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能做出好產品就不用怕——世界迷霧 app 開發團隊 Ollix 專訪(上)

世界迷霧是一款由國人開發的 iOS app,讓玩家記錄自己的足跡,這次我們很幸運地可以透過 E-mail 訪問到 Ollix 團隊的 Olli Wang,請他跟大家分享 app 程式開發的自身經歷。
評論
評論

現在就去環遊世界並記住一輩子走過的每個角落吧!

世界迷霧是一款結合真實人生的小遊戲,你必須要去環遊世界來消除在真實世界地圖上的霧。你可以藉由這個小遊戲來知道你這一輩子去過和沒去過的地方,也可以在老了走不動的時後看看自已到底有沒有白活了! 

世界迷霧(Fog of World) 是一款由國人開發的 iOS app,讓玩家透過 iPhone GPS 功能記錄自己的足跡,彷彿在即時戰略遊戲裡「開地圖」XD

9 月 18 日在 App Store 上架後,世界迷霧即很快地衝上付費排行榜第一名的位置,並且更是在九月底登上 Hacker News 第一名 1,國外的科技網站如 Gizmodo 等也開始注意到這款 app2

世界迷霧一推出即支援多國語言,除了正體/簡體中文之外,還支援英、日、德等三國語言,app 的介紹網頁也有五種語言版本,這樣的作法在台灣並不多見,卻相當符合「環遊世界」的精神。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網頁上的「媒體資源」,Ollix 主動提供多尺寸的 app icon、app 畫面等圖片,這對媒體在報導上非常方便。

這次我們很幸運地可以透過 E-mail 訪問到 Ollix 團隊的 Olli Wang,請他跟大家分享 app 程式開發的自身經歷。

Ollix 團隊簡介

Ollix 是一個位於台中的兩人迷你團隊,由 Olli(@olliwang)和 Sheri(@sherihuang)組成,Olli 負責程式開發,Sheri 負責畫圖。過去 Ollix 為人熟知的 app 作品是「我要搭高鐵」(該 app 目前已下架,詳情請看下方的訪問內容),此外他們在 Mac App Store 上也有三款 Mac 專用的 app。

世界迷霧和 Ollix 的相關連結:

Titan: 可以先簡單地介紹你和 Sheri 的背景和經歷嗎?

Olli: 網站上寫的很敷衍我知道 XD

我們是在中興大學念書的時候認識的,我是資工系,她是資管系,不過她小我一屆。我在大學的時候因為班上一個很厲害的同學讓我開始接觸了 Python 和 Gentoo Linux(台灣沒什麼人在玩的 distro……)。

學校教的東西很理論,沒有什麼 app 實作的機會,不然就是教些過時的東西像 MFC(Microsoft Foundation Classes)。所以原則上那時候我都是玩自已的,就是在那時開始學會了看國外的網站找資源,自已解決問題,做自已的東西,同時也接一些小案子。

我在大學的時候還有修行銷輔系,感謝系上的老師看得起我,讓我這個不愛唸書的小孩可以順利面試進入系上的碩士班。

在我碩班修完所有必修課的第二年,我跟我的指導教授說我想要去作自已的東西,也很感謝我的指導教授對我的信任,所以我就作了兩年多專職的 app 開發者,直到今年七月,花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寫論文、完成口試而順利畢業。

從來沒有想過要去上班

Titan: 為什麼會想跟 Sheri 一起開發 app 而不是去「上班」?

Ollix: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去上班,記得小時候上幼稚園的時候老爸就對我說以後長大了可以寫軟體賣全世界,現在回想起來實在覺得有點唬爛,那時候還是只有 DOS 的年代耶!隔了幾年上小學了我才接觸到 Window 3.1……

不過也因為當時這段話,讓我一直對電腦很有興趣,到了 App Store 推出後我就更加確定自己要走這一行了。

Sheri 畢業後,也覺得這樣不錯,就開始幫我畫程式上需要的圖,於是我們就變成一個迷你團隊了 XD

Titan: 請問你們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開發自己的產品嗎?會不會接受「外包」的案子?

