡可循的。當年她關於「網際網路自由」的一段談話是在2011年突尼斯(Tunis)和埃及(Egypt)起義之前一年發表的。這理論才剛興起,再加上蔓延全球「Twitter引燃的革命潮」,讓這說詞有幾分真實。

不過,這說詞卻誤導了大家。抗議活動在 2010年12月於突尼斯爆發時,許多歐美國家的記者是透過Twitter的英語或法語貼文了解狀況,因而認為Twitter在傳播這場運動中起著比短信或Al Jazeera衛星電視台起更大的作用。但事實上,在革命爆發之前 ,突尼斯只有大約200個活躍的Twitter 用戶。 (Twitter直到2012年才有阿拉伯語版本 。)整體而言,該國 使用任何社群媒體的國民不到總人口的20% ,大部分人都使用手機發送短訊。就跟一班抗議者一樣,善用手邊有的溝通工具。

埃及也是如此。 2011年1月,全世界的人透過Twitter看到憤怒的人們在開羅、亞歷山大(Alexandria) 和塞得(Said) 港的街道不肯散去的景象,又再次誤會Twitter 不是只有國際化、受過教育的精英人士專有。事實上,2011年埃及 Twitter用戶總數不到13萬人 。然而,這一波運動竟也被計入Twitter革命的事證。

雖然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的確讓城市菁英抗議份子在突尼斯和埃及的革命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但這也並不是決定性因素。這些社群媒體定多是讓世界其他地方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這些革命起初奏效(在埃及迅速且殘酷地逆轉,而突尼斯到今日幾乎難以持續)使科技至上的天真者忽略革命成功的其他關鍵要件,例如,幾十年來為這種機會做準備的活躍組織,以及掌握削弱政權的特定經濟和政治失誤等資訊。

這兩場革命的速度,每場都在短短幾週內導致領導人下台,這也使觀眾認為當年其他國家的革命也是如此。當世界看著開羅和突尼斯的街道時,巴林(Bahrain)、黎巴嫩(Lebanon)、和摩洛哥(Morocco)的示威指也正在進行革命或改革。

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六世(Mohammed VI)確實進行了適度的改革,利比亞的類似起義在 2011年8月才推翻獨裁者穆阿邁爾·卡扎菲(Moammar Gadhafi)。但不幸的是,敘利亞直到今天仍飽受內戰摧殘,而巴沙爾·阿薩德(Bashar al-Assad)依然掌握政權。

儘管如此還是浮現了Arab Spring不敗神話--親民主改革者透過Facebook和Twitter激發了廣大民眾的注意力。這就是為何大家當初如此看重希拉蕊當初的「網際網路自由」理論。

Facebook和Twitter充分利用了這些公關形象讓政治和政策圈中得到更多重視。同時,社群和數位媒體大肆擴大其影響範圍。到2018年, 超過3500萬埃及人(佔人口的三分之一)定期使用Facebook,而超過200萬人使用Twitter。Facebook在手機出廠就已經裝在手機裡,順利讓它從沒什麼人在用發展到幾乎全球人都在使用。過去十年來,Facebook成為數十億人了解周圍世界的主要方式。

2019年Facebook更是脫穎而出,成為聚眾、組織活動的超強機器。某種程度來說,的確也符合十年前大家對它的期待。想在全國購物中心內聚集反川普的抗議者或動員本土主義公投的支持者?那麼Facebook就是聚集這群人採取行動不可或缺的平台。其全球的規模、精準的廣告平台、與操縱情感的內容趨勢,都讓它成為所有政治組織者所不可或缺的超強平台,也是有史以來最有感染力的工具。2010年初所預言的網際網路神話在這部分而言倒也成真。

然而,健全的民主體制需要的不只是情緒的感染力,而是討論交流。這些跨國數位平台雖然讓有心人士向數十億人散播錯誤信息和新聞,卻無法成為培養不同主張的人民如何分辨假新聞、與理性辯論的天地。

很遺憾的是,這些平台再怎麼優化,也不會以鼓勵民眾探討下個十年的重大議題(如移民,傳染病和氣候變化等)為目標。

讓人們快速結盟並餵養刺激他們立場的訊息,可能反而使不同派系對於中立機關例如學校、新聞、科學更加不信任。當初樂觀看待網際網路的想法很快在2011年的數位革命黑暗面中漸漸消失。

