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的十年】Sting 陶韻智:過去十年,我很開心出場過兩次

Sting 陶韻智是 INSIDE 的創辦人之一,過去曾經擔任 LINE 台灣的總經理。
評論
Sting,攝於台大校園
評論

Sting 陶韻智是 INSIDE 的創辦人之一,過去曾經擔任 LINE 台灣的總經理,目前擔任新創公司的收費顧問,凡是新創團隊有商業模式、營運策略、團隊、執行以及品牌等問題都可以提供協助,但是不協助募資。

INSIDE 到底是怎麼創立的?

談起為什麼會創辦 INSIDE 這個共筆部落格,Sting 回想 2009 年年底,跟 fox 都在 NHN Taiwan(是 Naver 公司第一次進軍台灣市場),但當時卻因金融海嘯而要關閉公司,所以注意到台灣並沒有自己的平台,只要國際性的大品牌因為財務而有所調整,就會影響到人生的規劃,認為應該要建立自己的品牌。

當時一開始的四位創辦人(Sting、fOx、Lawrence 和 Richard)都有寫部落格,聚會的時候也會討論到別人所寫的部落格有眾多需要改進之處,所以最資深的 Sting 就發起一個挑戰,邀請大家一起寫一個共筆部落格,如果自己也寫不好,就沒立場罵別人了。但是如果寫得好,就可以為台灣帶來改變和全新的價值。

這是第一步,Sting 對產出的品質有信心,但是認為問題會出在頻率上,如果越來越沒有人寫,這個挑戰就失敗了,所以約定每週每個人要繳出三篇文章,遲繳或沒繳要扣點,扣最多的請客,因此就確立了 INSIDE 一開始的文章產出量。即便有人忙到沒時間寫,也因為請客而有所貢獻,因為進行聚會和交流往往能激起更多火花。

經過三個月,由於有業內的人所寫的高品質內容,INSIDE 的流量就爆發了,而且因為持續的練習,大家的文筆也都有大幅提升,更有能力有效率而且清楚表達自己的觀點,出現了質與量的正向循環,甚至有能力引導數位科技趨勢在台灣被訴說的風向。作者群也持續擴張,又找來了老查和 Eugene,同樣成為創辦人,以此為班底,共同找到更多的作者加入。

因為資深又有很多意見,一開始 Sting 就以 INSIDE 總編的角色負責內容的規劃,Sting 認知到內容的範圍不能太窄,會造成讀者的侷限,但也不能太寬,會造成品牌沒有辨識度。所以在尋覓新作者的過程中, Sting 提出每一位被六位創辦人所推薦的新作者有五次機會,前三篇採取信任創辦人,並不審查,後兩篇則會嚴格審查,從讀者的角度看該作者的文章是否引發共鳴?這五次機會是在檢驗作者是否能持續寫作,以及作者調性是否跟 INSIDE 相差太懸殊。這個方法也奠定了 INSIDE 一開始擁有不少志同道合作者的基礎。

以兩個例子說明 INSIDE 所展現的影響力

除了聽到 Sting 版本的 INSIDE 創辦歷史,我們更好奇 Sting 對 INSIDE 引以為傲的事情有哪些?

Sting 回想,印象最深刻的是 2011 年德國創業三兄弟(Rocket Internet)的報導,INSIDE 很有可能是華文世界第一個報導的媒體,談到他們如何複製別人已經成功的商業模式並且快速成長。為什麼可以有這麼第一手又有洞見的報導呢?是因為有一位旅居德國的台灣讀者覺得 INSIDE 很不錯,所以很想在 INSIDE 上寫文章,但是沒有合作過,Sting 也不知道表現如何?看完內容之後,發現雖然文筆生疏但是內容精彩,只是無法查核,因為資料很少,考慮之後還是刊出了,的確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延伸閱讀:[客座] 關於德國網路Startup & 投資圈,不可不知Samwer三兄弟(一)

