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Who's False Friend? 小心外來的「假朋友」!

「吐司」的英文是什麼?一般人會毫不猶豫地回答 toast。實際上,「吐司」根本不是 toast!
評論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評論

本文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作者史嘉琳,INSIDE 獲授權轉載。原文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9 年 12 月號

This is the devilish thing about foreign affairs:
they are foreign and will not always conform to our whim.
外國事務難就難在這裡:
是另一個國家的事,所以不一定每次都會按照我們自己的喜好來進行。

– James Reston, journalist (1909-1995) 

原來 toast 的中文不是吐司

「吐司」的英文是什麼?一般人會毫不猶豫地回答 toast,心裡還可能會想,問的不是有點廢話嗎?實際上,「吐司」根本不是 toast!那,「吐司」到底是什麼呢?其實「吐司」的英文原來是: white bread,有些人也會叫它 store-bought bread,也就是「店裡買的麵包」,或直接用品牌的名稱,例如: Taystee bread 或 Wonder bread。

那麼,toast 的意思又是什麼呢?

答案就是:「烤麵包」!只要是任何切成片的麵包在經過烘烤之後,都叫做 toast。但中文中的「吐司」一詞是怎麼來的呢?在英國曾有 toast bread 的說法,只是現在很少使用了,德文等西歐語言中也有類似的說法,例如:德文的 Toastbrot,指的就是「白麵包」,但在美式英語裡,筆者還沒聽過有人用 toast bread的說法,toast bread 則可以視為歷史或區域性的名詞。不過,無論如何,bread 省略之後,toast 就只能有「烤麵包」的意思,而不是「吐司麵包」!

從這個例子我們能學到什麼呢?就是要慎防這些看起來是對應詞,實際上卻是錯誤的外來「假朋友」--Beware of false friends! 中文雖然有「外來語最少的語言」的美譽 (註1),但其實外來語還是不少,而且我們常會理所當然地認為這些外來語應該和英文原本的意思一樣。

有些外來語,因為來自不同方言區、或因為最早引入時,大家都誤會了該字的原本意義、或因為時間久了,原意產生變化...等原因,最後導致外來詞意與原本的意思不同。有時候新的意思跟原意是相關的,例如:「白麵包」和「烤麵包」都跟麵包有關,但「白麵包」並不是「烤麵包」。所以想要把英文學好的人,就要特別留意每一個外來語在英文裡的原本意義,以免翻譯錯誤或者誤解其真正的意思。

欸,pudding的中文也不是布丁?

以下,我們再舉一些其他的例子看看。

除了吐司外,還有一些食物的中英關係有點複雜,例如台灣常見的雞蛋「布丁」的英文,並不是 pudding,而是 custard (卡士達),杯底加焦糖的那種布丁還有個更精確的西班牙語名稱,就是 flan。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那麼,英文的 pudding 又是什麼呢?就是很簡單,不含鮮奶油和蛋的「慕斯」,一般是由牛奶、糖、太白粉、香草精或巧克力粉製成的樸實甜點。英語裡的 mousse 卻是鮮奶油特別多的一種較高級的 pudding。「慕斯」這個中文外來語一樣來自法文的 mousse,可是不像英文會區別精緻昂貴的 mousse 和平凡廉價的 pudding。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英式英語中的 pudding 比起美式意思多元得多。pudding 在英式英語裡其中一個意思是飯後甜點,跟 dessert 差不多 ,另外也可以指多種甜和鹹蒸糕或鹹麵糊餅,例如 Christmas pudding、blood/black pudding、Yorkshire pudding 等,種類繁多而有點複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網搜尋更多資訊。總而言之,看到英文的 pudding 時,一定要先搞清楚是美式還是英式英文,接著以上下文來判斷到底是慕斯、飯後甜點、還是特定的英式蒸糕或鹹麵糊餅。無論如何都不會是中文裡的「雞蛋布丁」就對了!

「餅乾」也分美式跟英式叫法

還有其他的食物,英式和美式的叫法不同,中文的意譯因此有時也跟著不太透明,例如: 甜餅乾在美式英語裡是 cookie,鹹餅乾則是 cracker;英式英語中無論甜、鹹餅乾都稱為biscu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但在美式英語中,biscuit 卻是酥餅或比士吉的意思。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另外,中文的「消化餅乾」是英式 digestive biscuits 的直譯,美式裡卻叫做 graham crackers!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再舉兩個圖文不符的例子

