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Mind 這世界最知名 AI 公司,去年虧了 5 億美元

其中最貴的,是薪水。
評論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iFanr,INSIDE授權轉載

AlphaGO 曾一夜之間讓人工智慧成為網際網路的星辰大海,它背後的公司 DeepMind 也成了全世界最有名的人工智慧公司。

3 年過去了,現在的人工智慧熱潮稍有降溫,同時,更大的一個變化是,投資人和產業觀察者開始問人工智慧創業公司:技術什麼時候可以應用到哪些領域,以及能賺多少錢?

DeepMind 無疑是一個值得關注的範本。日前,據 Bloomberg 報導,DeepMind 剛剛向英國官方提交了截至 2018 年 12 月的年報:去年,DeepMind 的營收增加了 1 倍,但它依然在巨額虧損,幅度也在增大。

年報顯示,去年一年,DeepMind 虧損 4.7 億英鎊,約和 5.72 億美元,2017 年,DeepMind 的虧損是 3.02 億英鎊。

此外,財務報告的部分顯示,今年,DeepMind 已經有 10.4 億英鎊的債務,其中的 8.83 億來自其母公司 Google。DeepMind 已經確認,這樣的財務補貼還將持續一年。

DeepMind 的巨額支出的一個大項是人員成本。2017 年,DeepMind 將團隊人數擴大了一倍,達到了 700 人,最新的團隊人數未知,但有媒體從 LinkedIn 上粗略統計發現有 838 人。

2018 年,DeepMind 的工資支出為 3.98 億英鎊,比 2017 年的 2 億英鎊增加了 1 倍。

一個好消息是 DeepMind 的營收也在高速增長。2018 年,DeepMind 的營收達到了 1.02 億英鎊,相比 2017 年的 5440 萬英鎊,同樣增長了 1 倍。

那麼,DeepMind 目前主要靠什麼賺錢?

雖然 DeepMind 並沒有在年報中寫明,但答案是 Google。

2017 年,Google 正式開始了對 DeepMind 的頂級人工智慧技術的商業化。

根據 DeepMind 的研究成果,Google 大幅改進了「文字轉語音」時的自然度,Google Cloud 也把這項技術打造成了一個商業化產品,開發者調用該功能每 100 萬字的費用為 16 美元。

在這個舉動之前,Google 已經使用 DeepMind 的技術對產品進行了多項改進,例如 Pixel 2 手機和 Google Home Mini 的語音助手。此外,DeepMind 的技術還被用於優化 Google Play 商店的應用推薦——「你可能還喜歡這些應用」。根據對比,使用 DeepMind 算法可以比對照組的安裝率提高 20%。

當然,和通用的人工智慧解決方案的野心相比,DeepMind 這些商業化的嘗試還只能算小試牛刀。在還無法準確預知的未來,DeepMind 有更大的商業計劃。

目前可以期待的主要有兩個:一個是幫助醫生發現腎衰竭及其他疾病跡象的醫療 App——Streams,該應用內含病人化驗結果、醫療紀錄,並提供即時短訊服務,號稱每年可輓救 1 萬名患者。

Streams 的訓練數據來自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共享的 160 萬名患者的醫療數據,這曾引發巨大爭議,應用也被暫時禁用。2018 年,Streams 所屬的 DeepMind 醫療部門被分拆出來和 Google 的健康部門合併,目前商業化還在非常初級的階段。

DeepMind 另一個有望商業化的項目是將人工智慧用於眼部疾病診斷。

經過大量數據訓練後,DeepMind 可以對眼部的光學相干斷層掃描(Optical coherence tomography,簡稱 OCT)圖像進行分析,並在 30 秒內給出包括青光眼、糖尿病性視網膜病變和老年性黃斑變性等複雜眼病的診斷,而且準確率達到了 94%,超過了人類醫生。

目前這種 OCT 圖像,只有極少數眼科專家能讀懂,而且非常耗費時間,DeepMind 的研究結果已經發表在《自然·醫學》(Nature Medicine)期刊上,如果能用於臨川診斷,將創造巨大的商業價值。

所以,對於巨額虧損,DeepMind 似乎並不擔心,「我們將繼續大力投資基礎研究,我們的世界級的跨學科團隊一直在探索即將到來的重大突破。」

責任編輯:Ch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