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困死台灣八陣圖內

Libra 擁有 KYC 與實名制的用戶金流資訊,一旦被人不法取得利用,結果絕非用 50 億美元之罰鍰就能一筆帶過,其致命性不言可喻。如果它連歐洲的關都不一定過得了,還談什麼進台灣?
評論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評論

本文是天遠律師事務投稿《坐困愁城的 Libra》系列文章第三篇,經 INSIDE 編審後刊載。主筆作者為天遠律師事務所所長劉立恩律師,自 1998 年起致力於法令遵循研究,並為法遵之普及廣泛論述,迄今已達 20 萬字。除深研全球智財及互聯網商業與技術外,亦親自投資管理六家軟體新創事業,其中包括金本位穩定幣的發行商。共同作者為謝侑均律師/葉家瑄律師。第一篇請見《細看 Libra,千瘡百孔》,第二篇請見《傳統金融體系需要當頭棒喝,但這根棒子是 Libra 嗎?》

先從台灣看起,Libra 就至少必須面對以下的法令挑戰:

收受存款之資格

銀行法第 29 條第 1 項,明令「非銀行不得經營收受存款、受託經理信託資金、公眾財產或辦理國內外匯兌業務」。什麼是收受存款呢?根據同法第 5-1 條的解釋「本法稱收受存款,謂向不特定多數人收受款項或吸收資金,並約定返還本金或給付相當或高於本金之行為」。

Libra 的使用者如果在台灣,一定得先支付新台幣到 Libra Association 那裡去(不論是透過它在台灣的代理服務點或自己的銀行帳戶、或紅陽綠界 Paypal 等的金流服務商),才能換到 Libra 這個「Global Currency 全球貨幣」;當然,Libra Association 也承諾會把這些法幣「存好存滿」,讓使用者可以隨時兌換回新台幣。

這不正是「向不特定多數人收受款項」、並且「約定返還本金」或「給付相當於本金」之行為嗎?Libra 返還給使用者的新台幣,數額可能比原本使用者付的多也可能會少,但是因為其錨定一籃子貨幣之穩定幣設計,會是「相當於本金」的。因為,根據其白皮書之說明「一顆 Libra 無法保證被換回相同數量之特定當地貨幣... 當這些作為擔保的基礎資產價值有升降時,每顆 Libra 以當地貨幣換算出來之價值也會產生波動。儘管如此,在 Libra Reserve 裡的資產是為了波動極小化才被選中的,因此 Libra 的持有者可以信賴其經年之保值性」,此部分已如前引述。

這,既然是銀行之專屬業務,那 Libra Association 是銀行嗎?

David Marcus 在赴美國國會聽證會的講稿中寫到:”...the Libra Association expects that it will be licensed, regulated, and subject to supervisory oversight. Because the Association is headquartered in Geneva, it will be supervised by the Swiss Financial Markets Supervisory Authority. We have had preliminary discussions with FINMA and expect to engage with them on an appropriate regulatory framework for the Libra Association". (Libra Association 預期將會取得執照、受規範、並受到監管。因為總部設在日內瓦,所以將被瑞士金融市場監管機構 - 簡稱 FINMA- 之監管。我們已經與 FINMA 作了初步的討論,並且預期將與他們就合適於 Libra Association 之規範架構進行交涉)。

翻譯成白話,他的意思聽起來有兩個。第一,Libra Association還沒拿到瑞士的半張「什麼跟什麼」的執照,因為看起來 David Marcus 自己也還沒搞清楚究竟他的執照應該長成方的還是圓的。第二,其他國家的法令或執照?呃,我們 Libra Association 還沒有空研究。

想到任何一個國家搞銀行業務,都涉及該國之高度法令監管,畢竟這樣的公司可不是早餐店,弄不好最多吃了拉肚子。因此,即便 Libra Association 拿到 FINMA 的許可、授予某種執照,它也無權侵門踏戶、大模大樣地來台「收受存款」。換句話說,縱使它在瑞士算得上銀行,在台灣也只不過是個路人甲。

大家或許會問,那如果祖克伯豪氣地霸王硬上弓,說「我們以全球頂尖的 Fintech 團隊,提供世人普惠金融,你們什麼鳥國家不來向我跪就算了,金融法令那點破事兒,能不能跟得上 Libra 都不干我事」呢(回想起來,當年 Uber 的態度不就這個樣)?

