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這十年讓「創辦人神話」跌落神壇,讚!

十年前,主導矽谷的天才創業家被當成天王一樣崇拜。但我們現在知道他們高明的點子也有其黑暗一面。
評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The 2010s Killed the Cult of the Tech Founder. Great!》,作者 Steven Levy。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本文由譯者 Zoe Teng 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當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在本月初宣布退出 Alphabet 的「日常」業務,由 Google 執行長 Sundar Pichai 接手這個重擔時,落幕的不僅是一個公司的黃金時代。這個事件寫下 Google 的歷史新頁,同時也為過去十年間風起雲湧的「創辦人崇拜」畫下跌落神壇的句點。

2010 年代初,這兩位 Google 大佬可以說是「科技教」的旗手,樂此不疲地為之後的天才創辦人開啟特殊先例,例如追逐一些常識定義下的瘋狂夢想、廢除慣行的公司營運方式、以及首次公開募股後繼續掌控公司,並且用大量持有特殊投票股的方式逃避監管。

這些做法背後的理論是創辦人比股東更清楚對錯;不只是對公司,更是對全世界而言。如果讓創辦人擁有無上限的權力,他們可能會把一些利潤拿去做公益呢!也許,他們至少能保證更有遠見的決策,懂得為長期目標犧牲一些眼前的毛頭小利。當 Page 宣佈 Google 「不是一家傳統的公司」時,其實有替所有創辦人發言的意味;雖然最後許多人的公司還是走上傳統一途。

然而,2010-2019 至今這十年已經毀了他們的光環。當年 Mark Zuckerberg 成為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以及無數個穿帽 T 的創業家偶像,時至今日,他在立法者長達 6 小時的撻伐下試圖保持克制的表情,成為這十年最後的紀念。

顯然國會和大眾都對「創辦人是創造財富的引擎、全球福利的改革推動者」這種廣告詞不再抱有幻想。雖然他們宣稱目標可能是崇高的,但創辦人夢想的結果卻是低薪的零工經濟、假訊息宣傳、以及大量地剝削民眾的注意力。甚至以幸福員工聞名的 Google / Alphabet 也出現勞資糾紛,並面臨針對隱私和反壟斷問題的監管壓力。

但至少 Zuckerberg 和兩位 Alphabet 創辦人現在手上還有高估值的獲利公司。其他近十年崛起的創辦人裡,有的現在不僅赤字累累,還因為爭議作法臭名遠播。還記得 Elizabeth Holmes 嗎(想當賈伯斯第二的那位)?現在檢察官對她遠遠不只一滴的「血債」窮追猛打。還有企圖掀起運輸革命的硬漢工作狂 Travis Kalanick,他因為製造出 Uber 公然的病態公司文化而被董事會踢出去。最後,連 Kalanick 也難以和 WeWork 的 Adam Neumann 可笑的事蹟相比,包括拿出不堪審查的業務計畫、IPO 失敗,還有利用股份掌握投票權,讓公司除了付錢讓創辦人走路以外別無他法。

當這些褪色的創辦人故事被重金改編成影集或電影時,又成了一陣更嚴厲的批判。相較之下這些大製作讓 HBO 的諷刺劇「矽谷群瞎傳(Silicon Valley)」看起來不過是直接拿地名當劇名的旅遊局宣傳廣告。

簡而言之,我們受夠了。也許 Jack Dorsey 不刮鬍子到國會作證、看著 iPhone 螢幕念證詞的模樣曾經蠻有魅力的,但我們現在想知道的是:Twitter 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病態?那些把獨角獸公司推入市場且仍在位的創辦人,現在很難解釋他們的股價為什麼會從原本私募時的高估值暴跌。

可以肯定的是,創辦人崇拜在某種程度上還是與我們同在。畢竟,創投還是要找地方花錢。在 2010 年代,能夠影響世界、成為億萬富翁的可能性,讓創業成為當時第一名的夢想職業,就像更早以前的人爭著寫美國史詩小說一樣(現在這夢想則變成想出最獵奇的第一季劇本。)想要成為創辦人的讀者,多到把創辦和經營公司的的書籍捧成暢銷書。創投家中翹楚 Ben Horowitz(以及多家公司的創辦人)就剛寫了一本書,鼓勵創辦人效法成吉思汗和監獄黑幫老大。

