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德國收容所如何做到認養率95%?參訪全歐最大柏林動物之家 Tierheim Berlin

流浪動物收養一向不容易,全歐最大的動物收容所「柏林動物之家」,又是怎麼兼顧營運以及動物的身心健康?
評論
REUTERS/達志影像
評論

作者花栗愷。本文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INSIDE 獲授權轉載,原文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9 年 11 月號

初秋時分,我們輾轉於柏林近郊一處僻靜的小站下車,在一池蔚藍晴空的映襯之下,穿過整片綠意尚未褪盡的蒼涼風景,造訪這座頗有遺世之感的境外桃源--「柏林動物之家」 (Tierheim Berlin)。

全歐洲規模最大的動物收容所

身為全歐洲規模最大的動物收容所,柏林動物之家佔地廣達 16 公頃,大小可比 22 個足球場,並以完善的園區環境以及優良的照護品質聞名。園內設有四個大型貓舍、六個大型犬舍以及一個野貓圍欄,數量較少的小型動物 (兔、鼠)、外來物種 (蛇、龜等爬蟲類)、鳥類以及農場動物 (豬、羊、家禽等) 另有各自的專屬區域。此外,柏林動物之家還擁有自己的動物救護車,並在園內規劃了貓咪急救站、水鳥康復室、動物墓園以及附帶遊樂器材的遛狗場,設備相當豐富。

「其實,我們的舊址非常狹小。」Julia Sassenberg 直言。她是柏林動物之家的媒體公關專員,在此以前,曾在電視台擔任了 15 年的製作人,「直到被一個愚蠢又討厭的有線節目困住,讓我終於決定離職,投身公益組織的新聞工作。」Julia 這番話真性情得讓人失笑,也令人嚮往。她接著說,雖然柏林動物之家支付的薪水只有她以往所得的六成,任職於此卻是她「此生做過最好的兩個決定之一」,至於另一個決定是什麼?Julia 笑笑沒講。

Julia 説,乘載了百年歷史的柏林動物之家成立於 1901 年,原本座落在一塊相當精華的都會地段,然而隨著收容規模逐步擴張,舊有的空間漸次不敷使用,負責營運柏林動物之家的柏林動物福利協會 (Berlin Animal Welfare Association) 於是將舊址資產賣了個好價錢,轉而買下現今這塊位於柏林近郊的土地。新址的建造工程始於 1999 年,並在 2001 年重新開張。

我望向身邊這幢樸實無華的巨大建物,石灰色的平坦外牆上綴著各形各色的動物剪影,偏居一隅的「TIERHEIM BERLIN」字型方正,幾乎要沒入那片爬滿牆面的秋紅色藤蔓,平穩和諧的氛圍彷彿它生就佇立於此,想不到竟是個未滿 20 歲的年輕場館。

週休三日,每天只開放 3 小時

柏林動物之家的入口沒有特別吸睛的裝飾或排場,顯得相當低調。我們知道園區向訪客開放的時間有限,除了週一、週二及國定假日固定公休之外,僅在每天下午 1 到 4 點開放——民眾對此難道不曾抗議嗎?

「起初確實有些抱怨的聲音,但為求盡量減輕動物的壓力,也只能如此。誠心解釋過後,大家都能理解我們此舉不是為了惹毛訪客,所以不成問題。」

如今柏林動物之家的開放時間,便是權衡訪客、員工與動物各自需求的結果——上午時間用來遛狗、打掃環境、造訪獸醫等,午後則留給領養相關事宜。對於動物來說,陌生人長時間的出沒無疑會帶來巨大的心理壓力,「但顯然牠們必須忍受這一切。」Julia 坦言:「我們得讓民眾有機會接觸這些正在等家的動物。」

園內有貓洞、籐籃、跳台,戶外有棲木、被窩、軟墊

另一方面,柏林動物之家設法透過精心打造的空間設計,致力讓園內住客過得舒適自在。以我最喜歡的貓舍為例,每間貓房的空間配置、設施陳列以及內裝樣式都不盡相同,並處處體現對於房客的理解和用心——例如可以登高俯瞰的跳台、能夠蜷縮其中的籐籃、用來遮掩躲藏的布簾等,都是貓咪喜歡且需要的設計。 

更棒的是,每間貓房都附帶專屬的半戶外空間,讓貓咪可以經由貓洞自由來去,隨時想到外頭吹吹風、曬個太陽或看個風景,都不成問題。 

半戶外空間置有棲木、抓板、被窩、軟墊……每間格局互不相同、設施更顯獨一無二,隨處可見別出心裁的奇思妙想。看貓咪們在房裡顯得如此放鬆自在,相信佈置貓房的人肯定都打從心底愛貓、而且懂貓。

張貼在貓房外的住客簡介,則為訪客提供更多實用的基本訊息。例如下圖中這隻愛睏的貓咪叫做 Peggie,估計生於 2014 年 1 月,已經結紮;牠在 2018 年 4 月底來到柏林動物之家,是個親人、自信而喜怒無常的女生,需要自由空間以及大量陪伴,適合居家環境安靜、沒有幼小嬰兒並具養貓經驗的人領養。

1400 隻動物一年 3 億支出全靠...

