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Child 複數為什麼不是 Childs?

兒童的英文是 child,眾所周知,然而不曉得大家想過沒有,child 的複數怎麼這麼奇葩?不只母音改變了,而且後面還加了個獨一無二的後綴 -ren?
評論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由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作者東吳大學英文系副教授、前系主任曾泰元。INSIDE 獲授權轉載,原文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9 年 8 月號

兒童的英文是 child,眾所周知,然而不曉得大家想過沒有,child 的複數怎麼這麼奇葩?不只母音改變了,而且後面還加了個獨一無二的後綴 -ren,由「柴爾德」(child)變成了「邱爾準」(children)?

child 雖是例外,也是有脈絡可循

書上的說法普遍比較單一,點到為止,沒有進一步說明原因:單數 child,複數 children,是英文名詞複數的不規則變化。對於大多數的學生而言,答對最重要,背起來就是了,問那麼多幹嘛?

在處理難以解釋的語言問題時,我們常給它貼上「例外」、「不規則變化」的標籤,權宜處理,反正規則無法概括的現象,就把它掃進簍子裡,另眼相看。

事實上雖是例外,也是有道理可講的。不過說來慚愧,我對此卻一直疏於深究。

我到美國讀了個語言學博士,在東吳大學英文系教了 20 年的書,自己對 children 也是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直到 2019 年的暑假前夕,某一天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隨即看了一些權威的文獻,做了一些初步的研究,才大致理出個頭緒,頓覺豁然開朗。

child 其實有「日爾曼血統」

簡單地說,child 是個日爾曼血統、英文本土的字眼,在 1000 多年前的古英語 (Old English) 時期,這個詞語就已經見諸歷史文獻。當時的拼法多元,不過以 cild 為主,發音接近「契爾德」,最初的意思是「胎兒」或「新生兒」。

到了 800 年前左右的中古英語 (Middle English) 時期,cild 始改為當今的拼法 child。比之古英語的 cild,中古英語的 child 拼字更是五花八門,發音則微幅調整,原本短母音的 [i] 變成長母音的 [i:],「契爾德」讀如「契意爾德」。

距今 500 年前左右的現代英語 (Modern English) 早期,英語經歷了史上著名的「母音大推移」(Great Vowel Shift),中古英語長母音的 [i:](讀如「意以」)變成了 [ai](讀如「艾」),因此 child 的讀音才由「契意爾德」轉為「柴爾德」,延續至今。

然而,複數的 children 因其內部結構不適用「母音大推移」,主母音基本保持自古以來的原貌,以致進入現代英語之後,child 和 children 就分道揚鑣,在發音上形成了現在的差異。

▲child 的歷史演變過程。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children 原來加了 2 個複數後綴

在構詞方面,child 的複數 children 展現了傳統日耳曼語言 (Germanic languages) 的特色,內含古英語的兩個複數後綴。

精確地說,children 字尾的 -ren 是個雙複數 (double plural) 的作法:child 先加一個古複數後綴 -er (其他拼法從略) 構成 childer,之後再加另一個古複數後綴 -en(其他拼法從略)構成childeren(其他拼法從略),復經拼字調整而成今日之 children。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我們須知,英國古代的拼字各行其是,百花齊放。這樣的盛況宛如中國的先秦,在秦始皇推行「書同文」之前,各不相同的六國文字差可比擬。另外,上述的構詞推導 (「child + -er → childer」和「childer + -en → childeren」) 是刻意簡化的結果,是為了理解方便而做的重點概括。

在經歷眾多拼法彼此的競爭、復受到 brethren(「教會弟兄」,brother「兄弟」經 o → e的母音變化、加複數後綴 -en、調整拼字) 的類推影響之後,children 的寫法最終固定,成為現今的標準。

古人云:舊複數沒用?加個新的

至於雙複數的動機為何?名詞已經是複數了,為什麼還要再「複數」一次?

語言學界普遍的看法是,原來的複數後綴走過悠遠的時間長河,產生了構詞平整化(morphological leveling),已經沈澱為「無構詞能力」的不規則變化,整個詞語不再被語言使用者視為複數型態,因此為了清楚起見,必須另加複數後綴,才能傳達複數的概念。

英文裡還有其他的雙複數案例,其中當屬 breeches (馬褲) 最為知名。字尾沒有-es的 breech 本來已經是複數(古英語拼為 brēc),乃單數 (古英語拼為 brōc) 經母音變化 (vowel mutation) 所形成 (另如 foot → feet「腳」),後來因歷時久遠,breech 的複數色彩消失,便於其後再加 -es,以 breeches 重新確立其複數的型態 (褲管有兩根,褲子在英文要用複數)。

再回到 children 的複數構詞。child 加後綴 -er 的 childer 是個古複數,還殘存在基督教的節日 Childermas(「悼嬰節」,字面 children's mass「嬰幼兒們的節日」)。-en 是個古複數後綴,現在還遺留在 ox (公牛)的複數 oxen 中。children 的這兩個古複數後綴 -er 和 -en,如今在現代英語裡基本消失,不過在同為日爾曼語言的近親德文裡卻仍是規律的構詞手段,如 Kind/Kinder (兒童 / 兒童們) 和 Frau/Frauen (女人 / 女人們)。

