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商學院強大的原因:把商學當作科學,把數學當作工具

如果台灣商學院依然把商學院當作business而不是science的話,那麼所謂的商學院,不過就跟古老的歐洲商學院一樣,是有錢人家的俱樂部罷了,就別把它當作任何一個university的unit。
評論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Credit: shutterstock
評論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作者Jacky Hsueh,一個在英國研究經濟學與政治學的人,試圖在學術中尋找人性,在人性中尋找科學。興趣在於各種行為:個人、企業、國家以及市場,並將這些行為作為分析呈現給他人一同討論何謂決策以及為何決策。

張忠謀在清華大學的演講提到了「台灣理工科與美國相差不大,但商學院卻比美國差很多」。就某方面來說,台灣的商學院其實不算太差,但是跟台灣的理工學院在國際間的等級相比,商學院真的很差。或許我們應該要先問的是,商學院是什麼?

商學院到底怎麼來的?

相較於常常跟商學院拿來比較的經濟學,商學院可以說是非常年輕的領域。在1860年代以前,當你問說「How to do business?」的時候,大部份都會得到的是一種經驗的傳承,而不是系統化和科學化的知識。

就算古典經濟學家,例如大衛李佳圖談過要如何從事企業經營,那也是從國際企業著手討論比較利益原則,是一種「How to trade?」而不是「How to do business?」的概念,並沒有任何想探討如何管理人力、企業執行等等的意圖。

很長一段時間,在歐洲的歷史上,如果有人真的要開辦商學院,會被當作一種偽科學,只不過是類似民間的那種心靈雞湯,是不入流的。然而,美國可以說是第一個把商學當作一種科學來研究的國家,而在美國第一個創辦的商學院叫做華頓商學院。

只是在華頓商學院草創的時候,就連正式的教授都找不太到,頂多只能算是一群企業家的俱樂部而已,事實上當時大部份冠上「business school」的學校都是類似的狀態。直到1921年,華頓商學院終於有一個正式的教授叫做Albert Bolles,並且開創了Industrial Research Unit,以後華頓商學院才慢慢的被重視。

商學院是怎麼變厲害的?

然而,1930年代以後,華頓商學院透過跟賓州大學的合作關係,陸續請來了三個人擔任客座教授。

第一位叫做賽門.庫茲耐(Simon S. Kunets),大學都會唸到的庫茲奈曲線就是他發現的,但是他更重要的是統計學上的成就,GDP這個統計學的經濟指標就是他創辦的,這給了商學院很重要的科學基礎。

第二位叫做勞倫斯·克萊因(Lawrence Klein),是第一個使用計量經濟學模型來分析美國經濟的人,後來更是特別創立了Wharton Econometric Forecasting Model,也成立了Wharton Econometric Forecasting Associates,使得商學院可以用計量經濟學的方式來去分析商業市場的現況。

第三位叫做喬治·泰勒(George Taylor),在勞動經濟學以及工業關係理論上面有著巨大的理論突破,並且用數學的方式證明商業上的許多假說(例如亨利福特認為給員工休假反而能增加產出,所以把每天工作時數訂在8小時而非12小時)。

以上三位都得到諾貝爾經濟學獎,而且不約而同的都是透過數學來去分析商業的領域,而創造了突破性的發展。

這才是為什麼美國商學院強大的原因:把商學當作科學,善用數學當工具。

不是台灣沒有大企業,而是台灣的商學院數學太弱

商學院的確大部份因為MBA(商業管理碩士,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聞名,但是真正讓美國商學院強大的並非單純是MBA,而是那些真正在商學院裡面做學術研究的教授,而這就是美國領先台灣商學院的地方。

商學院下面的accounting、insurance、finance、marketing等等在近代有所突破的重大關鍵是數學,是不同的dynamic model。台灣的商學院如果要說最大的罩門,大概就是數學基礎太弱了,大部份商學院畢業的學生,可能到了畢業都沒聽過什麼叫做differential equation、saddle path....但是市場又不是靜態的供給以及需求線,市場上面的需求可能每一秒都在變換,折舊的比例可能是對於時間這個變異數微分的限制式。

如果台灣繼續把商學當成一種祖宗傳下來的經驗談,而非試圖當作一種科學去測試不同的理論以及假說,趁勢發展出適合亞洲的商業科學模型,那麼就算真的發展出了大企業,台灣的商學院也跟不上美國。

如果台灣依然只注重qualitive experiment,不停的讓學生去做抽樣意見調查、市場研究,卻沒有教導學生應該在何時使用適當的統計模型,甚至大部份商學院學生都不會使用python、stata、R這些基礎工具,那麼就算世界排名再高,台灣的商學院依然做出的論文以及研究還是不如美國。

台灣的商學院,到底把商學院當生意還是當科學?