另外一件事情是美國 Kickstarter 群募很成功,募資其實就是一種吸金,後來歐巴馬政府簽署了新法案,確立了群募的法律基礎。Sting 看到之後發現新的時代開始了,但是台灣的新聞卻沒有意識到真正造成重大影響的法條,於是寫了一篇這個法案對台灣的啟示,希望可以提出專業的觀點,因為這正是當時台灣真正缺乏的內容。一週過後,這篇文章竟然讓立委寫信請教,這正是 INSIDE 影響力的展現。後來 Sting 請 INSIDE 的股東小光去參與,小光創辦了 flyingV 而開啟了台灣群眾募資的市場。

延伸閱讀:美國通過JOBS法案 - Kickstarter等群眾募資平台有了法源,台灣何時會有?

經歷了兩次出場:INSIDE 被併購、LINE 的 IPO

▲在 Line 擔任台灣總經理期間,每一年都讓 Sting 對行動網路的發展驚訝不已。Photo Credit:Line

為什麼後來 Sting 退出 INSIDE?就 Sting 的說法,Sting 對 INSIDE 的想像是亞洲的TechCrunch,但是這並不是整個創辦團隊的共識,所以 Sting 認為沒有足夠有野心的發展想像,就沒興趣做了。

這時候 LINE 正好找上門,LINE 和 NHN 的母公司都是 Naver,大家並不陌生,Sting 也不確定 LINE 是不是會成功,只是當時 LINE 找不到適合的人,Sting 加入並且成為總經理,也沒想到後來 LINE 在台灣可以這麼迅速擴張。

所以 Sting 也覺得自己掌握了兩次很好的機會,先是創辦了 INSIDE,後來 INSIDE 被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併購之後有機會出場。再來是在沒有人看好的時候加入 LINE,後來 LINE 的 IPO,讓 Sting 又有機會出場,創業過程中大多數的風景都看過了,非常開心。

談到曾經身為 INSIDE 的總編,Sting 對 INSIDE 有什麼期許呢?Sting 希望在被大集團併購後,INSIDE 有更充足的資金可以發展成當初想像的規模,也就是現在的十倍以上,尤其是跨出台灣,邁向國際。

Sting 覺得 INSIDE 的創辦模式是可以複製的,這是一個被驗證過會成功的素人媒體平台建置方法,可以聚集專家來創作,提供專家眼中的趨勢,而不是記者眼中的趨勢,盡可能減少「守門人」,提供多元的觀點,這才是有價值的內容。

Sting 期許,大多數的媒體在報導事實,但是 INSIDE 應該要分析未來,報導事實太容易,分析未來太困難,但是要帶動產業往下一個階段前進,就需要有很厲害的評論者。除了科技產業,同樣的方法可以用在各個領域,如果當初 INSIDE 順利擴張到財經等許多領域,說不定後來就是 INSIDE 變成媒體集團,並且併購別人了。

Sting 為什麼現在不寫了?

曾經有紀律且大量寫作的 Sting,在 INSIDE 的最後一篇文章是 2013 年初,為什麼後來就不再寫作了?

Sting 提到 LINE 公司規定不能寫是一個很好的藉口,但主因其實是時間不夠,且年紀和時空的不同,也造成自我設限,再來是發現趨勢的確是很困難的事情,可能持續看到一些可能的趨勢,但是老了之後總覺得這些趨勢沒什麼好分享的,都是過去曾經出現過的模式,再也沒什麼新奇的事情了。

這也是為什麼 Sting 建議 INSIDE 應該多鼓勵年輕的從業人員發表,因為這件事情資深的人反而做不到,經歷少不是缺點,反而因為沒有經驗,看不出其中重複的模式,出現創意上的突破點,有勇氣也不受框架的侷限,這就是過去幾位創辦人在 INSIDE 創辦之初都可以一直寫的原因。Sting 認為 30-35 歲左右可能是最理想的專業內容寫作年齡,這樣的作者經驗足夠又不夠老練,時間足夠又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過去十年,有看出過什麼趨勢嗎?