我們再來看「新創加速器」 Y Combinator;這個成立於 2005 年的公司,當年僅扶植六家新創,而在 2010 年代初,YC 開始大幅擴充每年兩次的培訓計劃,這個計劃為幾乎所有參與者提供了巨額的種子輪。目前一梯計畫的公司數量可達 200 家。由於這些新創公司大都有兩到三位創辦人,因此每年大約有 1000 位創辦人加入這個生態系,邁向失敗或新的起點。但這只是 YC 影響力的一部分,它還開辦了線上的 Startup School,歡迎來自世界各地、未來的 Zuckerberg 和 Page。到目前為止,已有 41,000 多位有志之士參與這門課程。(其中最優秀的學生可以到山景城參加三個月的新人訓練營。)就在本週,YC 宣布將會更頻繁地開辦這個線上課程。

但甚至在 Y Combinator 這個創辦人的聖地,也有改變正在發生;執行長 Micheal Siebel 點出創辦人們必須轉變觀點。他認為,隨著新一輪的創辦人關注社會公益,這個生態系正在修正路線。他說,「我們將會看到一些新的榜樣。創辦人、投資者和使用者都必須生活在這個社會中。我們也都已看見問題。每個人都希望覺得自己能成為解決方案的一分子。」

儘管如此,新創創辦人地位已不如從前。但這是好事。在我們對創辦人的狂熱崇拜中(尤其是撒錢給他們的投資人),我們犯的大錯是沒有考慮到他們無法被究責。而且我們忘記了,無論這些男人看起來有多厲害(是的,大部分都是男的,但至少這十年我們有開始討論多樣性),他們都只是人,也都充滿人的弱點。而權力無上限的另一面就是腐敗,就算由穿帽 T 的人來執掌也一樣。

未來我們會看到更多 Larry 和 Sergey,他們也會理所當然地拿到融資。我們都將受益於他們的創新想法。但是在 2020 這十年新開始,新一代創辦人將無法繼續迂迴閃避一個問題:你的點子,到底會不會出問題?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運動科技新革命: IoT 結合數據分析,奧運跆拳銅牌羅嘉翎國手養成之路揭秘

運動科技為近年運動產業顯學,現在賽場上,不僅較勁各選手的體力及技術,更考驗各國科學技術導入,輔佐選手的程度。有效運用運動科技,不僅可避免傷害外,更能提升訓練品質,提升選手佳績。
評論
Photo Credit: INSIDE
評論

今年 8 月剛落幕的 2020 東京奧運,台灣選手獲得 2 金 4 銀 6 銅的 12 面獎牌,不僅寫下史上最佳參賽成績,且分別在 10 種不同項目奪牌,令各界大為驚艷。近年健康意識抬頭,下班後會自發去運動的人越來越多,種種現象顯示著台灣的運動風氣已逐漸成熟,而運動科技正是背後的隱形推手。

科技部致力推動產學界合作,結合運動科學、智慧科技與數據分析,輔助選手精準練習,用最有效率的方式提升表現,讓運動訓練不再是土法煉鋼。運動科技的應用也能幫助一般人,在日常生活中更聰明更健康的做運動。由於商機龐大,運動科技早已成為各國在運動競技賽事與產業發展積極佈局的新型態競爭場域,一起來看看它為台灣體育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吧!

透過科技幫助運動選手了解自身狀態,穩扎穩打求進步

年僅 19 歲的跆拳道選手羅嘉翎,首戰奧運便打敗多國好手,一舉拿下銅牌。從小在道館長大,幼稚園就跟著爸爸、哥哥練習跆拳道,小學開始在國內比賽嶄露頭角,國二首次參加青少年國際賽事後更不斷奪金。然而,初生之犢的她,卻是好不容易才站上奧運這個舞台。

「小時候的確身高有優勢,但剛轉去成人組時還滿挫折的」,帶著青少年時期的亮眼成績,羅嘉翎在高一下加入跆拳道國家隊,被延攬至國家運動訓練中心(以下簡稱:國訓中心)接受國手培訓,「裡面都是大學的學長姐,訓練強度很高,剛進去時很不適應,那段時間比賽成績也不理想,晚上都會打電話給媽媽哭訴。」

Photo Credit: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Photo Credit: INSIDE

