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區塊鏈崛起之路:昔日叛亂印記,如何蛻變成「尚方寶劍」

區塊鏈技術一開始旨在反抗政府、財團、大企業;但現在,Facebook 和 Twitter 這種大公司卻正在用力擁抱。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WIRED《Bitcoin's Path From Insurgents’ Talisman to Tool of Big Tech》,作者Gregory Barber。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INSIDE編譯。

比特幣面世 11 年以來不斷升值,風靡全球的同時,嚷著要「回歸中本聰初衷」的聲音此起彼落。時間快轉至今,當初一心想「反集權」、「反壟斷」的區塊鏈技術,竟已成為臉書、推特這些科技大咖的「尚方寶劍」。

如同真實世界中的挖礦、淘金,莫說「尚方寶劍」,人們起初甚至連鋤頭也用不著。當時,加州淘金熱早期的探礦者獨自闖入富特希爾山(Sierra Foothills),使用簡陋的槽盤在溪流中來回晃動,試圖淘出順上游水源被沖過來的砂金。大家當時對這個故事印象至深:離家背井的遊子孤身寡人前往西方,就這麼靠著自身勞力而致富。但是很快的,淘金客蜂擁而至,能輕易被淘出來的砂金隨之變少,但耗費掉的資源卻更多了,因為溪谷必須要有充足的水源才能將砂金沖下來。於是,少數較為富有的淘金客開始大規模搭建水管、輸水道,而其他人也只能望塵莫及。

這段歷史不禁讓筆者聯想到本月稍早的報導,有一傳銷黨疑似趁著 2010 年代的「數位化淘金熱」行騙,向人們灌輸「比特幣挖礦就是在自贏賞金」的概念。時光倒轉十年,筆者自嘲,若當時有此遠見、卓識,早已將自家電腦設置成比特幣礦機,然後賺得盆滿缽滿。這一切皆因開放性。當時,比特幣雖仍處於低價,但人人都能挖礦。基於此,比特幣底層技術區塊鏈似乎已經透過「消除中介」的需求,來確保了這一點得以實現,然後持續鞏固你我的獨立性,以及去中心化、權利下方的狀態。

走著走著,比特幣踏上了黃金之路。為何?因為它開始讓人們嘗到了一夜暴富的甜頭。

越來越多礦工加入這場算力競爭的同時,挖礦成本自然也在不斷增加。電力需求旺盛之下,這就意味著,礦工勢必得配備最高效的礦機才能獲取利潤、才能實現規模經濟。如今,各大企業無一不在「覬覦」這個市場,比特幣挖礦更已發展成一項龐大,且由政府補貼的事業。反觀比特幣,也已經成為一種金融工具。銀行開始進場投資、養老基金亦是如此。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近日闡明,比特幣跟黃金一樣都是「商品」。這不禁讓人好奇,今時今日究竟該透過何種方式才能獲取比特幣?於是,經過多年頑強抵抗之後,雖明知 App 業者會將投資數據轉售給對沖基金,好讓後者能在押注時做出更精準的決策,筆者前幾天卻也還是鐵下心買了少量比特幣的碎片。值得一提的是,監管機關現時已經趕上時代的步伐,能輕易追踪到比特幣相關的交易,所以,人們再也無法利用比特幣犯罪,更遑論透過比特幣作出煽動叛亂、規避政府等行為。

不過,一夜暴富的神話似乎仍然存在。憑藉著自身的底層技術,比特幣就像是存在於主流世界之外的事物,是專為社會邊緣人而設的工具。可想而知,這在短時間內便淪為傳銷組織的噱頭,他們不斷對弱勢群體反覆洗腦,然後傳達了這樣的訊息:

千千萬萬的人們,正是因為聽信這個天堂般的承諾,所以才落入無底深淵。

自此,比特幣似乎就已經偏離了密碼龐克的核心精神。但區塊鏈的理念總該完好無缺吧?這個底層技術平台提供了柏拉圖式的思想—— 「權力下放」、「去中心化」,透過加密技術讓你再也無需相信任何人,擺脫中央集權。它看起來像是中心化網際網路的完美解毒劑,是對抗科技龍頭的絕佳武器。