感覺也很合理;那麼,我們就只好被迫端出銀行法第 125 條第 1 項「違反第 29 條第 1 項規定者,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其因犯罪獲取之財物或財產上利益達新臺幣一億元以上者,處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罰金」,來伺候這位小「祖」、以及他在台灣幫他收新台幣的黨羽了。

存款,必須有額外保障

Libra 白皮書裡講了一堆,叫大家信任這個臉書幣的「安全與穩定」,就假設他們真的有此誠心而非講一套做一套、又再假設臉書能做出完全沒有罩門的金鐘罩的系統,可以百分百防駭...(這種話你信?),但光那樣就夠了嗎?金融機構資本適足率這麼重要的監管項目,依銀行法第 44 條第 1 項前段銀行資本適足性及資本等級管理辦法等等規定進行探究,如果寫下去又是千字文;那個大議題我們暫且放一邊,至少也還有下面這兩點得看:

存款準備

多數國家設有存款準備金制度。各國的央行,會要求金融機構從其存款負債中提存一定比率(Required Reserve Ratio,簡稱「存準率」,以台灣為例,視存款類別之不同,多半在 5%-10% 之間)的準備金不得動用(或直接存進央行),以因應支付需求。其目的,除了國內貨幣供給之調節外,還能透過這樣放在央行的準備金來建立社會大眾對金融體系具備充分流動性、能隨時因應大家的提領存款之信心。萬一有哪家銀行出現擠兌,中央銀行就能動用這樣的準備金來緊急融通。

這個普世性的概念應該不難懂。那 Libra 收了台灣人的存款,有沒有存款準備?當然沒有,因為 Libra Association 在台灣連金融機構都不算,連要繳存款準備金給央行的資格都沒有。退一步可以拿來作類比的,就是線上遊戲的點數了;根據消費者保護法具有強制力的子規定「線上遊戲點數(卡)定型化契約應記載及不得記載事項」,發行遊戲點數、收了消費者錢的業者,必須找到銀行作全額履約保證、或將其所收之現金全數交付信託。舉輕則以明重,比遊戲點數牽涉更大更廣的 Libra,對存款人的保障在哪裡?

存款保險

看完存準率,再聊聊另一套制度。

世界各國為了控制金融機構對存款戶無法履約的信用風險(其來源,可能是五鬼搬運違法放貸、也可能是特定事件所導致的市場信心崩潰)、避免擠兌效應擴散之系統性危機,多半設有存款保險之強制性要求。在台灣,存款保險條例第 10 條第 1 項規定「凡經依法核准收受存款、郵政儲金或受託經理具保本保息之代為確定用途信託資金(以下合稱存款)之金融機構,應向存保公司申請參加存款保險」。實務上是中央存保公司提供每一存款戶新台幣 300 萬元之保障。

在美國,這制度則是從 1933 年開始由 Federal Deposit Insurance Corporation (FDIC)
承作,一戶的保障是美金 25 萬。

從 Libra Association 是收受存款的單位這觀點看來,理論上應不應該向中央存保申請,來對使用者 Calibra 裡的臉書幣作進一步的保障?當然應該!但它能不能申請?這就抱歉了,它依中華民國法律根本不是「金融機構」,連申請的資格都沒有。

請問 Libra Association 是不是由道德上的完人聖人,加上財力無上限的神人所經營、再扛起絕對償付責任的?如果不是,有沒有可能發生倒閉風險?既無存款準備金、又沒參加存款保險,倘若有一天使用者拿臉書幣換不回法幣,責任誰揹?