Sting 提到應該要分析未來,那 Sting 是否有發現過什麼大爆發的趨勢呢? Sting 分享了兩個故事。比特幣是 Sting 所發現但沒有掌握到的一個趨勢,2010 年就有相關文章,後來大爆發之後,最大的感觸是:為什麼當初沒買? Sting 笑著表示,倒不是沒賺到錢,而是反映出自己對於創新事物的努力和接受度不夠。

▲Sting 自稱比特幣是自己很早發現但沒有掌握到的一個趨勢。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後來 Sting 也常常在檢討,面對新事物的時候,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雖然並不覺得比特幣的去中心化是有道理的,但是為什麼沒有更積極以適當的方式去參與看看呢?

不過行動網路的趨勢 Sting 就掌握住了。Sting 並不是行動時代的人,最早在 NHN 所接觸的都是 Web 的網路技術,智慧型手機出現之後, Sting 就一直思考要怎麼參與這個趨勢?這是對 Sting 是很大的挑戰,不但創業成立 App 開發公司,還加入 HTC 的雲端團隊,累積 mobile only 的思維。

這些努力往行動靠的努力,這也讓 Sting 有機會掌握住 LINE 的機會,畢竟當時真的懂行動 App 的人很少,而 Sting 對 mobile 的種種努力,讓他有機會加入 LINE,過程中也看到智慧型手機對世界所造成的改變,在 LINE 的每一年都驚訝不已,不只是 LINE 的成長竟然如此快速,更見證到網路效應的威力,也見證到了數位經濟取代實體經濟的速度。

過去十年裡, Sting 的確看到過很多趨勢,有的覺得會成功但沒有,有的覺得不會成功卻成功了,最後 Sting 的結論是:沒有事情一定不會成功,所以也讓 Sting 時常提醒自己要保持更開放的態度去面對創新事物。

即便是現在,也是透過接觸新創團隊,持續在參與和尋找不可能的創業題目,想找到夠瘋狂的團隊和點子,打造另一次的奇蹟。

核稿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硬塞的十年】INSIDE即將滿十歲,你是看INSIDE長大的嗎?
【硬塞的十年】Lawrence 林宜儒:創業像生小孩,永遠沒「準備好」那一天
【硬塞的十年】Richard 李致緯:創業以載道,要世界級技術在台灣綻放
【硬塞的十年】李全興「老查」中年級實習生回顧十年:第二職涯需要被規劃!
【硬塞的十年】Eugene 王佑哲:用 10 年時光,見證台灣群募的積極迷惘人

「掌門精釀啤酒」為 INSIDE 10 週年指定用酒,堅持自然發酵與純手工釀造,活動現場提供掌門經典酒款「55%小麥」、「愛羅武勇」。詳細資訊 : http://www.zhangmen.co/


5G 領航創新應用競賽大放異彩!吸引超過 200 組作品與創新提案,見證台灣 5G 創意能量

由經濟部工業局舉辦的通訊大賽今年邁入第 20 週年,其子競賽「5G 領航創新應用競賽」總獎金超過 132 萬,共募集超過 200 件作品設計或提案構想,相較去年成長近 5 成。
評論
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評論

由經濟部工業局辦理的通訊大賽,自去年起因應台灣邁入 5G 世代開設全新子競賽-「5G 領航創新應用競賽」。競賽以發展 5G 解決方案為主軸,聚焦於數位娛樂、交通、製造三大垂直領域,參賽作品需結合 5G 通訊技術特性並從三大應用領域中,發展創新產品或構想。競賽不限國籍與年齡資格,各行各業皆可參加,瞄準跨域人才強大的創新能量;而今年共募集超過 200 件作品設計或提案構想,相較去年成長近 5 成,更持續有來自印度、泰國、美國、香港等地外籍生組隊參與,與國際趨勢接軌。

