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目標世界霸主?中國央行發行數位貨幣

外傳中國想要推官方數位貨幣,背後的戰略意義是什麼?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作者鄭貞茂,台灣亞太產業分析專業協進會院士。本文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INSIDE 獲授權轉載,原文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9 年 10 月號

繼臉書發行的「Libra」引起各界廣泛的關注與討論之後,報載,中國大陸人民銀行 (以下簡稱為人行) 近期也將發行數位貨幣 (Digital Currencies),成為全球主要國家中,第一個發行數位貨幣的央行。我向一些虛擬通貨的業界朋友請教這個議題,多數人都認為中國大陸政府在這個時候推出數位貨幣十分具有戰略意義。

數位人民幣 vs. 比特幣,哪裡不一樣?

首先說明,民間版的虛擬通貨 (Cryptocurrencies) 和央行發行的數位貨幣有何不同。

一般坊間孰知的比特幣或以太幣等虛擬通貨,基本上是連用區塊鏈所形成的分散式帳本技術,並以匿名、去中心化及不可竄改等特性,來確保交易的隱私與安全。與此相反,央行發行的數位貨幣是具有法償貨幣的地位,但不一定使用區塊鏈技術,民眾使用央行的數位貨幣可以是實名或匿名。

一般來說,央行發行數位貨幣主要是在提供額外的貨幣政策工具,例如數位貨幣可以支付負利率,而突破傳統貨幣政策零利率的限制。另外,央行也希望藉由發行數位貨幣來改善支付效率、健全金融體系。

推薦閱讀:中國政府發行數位人民幣

數位人民幣的 4 大優點

目前國際間主要央行對發行數位貨幣大多持審慎看法,許多研究仍在發行及運作架構的構思階段,甚至美國聯準會、歐洲、荷蘭、丹麥及瑞士等央行都公開表示目前無發行計畫,這也讓人行的數位貨幣發行受到各方關注。

根據人行的說法,初期人行所發行的數位貨幣將以取代現鈔為主要目的,功能屬性跟紙鈔完全一樣,只不過形態上是以數位化方式呈現,以方便民眾用於各項支付行為。但新的數位貨幣將採用雙層運營體系,即人行先把數位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民眾,人行並不直接面對民眾。

【雙層運營體系】

中國人民銀行
↕️
銀行或其他機構
↕️
人民

這樣的安排除了與現有貨幣體系相同外,更重要的是讓民眾不會擔心個人支付隱私被政府所掌控。前人行行長周小川強調,人行發行數位貨幣有 4 個好處:

  1. 無法偽造
  2. 換發容易
  3. 跨境支付成本大幅降低
  4. 強化洗錢防制與反資恐

數位人民幣的「三防」:防洗錢、防資恐、防堵偽鈔

近年來,從中國大陸支付體系的發展經驗來看,由於人民幣現鈔偽造情況相對嚴重,加上偏鄉地區金融機構仍未普及,信用卡也未普遍使用,因此形成一個特殊有利於電子支付的環境,也造就了支付寶、微信支付等超大型非金融機構怪獸。

統計數字顯示,2019 年第一季,非銀行支付機構處理網路支付業務達人民幣 58 兆元,年增率成長 13%。如果加上其他非現金交易如信用卡、金融卡及儲值卡等,2018 年全年交易總額更上看 3,800 兆人民幣。

在這樣蓬勃的商機下,也產生許多金融套利與法規套利的行為,增添金融體系的不穩定性,這也是人行近年來,開始大力管制虛擬通貨、P2P 行為,以及要求餘額寶必須提列準備金,存入人行帳戶等措施的背後原因。

如今人行推出數位貨幣,除了降低紙鈔、硬幣的印製及發行成本外,還可以壓制偽鈔問題,以及強化防洗錢、防資恐的作為,但最大的好處應該是強化人行對整個金融體系的掌控,確保在經濟下行的情勢中,金融情勢仍得以穩定發展。不過在推展數位貨幣的過程中,人行也必須面對民眾接受度、實際現鈔與數位貨幣的兌換、對隱私保護的疑慮、以及與民間支付體系的競合關係等問題,必須一一予以克服。

中國的國際金融大夢

除了上述這些內部環境因素之外,人行發行數位貨幣還有一個重要的對外戰略,那就是如何持續推動人民幣的國際化。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統計,2019 年 4 月人民幣在全球外匯交易的占比為 4.3%,在所有貨幣中排名第 8,與三年前的排名相同,顯示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停滯不前。尤其在美中貿易衝突遲遲無法解決的情況下,雙方的對峙逐漸由貿易戰演變成科技戰及金融戰,美國針對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戰略進行反制,而人民幣近期貶至 7.18 的低點,也讓市場對於人民幣未來前景抱持疑慮。

此外,中國大陸雖然近期內持續採取開放市場的措施,但對於資本管制仍未完全鬆綁,資金進出仍受到高度控管,這些都形成人民幣難以進一步國際化的重要障礙。

搶先全球,瞄準「數位貨幣話語權」

人行在全球主要央行之前,率先發行數位貨幣,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要制定遊戲規則,形塑數位貨幣的話語權,讓人民幣在國際貨幣體系中扮演重要角色。在實體貨幣上,人民幣一時之間還難以撼動國際美元的地位,但如果藉由數位貨幣的發行,便利跨境支付的使用,促進一帶一路國家使用人民幣的意願,那麼一方面可以降低實際資金的跨境流通,避免資本管制對實體貿易的箝制;另一方面,又可促進人民幣的國際流通,可說是非常高明的長期策略。

相似於臉書 Libra 的穩定幣做法,找一個公正的第三方機構,淡化臉書在 Libra 的角色,如果數位貨幣將來藉由金磚銀行或是亞投行(二者皆由中國大陸所主導)推廣,使用於更多國家,那麼人民幣在數位貨幣的世界或許可以獨立美元,另成一方霸主。(2019.9.19)

責任編輯:M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