今年,科技巨頭開始進軍區塊鏈產業,但看起來卻像是一場惡意收購。這一切來得既方便又湊巧,此時,全美對話的焦點正逐漸趨向反托拉斯、反壟斷、隱私至上。本月初,推特宣布可能將使用區塊鏈技術轉型「去中心化」,實際上,人們早已屢次要求這家公司使用現成的技術這麼做,只不過這些聲音多年來一直被忽視。就有評論家指出,隱私貼文將有效幫助推特解決內容審核上的疑慮。同樣在今年,臉書賣力開發一款叫做 Libra 的加密貨幣,雖然多次對外宣稱自己將不會隻手遮天,而是將 Libra 交給獨立的非營利組織 Libra Association 實行治理,但眾人皆知,Libra 面世必定將再進一步鞏固臉書的勢力。

2019 年夏季,臉書欲打造無國界數位貨幣的雄心壯志轟動全球監管機關,更成為中國加速開發又一個監控工具——數位人民幣的催化劑。截至目前,中國人民銀行(央行)雖未具體說明區塊鏈將在這一項目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但國家主席習近平兩個月前已公開表態將大力發展區塊鏈,話語一落,中共政府上下一夕之間在這項技術上投入大量資源。

無可避免,區塊鏈上的合作終將走向集權化。這是我們一而再所吸取的教訓:「應將社會價值賦予技術,而非反其道而行之」。回憶當年網際網路泡沫興起時的情景,首先是承諾知識平等、言論自由,直到某日,有位獨裁者決定破釜沉舟,各家公司隨即對人們展開追踪,然後操縱你我的行為。對於區塊鏈而言,即便重複使用著去中心化、自我主權等類字眼,並不意味著,這項技術真的做到這一點。權力下」如此遠大的理想總得付出行動,像是保護隱私和安全、確保網絡按預期運行。就如同網際網路,那不代表區塊鏈的初衷和諾言都將破滅。我們只是一開始就被蒙蔽了雙眼,所以才看不見其他更為合理的解釋。

或許,筆者是在貶損區塊鏈的影響力,但這種微妙的推論至少表明:科技可以對用戶更友善,也順帶喚起網際網路早期的承諾。 目前,對於絕大部分的區塊鏈應用案列而言,「去中心化」最容易被理解成「我們誰也不信任誰,但公司之間總得要合作」的解決方案。不過,筆者始終認為,這並不是中本聰當初發明區塊鏈的意圖。

話雖如此,但或許這項技術將讓推特、臉書以及高盛等,這類大型企業願意接受一些「開放性」的想法,更重視用戶手中的力量。不過,區塊鏈的崛起之路最終將踏向何方?自然是邁入 2020 年代,你我最值得關注的故事。

責任編輯:Chris


NEC 以專業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為人類生活打造更準確又安全的身份識別方式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一對多的人臉辨識速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評論
Photo  Credit: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
評論

你有沒有在機場使用過 e-Gate 快速通關系統呢?這種利用生物特徵的辨識技術既方便又安全,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很多政府機關使用的成熟技術,讓我們跟著生物特徵辨識領導廠商 NEC 一起瞭解這種技術的原理吧。

生物辨識面面觀

身份辨識是電腦資安領域中很重要的一環,過去我們常常使用「知識辨識」方式來辨識使用者身份,但是使用輸入密碼的方式可能會被忘記,或是容易被破解的問題。至於「持有物辨識」是某種 USB 加密鑰匙,雖然可以省下記憶密碼的麻煩,但也有機率會不小心遺失。