通訊大賽邁入 20 週年 見證台灣通訊產業發展

經濟部工業局辦理通訊大賽自去年起臺灣邁入 5G 世代開設全新子競賽「5G 領航創新應用競賽」。競賽以發展 5G 解決方案為主軸,聚焦於數位娛樂、交通、製造三大垂直領域,參賽作品需結合 5G 通訊技術特性,並從三大應用領域中,發展創新產品或構想。今年共募集超過 200 件作品設計或提案構想,相較去年成長近 5 成。競賽不限國籍與年齡資格,各行各業皆可參加,瞄準跨域人才強大的創新能量。今年更持續有來自印度、泰國、美國、香港等地外籍生組對參與,與國際趨勢接軌。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通訊大賽也來到第 20 年,從 3G、WiMAX、WiFi、4G、到今天的 5G,這一路走來的歷程,彷彿像一部台灣無線通訊史,許多歷屆得獎者,如今都已在業界發光發熱,甚至積極與國外廠商合作,為台灣的無線通訊與產業發展奠定紮實基礎。

「5G領航創新應用競賽」聚焦於數位娛樂、交通、製造三大垂直領域,今年共募集超過200件作品與提案,照片為所有入圍隊伍。 (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5G 應用情境無遠弗屆  與各產業趨勢緊密相連

5G 擁有高速率、低延遲、廣連結三大特性,能串連上、中、下游相關垂直應用領域的整合服務;競賽本身即是為了挖掘與培育多元數位人才為出發點,今年更提出雙軌賽制並行,除了以往落地執行的「實作組」,「概念組」團隊僅需要提出創新概念的提案即可參賽,在經濟部工業局再開放更大的空間下,由今年入圍的作品更看見 5G 在數位娛樂、交通、製造三個領域從企業端、使用者終端等都可以運用的多元創意提案。

競賽實作組最終由實境共創以「Holoroam 整合式沉浸體驗佈建管理系統」拿下冠軍,抱走高達 35 萬元獎金;至於邁仕智聯,則以「淡海輕軌之 5G 營運安全管理智慧 監控與網路廣播對講整合應用系統」得到亞軍,歐利科技則以「影像圖控式USV岸際航行系統」拿下季軍與智崴企業最愛獎。其他企業最愛獎的優勝團隊包含打造智慧雲端機械手臂遠端控制平台的 5MEC 團隊,該團隊獲得本屆金級贊助企業中華電信的企業最愛獎殊榮;而 Sky 的 5G 智慧監控與海岸安全以及 Dress Up! 的 VR 服飾電商平台服務則分別獲得采威國際以及智慧時尚兩家特級贊助企業的賞識,抱得企業最愛獎的獎盃。概念組名次部份,娛樂領域冠軍為 See the music、亞軍為 ErgoLab,交通領域冠軍為兩個小錢、亞軍為鳴天設計,製造領域冠軍為雲聯勁網、亞軍為 Sagiri,競賽總獎金超過 132 萬。

參賽隊伍的背景從科技公司到在校學生,跨域組成的共同點都是預見 5G 與產業緊密相連的趨勢。實境共創原本就在開發 AR 與 3D 虛擬展間服務,團隊在過程中發現,必需與 5G 高速網路搭配,才能達到流暢的使用體驗。而歐利科技隊長陳信宏認為,再好的新創服務都必須面對市場考驗,「原本公司提供的解決方案都基於 4G,希望透過競賽測試 5G 加持下的效能,藉由這些驗證過的數據,未來能讓客戶更有信心。」而邁仕智聯報名動機也很類似,吳忠原是由今年中拜訪捷運公司,在因緣際會下得知競賽資訊,剛好能把 5G 導入公司的無線監控產品,加強無人管理車站旅客安全。