這問題祖克伯如果答不出來,哪個國家能容許 Libra 在其境內興風作浪?

匯兌與外匯

銀行法第 29 條第 1 項,早就清楚告訴大家國內外匯兌是「禁臠」,不是銀行不准吃。 Calibra 讓使用者可以將其錢包裡的 Libra 發到國內外任何其他人的錢包裡,讓收到 Libra 的人去轉換成當地的法幣,這如果不是國內外匯兌業務,那什麼才是?同樣地,違反的責任,就是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且得再併科新台幣一千萬元以上二億元以下罰金。如果因此所取得之利益超過一億元,刑度再提高到七年以上,罰金也加重到二千五百萬元以上五億元以下。別說因為他是 Fintech 所以可以免責,請問你聽過櫻桃支付 CHERRYPAY 嗎?

再來,管理外匯條例第 2 條第 1 項則規定「本條例所稱外匯,指外國貨幣、票據及有價證券」;而根據金管會今年 7 月 3 日的證發字第 1080321164 號,發布核定具證券性質之虛擬通貨為證券交易法所稱之有價證券之令,符合:(1) 出資人出資;(2) 出資於一共同事業或計畫;(3) 出資人有獲取利潤之期待;(4) 利潤主要取決於發行人或第三人之努力等四個要件並具流通性之虛擬通貨,可能被核定為有價證券。依據其構成要件解釋,Libra有相當之可能在台灣被認定為有價證券,其原因還不僅止於此。

由於 Libra Reserve 裡包含短期政府債券等證券商品,由之擔保之 Libra,實質上就可能被解釋為「指數型證券投資信託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s, ETF)。華爾街日報在今年 7 月 13 日也以 SEC Weighs Whether to Regulate Facebook’s Libra - Regulatory agency examining whether Facebook’s cryptocurrency is a security”,報導美國證管會 SEC 目前在調查 Libra 是否應該被定性為 ETF,而需經事前核准,才能在美國發行。就算美國准了,在台灣它就會是外國有價證券買賣之外匯業務,必須被財政部和中央銀行監管,而「以非法買賣外匯為常業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與營業總額等值以下之罰金;其外匯及價金沒收之」,這訂在同條例第 22 條。請問看完了這條,在台灣,還有誰敢代理臉書賣 Libra?

這裡還有證券交易法第 22 條「有價證券之募集及發行,除政府債券或經主管機關核定之其他有價證券外,非向主管機關申報生效後,不得為之」,違反者將再以第 174 條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處斷。

或許有人會認為,只要祖克伯夠不要臉,就直接從外國賣 Libra 給台灣的用戶,反正外交部與司法機關都很弱,諒我們也沒本事把他引渡回台灣受審(連個用假護照逃去英國的林克穎都抓不回來了)。但如前所述,既然要拿到 Libra 的前提是用法幣去買;這台幣的金流要怎麼跑?哪家在台灣的銀行或第三方金流,願意冒此大不諱,去成為不要臉的臉書之共犯?

FB 來台遵法申設銀行?

照上面分析的,這裡也碰壁那邊也撞牆,如果 FB 想要一次解決問題,富可敵國的它,乾脆來台灣設銀行,若非讓 Calibra 做,就是叫 Libra Association 做,錢都不會是問題,更何況還有接近三十家大咖說要給(但是還沒給,也沒承諾一定會給)錢不是嗎。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問題?