其中,有兩大政治事件真正戳破網際網路的美好想像。首先,是前情報局廠商斯諾登(Edward Snowden)2013年所披露當時政府如何在沒有經過同意的狀況下,隨意拿取主要數據公司的使用者資料,並用投過秘密渠道追蹤與建立國民檔案。我們瞬間意識到,原來看似「無害」且當初用來做到更客製化的服務的追蹤我們偏好、表情、和想望等系統,其實開了大門給濫用資料的政府單位。隨著斯諾登(Snowden)的揭露,大規模數據追蹤的潛在危機成為熱門話題,也讓社會大眾對於分享個資越來越小心翼翼。

第二個驚人的新聞莫過於《衛報》 和 《紐約時報》 所揭露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當時,聲稱擁有一個神奇的公式,可以心理分析的方法分類用戶,並將這些建置好的心裡模型賣給全球各地的政治活動運作。

照理來說這種虛假的資料分析應該在2016年就玩完了。畢竟當初仰賴劍橋分析的克魯茲(Ted Cruz)的總統競選失敗了。同年夏天,劍橋分析董事會成員班農(Steve Bannon)掌管川普(Donald Trump)的總統競選活動時,也曾想引入劍橋分析的服務。不過川普競選團隊才沒那麼容易上當。他們不需要劍橋分析兩年前的用戶歷史數據。他們早就有了Facebook的精準行銷工具以及其員工操盤。當時,Facebook欣然接受對這群選民精準投放的機會。

與劍橋分析員工同坐聖安東尼奧的辦公室, Facebook員工協助川普 在競選中將選民分類並根據不同區隔客製化訊息,以提升募款,集會出席率,說服,並最終投給該候選人。川普以多出不到80,000票數在三大關鍵州險勝對手。當年影響選民的因素有千百種,但川普的數位競選活動負責人帕斯卡爾(Brad Parscale)對於Facebook有能力區隔不同選民並煽動潛在選民,也許是勝出的關鍵。

Facebook推了川普一把就像當初在菲律賓幫Rodrigo Duterte、在印度協助Narendra Modi一樣。2018年,Facebook也同樣幫助了獨裁派的巴西總統候選人,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一舉奪位。博爾索納羅(Bolsonaro)和莫迪(Modi)一樣,把競選活動主力放在Facebook、YouTube、和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

同時,新聞媒體也披露Facebook在擴大緬甸種族滅絕事件以及印度和斯里蘭卡宗派暴力事件中扮演關鍵角色。其他網路服務也被認為是協助傳播暴力與仇恨內容的罪魁禍首。報導概述了YouTube的推薦引擎如何推薦網路遊戲迷們觀看仇女和種族歧視的影片;報導中也提到,Twitter上充滿各式暴力言論的聊天機器人和內容,旨在破壞世界自由民主機制。

最終,2010年的神話變成了另一個神話:當初我們認為網路平台將幫助廢除世界各地的獨裁者,最後卻發揮相反作用,反而增強獨裁與支持威權政權。這兩個極端並非都是錯的,但卻沒有引導我們更清楚如何面對過多集中的權利。科技決定一切、也影響一切。

隨然Facebook擁有25億用戶,遍及100多種語言的用戶,但與我們任何的溝通工具並無不同。我們可以批評和關注Facebook,但不應把矛頭都指向它。也就是說我們不應把劍橋分析當作007電影裡面的壞人而把一切錯都怪罪他們。記住,Facebook只是放大並集結了世界上已經存在的危機。

科技與使用者並不能完全切割。正如麥克盧漢(Marshall McLuhan)所說,科技其實是自我的延伸。因此,使用這些科技只會放大我們原有的偏見。沒有任何一項科技可以透過設計變得中立。科技讓某些行為更直覺,讓某些更難以展現,也需要花費更多力氣才能發現並糾正任何偏見。

Facebook、Twitter、和YouTube當初也不是用來破壞科學或灌輸種族主義的工具。它們只是剛好成為實現這些目標的最佳方法。或許這些工具更適合更進化人類。科技沒有固定使用方式或用途。時間久了,人們也會影響科技,而科技也會造就人類,並不是個簡單的辯證過程。