娛樂方面,「撲克牌」的英文不是 poker cards 而是 playing cards,或單純的 cards, poker 專門指特定的賭博牌戲。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傢俱方面則有個常用的外來語,意思跟英文原意不盡相同,那就是「沙發」。中文的「沙發」或「沙發椅」是來自英文 sofa,沒錯,但英文的 sofa 通常專指三人座的沙發,兩人座的叫 love seat,單人座的叫 armchair,而不能叫 sofa。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下次記得不要把 lovely 翻為「可愛」

上述主要在討論音譯的外來「假朋友」,其實也有很多假朋友是意譯的外來語。大多數的意譯字都是由英文原意直接翻成中文,這些字乍看之下很合理,但是有時候其實際的意思跟很多人想像的就是不一樣,因此它們「假朋友」的身分比較不容易曝光。現在我們來看看其中一個例子: lovely。

學生常把 lovely 翻譯成「可愛」, 甚至有些英漢字典也這樣翻。但是 lovely 在英文中並沒有「可愛」的意思,大家熟悉的 cute才是「可愛」。英文字裡含有 love,並不代表中文的對應詞一定會出現「愛」這個字。那 lovely 到底是什麼意思?連英漢字典都不可盡信,我們又能問誰呢?按照線上 Merriam-Webster 這本可靠的英英字典,lovely 具有以下幾個定義: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從以上我們可以清楚知道 lovely 根本就沒有「可愛」這個意思。或許讀者會認為反正意思很相近,翻譯成「可愛」又有什麼關係?其實,學外語的過程中如果累積很多「意思有點相關可是並不相等」的詞彙,最後在溝通上就會出問題,甚至可能會因為誤解而闖禍。我們來舉一個類似的例子:如果有一位外籍人士認為可以用「石頭」來指「水泥 」(此為實例),讀者覺得這樣可以嗎?

中文的「所謂」不等於英文的「so-called」

還有一些看起來很貼近中文的某一個詞,在褒貶或其他含義上卻跟中文不同。其中一個常見的例子就是 so-called。

很多人,甚至很多字典,會把英文的 so-called 和中文的「所謂的」劃上等號,但 so-called 的意思一般是「號稱」而不是「所謂的」,例如: He’s my so-called friend.「他號稱是我的朋友!」(表示那位朋友也許剛做了一件對不起說話者的事)。如果你不知道 so-called 真實的意思,就有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會冒犯到別人!

「黑函」的英文你也會嗎?

另一個例子就是「黑函」。筆者看過有人將「黑函」翻譯為 blackmail,但正確的翻譯應該是 poison pen letter。下次注意不要再把「黑函」誤譯為「勒索」(blackmail)!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英文的 thanks to 常有人翻成「感謝」,例如: Thanks to your help, we were able to finish on time. 在這個情境裡翻成「感謝」當然沒問題,不過要留意,說話者並沒有真的向那個人致謝,他只是在指出某人對什麼事有較大的貢獻而已。再者,在這個帶有諷刺,責備別人的語句裡,thanks to 就不能翻成「感謝」: Thanks to you, we had to do the whole thing over! Thanks to 在這裡可以翻成「因為」,甚至「歸咎於」。Contribute to 也跟thanks to 一樣,有時候跟負面的因素並用,例如: Bad weather contributed to the failure of the project.,所以經常不能用「對某事有貢獻」來翻譯 contribute to。

中文「基督」是 Christ 的譯音,但「基督教徒」並不等於 Christian,因為在英文裡,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一樣包含在 Christian 這個概念裡。「基督教徒」其實等於「新教徒」,也就是英文的 Protestant。中文好像沒有單獨的詞能用來翻譯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都包含在內的 Christian。

蛋糕?蘿蔔糕?傻傻分不清楚

有一些意譯外來語的中文翻譯沒有什麼問題,可是一旦想還原成英文的原字就會出紕漏。「魔鬼蛋糕」就是常見的例子,有的餐廳老闆也許為了省錢而自行翻譯,後果就是菜單上寫著 Satan cake。外國人看了都會會心一笑,因為魔鬼蛋糕的正確說法是 devil’s food cake,同樣「魔鬼蛋」的英文並不是 Satan eggs,也不是 devil eggs,而是 deviled eggs。

最近有餐廳推出「香草雞」這道菜,英文菜單上寫 vanilla chicken。「香草」這個詞原先專指「香草冰淇淋」裡的那種 「蘭科香草」,但是「香草雞」裡的「香草」並不是vanilla,而是迷迭香 (rosemary)、百里香 (thyme)、奧勒岡 (oregano) 這一類具有香味的葉子,所以「香草雞」應該翻為 herbed chicken,而不是 “vanilla chicken”。(筆者第一次看到這道菜名的英譯後,就當笑話在網上跟朋友分享。沒想到的是,現在真的有 vanilla chicken 這道菜,但不是那家餐廳賣的那種「香草雞」!)

