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文化論】呱吉、志祺都中槍的「黃標事件」到底是啥?為了討好廣告商?

評論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YouTube 在 2017 年 3 月底啟動了「去收益化〈demonetized〉」政策,同年 4 月 6 日發布「守護合作夥伴計劃(YouTube Partner Program Safeguards)」的公告。根據 YouTube 宣稱,這項計畫目地於在於防止出現更多有爭議性,或是負面影響的內容。而近期內這兩個策略「動的很厲害」,國內外許多創作者都遭到 YouTube 大幅度去收益化的通知、處理。

社群機制從不為了產出優質內容,廣告商的感受才是關鍵

PewDiePie 的猶太事件一般被認為是這件事情的肇因,但從受到影響的案例來看,此項機制真的使平台內容開始變得良好優質嗎?未必。

pewdiepie_j01
▲PewDiePie 的猶太事件一般被認為是這件事情的肇因。Photo Credit:PewDiePie 頻道截圖

事實上過去幾年,由知名 YouTuber 爭議事件導致的後面一連串 YouTube 更改分潤機制政策並,沒有真正鼓勵到小型創作者或優質內容生產。例如羅根拍攝日本自殺者的輿論導致的分潤機制改變(一萬小時觀看時數後才能分潤),很大一部分扼殺了小型創作者的發展。

怎麼說這兩個政策並未使內容變得良好優質呢?的確,惡質有如男人幫這樣故意操作仇女引起觀眾憤恨 (註一),增加點閱擴散率的頻道受到這兩個政策懲罰。但真正引起公眾注意的案例如志棋七七、呱吉等等,被群眾視為知識型、清流的 YouTuber 也不能倖免。呱吉或許還有些爭議性,但志棋可說是客觀中立到極致,蒐集大量資料,結論僅做資料分析處理,把定論留給觀眾自己定奪的這種方式也不致引發社群不快;然而這種內容也遭到了被稱之為「黃標」的去收益化處理,就引起了 YouTube 社群的譁然和關注。

關於 YouTube 不說的那些

比起維護社群秩序,YouTube 這波大動作顯然更是為了討好廣告商,就像呱吉說的「一些吃吃喝喝大家都喜歡看的影片」,與其說是這種不具爭議性的內容得到廣告商的青睞,不如說是這些被去收益化的影片容易引起廣告商的疑慮。既然這些影片不容易使 YouTube 爭取廣告商的投資,YouTube 自然認為這種影片不具分潤的資格,而執行了去收益化的動作。

許多創作者用各種方式提出抗議,後續 YouTube 也僅僅提供內部申訴管道。但即便是透過內部申訴管道也無從得知結果,例如 78 歲的 YouTuber David Hoffman 在得到這樣的通知之後不斷申訴,但 YouTube 直接表示無法告知為何該頻道被停權的原因。除了 YouTube 當然不可能直說因為你的影片無法討好廣告商,第二若是影片真的具有爭議性,直接向創作者說明還要負擔舉證、溝通、處理輿論等等成本。對 YouTube 來說,不解釋當然是最好的做法。

YouTube 會因此變得無趣?只要還是影音龍頭的一天,就不會

許多獨立創作者選擇束手就擒甚至回家拿錢,David Hoffman 則是另開通路,不把所有收益放在同一個平台來避免風險,畢竟雖然他們以創作者的身分躍於台前,但背後其實是一個工作室乃至一個公司的運作,每個月都要支付薪水和雜項支出,實在沒有太多成本可以負擔 YouTube 無法捉摸的審查機制。(註二)

在國內,相較其他也遭到黃標處理的 YouTuber,像呱吉和志棋這一類有良好群眾基礎的YouTuber,則能夠向粉絲推廣了會員訂閱制度,維持他們的內容產出。而像 HowHow、黃大謙、理科太太、阿滴英文型態的創作者,他們的其他收入業配比例遠遠大於分潤,黃標開鍘不致於影響他們的創作內容,反而創作風格的更動才會影響他們重要的收入來源。

但 YouTube 提供他們聲量累積、社群(粉絲)經營的通路和平台,他們的廣告商也需要他們在 YouTube 做商品露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能棄之不顧。好比 David Hoffman 認為YouTube的做法讓他感到十分沮喪而另開通路,他也仍舊在 YouTube 上發表作品。因此即便社群審查「動得很厲害」,YouTube 仍然能維持豐富多元的影片內容。

螢幕快照_2019-09-03_下午5_13_56
▲呱吉、志棋都推廣了會員訂閱制度,維持他們的內容產出。Photo Credit:呱吉頻道截圖

每一次選擇都是改變世界的機會

YouTube 幾次對爭議性創作者開鍘,從來都不是基於社群規範懲處,而是因為廣告商認為影響自身形象而撤資。也就是說「輿情」是觀眾影響 YouTube 決定的關鍵。但輿情不夠大,影響也很難產生,反而會導致像男人幫這種頻道利用負面操作竄起。

想要保障自己的視聽權益,必須明白自己的每一次選擇都在改變世界的樣子,選擇甚麼樣的內容進入自己的眼簾,其實也在選擇甚麼樣的內容留在這個世界。

同時,YouTube 的審查機制或許讓人感到霸道,但中國根本沒有 YouTube 也沒有 Google,豈不是更霸道?志棋等知識型 YouTube 都有提到,反送中的標題影片是 YouTube 大動作開鍘的關鍵字,不管支持港人還是港警,難道我們沒有理解、討論跟創作這件事情的權力嗎?中國對於創作審查的霸道,別說直接談論了,連影射、比喻都不行,直接抵制創作者或是斷絕金源補助,現在甚至還可能動用水軍,用量去影響 YouTube 的審查機制,這才是真正的箝制創作自由,也剝奪群眾知情的權利。看什麼影片是選擇,投甚麼票也是選擇,2020 之後,我們可能是抱怨 YouTube 上還是很多爛影片,抑或是沒有 YouTube 可以看影片了。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精選熱門好工作

樂趣買 事業開發 Business Development(Rakuma)

台灣樂天市場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資深前端工程師 - Solution (Senior Frontend Engineer)

iKala 愛卡拉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PopDaily APP開發工程師 –【工程部】

數果網路股份有限公司
臺北市.台灣

獎勵 NT$20,000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