我們能以理性的成年人的方式去慢慢思考與說話的能力,持續下降。右翼宣傳的目標很少是炒短線,例如贏得選舉。他們的目標是改變人們心中可能或合理的範圍,以擴大可接受範圍。這是一場打破規範的漫長游戲,一但成功就會在政治上獲得勝利。

我們雖然有能力抵制這些科技產生的垃圾,但這需要先意識到問題和堅定的政策、法律、和法規配合。我們需要培養判斷力,才能分辨什麼樣的人生是好的,以及該支持什麼樣的機構或科技讓我們真正過上好日子。

邁向新的十年,我們卻對本應改善我們生活的溝通科技所帶來的監視、政令等感到加倍焦慮和憤世忌俗。儘管希拉蕊2010年的演講現在聽來格外諷刺,它還是鼓舞著我們更主動了解目前已建構的全球資訊環境,並繼續築夢未來更美好的環境。

責任編輯:Chris


重要資料萬無一失!QNAP TS-464 以高 CP 值打造高效率資料集中備份解決方案,擴充性更無與倫比!

資料的數位化為現代人帶來許多便利性,但龐大的資料量同時也帶來了新的煩惱-如何更方便的集中管理、備份資料?同時又兼顧資料發生損毀時第一時間恢復的即時性?在本篇文章都將為大家帶來詳細的解析!
評論
評論

現代人除了面對「資訊爆炸」,每天生活與工作都會接觸極為龐大的數位資料,包括個人電腦、手機、平板、相機…等裝置,日積月累產出的資料十分可觀,更需要花費心力妥善整理與歸檔保存,同時也因為現今資安事件造成數位資料的損失案例不計其數-包括病毒、木馬、惡意程式…等,都可能造成寶貴的資料一夕蒸發,也因此「備份」絕對是每一個人都要關注的課題。

本文將透過 QNAP TS-464 這款高性價比的 NAS 為大家帶來集中式資料備份方案的完整指引。

不過面對資料備份,該選擇哪種方式才能真正萬無一失呢?本篇文章就將為大家深入解析,同時也要帶來目前最具性價比的集中資料管理解決方案-QNAP TS-464 四核心處理器與雙埠 2.5 GbE NAS 的完整實測與備份應用介紹!

資料備份方式多樣,如何才能萬無一失?

每年的 3/31 是「世界備份日」,提醒了大家「資料備份」這件極為重要,但卻經常被忽略的行公事!根據世界備份日的官網數據指出,全球有高達 21% 的人從未備份過他們的資料,同時有高達 29% 的資料損失案例都是完全無預警發生的,甚至有高達 30% 的電腦都已經感染了惡意程式而沒有被發現,這些數據也都不斷提醒大家,數位資料極其容易因為意外事件而有所損失。

而近期最受到社會關注的資料損失案例,莫過於今年三月傳出國內的公廣集團公共電視新聞部的「影片庫」因為資料維護外包商的操作錯誤,而造成近 42 萬筆的歷史新聞資料畫面遭到全數刪除,因為沒有額外的備份資料,已經無法回復,讓過往的珍貴檔案全毀。

也因為資料備份極為重要,無論是個人或是企業用戶,都需要正視這個問題,至於資料備份的方式十分多元,到底哪一種才能真正「萬無一失」,可就讓人傷透腦筋!下面筆者也為大家整理幾個資料備份方案選擇時需要格外注意的重點:

【定期備份】
無論採取何種資料備份方式,採行固定時間執行備份任務的方式絕對是必不可少,尤其是針對經常變動的資料-像是進行中的專案、經常新增的照片 / 影片庫,由於檔案版本可能不斷變動,更需要定期備份作為重要檔案誤刪 / 誤改動之後的備援。

【簡單便利,自動化為佳】
雖說有不少入門級的資料備份方式(例如:使用外接硬碟)花費的成本較低,但進行備份時需要依賴人工手動方式,很可能因為操作錯誤、甚至是「忘了」定期備份而造成檔案的疏漏,反而得不償失,也因此會建議大家在選擇資料備份機制時,儘可能選擇「一次設定,定期排程」的自動化備份方案。