羅嘉翎分享,國訓中心的訓練方式很有系統,除了完備的訓練器材,還會透過科學儀器評估選手的運動表現,也定期使用生化檢測儀器,每月至少1次檢測疲勞度與血氧量,維護選手的身體健康。

「運動科技可以幫助我了解自己現在的狀態,還有需要加強哪些地方」,羅嘉翎表示,選手的日常就是不斷練習、調整好狀態,透過數據分析可以清楚知道自己的強弱項,「像我需要加強肌力,這樣訓練有方向,進步也會比較穩。」

沒有因挫折放棄跆拳道,羅嘉翎持續在國訓中心自我精進,再加上慢慢調整心態,她逐漸適應了高強度的訓練,也找回了享受比賽的初衷。

事實上,台灣自 2012 倫敦奧運以來,就沒有在跆拳道項目拿過獎牌,羅嘉翎也坦承因此感受到不小的壓力,「拿到奧運資格時我爆哭,但我不是被看好奪牌的選手,就想說放鬆去打。」沒想到放下得失心,反而幫助自己贏得了銅牌的好成績。

國立體育大學技擊運動技術學系副教授王翔星分享,針對跆拳道選手的檢測主要有3方面,包括以「線性位移偵測器」檢測選手連續 3 次跳躍的爆發力與穩定度,評估賽場上攻擊動作的力量輸出率;以及透過「測力板」檢測 50 毫秒發力率( RFD,Rate  of Force Development ),以觀察選手腳蹬地出發與踢擊到對手瞬間的力量表現;還有「慣性感應器」則是用來檢測選手的反應能力與速度。

Photo Credit: 王翔星

「現在的訓練方式跟以前差很多,得分的方式不同,教練的觀念也需要調整。」過去也曾是跆拳道選手的王翔星說,以往求勝心切的選手容易練到渾身是傷,現在藉由運動科技的輔助,能精準掌握練習進度,避免過度訓練、減少運動傷害,是更有效率的訓練方式。

Photo Credit: INSIDE

王翔星也表示,培育一名優秀的選手相當不容易,這幾年開始將運動科技帶進國、高中,就是希望能讓年輕選手儘早接觸到運動科技的專業訓練觀念,避免選手在早期生涯就受到嚴重的運動傷害而留下遺憾,未來能夠更上一層樓。

產業跨界結合,讓運動科技深入全民健康生活

目前 5G 正式邁入商業化,宅經濟當道,運動科技的應用也有了更多可能性。「台灣科技業的研發能量強大,運動產業也很有國際競爭力,我認為應該能結合兩者的強項來解決許多問題,例如居家健身沒人指導,該怎樣才不會受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運動競技學系研究講座教授相子元表示。

相子元主修生物力學出身,被譽為台灣運動科技教父,同時擔任國訓中心運動科學小組總召集人。他很早就投入運動科技與產業結合的研究,作為科技部「精準運動科學研究專案計畫」的執行團隊之一,目前團隊已開發出將壓力感測科技應用於智慧鞋、科技運動襪、機能衣、自行車功率表等產品。

Photo Credit: INSIDE

相子元認為,運動科技商品在亞洲市場很有潛力,目前台灣主要發展在 3 大面向:競技運動,如跆拳道、舉重、射箭;職業運動,如棒球、籃球;全民運動,如自行車、慢跑等。舉例來說, LPS(Local Positioning System ,局部定位系統)運用在團隊運動的訓練上,能讓教練、選手清楚知道跑位陣式,取代傳統手寫戰術,目前 NBA 美國職籃、國際足總FIFA的隊伍也都採用此技術。

Photo Credit: 相子元

台灣選手在東奧打出亮眼成績值得喝采,相子元期待未來運動科技能協助更多選手精準運動、達到更好的表現,放眼 2024 巴黎奧運,並幫助更多人養成規律運動的習慣。接下來行政院主辦的「台灣運動x科技產業策略( SRB )會議」也即將登場,希望加深運動與科技產業的對話交流,讓運動科技越來越深入全民的生活。

SRB策略會議暫擬4大議題:

  1. 運動×科技產業升級創造新價值
  2. 智慧育樂創新服務建立營運新模式
  3. 融合科研成果與創新科技發展智慧新應用
  4. 台灣智慧育樂跨域環境整備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