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太太被剝削了:現代創作者的憂鬱來源

看著理科太太的最新聲明覺得好心疼,老公憂鬱症、自己照顧照顧著也跟著生病了,小孩兩歲,並決定要休息不拍片放長假。
評論
Photo Credit:截自理科太太頻道頁面
評論

作者果殼,行動展開份子,也是區塊鏈的信仰、旁觀者|現為律師、Blocktempo 專欄、換日線專欄作家|期許透過筆寫出觀點,看到對話,找到果殼。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臉書頁面。INSIDE 經同意轉載。

理科太太的頻道,只是社群媒體血淋淋剝削創作者的冰山一角。

YouTube 或其他社群媒體,他會不自覺地逼你展露出自己生活光明美好的一面,把陰暗面藏起來,因為沒有人想看、沒有讚、沒有點閱,然後看著理科太太爆紅後,要面對著鏡頭持續強顏歡笑、強自振作,維持著搖搖欲墜的觀看數。

光想就覺得這個畫面好辛苦,好殘忍。

在這個社群時代,每個人都有機會爆紅十分鐘。

社群媒體的吃人

但你不知道的事,為了得到這「十分鐘」,有多少人付出了多少努力在汲汲營營那十分鐘。得到了爆紅的機會以後,演算法會告訴你,你不紅了,然後要犧牲更多甚至自己的健康,來換取能在社群裡持續維持巔峰。

YouTube 尤其殘忍,他可以賦予你一個無限放大的擴大機,讓你的影響力瞬間擴大到你無法想像的程度,讓你以為世界其實喜歡你,好多粉絲愛你。事實上是演算法找上了你,你的創作風格、特性符合演算法要的。我之前製作上傳了一隻電子煙的影片,討論潛在的法律風險跟政策的不合理性,這支片意外得到演算法的青睞,他得到了跟我的頻道訂閱數以及平均閱覽數完全不成比例的關注。

演算法與平台賦予創作者無限大的舞台,然後也可以瞬間奪走它。

我們身為創作著,代表我們在某些領域是擅長的,而且是可以持續輸出的,但同時也代表有更多領域是我們不懂的,更別說產出。因此當我們開始在社群媒體上嶄露頭角,透過演算法讓更多人看到時,也走上這條不歸路,尤其是很依賴演算法的 YouTube 環境。當有一天,演算法不再愛我時,創作者必須開始改變,調整自己,揣摩新的演算法到底愛什麼。

這是一個很弔詭的事,如果是一名 NBA 籃球員,你就只要好好鑽研這項你擅長的技巧,把你的籃球技能持續精進,球賽就不會淘汰你。但在社群媒體的環境,就好像要創作者,從打籃球要變成打棒球一樣,只因為演算法的口味改了。所以我們看到理科太太開始嘗試在鏡頭前笑,去上電視節目、整老公、喝防彈咖啡。但我們大部分人無法,因為我們擅長的東西很有限,我們也是普通人。

數字與創作者

為什麼看到越來越多創作者的身心靈出狀況?之前小玉、聖結石都得到憂鬱症,還有這次理科太太也是,因為平台本身已經成為最大的憂鬱症製造者。

這是個前所未有的時代,大量創作著完全被數字綁著。我們常說藝術家、創作家比較自由,因為創作是自由的。但現在,流量的考量讓創作沒有自由,如果你是一名影片創作者,你能拒絕拍攝 Vlog 每天固定產出影片來換取演算法的青睞,還是每個月上傳一隻長片,然後乏人問津?