【3-2-1 備份原則】
想要有「滴水不漏」的備份方案,那肯定要遵循業界公認的「3-2-1 備份原則」,也就是同一份檔案至少要有「3」份備份,其中「2」份檔案儲存在不同裝置中,並至少有「1」分檔案以異地備份的方式來進行。
除此之外,資料的「備份」檔案也需要考量額外備份的需求,像是以「快照」機制作為備份檔案的備援,也是近幾年新款 NAS 資料備份功能不可或缺的功能之一。

【考量「安全性」】
在選擇資料備份方案時,也務必要注意資料儲存的「安全性」問題,像是選擇公有雲端時,就要注意避免上傳機敏資料,另外若以實體的備份方案如隨身碟、外接硬碟時,也要注意儲存載體是否有損壞風險。

【性價比】
資料備份時會因為檔案容量的大小不同,而會有成本的差異,以公有雲端服務為例,訂閱費用通常會是以可用空間的級距不同來收費,而且是持續使用需要定期付費;若是資料備份量大,或許可以考慮以自建 NAS 主機的方式,相對的單位儲存成本會更低一些。
考量到上述的五個資料備份方案的選擇重點,透過自建 NAS 作為資料備份解決方案,可說是滿足龐大資料備份儲存、集中管理並兼具成本效益的最佳解決方案,而近期由國內知名儲存、網通與運算解決方案品牌 QNAP 威聯通所推出的 QNAP TS-464 就是專為專業用戶與中小企業所打造的 4-bay NAS,除了優異的整體規格,也能透過功能更完善的 QTS 5.0 作業系統,為使用者提供更全面的檔案備份、管理與分享…等應用。

QNAP TS-464 支援最新的 QTS 5.0 作業系統,除了簡單易用的介面,更強調資安強化與數位資料的保護。

除此之外,另一個值得企業注意的科技資訊,就是由 Google 所推供的企業版雲端服務 G-Suite 宣佈更名為 Workspace,並將在今年 7/1 起改為收費服務,這也讓許多原本將 G-Suite 綁定公司網域的企業,需要被迫付費訂閱,或是得要尋求其他解決方案,並將原本雲端上龐大的資料進行搬遷。而 QNAP NAS 本身也能透過 Boxafe 應用替代 Google Workspace 或是微軟 Microsoft 365 雲端空間做資料備份,將原本公有雲端上的相關服務移轉至私有雲端的 NAS 上運行。

透過 QNAP TS-464 打造資料備份中心

今年全新推出的 QNAP TS-464 屬於 QNAP TS-x64 產品系列的一員(另外也有推出 6-bay 的 TS-664),並取代過往的 TS-x53D,除了硬體全面升級,價格卻是超「佛心」地完全不變,可說是目前市場上通用型 NAS 中最具性價比的選擇。

QNAP TS-464 的整體造型略為圓潤,前面板為亮面塑料材質,在功能區(電源鈕、燈號、USB 3.2 Gen 2 A 埠與快速複製按鈕)搭配了香檳金的配色,看起來相當有質感。
機後側可以看到大型的散熱開口,對應了大尺寸的系統散熱風扇,最上方保留了一組 PCIe 擴充槽的開口,並提供包括兩個 USB 3.2 Gen2 A 埠、兩個USB 2.0 埠、一個 HDMI 2.0輸出埠、兩個 2.5 GbE 乙太網路接口與電源供應器接口。

在核心硬體方面,QNAP TS-464 搭載了 Intel 最新的 Celeron N5105 / N5095 四核心處理器,同時標配了雙埠 2.5 GbE 網路接口,最高可安裝達 16 GB 的記憶體,因此能夠更高效率地滿足多工處理與多人使用的需求。

機身前面板的黑色區塊可向左推開(機身側邊有一個鎖定卡榫,記得先調至解鎖),可露出前置的 4-bay 3.5 吋硬碟安裝槽。
每一個硬碟安裝槽都有一組托盤,按下固定卡扣可將托盤抽出。
硬碟托盤採用免工具設計,左右兩端的側條拆卸下來,將 3.5 吋的硬碟置入後,再將側條扣回即可固定,無需額外的螺絲(但若要搭配 2.5 吋的 HDD 或 SSD,則需額外使用螺絲固定)。