英文方言保留最多「語言遺跡」

從單數的 child 到複數的 children,經歷了母音大推移和雙複數構詞,children 代表的是一塊珍貴的語言化石,向世人展示了其背後豐富的歷史積澱。

現代英語的非標準方言 (non-standard dialects) 裡,一樣可見這些昔時的成分和作法,如 cow (母牛)的雙複數 kine (cow仿 louse → lice「蝨子」的模式,經母音變化產生了複數kye,再加複數後綴 -en拼成 kyen,最後調整拼法作 kine,其他拼法從略)。類似的例子尚多,在此恕不贅述。

禮失求諸野。強勢的標準語規範化了,難解的例外和弱勢的方言雖不規範,卻幫我們保存了許多早期語言的遺跡。

英文單字 child 的複數是個難點,自古以來就複雜棘手。如今我大膽抽絲剝繭,試著述明條理,不求完美,唯盼尚可。

責任編輯:Mia

     核稿編輯:Heemie


【 MarTech Asia 】數位轉型突圍!萬里雲推出機器人寫文案服務,以 AI 加速行銷流程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
評論
Photo Credit:CloudMile
評論

 CloudMile  萬里雲旗下 Martech 產品── ADsvantage(廣告智庫)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非營利人工智慧組織 —— OpenAI  強大的文章產成器「 GPT 系列」為基礎,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隨著行銷碎片化時代來臨,消費者的用戶輪廓越來越難拼湊,從獲取資料、數據分析,到廣告文案創作的最後一哩路,行銷人員必須借助更多工具幫忙,奪回行銷效益的掌握度。 ADsvantage 提供台灣中小企業行銷人員、廣告主及電商業者自助管理的廣告平台,大幅縮短廣告行銷人員作業時間。

 ADsvantage 推出新功能,受邀 2021 MarTech Asia 分享 AI 化數據行銷

日前全台最大的行銷科技盛會 2021 MarTech Asia ,阿物科技創辦人暨執行長林思吾號召 26 位業界領袖同台 ,現場及線上共有超過 1,800 位全球及台灣相關業者齊聚一堂,包括行銷科技之父 Scott Brinker、前 Verizon Media 國際事業董事總經理鄒開蓮、全聯實業副董事長謝健南等人,分享行銷科技的重要趨勢及後疫情時代的新生態。 CloudMile 萬里雲營運長高斌恒也受邀分享,各個科技巨頭都紛紛有許多針對隱私權的規範和措施,消費者的線上線下界線越來越模糊。 當今行銷人所面對的難題不只是 SEO、投放優化而已,「數據」才是致勝關鍵,透過將許多流程自動化,省下時間與人力成本的情況下,達到更高的行銷目標,其中包括 Cookieless 時代來臨、深化 OMO 無縫體驗、打造顧客數據平台( Customer Data Platform , CDP )等議題都受到業界高度關注。

豐富跨國實戰經驗的 CloudMile 機器學習團隊,運用超過 500 萬的文案數據庫、橫跨 20 種產業以上的廣告量,結合廣告代理商 20 年以上行銷經驗,創造 ADsvantage 「 AI 智慧寫手」 新功能。 CloudMile 看見客戶對於數位轉型及運用 MarTech 行銷科技推廣商品的急迫需求,希望可運用 AI 技術之力,縮短廣告前期企劃、發想關鍵字詞、寫文案和廣告投放設定,同時還需跨組溝通,尋找資源協助的時程, ADsvantage 廣告智庫即是專為滿足客戶後疫行銷需求的一站式廣告營運平台解決方案。

人工智慧寫手結合電商平台, 加速行銷流程的最佳 AI 助理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採用 GPT 模型,為矽谷時下最夯的自然語言處理模型,推出全新 AI 智慧寫手功能,透過平台能協助客戶透過數據匯流、 AI 分析達到預測的成效,快速蒐集最熱門的關鍵字、文案內容,加速創意的過程並提升廣告效率。

此全新產品適合應用在電商等大型網購平台上,透過機器學習與 AI 科技應用,讓中間產製時間被大幅被縮短,並提升操作數位行銷的「效率」與「精準度」,像是電商平台即可透過採用 ADsvantage 的服務,有效提升自己在數位行銷上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全新 2.0 功能上線,推出 AI 華語文案生成工具「AI 智慧寫手」。/Photo Credit:CloudMile

 ADsvantage 產品介紹

運用 AI 科技力助企業數位轉型的 CloudMile 萬里雲,發表關鍵字數位廣告輿情系統 ADsvantage(廣告智庫),提供企業廣告主及電商平台,透過超過百萬的文案創意庫( Ads  idea ) 、 AI 智慧監控工具及 AI 智慧寫手,平均只要 3 秒即可生成一個廣告文案。 CloudMile 透過 Google 雲端、機器學習與 AI 大數據分析技術,致力協助企業落實數位轉型。疫情期間抓住需求開發的 ADsvantage ( 廣告智庫) 服務,透過服務台灣、新加坡、及香港逾 400 家客戶的專業經驗,將傳統的商業廣告運營模式數據化,提供企業廣告主一站式 Google Ads 廣告文案創作 AI 化平台。

本文章內容由「阿物科技」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