新加坡英語有個特別讓人困惑的英文意譯,就是 carrot cake。carrot cake 一詞本來專指用刨絲的紅蘿蔔、核桃、葡萄乾等原料做成的甜蛋糕,可是對於星馬人來說,carrot cake 就是中式的「蘿蔔糕」!這個翻譯裡,「(白)蘿蔔」(Chinese white radish)被誤譯為 carrot「紅蘿蔔」。一般英美觀光客如果在星馬點了carrot cake 後,一定會大吃一驚!

總而言之,再簡單的字,包括看起來很直接透明的外來語,都要先查字典或上網查詢來確認真正的意思。這點不要大意也不要偷懶,免得將來因為誤解或誤用而出問題! 

註釋:

1.請見英語島 2016 年 9 月號的「哪國語言外來語最多?

責任編輯:Mia


【社會數位轉型】連假出門不塞車、推動漁港再生,經濟部打造永續交通生態圈

智慧運輸時代來臨,全球競相投入無人載具與數位交通研發,希望在未來行動力的佈局搶得先機。從陸地、海洋到空中,無人機以整合 AI、5G 技術為核心,應用場域超乎想像,不僅能帶動產業升級與經濟成長,在解決社會問題上也有許多可能性。
評論
Photo Credit:Pexels
評論

聯合國預估,2030 年全球將出現 43 個人口超過千萬的巨型城市,而 2050 年將有 7 成人口居住於都市。城市人口密度持續增加,為交通帶來更大考驗,需要用更有效率的方式來管理。而在臺灣常見因車流量過大造成塞車、事故頻傳,以及偏鄉交通不便、公共運輸使用吸引不足、燃油車輛帶來環境污染等問題,也可望透過發展智慧交通迎刃而解。雖然短時間內還無法真正落地、普及,但種種想像已顯現出智慧運輸系統(Intelligent Transport System,ITS)的重要性。

智慧運輸科技是一門跨領域的技術,包括 7 大關鍵新興科技 iABCDEF 中的i(IoT,物聯網)、A(AI,人工智慧)、D(數據科技,DataTech)、E(邊緣運算,Edge Computing),並涵蓋資通訊、能源與電子等產業。面對接踵而來的挑戰,經濟部技術處與工業局合作,配合交通部、科技部、工研院、資策會等跨部會單位,關注企業與民眾的需求缺口,擴大各項交通科技創新服務的實驗場域。希望加速資通訊及智慧交通應用落地,推動產業轉型與數位經濟發展,更處理公共議題,建立更好的居住環境。

交通車載設備一站式整合 為國內實現物物相聯

未來在 5G 環境下,物聯網能讓各種設備、軟體、網路服務等更快速的相互連結,透過虛實整合應用與民眾進行深度互動,達成高速運算、低延遲通訊、萬物聯網的目標,這也是目前持續發展如智慧交通、自駕車所必備的條件。

當交通與運輸更加智慧化,將為國內業者帶來新商機,相關產業鏈例如雲端軟體服務、影像辨識與人工智慧分析、路側設備業、道路安全警示以及周邊的系統整合、工程顧問、二輪車安全聯網等,都是發展智慧交通智慧系統重要的環節,而智慧交通控制服務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當交通號誌的紅綠燈控制做最有效的安排時,將可使路網中的車流運行更加順暢,也能減少更多的廢氣與碳排放的產生。

資策會智慧系統研究所(系統所)組長黃暉慈指出,發展一站式整合的關鍵之一在於道路上的路側設備(Roadside Unit,RSU)與安裝在車內的車載裝置(On Board Unit,OBU)兩者間的跨設備溝通,過去常因各家技術及介面規格不一、各類型設備分屬不同廠商維護、跨部門協調等原因難以整合,若要產生對民眾更具價值的應用相對是一大難題。

以建立永續智慧交通環境為目標,經濟部技術處匯集各法人能量,致力於運輸資源、資訊的整合共享,提升協作效能。

「比方說像各縣市智慧公車站牌就都長得不一樣,以及路側設備分屬不同部門管理:如交通局的號誌、工務局路燈管理處的路燈、警察局的 CCTV 等等,設備跟服務多為各單位獨立運作,資源無法進行有效的整合」黃暉慈表示。因此,為提升協作效率最佳化,經濟部技術處與資策會系統所合作,發展多元資訊的智慧交通作業系統,以建立共通平台之概念,打破廠商之間的資訊串接藩籬並能協同合作,減少資料使用者、管理者必須面對不同格式資料的困擾,以達成資訊交流的通透性與共享目的。