此外,QNAP TS-464 更內建了兩組 M.2 PCIe Gen 3 插槽,可安裝 NVMe SSD 並選擇建立可啟用 Qtier 自動分層儲存的混合型儲存池,或是建立快取進一步提升檔案的存取效能。此外,QNAP TS-464 也內建了單埠 PCIe 插槽,可以依照使用者的需求進一步擴充速度更快的 10 GbE 或 5 GbE 網卡、或是外增添 M.2 SSD 的 QM2 擴充卡…等,帶來更好的升級彈性。

將機身外殼卸下後,抽出所有硬碟托盤後可看到內部的主板提供了額外的兩組 M.2 的擴充槽,可支援 PCIe Gen 3 規格的 SSD,作為支援自動分層儲存池或是系統快取加速使用。

除了優異的硬體規格,QNAP TS-464 也能支援最新版本的 QTS 5.0 作業系統,除了精美的視覺化操作介面,更易於上手,整體運行效能也十足優異,並針對資料防護強化。
系統初始化,建置儲存池與磁碟區

雖說 QNAP TS-464 的功能強大,但初始化的設定卻一點也不困難,我們只需要將 NAS 安裝好硬碟並連結至區域網路開機,就能透過同網域的電腦安裝專屬的 Qfinder Pro 快速偵測到設備,並依照指示完成初始化。

透過 QNAP Qfinder Pro 工具,可偵測到同一網域中的 QNAP NAS,並完成連線與初始化。
QTS 5.0 的作業系統,介面設計相當精美,全圖像化的操作方式也相當易於上手。
若您是 NAS 的新手用戶,也可以參考 QNAP 官網所提供的「QNAP NAS 五招上手大補帖」來快速了解 NAS 與初始化安裝設備,並進入 QTS 系統中,透過「儲存與快照總管」的指引,進行「儲存池」的建立,並依據實際需求來建置存放資料的「磁碟區」。
在完成系統初始化後,即可透過系統指引,使用「儲存與快照總管」進行儲存池與儲存區的建立,在這裡也能看到目前已安裝的 HDD 與 SSD 列表與運行狀態。
透過「儲存池建立精靈」,可依照實際需求建立一個或多個磁碟組成的 RAID 群組,若有安裝 SSD,也可以勾選「啟用 Qtier」來建置「自動分層儲存」的儲存池,將常用資料配置於 SSD 上,來加強資料存取效率。
完成儲存池的建置後,接下來我們也可以依照系統建議或個人需求,建立磁碟區來儲存資料。

若是希望進一步提升檔案存取的效能,也可以利用 QNAP TS-464 內建的 M.2 插槽安裝額外的 SSD,並選擇搭配原本的 HDD 建立 Qtier 自動分層存的混合型儲存池,或是直接透過「快取加速」功能,將 SSD 用作檔案讀寫的快取,進一步提升檔案存取的整體效率。

若有安裝 SSD,也可以在「儲存與快照總管」中的「建立 SSD 快取」將 SSD 設定為唯讀、唯寫或讀寫快取,大幅強化存取效能。
建置完儲存區與快取後,筆者也在 2.5 GbE 規格的網路環境,透過 FastCopy 來實測一下同一區網內的 QNAP TS-464 資料的存取速度,透過「單檔 2GB」與「多檔 2GB」兩種測試方面分別獲得 109.5 MB/s 與 193.4 MB/s 的成績。
另外透過 NAS Performance Test 測試,分別以檔案大小 400 與 1000 來測試,分別獲得最高 293.66 MB/s 與 255.61 MB/s 的成績,整體優於一般 1 GbE 環境一倍以上。
HBS 3 Hybrid Backup Sync 備份工具

針對本篇文章中主題「資料備份」,在 QNAP TS-464 中可以透過 QTS 系統中的 App Center 找到 HBS 3 Hybrid Backup Sync 這套資料備份與復原原方案,一次整合本地端、遠端與雲端備份的需求,並能同時支援其他 NAS 設備、公有雲端服務或是以 RTRR、Rsync、FTP、WebDAV 與 CIFS/SMB…等多樣的通訊協定來傳輸資料。