如果台灣商學院依然把商學院當作business而不是science的話,那麼所謂的商學院,不過就跟古老的歐洲商學院一樣,是有錢人家的俱樂部罷了,就別把它當作任何一個university的unit。

責任編輯:李柏鋒
核稿編輯:Chris


精準媒合,成為企業 100% 留用的 5G 新星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評論
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洞察產業痛點,積極培養新興人才。 Photo Credit: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評論

「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人才缺口」經濟部工業局呂正華局長點出產業問題缺口,與資策會教研所、學界攜手合作,自去年起,已超過 600 名新星參與 5G 產業媒合。


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了現今的製造業,而 5G 將驅動世界又一次進化。 5G 網路具備超大頻寬、海量連結、超低延遲等特性,網速比 4G 快 10 倍以上,透過專網覆蓋,能承載各種需要龐大資料流量的智慧化服務,讓過去只存在於科幻小說中的場景有望逐一實現。

根據全球行動通信協會( GSMA )統計,至今( 2021 )年 6 月已有 69 個國家、 166 家電信廠商推出 5G 服務,顯見各國都強力聚焦發展 5G 通訊科技,預計 2025 年可達 18 億用戶規模。臺灣也於去年 2 月完成國內首波 5G 頻段競標,各大電信業者積極建設基地台,不落於美、日、韓等國之後。

雖然在疫情肆虐下不免打亂既有布局,但正因我們的食衣住行育樂都被迫數位化,反而讓 5G 在數位醫療、虛擬娛樂、擴增實境、加密裝置等跨領域的應用,因為需求而產生更多可能性。企業趁疫情之際加強練兵,加快轉型升級腳步,也需要更多新血加入。

首重跨領域 企業樂於從頭培養人才

經濟部工業局長呂正華表示,臺灣資通訊產業發展成熟,政府也全力扶植,「大家最為關心的,就是缺人才」。儘管商機潛力無窮,許多致力於商品化的企業都還是頻喊找不到人。

為此,工業局去年開始推動「 5G+ 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以下簡稱 5G+  新星計畫),以「產業出題,人才實戰」模式媒合產學研發,目前已收穫相當成果;兩屆推動下來,已有上百家企業及大專校院參與,超過 600 名學生及應屆畢業生參與企業實戰活動。

呂正華說明,「產業出題,人才實戰」的專題都是企業在 5G 商用研發過程中實際遇到的問題,讓學生挑戰解題,為企業發展真正可用的解決方案,進而協助企業從內部「做中學」( OJT )培養切合需求的即戰力,目前參與計畫的企業對於學生留用意願達 100% ;因此「精準媒合,不管是對企業、對人才都能少掉很多碰撞和磨合,節省徵才和求職的成本。」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數位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計畫不僅媒合企業資源,更辦理實戰工作坊,強化 5G 職能。Photo Credit:  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團隊

此外,呂正華也表示,因為 5G 應用是電機、機械、光電、材料等不同領域的結合,極需要跨領域的人才,企業很願意從頭培養,「所以態度比科系更重要」。

呂正華舉例,由交大資工系衍生之研發服務公司詮隼科技,曾面臨年薪 150 萬的職缺無人應徵的窘境,去年加入計畫,成功從內部培養出好幾位優秀人才,其中一位是中興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黃予璿,黃同學善用跨領域思考能力,在公司開發資安自動測試服務方面貢獻良多,文組與理組看似交集不多,可是只要有興趣,人人都能從 5G 行業中找到適合自己的工作。

電子五哥之一的仁寶電腦近年積極進行數位轉型,成立 5G 實驗室,鎖定智慧農業、智慧製造、健康醫療、雲端遊戲和終端設備等應用領域,並在去年透過 5G+ 新星計畫成功招募 19 位新血,藉由計畫的加值,培育人才並同步發展 5G 商業應用。

其中臺北教育大學玩具與遊戲設計所的研究生王凱瀚,過去從沒想過自己能加入科技業大公司,藉由計畫才有機會參與仁寶電腦的研發實戰。期間投入「 5G 邊緣運算技術智慧遊戲應用平台」研究,融合本身在數位內容和網頁設計的專業,進行雲端遊戲、虛擬實境解決方案與工具包的開發,最後獲得研發專題冠軍殊榮。

業師、培訓課程系統性帶領,加入 5G 創新研發

同時,「企業常反映學生在學校學的知識實際上沒辦法用,所以我們開的課要符合企業實戰需求。」呂正華說明, 5G+ 新星計畫也提供系統性的線上課程,特別引進諾基亞貝爾實驗室(Nokia Bell Labs)等 5G 專業培訓課程,並規劃包括天線、射頻、晶片封測、關鍵材料、小基站/無線接取、 SDN/ NFV(軟體定義網路/網路虛擬化)等 6 大領域職能地圖。仁寶電腦、雲達科技、亞旭電腦等企業都將其納入內部教育訓練規劃,也採用 5G JUMP 的線上課程強化員工 5G 職能。

計畫也與交大產業加速器( IAPS )、臺科大育成中心等機構合作培育創新應用師資,以帶領新創公司加速 5G 應用服務的開發,目前已成功培育 23 名業師顧問並輔導 12 組新創團隊,更有 2 家新創公司從去年接受輔導的角色,到今年成功商轉並擔任計畫的出題企業,形成正向循環。

呂正華說,5G 跨域應用是非走不可的路,臺灣已擁有完整 5G 生態系的基礎能量,涵蓋半導體、電子零組件、伺服器、網通與終端設備等產業,馬步紮得穩、紮得深,可在國際競爭中站穩腳步。 5G 新星計畫將作為產學培育人才的溝通橋樑,期待未來培養出更多生力軍,加速臺灣邁入 5G 紀元的步伐。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