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這十年讓「創辦人神話」跌落神壇,讚!

十年前,主導矽谷的天才創業家被當成天王一樣崇拜。但我們現在知道他們高明的點子也有其黑暗一面。
評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The 2010s Killed the Cult of the Tech Founder. Great!》,作者 Steven Levy。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本文由譯者 Zoe Teng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當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在本月初宣布退出 Alphabet 的「日常」業務,由 Google 執行長 Sundar Pichai 接手這個重擔時,落幕的不僅是一個公司的黃金時代。這個事件寫下 Google 的歷史新頁,同時也為過去十年間風起雲湧的「創辦人崇拜」畫下跌落神壇的句點。

2010 年代初,這兩位 Google 大佬可以說是「科技教」的旗手,樂此不疲地為之後的天才創辦人開啟特殊先例,例如追逐一些常識定義下的瘋狂夢想、廢除慣行的公司營運方式、以及首次公開募股後繼續掌控公司,並且用大量持有特殊投票股的方式逃避監管。

這些做法背後的理論是創辦人比股東更清楚對錯;不只是對公司,更是對全世界而言。如果讓創辦人擁有無上限的權力,他們可能會把一些利潤拿去做公益呢!也許,他們至少能保證更有遠見的決策,懂得為長期目標犧牲一些眼前的毛頭小利。當 Page 宣佈 Google 「不是一家傳統的公司」時,其實有替所有創辦人發言的意味;雖然最後許多人的公司還是走上傳統一途。

然而,2010-2019 至今這十年已經毀了他們的光環。當年 Mark Zuckerberg 成為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以及無數個穿帽 T 的創業家偶像,時至今日,他在立法者長達 6 小時的撻伐下試圖保持克制的表情,成為這十年最後的紀念。

顯然國會和大眾都對「創辦人是創造財富的引擎、全球福利的改革推動者」這種廣告詞不再抱有幻想。雖然他們宣稱目標可能是崇高的,但創辦人夢想的結果卻是低薪的零工經濟、假訊息宣傳、以及大量地剝削民眾的注意力。甚至以幸福員工聞名的 Google / Alphabet 也出現勞資糾紛,並面臨針對隱私和反壟斷問題的監管壓力。

但至少 Zuckerberg 和兩位 Alphabet 創辦人現在手上還有高估值的獲利公司。其他近十年崛起的創辦人裡,有的現在不僅赤字累累,還因為爭議作法臭名遠播。還記得 Elizabeth Holmes 嗎(想當賈伯斯第二的那位)?現在檢察官對她遠遠不只一滴的「血債」窮追猛打。還有企圖掀起運輸革命的硬漢工作狂 Travis Kalanick,他因為製造出 Uber 公然的病態公司文化而被董事會踢出去。最後,連 Kalanick 也難以和 WeWork 的 Adam Neumann 可笑的事蹟相比,包括拿出不堪審查的業務計畫、IPO 失敗,還有利用股份掌握投票權,讓公司除了付錢讓創辦人走路以外別無他法。

當這些褪色的創辦人故事被重金改編成影集或電影時,又成了一陣更嚴厲的批判。相較之下這些大製作讓 HBO 的諷刺劇「矽谷群瞎傳(Silicon Valley)」看起來不過是直接拿地名當劇名的旅遊局宣傳廣告。

簡而言之,我們受夠了。也許 Jack Dorsey 不刮鬍子到國會作證、看著 iPhone 螢幕念證詞的模樣曾經蠻有魅力的,但我們現在想知道的是:Twitter 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病態?那些把獨角獸公司推入市場且仍在位的創辦人,現在很難解釋他們的股價為什麼會從原本私募時的高估值暴跌。

可以肯定的是,創辦人崇拜在某種程度上還是與我們同在。畢竟,創投還是要找地方花錢。在 2010 年代,能夠影響世界、成為億萬富翁的可能性,讓創業成為當時第一名的夢想職業,就像更早以前的人爭著寫美國史詩小說一樣(現在這夢想則變成想出最獵奇的第一季劇本。)想要成為創辦人的讀者,多到把創辦和經營公司的的書籍捧成暢銷書。創投家中翹楚 Ben Horowitz(以及多家公司的創辦人)就剛寫了一本書,鼓勵創辦人效法成吉思汗和監獄黑幫老大。

我們再來看「新創加速器」 Y Combinator;這個成立於 2005 年的公司,當年僅扶植六家新創,而在 2010 年代初,YC 開始大幅擴充每年兩次的培訓計劃,這個計劃為幾乎所有參與者提供了巨額的種子輪。目前一梯計畫的公司數量可達 200 家。由於這些新創公司大都有兩到三位創辦人,因此每年大約有 1000 位創辦人加入這個生態系,邁向失敗或新的起點。但這只是 YC 影響力的一部分,它還開辦了線上的 Startup School,歡迎來自世界各地、未來的 Zuckerberg 和 Page。到目前為止,已有 41,000 多位有志之士參與這門課程。(其中最優秀的學生可以到山景城參加三個月的新人訓練營。)就在本週,YC 宣布將會更頻繁地開辦這個線上課程。

但甚至在 Y Combinator 這個創辦人的聖地,也有改變正在發生;執行長 Micheal Siebel 點出創辦人們必須轉變觀點。他認為,隨著新一輪的創辦人關注社會公益,這個生態系正在修正路線。他說,「我們將會看到一些新的榜樣。創辦人、投資者和使用者都必須生活在這個社會中。我們也都已看見問題。每個人都希望覺得自己能成為解決方案的一分子。」

儘管如此,新創創辦人地位已不如從前。但這是好事。在我們對創辦人的狂熱崇拜中(尤其是撒錢給他們的投資人),我們犯的大錯是沒有考慮到他們無法被究責。而且我們忘記了,無論這些男人看起來有多厲害(是的,大部分都是男的,但至少這十年我們有開始討論多樣性),他們都只是人,也都充滿人的弱點。而權力無上限的另一面就是腐敗,就算由穿帽 T 的人來執掌也一樣。

未來我們會看到更多 Larry 和 Sergey,他們也會理所當然地拿到融資。我們都將受益於他們的創新想法。但是在 2020 這十年新開始,新一代創辦人將無法繼續迂迴閃避一個問題:你的點子,到底會不會出問題?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