金融機構發起人與負責人之誠信條款

我們且看看近兩年間,被華爾街日報所披露的臉書捅的漏子有哪些:

螢幕快照_2019-07-29_下午4_29_29

依商業銀行設立標準,銀行的發起人不得有「銀行負責人應具備資格條件準則」第3條所列情事;而在銀行負責人應具備資格條件兼職限制及應遵行事項準則第 3 條裡,只要是「有事實證明從事或涉及其他不誠信或不正當之活動,顯示其不適合擔任負責人者」,如果符合這個條件,就不僅不能擔任銀行的負責人,也不能擔任發起人。

紐約時報,在今年 7 月 16 日刊出“Facebook Cryptocurrency Plans Have a Problem: Facebook’s Reputation”(臉書的加密貨幣計畫有個問題,就是臉書的名聲)。而美國兩黨的參議員們,也認定“Facebook Should Not Be Trusted With 'Crazy' Cryptocurrency Plan(臉書的瘋狂加密貨幣計畫不值得被信任);民主黨的 Sherrod Brown 說得直接又傳神:“Facebook has demonstrated through scandal after scandal that it doesn't deserve our trust”(臉書用一個接著一個的醜聞,證明了它不配得到我們的信任),而共和黨的 Martha McSally 也是:"I don't trust you guys", "Instead of cleaning up your house you are launching into a new business model."(我不信任你們這些傢伙... 你們不去好好清理門戶,居然又想開辦新的商業模式)。就連臉書這個計畫的操盤手 David Marcus 都只好說 “We’ve made mistakes in the past”, “We have been working, and are working hard to get better.”(我們之前犯過錯,但一直持續努力求改進)

上述這份「前科紀錄」表,已將臉書近兩年因為隱私權操作不當並遭國際主流媒體登出的新聞列出;劍橋分析之醜聞等等的的不光彩,已足以證明臉書習慣從事不誠信、不正當的活動,因此即便 Libra Association 或 Facebook 或 Calibra 有意願想來台灣設立銀行或購併銀行,作為發起人之一的臉書,都會是個大障礙。連自己本國的參眾議員都因為臉書之前諸般下作的紀錄,在國會山莊罵到翻,反而是我們去挺 FB 的這種計畫?

台灣本周拍板開放二張純網銀執照之後,臉書就算 2020 年去遞件申請,大概也拿不到第三張,最多只能用併購既有銀行的模式辦理。但金管會,能准嗎?

系統檢查之規範

依照商業銀行設立標準第 7 條,為確保金融機構提供電腦系統具有一致性基本系統安全防護能力,並遵循中華民國銀行商業同業公會全國聯合會制訂之「金融機構資訊系統安全基準」及「金融機構辦理電子銀行業務安全控管作業基準」,Calibra 及 Libra 倘若要設立銀行,上述各項要求,包括一定的評估週期(第 4 條)、網路設備、伺服器及物聯網等設備合規檢測(第 5 條)、社交軟體惡意程式侵入演練(第 6 條)、評估單位資格及評估報告(第 8、9 條)。

臉書以前出過一大堆包人盡皆知;如果想搞數位銀行,Calibra 電子錢包相關之系統建置技術難道主管機關不必嚴審?比方說把原始碼開放給金管會檢查,才准正式營運?這件事情,臉書能配合?

金流資訊國際傳輸之嚴控

金流資訊是個人資料的一環,法律上定位為「資訊隱私權」,臉書近兩年隱私權操作連連出現問題,並因 Cambridge Analytica 一案,於美國接受 FTC 長期調查,經營之誠信大受考驗,可參前述。Libra 涉及的不僅僅是用戶個資,更將加入其財務資訊(存入款項之多寡、往來之金融機構、消費之地點品項時間與金額、財務往來之對象關係與金額...)。Calibra 之作用類同銀行帳戶,為臉書未來計畫與其 FB Messanger 及 Whatsapp 整合,好發揮其現有用戶數量之優勢之錢包。然而臉書過去對用戶的隱私權保障之程度已然被人詬病至此,我們何從期待未來的 Libra 能夠安分守己?