Julia 説,為了維護動物們的生活品質,柏林動物之家每年所需經費將近 9 百萬歐元 (約台幣 3 億元),而這筆費用幾乎全由民眾捐助支撐。因此,園區裡隨處可見下圖這樣的告示——「感謝 Claudia Hampel 認養 Lissy,協助擔負 Lissy 所需食物、房舍、醫療及護理等相關費用。Lissy 還在等一個家。」

目前柏林動物之家收容的動物約有 1,400 隻,確切數字每天都在變化。Julia 表示,德國各個收容場所之間的交流活動相當頻繁,除了協助空間吃緊的園區安置動物外,也會基於送養機會的考量互換動物——舉例來說,當某個收容所內特定動物的送養狀況欠佳時,就會將動物移轉到其他領養意願較盛的園區,讓牠們有機會更快找到一個合適的家。

A_volunteer_feeds_a_cat_in_an_glass_encl
REUTERS/達志影像

貓咪心理學家進駐「貓咪樂園」

除了貓舍以外,柏林動物之家還設有一個大型的野貓圍欄,其中包括三個精心佈置的房舍與戶外空間,圈養了數十隻年齡各異的貓咪。我從木板縫隙向內窺探,看見金黃色的陽光潑灑在綠油油的草地上,五顏六色的貓道與木屋使人雀躍,三三兩兩的貓咪悠然自得地或坐或臥,儼然是個令人神往的貓咪樂園。

這些貓咪原本都生活在野外,因為土地開發、生病或殘疾等原因,輾轉來到這裡。柏林動物之家不僅提供食物、住所與醫療照護,也致力教導牠們社交技能,其中順利社會化的貓咪便能開放民眾領養。

「對於那些舉止『太有創意』的動物,我們總會安排專業人員協力矯正,以提升牠們獲得領養的機會,參與人員包括犬訓練師、動物行為專家、貓咪心理學家——沒錯,真的有這個學位!」

柏林動物之家平均 1 個員工照顧 10 隻動物

Julia 一席話,讓我聯想到台灣照護人力頻傳不足的窘境——根據「動物收容處所設置組織準則」規定,收容所內獸醫與動物的配置底線是 1:100,工作人員則是 1:40,台灣不但人力相當吃緊,而且聽說業務繁雜,例如獸醫必須兼顧大量的行政事務,而無法專心處理醫療事宜。我忍不住問 Julia:柏林動物之家的員工數量足夠照應園內所有的動物嗎?

「當然!」Julia 毫不遲疑地答道,令我相當詫異——人力不足難道不是各地動物收容處所的通病嗎?「身為一個動物福利機構,把動物照顧好、並替牠們找到合適的家是我們唯一的首要任務。在這裡,動物永遠是我們的優先考量。」

Julia 進一步說明,柏林動物之家目前約有 180 名員工,其中包括 8 名獸醫以及 16 名獸醫技術助理。雖然薪水不高,但是員工全都非常認真,並對動物充滿熱忱。「這裡的業務量很大,工作壓力也相應地高,其中又以醫務人員及照護人員特別辛苦——他們必須接觸許多令人心碎的動物虐待案件,有時很難消化情緒。」我不免回憶起幾年前那樁台灣獸醫死諫的悲劇,然而細節還來不及浮現清楚,就被Julia堅定的話語打斷:「這是一份相當不易、卻很有意義的工作。」

幼齡犬貓是熱門領養目標,但也有人鍾情老病動物

途經狗區及農場動物區後,我們來到小型動物區,這兒隔著園區入口與貓區相對,住客包括兔子、栗鼠、倉鼠、天竺鼠等體型較小的動物。我見到工作人員正領著一組四口之家與兔子互動,便向 Julia 問起柏林動物之家的領養程序。

Julia概述道,這裡主要由照護人員負責為有意領養的民眾媒合動物,並根據民眾填寫的詳細問卷 (包括居住環境、飼養經驗等資料) 酌情給予改善建議。正式領養前,飼主得先簽署必備文件、繳納領養費用,並同意柏林動物之家安排事後家訪 (Nachbesuch),由受過專門訓練的志工到場評估動物在新家的後續表現。

聊到這裡,我不免向 Julia 問起德國民眾的領養偏好,畢竟台灣素有飼養幼齡貓犬的傾向,柏林動物之家恐怕也有類似的狀況吧?