但這就是社群媒體要的,一個無時無刻關注自己觀看數,然後 24 小時不停上班的的創作者。

也不能一味責怪創作者。我們還要問,是誰創造了這樣一個奇怪有害的環境?當 YouTube 平台表面上是要散播歡樂,散播好想法的地方,骨子裡卻成為比恐怖情人、前妻還厲害的創作憂鬱製造者,這個現象,平台可已把責任都推給看似「中立」的演算法,而實質上演算法是由觀眾還有平台所掌控的。

沒錯,YouTuber 很多有從平台流量中獲得好處,賺到錢。但不代表創作者該被平台無限壓榨、應該憂鬱。理科太太算是很有代表性的案例,因為她是台灣史上竄升速度最快的YouTuber,並在非常短的時間內,被演算法(或者觀眾)拋棄。

平台該負起責任

我想,如果在一般職場上,勞工被認為應該得到勞基法的最低保障,在數位時代裡,我們卻反而壓榨創作者製造歡樂,然後讓平台賺滿滿?是否我們也需要一個…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一個不會過度剝削創作者的演算法,讓創作著創造歡樂的背後,不是大把地在吃著克憂解藥。

真的沒事不要當 YouTuber,做得不好憂鬱,做得好得憂鬱症。

作者補充:

有些人很激動的樣子,補充一下我的看法好了,創作者自己要加入這個平台的,歡喜做甘願受,從一方面來講這沒錯,勞工不爽也可以不要做,但我們已經知道很多時候勞工是身不由己。

創業者是自己的老闆,但從真正的「大平台」的角度看這些創作者,例如 YouTube 每個人都只是一個個藍領,努力幫平台做工、做內容罷了。

我的意思不是說 YouTuber 也該適用勞基法,他跟勞工性質就是不一樣。不過,身處在這個新時代,我們是否該興起一種新思維?例如,是否有科技業者為了商業目的,濫用科技的力量來剝削人類、是否該立法賦予平台責任,要維持一個避免剝削的演算法,不要讓平台只是躲在演算法後面。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Anny



搶救氣候變遷下的弱勢兒童!世界展望會「緊急回應、調適、減緩」三階段救援

世界展望會正在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幫助孩子脫離困境,重拾健康的成長生活,也是多一份讓地球恢復蓬勃生機的力量,不讓下一代的孩子再度成為氣候難民。
評論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
評論

15 歲的安哥拉女孩卡佛(化名),為了養活自己和母親,不得已只好以販賣肉體的方式賺取微薄收入,有時候不安好心的男人甚至只給她新台幣 30 元不到的酬勞,根本難以換取一餐溫飽。卡佛和母親時常一整天沒有食物吃,甚至只能摘樹葉糊口,和她一樣受氣候變遷逼迫,導致難以維持生計的孩子不勝枚舉,他們正和卡佛一樣煎熬,為了求生存,不得不做出他們本不該面臨的抉擇。

極端氣候、溫度上升、不穩定降雨和降雪,這些氣候變遷不只為地球環境帶來浩劫,也讓無辜的弱勢兒童為人類共業承擔慘痛代價。事實上,兒童是對氣候影響最小的族群,卻是氣候變遷下的最大受害者,面對這樣不公平的困境 ,世界展望會積極在全球各地展開救援行動,幫助兒童脫離氣候災害所帶來的生命威脅。

氣候變遷正為兒童帶來重大危機!我們應該採取的行動是?

在氣候變遷下,首當其衝的不只是環境,還有因為缺水、缺糧而衍生的健康問題,甚至是安全與生計都備受威脅。因為營養不良和衛生環境不佳,弱勢兒童生病的機率大增;再者,極端氣候恐毀壞家園,並導致社區間強奪資源、產生衝突,而為了維持生計或尋找資源,孩子將被迫遷徙,在動盪不安的環境下,不只難以安心接受教育,遭家暴、人口販運、或被迫成為童工、或童婚的機率也將大增。

世界展望會長期以兒童為中心,進而改善周遭社區,因此眼看氣候災難正不成比例加重最弱勢族群的負擔、波及兒童的諸多權利,世界展望會更加積極以兒童為焦點展開一系列因應作為,不只挽回兒童的生命,也希望能保護人類與共有的地球。

我要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立即了解世界展望會兒童資助計畫

因應氣候變遷的三階段: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氣候變遷為各地帶來的衝擊,其實際災害嚴重與緊急程度各有不同。為了更有效率的因地制宜,世界展望會主要透過三大策略進行救援,分別為:緊急回應、調適、減緩。