Ollix: 大學的時候有接過外面的小案子,通常都是小網站之類的,不過那時候算是練功階段吧,從我大四不接案子後就只做自已要的東西了。

我們做 iOS app 的第一年(也就是 2010 年),那時候 app 在台灣剛起步,我們幾乎每個月都要回絕好幾封的外包或合作信件,其中不乏知名的百貨公司和直銷公司。我們知道或許接個案子可能就可以抵掉賣出成千上萬個 0.99 美元的 app,但我們就是不想做自已用不到的東西。

Titan: 一人寫程式、一人負責設計這樣的合作模式國外也不是沒有,例如開發 Tweetbot 的 Paul Haddad 和 Mark Jardine3  就是這樣,不過我們很好奇隨著產品數量變多,有沒有可能超過你們的負荷?(目前 Paul 和 Mark 兩人的 Tapbot 公司正在專心開發 Tweetbot for Mac,除了 Tweetbot for iOS 之外的三個 app 就很少更新了)

Ollix: 當然是有可能的,所以我們也很清楚我們不可能接受所有的建議,原則上我們還是只做自已「也」想要的功能。

關於我要搭高鐵 app

Titan: 去年初你們曾經在部落格透露了「我要搭高鐵」這個 app 的一些數據 4,不知道能不能請您更新一下這個 app 的現況?

Olli: 會開發「我要搭高鐵」是因為當時並沒有高鐵官方的 app,查時刻表和訂票都很麻煩,所以我們就自已做了一個來用。在「我要搭高鐵」上架後一年半左右高鐵才釋出了官方的 app,目前高鐵的 app 上架至今也差不多一年了。

不可否認,官方 app 的確對「我要搭高鐵」打擊很大,所以我們已經在日前決定將此 app 下架,僅提供支援服務。完整版及 Lite 版從上架到下架約兩年半的時間總下載次數是 282,437 次,不過 Lite 版(免費版)下載次數當然遠大於完整版(付費版)下載次數 XD

只要能做出好產品就不用怕

Titan: 當初為什麼會選擇寫 Mac 專用的程式?

Olli: 很簡單,因為開發 iPhone app 要用 Mac,所以我就完全脫離 Windows 了,因為我只開發自已要用的東西,自然也是開發給 Mac 我才能用呀!事實上,我大學時期還在用 Windows 的時候,所開發的圖形介面程式也都是用可以跨平台的工具像 wxPython 或 Qt 來開發。

Titan: 我個人買過你們的 Music & Lyrics,那個 app 最終受限於法律問題真的很可惜。請問你們 Mac app 目前是不是都暫緩開發了呢?你看好 Mac App Store 這樣的模式嗎?

Ollix: 與其說是暫緩開發,不如說是目前的功能我們都夠用了,加上人力有限,所以就沒有新增功能。

Mac App Store 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模式,除非逼不得已,不然現在我已經不太會去考慮不在 Mac App Store 上架的 app 了,如果沒有 Mac App Store,我們現在可能也已經餓死了 XD 我們如果有想要什麼 Mac 軟體找不到的話,我們也還是會自已開發來用。

Titan: 您說「如果沒有 Mac App Store,我們現在可能也已經餓死了」老實說讓我有點驚訝(強調一下,沒有冒犯的意思,只是 Mac App Store 的程式售價較高,但理論上它的規模比起 App Store 小非常多),你們三個 Mac App 的售價大約是 3-5 美金,所以銷售量一直以來都還不錯?還是說某一款特別突出?