「幼齡貓犬的確相當搶手,但也有人鍾情於領養老病動物,只想給牠們一個歸處安度餘年。」

Julia 續言,單從表面看來,柏林動物之家的認養率高達 95%,但這個漂亮數字卻無法呈現動物等家的漫長時光——一隻「正常」的狗平均要等 148 天,鬥牛梗、斯塔福德郡梗等特定品種則需等上 500 天;有些動物歷經好多年才終於等到對的人,其他長期住客則再也沒能找到專屬於牠們的家。

「對於那些動物來說,收容所就是牠們的最終歸處。」

這裡既不佯裝樂觀、也不故作悲傷

一眨眼間,園區的開放時間竟已結束,雖然沒人試圖驅趕我們,但是終究不好意思久留,只好戀戀不捨地緩步向出口移動。沿途走在柵欄與籠舍之間,我們發現園方似乎有意把空間留給自然,但見染上秋意的草木捧著白雲隨風搖曳,金色的斜陽悄聲撒落,群鴨輕輕劃破了一池藍天。

直到終於走出柏林動物之家,我們還抱著滿懷情緒不願離去,於是流連坐看那面被晚霞染得金黃的園區外牆,也讓同一道斜陽曬上背脊。

我從未去過台灣的動物收容所,因為深怕自己承受不住那一雙雙充滿希望或絕望的炙熱目光;想不到,如今居然先一步來到柏林的動物之家,並在此徹底顛覆了我對收容所的假設與想像——這裡既不佯裝樂觀、也不故作悲傷,動物們在此等待一個專屬的家,同時過著盡可能適性的小日子,不讓「等待」成為生命中的全部。

夕陽西下,我們抖落肩頭上的陽光,起身準備回家。臨走前,再看一眼那面平緩而綿長的圍牆,我想像裡頭的員工們都還忙著照料一切,而動物們都會過得好好的,於是雖然仍有牽掛,卻也感到無比心安。

責任編輯:Mia


遊戲進軍海外市場,使用者體驗外更要注重用戶隱私安全

近年來遊戲產業蓬勃發展,但也同時引來了大量的 DDoS 攻擊。除了提供遊戲玩家良好流暢的遊戲體驗,防範惡意攻擊也是遊戲產業發展的重點項目。
評論
評論

隨著科技日新月異、加上新冠肺炎席捲全球,大家「宅在家」的時間也越來越長。也就是說,人們需要花更多時間,透過網路與線上的各項服務,滿足自己工作、學習、娛樂等需求。

Photo Credit: Akamai

然而,這同時也代表著各類線上或網路的服務將面臨更多安全攻擊。據統計,光是 2020 年,全球的勒索軟體攻擊事件就增加了 715%,網路釣魚攻擊增加了 600%,上半年 DDoS 攻擊事件也增加了 151%。

遊戲產業,已成 DDoS 主要目標之一

對於遊戲產業來說,本來可以借著網路的蓬勃發展,將服務擴廣至到全球市場,不過也必然會在安全和用戶體驗等方面遇到更多挑戰。舉例來說,阻斷服務攻擊(DDoS)是一種常見攻擊方式,並已成為遊戲產業所面臨的最主要攻擊方式之一。根據 Akamai 威脅研究人員在 2019 年 7 月至 2020 年 6 月期間的調查,發現了超過 3000 起針對遊戲產業的 DDoS 攻擊!

Photo Credit: Akamai

面對 DDoS 攻擊,玩家遊戲體驗大受影響,遊戲廠商收入和品牌聲譽受到損害,你該如何應對?

Akamai 幫你有效緩解

要想守護遊戲安全,需要遊戲公司、遊戲玩家共同承擔責任,單打獨鬥很難應對海外攻擊的大幅增長。對此,Akamai 將 Prolexic DDoS 與 IP Protect 技術相結合,通過簡單有效的方法保護資料中心內所有以 Web 和 IP 為基礎的應用程式免受 DDoS 攻擊,減少停機時間,幫助遊戲廠商為玩家提供提供沉浸式遊戲體驗,提升玩家黏著度,提高企業營收,保護品牌信譽。

面對 DDoS 攻擊的企業將能通過 Akamai 清洗中心重定向網路流量,只允許乾淨的流量轉發,從而有效抵禦 DDoS 攻擊。同時 Akamai 安全營運指揮中心(SOCC)的專家還可協助客戶量身打造主動破解的控制措施,以便即時發現並有效阻止攻擊,並對其餘流量進行即時分析,作為擬定下個階段因應措施的參考。

Photo Credit: Akamai

Prolexic 的主動破解控制如今已經可以「零秒」抵擋超過三分之二的 DDoS 攻擊,並以業界領先的破解時間 SLA 為後盾,為客戶的線上服務提供完全託管的 DDoS 防護服務,快速緩解大規模、即流量來到 TB 等級的 DDoS 攻擊。