實境共創拿下冠軍,抱走高達 35 萬元獎金,團隊提出「Holoroam 整合式沉浸體驗佈建管理系統」,希望透過最簡單的工具,輕鬆打造最沉浸的數位體驗。 (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邁仕智聯以「淡海輕軌之 5G 營運安全管理智慧 監控與網路廣播對講整合應用系統」獲得亞軍,這是一套能應用在淡海輕軌的 5G 網路多功能服務智慧監控應用系統。 (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今年獲獎的概念組中,由 2 位女生組成的 See the music 團隊,非通訊背景出身單純發自內心熱愛音樂,純粹希望透過 5G 實現腦中創意,提出結合 5G、AR、IOT 多技術綜合線上練團的「See the Music」解決方案。另外像是由外文與企管系組成的 Dress Up! 團隊,提出結合 5G 特性的 VR 服飾電商平台,靈感來自疫情下的服飾業,可透過「Dress Up」服務 3D 建模讓消費者 360 度無死角觀看商品細節。這些一再證明 5G 與各產業緊密相連的特性,只要擁有好的點子,就能讓 5G 在各平台得以發揮。

歐利科技提出以「影像圖控式 USV 岸際航行系統」得到季軍與智崴企業最獎,透過彈性控制模組,實現多元的水面應用,打造無所不在的雲端化 USV 控制中心。(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由兩位女生組成的See the music,提出結合5G、AR、IOT線上練團的「See the Music」解決方案,獲得娛樂領域冠軍,希望提供更沈浸式的音樂體驗。(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Dress Up! 團隊提出「Dress Up」服務,靈感來自疫情下的服飾業,為結合5G特性的VR服飾電商平台,也獲得智慧時尚獎的肯定。(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多場加值培訓活動 協助團隊精進作品 切合市場各種需求

能從上百件作品脫穎而出,證明獲獎團隊都具備強大的創新力,而在競賽過程中,經濟部工業局也提供豐富資源,實作組入選團隊可使用工業局 5G 實驗場域 digiBlock C 數位創新基地進行相關測試;不僅如此,期間更辦理、簡報設計工作坊、5G 實務工作坊、設計思考交流會、5G 場域進場實測、企業參訪…等多場加值培訓活動,希望在這些大力支援下,協助各團隊精進作品。

在「5G領航創新應用競賽」過程中,經濟部工業局提供豐富資源,入選團隊可優先使用digiBlock C 5G 實驗場域,另外也辦理一系列加值培訓活動。(Photo Credit : 資策會地方創生服務處)

邁仕智聯特別點出,主辦單位提供2次 5G 現況頻寬實測場域,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吳忠原說道,「從實測場域頻寬分析數據得知,過去 4G 時代每次只能回傳 4 支攝影機影像,不過今天透過 5G 頻寬,一次可回傳 100 支攝影機影像,速度整整快了 25 倍,這對智慧監控發展是一大突破,意謂未來可透過 5G ;另外我們也參觀中華電信,體驗既有 5G 應用方案與情境,給我們很大信心與啟發,若不是參加競賽,過去根本沒機會接觸這些實測場域。」

冠軍團隊實境共創則強調,參加「5G 領航創新應用競賽」得獎是其次,最重要是能與其他團隊交流,「這次得獎對我們來說當然是很重要的肯定,但我們覺得與其他團隊切磋,從中反而得到最多收獲;例如我們有看到其他團隊做跟我們類似的產品,雖然架構很像、但切入點完全不同,雖然是競爭關係,但其實彼此都能互相學習。而我們也看到很多我們沒有看見的 5G 應用,這樣的創意刺激對我們來說非常寶貴。」

不光解決現有問題 更要創造新型態服務

本屆「5G 領航創新應用競賽」中,不僅看到許多優秀作品,更讓人見識年輕人的創意,頒獎典禮採訪當天,冠軍實境共創原本開玩笑說,要用獎金好好大吃一頓,但三位大男生立刻恢復正經,「而獎金也是很重要的資源,才能支持我們持續創造有亮點的新型態產品,刺激消費者將無線網路升級到 5G。」過去我們總是說,好的創新服務要能解決問題,如今不僅要用 5G 提出解決方案,其實還要創造更多需求,也期待未來 5G 的使用會因為這些創意而更快普及,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