Olli: Mac App Store 的收入是不多沒錯,銷量也沒有很突出,但很幸運的我們是台灣人,基本上平均每天只要有 10~20 塊美金的收入我們就餓不死了 XD

Titan: 你們對新版的 App Store 在 iOS 裝置的呈現方式(尤其是 iPhone 上的版型)有沒有什麼意見?(網路上有開發者指出那樣的版型對比較小的獨立開發者不利 5

Olli: 我對版型是沒什麼意見,因為目前世界迷霧主要都是靠使用者在社群網路上幫忙宣傳,大家可以試著在 Twitter 上搜尋「fogofworld」,可以看到非常多國外使用者對世界迷霧發表的看法,目前 Twitter 也是世界迷霧官方網站拜訪人數的主要來源(約佔 50%)。我的想法是,只要能做出一個讓大家感興趣的 app,什麼都不重要了,使用者會去談論它、app 評論網站也會開始主動來信要 promo code 試玩玩看。我想開發者需要擔心的應該是 app 能不能讓其他人願意再分享給其他人

Titan: 你們認為 Apple 應不應該推出「付費升級」的機制?還是開發者「手動」處理即可(也就是說將舊版的下架,只保留新版的 app,過去的 Tweettie 就是這樣做)

Olli: 如果 Apple 能支援當然是最好的,不過如果沒有的話我們也不打算讓 app 需要付費才能升級。

Titan: 台灣的開發者真的可以不接案、靠著在 App Store 上銷售自己的產品生活下去嗎?

Olli: 以台灣來說,如果只有一、兩個人的話應該是可以(前提是有好的作品,每個月都有一點收入),我和 Sheri 兩個人一個月包含食衣住行大約兩萬以內可以搞定。由於我們是住在台中家裡,除了要負擔吃和水電天然氣和一些哩哩扣扣的外也沒什麼其他開銷,台灣的物價大概是日本和歐美等國所沒有的優勢。

Titan: 你們對 iOS、App Store 生態圈未來發展的看法?

Olli: App Store 絕對給了獨立開發者一個很好的機會,只要能做出好作品就不用怕會餓死。但 App Store 上的 app 已經愈來愈多(超過 70 萬個),競爭愈來愈激烈。以美國為例,即使一天有 100 次下載,都還擠不進付費 app 的排行榜,如果是在台灣這樣的數字就算沒有前 10 也有前 20。

不過像世界迷霧雖然目前還沒擠進美國不分類的付費排行榜,但美國地區的收入已經是我們好幾個月的生活費了,所以無論如何,我對 App Store 絕對是保持樂觀的態度,但開發者的 app 若只是針對台灣地區開發,發展上困難度就會高出許多。

(待續)

>> 下篇:〈 留下回憶,不要白活——世界迷霧 app 開發團隊專訪(下) 


NEC 以專業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為人類生活打造更準確又安全的身份識別方式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一對多的人臉辨識速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評論
Photo  Credit: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
評論

你有沒有在機場使用過 e-Gate 快速通關系統呢?這種利用生物特徵的辨識技術既方便又安全,早在幾年前就已經是很多政府機關使用的成熟技術,讓我們跟著生物特徵辨識領導廠商 NEC 一起瞭解這種技術的原理吧。

生物辨識面面觀

身份辨識是電腦資安領域中很重要的一環,過去我們常常使用「知識辨識」方式來辨識使用者身份,但是使用輸入密碼的方式可能會被忘記,或是容易被破解的問題。至於「持有物辨識」是某種 USB 加密鑰匙,雖然可以省下記憶密碼的麻煩,但也有機率會不小心遺失。

生物辨識則是利用身體上獨一無二的特徵進行驗證,具備唯一性且不易盜用的先天優勢。其實這也不是很新的技術,早在數千年前人類就開始使用生物辨識,比如我們出門看到隔壁鄰居的臉,就能認出他是老王,這就是生物辨識的概念;但是要教會電腦辨識生物特徵,可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生物辨識驗證領域全球領導廠商 NEC 從 1970 年代便開始研發指紋辨識、掌紋辨識和人臉辨識等技術。目前除了上述技術之外,NEC 也已開發出虹膜辨識、語音辨識,以及原創的耳道聲波辨識技術,這些獨特且高度準確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解決方案在全球各地都有實際應用的經驗。

