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將資助各國 5G 等新興科技,攜手與中國競爭

美國官員表示:中國的國際投資,債務過高、基礎建設品質落後、賄賂(橫行)、缺乏透明度,「百分之百」像是紙牌堆成的房子。
評論
Credit: Opic / 蜜雅截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MoneyDJ,INSIDE 經授權轉載。

美國外援機構主管警告,中國在全球狂撒 1.3 兆美元興建基礎設施,此種作法將崩垮,屆時可能會摧毀(shattering)部分新興市場。

紐約時報報導,中國靠著一帶一路等,不斷擴大地緣政治影響力,美國為了反制,2018 年成立了新的外國援助機構--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簡稱 DFC )。

金融時報報導, DFC 主管 Adam Boehler 受訪表示,中國的國際投資,債務過高、基礎建設品質落後、賄賂(橫行)、缺乏透明度,「百分之百」像是紙牌堆成的房子。美國必須提供替代選項,不然的話,中國會拖垮一連串新興國家,未來將有更多裂縫,屆時玻璃會碎裂一地。

Boehler 原本是美國醫療照護官員,今年才接掌 DFC 。 2019 年國會撥給 DFC 的經費提高一倍、增至 600 億美元,美企能夠挹注更多資金進入開發中國家, DFC 也能靠這些經費,挑戰中國在全球的經濟和戰略影響力。

DFC 打算資助 5G 等新興科技,協助各國興建網路、參與頻譜競標,藉此和中國競爭。 

Boehler 說:「每個主權國家有權決定要走哪條路、要如何前進,結果會說明一切。中國在西半球的最大投資是委內瑞拉,60% 資金用於該國,走往這個方向,結果就會如此。」委內瑞拉經濟崩潰,情況極為艱困。

責任編輯:蜜雅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影音】老不一定要孤獨—「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重新找回偏鄉長者對生活的熱忱與重心

「我還是會老,但不會孤獨老。」不讓老和孤獨劃上等號,是許多人的盼望,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
評論
Photo Credit:一粒麥子基金會
評論

你認為「老」是什麼樣子?是一個明確的年齡界線?還是進入某一種身心狀態?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以及才剛過而立之年的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各自從自己的性別與年齡探討對於「老」的想像。

走到「老」的生命階段是幸運的,這意味著老天願意多給我們一些時日,品嚐晚年的生活滋味;同時「老」也有屬於它這個階段的考驗與精彩,不只是個人的生命功課,也是周遭社區的共同學習。崴爺說起他對「老」的想像與擔憂:「對於晚年,有些人會覺得坐在輪椅上看夕陽是很祥和的畫面,對我來說卻像是恐怖片,好像除了看風景,就沒有辦法做其他事了。」蔡尚樺也說:「老讓我覺得可怕的地方在於,我的思想和靈魂還很衝,但是身體和代謝卻都變得緩慢,彷彿被禁錮在一個軀殼裡。」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知名電視主持人蔡尚樺(左)、創業家暨網路紅人「我是崴爺」(右)討論對於年老的想像

不讓老和孤獨、無能為力劃上等號,不只是崴爺和尚樺的共同目標,也是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的任務。誠如影片中一粒麥子基金會執行長林木泉所說,每一個長者都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經驗,邁入老年並非就要拋棄自己過往的能力或興趣、成為一棵呆坐的枯木,而是猶能發揮生命力,活出每個精彩的當下。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多功能日照中心」配合長輩興趣和專長發展活動,像是木工或編織

對此,林木泉執行長向崴爺與尚樺展示了花蓮縣「光福多功能日照中心」的實地樣貌,不僅是提供生活照顧,更重要的是支持長者找回對生命的好奇與盼望;像是多功能日照中心透過木工班、編織、植栽、桌遊等活動,讓長輩重拾過往的生命經驗、為生活增添許多樂趣和色彩。此外,還須有護理、社工、營養師、物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員以及在地社區青年的共同參與,才能撐起長者的晚年生活,讓「老」不孤獨,而且可以更加自主、有尊嚴地生活。

捐款支持,讓「一粒麥子多功能日照中心」在更多偏鄉社區發芽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一粒麥子基金會持續募集各界善款,支持偏鄉長者擁有幸福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