  • 緊急回應|拯救尚比亞受乾旱之苦的農民

在尚比亞南部省(Southern Province),當地以農業為大宗,居民多以自給自足或商業農業為生。然而,由於近年降雨不足、嚴重乾旱,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農民都難以生存。對此,世界展望會提供蒙澤(Monze)地區 700 個家戶所需的緊急物資,包含救命糧食和種子,曼迪一家也是受益者之一。這些家庭收到了 40 公斤玉米粉、5 公斤玉米種子、和 5 公斤豇豆,除了脫離缺糧險境,在世界展望會的農業訓練專案輔助下,當地農民也能學習因應乾旱的新農法,逐步自立。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世界展望會提供尚比亞地區的糧食救助包,其中也包含種子。農民曼迪說:「收到這些豇豆種子讓我安心不少。我拿種子去耕作,而收成結果實在太棒了,作物長得很好,熟成度也剛好。」
  • 調適|孟加拉氣候智慧農耕技術

在孟加拉西南沿海,該地區經常遭受旋風、潮汐、洪水和乾旱的襲擊,而土壤鹽鹼化、土質積水和過多的耕地被轉化為蝦養殖場等人為問題,促使農民的生活變得更加困難,許多家庭無法負擔健康的糧食,兒童更被迫面臨營養不良的窘境。對此,世界展望會在孟加拉展開糧食安全計畫,為農民提升氣候變遷意識、培訓智慧農耕技術、實施自然資源管理,讓農民能跟著氣候調適,學習永續生產方法並提升市場價值,加強當地應對災害的生計韌性。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Sobita Sarder 家中的農地荒蕪,全家僅靠丈夫打臨工為生。後來她接受氣候智慧耕作技術培訓,成為了社區的農民領袖,她的有機農場不只足夠餵飽家人,也有剩餘收成可在市場上出售,增加收入。而她 9 歲的女兒 Pryanka 也減少因為營養不良而生病的頻率。 
  • 減緩|為波士尼亞植樹綠化

改善氣候變遷不只治標,也要治本。世界展望會減緩氣候變遷的行動,包括:帶動環境保護教育、植樹綠化、推動綠能科技、推行農民管理的自然復育法⋯⋯等。在波士尼亞,世界展望會與當地學校合作綠化運動,共有 150 名兒童及青少年參與,在 5 個地點植了 200 多棵的樹苗;種植樹木不僅有助於淨化空氣,更能讓周邊的農業用地增加土壤肥力和水土保持,增進整體生態功能系統。

Photo Credit:世界展望會/參與植樹綠化的波士尼亞學生,不只在課堂上學會環境保護的概念,課堂外還能透過種樹實踐。

搶救氣候變遷的無助受害兒童,讓孩子也加入環境保護行列

重視氣候變遷對兒童帶來的影響,不僅符合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的四大基本要旨:維護兒童的生存權、發展權、參與權、受保護權,讓兒童安心健康地成長,也讓孩子有機會加入環境保護的行列。

根據世界展望會從 12 個國家、121 位兒童與青少年的看法調查,其實大部分兒童(88%)對氣候變遷議題有高度意識、了解其影響性,也親自目睹與感受到氣候變遷帶來的挑戰。更可貴的是,有 94% 的孩子願意採取行動,不希望被當成是無助的受害者,而是想成為有能力的改變推動者。因此,在世界展望會的救援計畫中,基於相信兒童與青少年是有能力的行為改變者,所以也願意賦予兒童參與保護地球環境的權利。

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讓孩子有機會脫離困境,重拾健康的成長生活,也是多一份讓地球恢復蓬勃生機的力量,不讓下一代的孩子再度成為氣候難民。未來的一切盼望,始於現在所付出行動;加入世界展望會兒童資助計畫,展開氣候變遷下的人道救援,為孩子的生命帶來改變。

我要搶救極端氣候下的脆弱兒童!立即了解世界展望會兒童資助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