NEC 將這些生物辨識驗證技術以「Bio-IDiom」品牌運用在各式應用中,並且以有效的組合運用這些技術,從而打造出「任何人都能安全無慮地使用數位內容」的世界。

NEC  在生物辨識驗證技術有 50 多年的經驗與龐大的研發團隊,並且具有多項領先技術。/Photo  Credit:NEC

領先業界的人臉辨識技術

以人臉辨識技術為例,它是透過攝影鏡頭補捉人臉的畫面,並透過電腦分析臉部各個特徵點的資訊,來判斷受檢人員是不是與登錄的資料相符。

人臉辨識技術有許多優點,由於人臉是平常人們用來判斷對方身份的方法當中最自然的一種,所以使用者的心理負擔很小,使用過程中也無需動手操作,而且一般攝影機就可辨識,讓建置更快速且低成本。此外它還具備有效防止弊端的特色,例如辨識的時候系統能夠留儲「臉部影像記錄」,讓管理者可以目視確認是否相符。

NEC 具有多重比對臉部檢測法、攝動空間法、適應領域混合比對等先進技術,讓辨識更準確又快速,也能在人臉被遮蔽或影像不清楚的情況下正確辨識,不但多次奪下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NIST)評鑑第一名,在大規模一對多的人臉辨識準確度上也是業界之首。

生物辨識有使用方便、不易被盜用的優點,近年的應用越來越廣泛。/Photo Credit:NEC
除了人臉辨識之外,NEC 也有多種不同的生物辨識驗證技術可以交互搭配使用。/Photo  Credit:NEC

奧運史上首次使用人臉辨識入場

NEC 為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Tokyo 2020)成功提供人臉辨識系統,為奧運的安全、可靠和高效舉辦做出貢獻。NEC 台灣政府公共解決方案事業群群總經理張裕昌在訪談中表示:「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當他們進入奧運和帕運選手村、國際廣播中心(International Broadcasting Center, IBC)以及主新聞中心(Main Press Center, MPC),系統會自動進行臉部辨識。該系統為 NEC 生物辨識驗證技術『Bio-IDiom』的核心技術,採用準確度世界第一的臉部辨識技術。」

NEC 提供的臉部辨識系統,用於驗證 2020 東京奧運和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運動員、工作人員、志工和其他比賽相關成員的身份。/Photo Credit:NEC

One ID 帶來更便利的生活

機場是有高度安全考量的場所,因此無論在航空公司櫃台報到、海關查驗、登機口查驗,甚至在免稅店購物都需要旅客出示護照以確認身份,不但過程相當耗時,同時也增加了經常拿進拿出而遺失護照的風險。

以 NEC 提出的 One ID 解決方案為例,旅客只需要登錄其臉部影像,就能在機場辦理與進行各種手續,例如報到、托運行李、安檢、登機等,而不需要出示護照與登機證,不僅能加速程序的進行,還能達到全程零接觸,降低染疫風險。

全球最大航空公司聯盟星空聯盟(Star Alliance)、NEC 集團及國際航空電訊集團公司(SITA)達成一項新協議,在不久的將來,星空聯盟成員航空公司的飛行常客計劃之客戶,將能在任何參與此協議的機場與航空公司使用生物識別進行身份驗證。/Photo Credit:NEC
NEC 希望透過更多元的生物辨識技術改善人類的生活,透過只要伸出手指就能確實證明兒童身份的指紋辨識技術,就可以不受出生國家或地區左右,建立確實執行給予所有兒童合法出生證明與出生登記的環境,同時也打造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必要的、確保享有身為國民應有的公共醫療、教育機會與社會之保障。/Photo Credit:NEC

張裕昌提及,目前 NEC 的技術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準確度與可靠性,未來的發展重點不再是改善辨識準確度,而是發展更多元的辨識種類,以及透過系統整合的方式,結合多種不同技術,以因應更多差異化的使用需求。

此外張裕昌總經理也特別提到,以 NEC 獨家的嬰兒指紋辨識技術為例,可以克服嬰兒指紋會隨時間變化的問題,有助於協助戶政系統不完善的國家追蹤嬰兒疫苗接種情況,發揮降低夭折比例的功效,為人類社會做出實質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