案例分享:Smilegate West的 玩家體驗革新之路 

在南美和北美地區排名第一的遊戲發行商 SmilegateWest 透過自家的遊戲平臺 Z8 Games 發行了很多廣受歡迎的線上遊戲,該公司也是「穿越火線(CROSSFIRE)」在美洲、歐洲以及中東和北非地區的代理。對於這樣的一個遊戲平臺,Smilegate West 的收入和聲譽高度取決於其所營運線上遊戲的速度和穩定性,因此他們非常重視 DDoS 攻擊。

作為一款大受歡迎的第一人稱線上射擊遊戲,穿越火線在全球的玩家數量始終維持在數百萬人之多。雖然該遊戲可以免費遊玩,但大量忠實玩家也非常願意透過付費獲得更好的武器、防禦克貝以及其他有助於提高成績和排名的裝備。

談到遊戲的營運思維,Smilegate West 資深 IT 基礎架構和安全經理 Arash Haghighi 說:「在類似穿越火線這樣的遊戲中,速度和快速的決策能力非常重要,有時候甚至 1 毫秒的延遲也會對玩家得分產生負面影響,斷線的後果更為嚴重。我們希望玩家盡可以獲得最佳的遊戲體驗,因此降低延遲並提供穩定可靠的網路,一直是我們最重視的目標。」

Photo Credit: Akamai

Haghighi 負責了該公司在全球部署的多個資料中心,需要確保無論有多少玩家,IT 基礎架構都能為穿越火線以及其他遊戲提供快速、穩定的遊戲體驗。然而頻繁遭遇的 DDoS 攻擊成了 Haghighi 最頭痛的問題。尤其是現今的 DDoS 攻擊無論是在規模或是複雜性等方面都有了明顯的增長,且遊戲產業已成為攻擊者眼中的重要目標。洶湧而來的攻擊很容易就會讓伺服器徹底崩潰,瞬間影響數千名玩家。他們甚至遇到了一些更有針對性的攻擊,可以通過增加延遲的方式讓某些玩家在對戰過程中更具優勢。

「當玩家在玩某款遊戲遇到糟糕的體驗後,他們會非常積極地透過論壇和社群向全世界大肆宣傳,這很可能導致我們的市場佔有率被競爭對手搶走。」Haghighi 對於這種問題有極大的感觸。

行雲流水般的,無懼 DDoS 威脅

近些年,Smilegate West 一直在 Akamai 的幫助下有效抵擋 DDoS 攻擊,確保能為全球玩家提供流暢的遊戲體驗。尤其是在 Akamai Prolexic Routed 的幫助下,他們甚至成功緩解了最大規模、最複雜的攻擊。

借著 Akamai 雲端 DDoS 抵擋服務的容量和威脅情報,Smilegate West 成功抵擋了巔峰值流量超過 400 Gbps 的攻擊,並瞬間恢復了正常運作。

Akamai 工程師 24/7 全天候分析流量模式並提供新篩檢程式的做法也讓他們更具信心。

在透過 Akamai 安全營運回應中心(SOCC)及時回應最新威脅的同時,他們還可以通過一個專用的帳戶密切監視各項網路活動,並針對諸如封包丟失、延遲、連線品質等關鍵指標獲得即時資訊。

Photo Credit: Akamai

為全球化營運保駕護航

DDoS 攻擊可能來自全球任何一個角落,而 Akamai 遍佈全球的 20 個據點可以有效阻止攻擊流量進入 Smilegate West 的資料中心。由於該公司玩家遍佈全球,每年還會在巴西、加拿大、中國、埃及、土耳其和美國等地舉辦多場比賽,因此 DDoS 抵擋服務的規模和覆蓋範圍也就顯得更加重要。而無論 Smilegate West 將業務拓展到哪裡,都可以獲得 Akamai 的妥善保護。

同樣借助 Akamai 遍佈全球的雲端,Smilegate West 還可以在 CDN 加速、遊戲下載和更新速度以及邊緣交付等領域獲得巨大價值。對玩家來說,這意味著遊戲和更新的下載速度更快,遊玩體驗也有了進一步提升。

在此基礎上,Smilegate West 也進一步加深了與 Akamai 的合作,開始借助 Akamai 的 Web Application Protector 解決方案為遊戲後端系統提供安全防護。

 

我們與 Akamai 的關係並不僅僅是客戶與提供商,而是朋友和夥伴。
——Arash Haghighi,Smilegate West 資深 IT 基礎架構和安全經理

歡迎訪問 Akamai 官網,了解更多行業案例及資訊。

本文由「Akamai」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