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d 硬塞】情色網紅跟各大科技平台的角力

隨著不少網紅越來越試著展出更多露骨色情內容,幾個大科技平台如 Facebook、Instagram、Twitter 都在加強控管。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原文來自 Wired《The Future of Sex Work Slams Up Against Big Tech》,作者 Jason Parham。 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本文由譯者翻譯並經 INSIDE 編審。

澤維爾・布蘭科(Xavier Blanco)渴望改變。上星期,我和這個 32 歲的紐約客聊天。他在一份更嚴肅工作待十年後卻選擇加入 OnlyFans。我對他的動機感到很好奇,他也直言不諱地向我解釋,「我需要另一個方向完成另一個自我實現」。去年夏天,布蘭科正式加入OnlyFans 這個訂閱平台。藉此,他成為日益壯大、具有影響力網路中的一份子。這些人不僅吸住所有狂熱粉絲的眼球,更做大他們的個人品牌。

這些平台上的大多數創作者各自身懷絕活,包括旅遊部落客、實境秀電視明星、身材完美的男女、成人片演員。在多明尼加出生的布蘭科,從小在紐約州長島長大,上傳的內容顯然是色情的。他說,「對我來講,OnlyFans 是個跳板,幫我進入到一個我一直想成為一份子的產業。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不過,只有一個問題。布蘭科開帳號時,「Instagram 開始打擊利用該平台從事性工作的人,」他說。(布蘭科用了「性工作者」這個詞;並非所有這些網站上具有影響力的人都對這個標籤表示歡迎、毫不掩飾。)在今天一個網紅想能長時間保持人氣,往往需要經營不同平台發揮綜效。很多創作者通常會希望先用 Instagram 圈粉,再由 Instagram 簡介上放上其他平台的連結。就像 XBIZ 率先報導的,Facebook 今夏更新了社群規範,對性表演的定義做了更細緻的規範。這些規範不只適用 Facebook,也適用於同集團的 Instagram。(該公司強調,這些平台都適用「性暗示」政策。)

Facebook 發言人表示本次更新社群規範,「是在幫助人們更了解我們的政策,但政策本身以及 Facebook 執行政策的方式,並沒有任何改變。換言之,這只是用來釐清社群規範而已。」Facebook 在寫給《WIRED》的電子郵件中指出,他們一直讓 AI 不斷運作,以找出違反社群規範的內容。

在這次社群規範更新中,某些情況是禁止使用表情符號的。例如,茄子和桃子圖案,若和具有性暗示的文字、圖片、影像搭配時,就構成被刪除的要件。修改後的 AI 程式語言還會挑出把成人訂閱網站連結放在簡介上的人,成人訂閱網站包括 OnlyFans、JustFor.Fans。

Facebook 駁斥任何公然刪除創作者內容的指控。Facebook 一位發言人說,「我們絕對不會因為一個帳戶的所有人是性工作者,就關閉他或她的帳戶。倘若性工作者不違反我們的社群規範,就能擁有一個 Instagram 帳戶。

但也不是每個人都相信這種說法。多米尼克・福特是同志影片的資深製作人,也是 JustFor.Fans 的創辦人。他說,「目前趨勢是任何形式具有性意象的圖片、內容,都逐漸從社群媒體中消失」,可以想像這些主要平台上有一天不再具有任何成人內容。

但對某些人而言,這一天已經提前到來。Tumblr 去年就明文禁止成人內容,Craigslist 也關閉個人廣告版塊。Patreon 則更嚴格規範成人內容創作者。這次 Instagram 社群規範更新,把性暗示相關禁令變得更淺顯易懂。(很多決定似乎是在美國國會通過打擊性販運的 FOSTA-SESTA 法案後才做的。)但福特認為,「已出現大難臨頭的徵兆。」

但是如果大型科技公司的規範主要集中在尋找大問題的解決方案,布蘭科認為,要他妥協是非常合理的,他們可以把上傳成人內容的用戶和其他所有人一樣看待。他說,「我完全理解這條規則背後的邏輯。Instagram 要 13 歲以上才能加入,我還覺得這樣的年齡不夠大。此外,不是每個人在瀏覽網頁時,都想看到別人的屁眼或乳頭,」但他也坦言,「有一些方法可以讓適當的人看到他們想要看到的內容。」

多年來,Twitter 一直是主要社群媒體平台中的孤鳥,對內容審查抱持更自由奔放的思維。但情況也在改變中。福特告訴我,「Twitter 不久前才宣布,會把創作者內容下架卻不讓他們知道的情況明文規範,可能包括刪除創作者帳戶。」我進一步追問時,他從數頁長的協議中,指了一個句子給我看:從 2020 年 1 月 1 日起,本公司更新的服務條款包括以下內容:我們可能移除或拒絕刊登、傳遞任何內容,限制任何內容被傳遞或看見,並暫時、終止使用者帳戶。福特說,「過去他們從來沒說過他們保留這麼做的權利,但現在他們卻明確表示,他們可以這麼做。」

整體而言,現在想成為一個對性愛內容積極、開放的網紅,是令人苦惱的事。當 Instagram 本質上變成購物中心,要創作者自我審查,才能在購物中心開業,創作者的權利也不斷縮小。而平台本身似乎也逐漸納入以電商為核心的生態系統。Instagram 執行長亞當・莫塞里(Adam Mosseri)在 11 月的 WIRED25 會議上指出不少資料支撐這以電商、廣告不斷發展的信念。他說,「我們認為創作者和有影響力的人同樣都是這個以電商為核心系統的重要部分。但反過來說,Facebook 雖然有些付費推廣的方式,但一樣是個懷抱言論自由,為使用者賦能的工具。」

雖然這是個審查越來越嚴格的時代,但在網路上從事性工作、性表演,一點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像是 OnlyFans、JustFor.Fans 在某種程度上,就改變了人們在網路上溝通和連結的方式。他們的粉絲能迅速增加就是證明某種程度上,新型態的性表演成為一種新常態。這種影響不只浮現在數字上,網紅和專業成人片演員已成為成人訂閱網站上最大的吸引力。訂閱成人網站正在幫助讓性工作正常化、民主化。如果性工作的未來涉及到這些最近才被解剖的勞動力——在哪裡?如何?誰?以及建立零工經濟(這種經濟是建立在短期、獨立工作者的基礎),則成人訂閱網站必須自然成為未來的一部分。

無論如何,布蘭科憂心這些日益增加的審查規範,到底會對這群已極具爭議的人做出什麼事?他說,「我常會聽到非白人同志抱怨,照片在不知不覺中就被刪或被拒絕刊登,但很少有順性別(指生理性別和心理性別認同相符)異性戀女性拍攝的成人內容被刪或拒絕刊登。對於所有性別傾向的人來說,這應該適用統一標準,我不覺得這公平。」布蘭科無法預測接下來平台還會怎麼改,但他坦言已能預測這場角力的未來。「我們最終還是會在他們制訂的遊戲規則中,繼續玩下去。」

責任編輯:Ch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