安裝並啟動了 HBS 3 後,可在工具中的「總覽」看到所有的備份任務與運行記錄,左欄也有不同的功能可以快速切換。
透過「備份與還原」可以建立新備份工作,或是重新連結至曾設定好的備份任務,另外若是發生資料損毀的狀況,也可以透過「立即還原」來進行回復。

此外,HBS 3 的操作也十分簡單,強調 3 個步驟即可完成資料備份:選擇來源與目標資料、備份排程與詳細規則即可,而且 HBS 3 本身也支援了 QuDedup 資料去重機制,可在資料來源端進行區塊層級的重複資料刪除與加密,進一步降低備份資料量,也能加快資料傳輸,同時也能透過 QuDedup Extrat Tool 快速檢視 .qdff 的備份壓縮檔,並能時還原檔案內容。

建置資料排程時,首先要選擇欲備份的來源資料夾。
接下來要選擇備份的目的地空間,除了可選擇本地、遠端的 NAS 設備,也提供了數十種不同的公有遠端服務可以連結。
接下來可進行備份的任務排程,包括一次性,或是定期進行份,像是每日、每週或是每月…等不同區間。
接下來可設定備份的規則,像是是備份類型資料的篩選,以及是否要開啟 QuDedup 資料去重覆功能。
建立備份任務後,可立即啟動資料備份。
除了例行性的備份任務,HBS 3 也能建立不同 NAS 或雲端服務之間的「同步 -  協同作業」,包括雙向、單向與主動式三種同步方式。
建立好的同步任務也可以在 HBS 3 中查詢。

而 QNAP NAS 也都能支援整機 Volume 與 LUN 的「快照(Snapshot)」功能,可將任一時間點的資料狀態記錄下來,而區塊層級的快照以記錄資料不同版本差異的方式,比傳統備份消耗更少的儲存空間,同時也能安排系統定時建立不同時間點的快照,以降低重要檔檔案的遺失風險,同時在資料災難發生的當下,就能選擇個別檔案、資料夾或是整個磁碟區快速回復,大幅降低系統停機所造成的損失。

透過儲存與快照總管工具,也可以在「快照」功能中查看到目前儲存池的保護狀態。
此外,我們也可以透過儲存與快照總管建立額外的快照備份任務,讓我們的備份也能有「額外的備份」!
透過「快照備份保險庫」也可以輕鬆查看管理已經完成備份的快照檔案。 
QNAP TS-464 內建的 USB 埠也可以直接連結外接式儲存裝置並使用「快速複製」按鈕進行資料的快速備份,且支援速度更快的 USB 3.2 Gen2 規格,搭配對應的儲存裝置存取效能更高,以 4GB 大小的檔案複製來說,大約 70 秒左右即可完成。
透過 HBS 3 的設定,可在外接儲存裝置連結時即啟動備份任務。

Qsync 自動同步多樣裝置

針對使用者生活中不同設備的資料備份需求,QNAP TS-464 中也可安裝「Qsync Central」這套工具,讓 NAS 搖身一變成為一般公有雲服務的檔案同步伺服器,無論用戶的設備是 Windows、macOS、Android 或是 iOS 裝置,都可以安裝對  Qsync 工具,設定「同步資料夾」,將指定檔案同步至 NAS 中,而且還能選擇「單向」或「雙向」同步方式,並具備版本控制功能,能將被覆蓋的檔案輕鬆回覆。

在 QNAP TS-464 中安裝 Qsync Central 後,即可讓 NAS 搖身一變成為支援多裝置資料同步的雲端主機,在總覽面板可以看到系統目前運行的狀態。  
在不同系統的裝置端,可安裝 Qsync 同步工具,設定與 NAS 之間的連線,進行即時資料同步。
安裝並啟動 Qsync 後,可透過設定頁面的指引,以區網 IP 或是 QID 的方式,來設定與 NAS 之間的連結。
裝置端的 Qsync 連線完成後,在 NAS 中的 Qsync Central 中也可以看到設備連線同步的狀態。