黃暉慈說明,智慧交通作業系統(Transport OS,TOS)是一套能整合各項遠端設備的管理平台,透過 TOS 函式庫讓程式介接、遠端佈署與應用開發都變得更簡單。「我們希望藉由一套共通的標準格式進行資料的收集,協助業者在設備管理、資料管理、資料分析上都能更加簡易有效率。」經由系統的整合,能自動化遠端監控路側設備的運行狀態,偵測錯誤並通知管理者,並以AI感測蒐集車輛、事故等應用數據。「省下開發系統和串接的功夫,業者能專注在設備功能的強化。」經濟部計畫透過整合性資訊服務,改善當今運輸走廊壅塞問題,未來國內車廠在技術發展上也能突破國外母廠的限制,打造出門無縫、用路安全、交通順暢的智慧運輸系統。

黃暉慈舉例,假如 CCTV 的監控影像出現雜訊、模糊、被遮蔽或鏡頭偏移,或工業電腦網路斷線等異常發生,系統都能即時發現問題,發出警示,「本系統具備彈性擴充功能,可協助業者介接提供更多加值應用,例如接入 RTSP 串流影像也能做到如智慧化判斷車輛是否違停的科技執法應用。」此外,TOS 的另一特色就是會將蒐集到的數據生成可視化圖表,有效地傳遞資訊,以利使用者能迅速評估狀況、做出因應。

Photo Credit:資策會

提升船舶監測效率 給予閒置港岸新生命

除了陸地的交通,海洋也是智慧運輸科技的發展重點。資策會系統所蔡政鴻組長分析,臺灣四面環海、海岸線長達 1,000 多公里,每年海洋經濟產值高達近 6 千億,「物流、漁業之外,還有觀光娛樂,光是用漁船載客出海磯釣每年就可賺超過百億,把安全性做好會很有市場。」

資策會系統所在經濟部技術處科技專案的支持下,採納百家以上產官學研機構與專家的建議,以海港數位轉型需求的高可靠邊霧協作物聯網技術為主,規劃「近岸船舶監測系統」,與相關業者、海巡隊合作,加強港岸船舶的管理效率。

蔡政鴻說,過去在智慧漁港常常做的是智慧照明,當然智慧照明在節能與管理上有很多好處,但除了漁港好像放在其他地方也很好,對於漁港的特色比較沒有凸顯出來。現在漁港面臨的問題是利用度不高,漁港資產閒置,最主要原因是來自過度捕撈,導致海裡無魚可抓,因此產生閒置問題,海洋資源的永續是主要的解決方法,除了生態保育,另一個是漁業漁港的轉型,從過去過度捕撈的抓來吃,轉型到生態體驗的旅遊價值,傳統漁業要轉型到娛樂漁業,發揮觀光旅遊的價值,從中帶來收入,魚就不用補那麼多,海洋資源才可永續。美國的漁業統計,休閒釣魚的經濟效益是商業捕魚的九倍,因此休閒釣魚的發展,其實是可以取代商業捕魚的部分經濟能量,進而減少捕撈。

以基隆市政府為例,2017 年便率先制定娛樂漁業島礁磯釣自治條例,管理認證核發與收費標準,並陸續導入科技管理工具,以船舶自動識別系統(Automatic Identification System,AIS)對磯釣船舶實施監測,採用邊霧運算技術,藉由與鄰近船舶、衛星等設備交換資料,當磯釣船訊號消失或離岸太遠,就會發出警示,建立數位治理機制,確保磯釣活動的安全戒護工作落實,保障業者與釣客的活動安全。另外磯釣證申辦,過去都要上班時間臨櫃申辦,造成不便。現在將磯釣證上網申辦,結合磯釣船出船單,送到漁港的海巡安檢流程,到磯釣船舶的海上航跡訊號勾稽,完成一套完整的服務鏈路,讓安全與方便形成基隆磯釣發展的重要後盾。使過去出海捕魚轉變成載客釣魚,減少捕撈,生態得以生息,漁民也有生計,還帶動釣具產業的發展。

其實智慧交通早已悄悄融入在日常生活,我們對數位票證的依賴度不斷增加,新零售時代的物流配送越來越快速。然而各種進步將可能衝擊原有的就業市場,該如何引導人才轉型也是重要的社會課題。

且讓我們試著想像,在交通的流動中,有出門運動、買菜的銀髮族,有通勤的白領上班族,有趕著上學的學生與接送孩子的父母,每個人的移動需求都能被滿足。經濟部技術處期望從技術專業角度,協助打造更人性化、友善的交通環境;同時,企業也能從競爭轉為合作,共同為產業創新轉型與減少污染的社會企業責任努力,創造更多就業機會;政府也能減少治理、管理的成本,持續優化交通運輸系統,形成社會美好的循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