生物辨識則是利用身體上獨一無二的特徵進行驗證,具備唯一性且不易盜用的先天優勢。其實這也不是很新的技術,早在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使用生物辨識,比如我們出門看到隔壁鄰居的臉,就能認出他是老王,這就是生物辨識的概念;但是要教會電腦辨識生物特徵,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生物辨識驗證領域全球領導廠商 NEC 從 1970 年代便開始研發指紋辨識、掌紋辨識和人臉辨識等技術。目前除了上述技術之外,NEC 也已開發出虹膜辨識、語音辨識,以及原創的耳道聲波辨識技術,這些獨特且高度準確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解決方案在全球各地都有實際應用的經驗。

NEC 將這些生物辨識驗證技術以「Bio-IDiom」品牌運用在各式應用中,並且以有效的組合運用這些技術,從而打造出「任何人都能安全無慮地使用數位內容」的世界。

NEC  在生物辨識驗證技術有 50 多年的經驗與龐大的研發團隊,並且具有多項領先技術。/Photo  Credit:NEC

領先業界的人臉辨識技術

以人臉辨識技術為例,它是透過攝影鏡頭補捉人臉的畫面,並透過電腦分析臉部各個特徵點的資訊,來判斷受檢人員是不是與登錄的資料相符。

人臉辨識技術有許多優點,由於人臉是平常人們用來判斷對方身份的方法當中最自然的一種,所以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很小,使用過程中也無需動手操作,而且一般攝影機就可辨識,讓建置更快速且低成本。此外它還具備有效防止弊端的特色,例如辨識的時候系統能夠留儲「臉部影像記錄」,讓管理者可以目視確認是否相符。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也能在人臉被遮蔽或影像不清楚的情況下正確辨識,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大規模一對多的人臉辨識準確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生物辨識有使用方便、不易被盜用的優點,近年的應用越來越廣泛。/Photo Credit:NEC
除了人臉辨識之外,NEC 也有多種不同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可以交互搭配使用。/Photo  Credit:NEC

奧運史上首次使用人臉辨識入場

NEC 為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Tokyo 2020)成功提供人臉辨識系統,為奧運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舉辦做出貢獻。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在訪談中表示:「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當他們進入奧運和帕運選手村、國際廣播中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enter, IBC)以及主新聞中心(Main Press Center, MPC),系統會自動進行臉部辨識。該系統為 NEC 生物辨識驗證技術『Bio-IDiom』的核心技術,採用準確度世界第一的臉部辨識技術。」

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Photo Credit:NEC

One ID 帶來更便利的生活

機場是有高度安全考量的場所,因此無論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海關查驗、登機口查驗,甚至在免稅店購物都需要旅客出示護照以確認身份,不但過程相當耗時,同時也增加了經常拿進拿出而遺失護照的風險。

以 NEC 提出的 One ID 解決方案為例,旅客只需要登錄其臉部影像,就能在機場辦理與進行各種手續,例如報到、托運行李、安檢、登機等,而不需要出示護照與登機證,不僅能加速程序的進行,還能達到全程零接觸,降低染疫風險。

全球最大航空公司聯盟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NEC 集團及國際航空電訊集團公司(SITA)達成一項新協議,在不久的將來,星空聯盟成員航空公司的飛行常客計劃之客戶,將能在任何參與此協議的機場與航空公司使用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Photo Credit:NEC
NEC 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生物辨識技術改善人類的生活,透過只要伸出手指就能確實證明兒童身份的指紋辨識技術,就可以不受出生國家或地區左右,建立確實執行給予所有兒童合法出生證明與出生登記的環境,同時也打造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要的、確保享有身為國民應有的公共醫療、教育機會與社會之保障。/Photo Credit:NEC

張裕昌提及,目前 NEC 的技術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準確度與可靠性,未來的發展重點不再是改善辨識準確度,而是發展更多元的辨識種類,以及透過系統整合的方式,結合多種不同技術,以因應更多差異化的使用需求。

此外張裕昌總經理也特別提到,以 NEC 獨家的嬰兒指紋辨識技術為例,可以克服嬰兒指紋會隨時間變化的問題,有助於協助戶政系統不完善的國家追蹤嬰兒疫苗接種情況,發揮降低夭折比例的功效,為人類社會做出實質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