此外,Qsync 也提供「團隊資料夾」的功能,可以和指定使用者分享特定資料夾,或是指定檔案或檔案夾,以「連結」方式分享給其他人。

在設備端的 Qsync 資料夾中已同步的資料,也可以直接透過「選取」並按滑鼠右鍵的方式,找到 Qsync 功能的 「分享連結」直接分享給其他人下載。
已分享的檔案連結也都可以在 Qsync Central 中看到記錄,並進行連結的複製或刪除。
在 Qsync Central 的「檔案異動中心」,也可以看到資料同步變更的記錄。
在 Qsync Central 中也能看到目前已連結的設備與使用中的帳號。

Boxafe & QmailAgent 3.1 快速建立 G Suite 全資料備援機制

除了一般的檔案集中備份功能,QNAP TS-464 也能透過內建的 App Center 獲得更多不同的擴充功能,像許多中小企業使用的 Google Workspace 方案,就可以透過 QNAP 的 Boxafe 應用完整備份雲端上的資料,包括 Gmail、雲端硬碟、聯絡人與日曆的資料都能備份至 QNAP NAS 中,同時也能支援微軟的 Microsoft 365 服務,讓公有雲端資料轉向私有化管理、保存,將資料進行冷、熱分流,透過 TS-464 建立備援,常用熱資料則保存於雲端,讓應用更具彈性。同時也能集中備份管理多個雲端帳戶的資料,並設定自動排程備份,保留多版本資料,有效降低檔案遺失的風險!

Boxafe 是 QNAP 為 Google Workspace、Microsoft 365 等企業雲端服務所打造的資料備援工具。
透過簡單的設定,Boxafe 可快速將 Google Workspace 或 Microsoft 365 各類服務

資料轉存至 QNAP NAS 中,以方便企業集中管理,未來若不想要續用付費雲端服務,也可以「無縫接軌」至私有雲端上繼續原有的服務架構。

此外,使用者也能透過 QNAP 的 QmailAgent 3.1 套件,進行多電郵信箱的集中管理,除了支援多個電子郵件服務與任何支援 IMAP 協定的信箱服務,也能將郵件內的附件直接儲存於 QNAP NAS 中,讓重要郵件多一份保障;此外,備份下來的信箱資料也能透過 QTS 系統中的 Qsirch 全文搜尋功能快速過濾來找到所需要的郵件,或使用 Qfiling 服務進行資料歸檔。

QmailAgent 3.1 可支援多達 9 種不同的雲端電郵服務,或是支援 IMAP 協定的郵箱匯入。
透過 QmailAgent 3.1 可將雲端信箱完整同步至 NAS 中備存,不同擔心雲端儲存空間不足的問題。

小結:資料備份不只有備無患,更要能即時回復!

無論是個人或是中小企業,一套簡單可靠的資料備份方案絕對必要,而且資料備份的目的不僅僅只是「求心安」,更重要的是能真正「派上用場」,簡而言之,就是所選擇的方案能夠有更具效率的即時回復能力,才是最核心的重點!

尤其對於企業而言,遇到像是網路攻擊或是勒索病毒這類造成檔案員失的事件時,公司的高階主管最希望聽到 IT 人員回報「資料已經在回復中」而非「還在準備資料回復的環境」,而 QNAP TS-464 完整的資料備份與還原方案,就能做到必要時資料回復的即時性!

除此之外,資料備份也不應該成為使用者的額外操作負擔,而 QNAP TS-464 所提供的 HBS 3、Qsync Central 等資料備份應用,都具備「一次設定,自動完成」的特性,不僅免除人工手動備份時可能造成的失誤,同時更具可靠性;當然,作為資料集中備份管理的核心,我們也能透過 QNAP TS-464 整合不同來源的檔案傳輸機制,包括公有雲端、其他的 NAS 設備、使用者的電腦、行動裝置甚至是外接設備,都能一次搞定!

當然,另一個資料備份的重點就是-資料備份的本身也需要額外的備份,而 QNAP TS-464 所支援的快照與快照備份機制,就能幫助使用者邁向資料備份的「最後一哩」,真正達到萬無一失的目標!

購買TS-464: https://qnap.to/47kvmk
購買TS-664: https://qnap.to/474u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