猶有甚者,未來在反洗錢、反資恐之要求下,Libra 勢必將執行實名制且需真切瞭解其客戶與最終受益人(即完整之 KYC)。縱然祖克伯在發布新聞時曾表示 "Any information you share with Calibra will be kept separate from information you share on Facebook."(所有您分享給 Calibra 的資訊,都將與您分享在臉書上的資訊保持分離),但其執行 KYC 所得之資訊,是否不會外流(甚至被去頭截尾地賣掉,好聽的說法是遮蔽了人別資訊的行為模式分析),從臉書的紀錄看起來,他們就算斬雞頭發誓大概也不會有人信。

至於我國的法規,包括個人資料保護法第 21 條第 1 項及第 3 項第 22 條第 1 項第 41 條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指定非公務機關個人資料檔案安全維護辦法第 8 條第 7 項金融控股公司法第 42 條第 1 項,皆就資訊檔案安全維護、國際傳輸等技術要求規定,並訂有罰則。

法務部法律字第 0940029553 號說明 2 亦提到:「非公務機關對個人資料之國際傳遞,次按電腦處理個人資料保護法(現修正為「個人資料保護法」,以下簡稱本法)第 19 條第 1 項規定,非經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登記並發給執照者,不得為之。」

近年來,各國法律對於個人資料的保護更趨完善,Libra  如果要來台灣,也必須受我國個人資料保護法規範。但是,Libra 以區塊鏈之架構,所有交易資訊都會上它的主鏈,在各個國際節點上都會自動寫入並確保一致性,其國際傳輸已無從避免。臉書關於個資保護的承諾,向來可信度就不高;現在跨足更敏感的業務類型,主管機關的評估又會是什麼?

除此之外,Libra總部設於瑞士,雖然瑞士並未加入歐盟,但其鄰近國家除了列支敦士登以外全屬歐盟會員國。歐盟之全世界最嚴格的個人資料保護法(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一般資料保護規範,簡稱 GDPR),幾個涉及的部分:軟體面是否可能有不安全的傳輸過程(第 15 條第 2 項、第 32 條第 2 項)、不合格的加密處理(第 5 條第 1 項第 f 點、第 6 條第 4 項第 e 點及第 32 條);服務面是否提供用戶個資違反通知的權利(第 17 條第 2 項、第 19 條、第 28 條第 2 項、第 34 條、第 40 條第 2 項第 i 點、第49條第1 項第 a 點、第 58 條第 2 項第 e 點);資訊架構是否符合境外傳輸限制(第 4 條第 23 款、第 15 條第 2 項及第 56 條第 1、6 項),連其合作組織在軟體開發與部署流程都須考量有否合規(第 25 條、第 26 條及第 28 條)。Calibra + Libra 擁有了 KYC 與實名制的用戶金流資訊,一旦被人不法取得利用,結果絕非用 50 億美元之罰鍰就能一筆帶過,其致命性不言可喻。如果它連歐洲的關都不一定過得了,還談什麼進台灣?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看不出台灣應該允准 FB 或 Libra Association 來開銀行。

自利心與無管制的危險

除了上開難以通過的嚴格金融法規檢視,最後我們也討論一下 Libra 在結構設計上存在的瑕疵。

Libra 的發行宗旨雖然立意良善,號稱為了全球無法利用銀行服務的 17 億人口而生,但其背後的決策暨執行機構 Libra Association 組成成員,絕大多數卻不是公益組織。就目前的二十餘位初期投資者的背景看,僅有五位是非營利或學術組織,其餘則為 Visa、MasterCard、PayPal 及 Uber 等大型企業。

雖然白皮書強調 Libra Association 乃一秉持著中立精神的國際機構,再把總部設於瑞士日內瓦,應該也是看上了該國歷史的獨立地位及對區塊鏈技術的包容。然而 Libra Association 成員手中掌握的投票權,卻是可以完全定義 Libra 的發行、銷毀機制以及儲備金的運用方式。"All decisions are brought to the council, and major policy or technical decisions require the consent of two-thirds of the votes." 即 Libra Association 之重大決策得由三分之二之多數決同意定之;在自利心之驅動、(如果)又不須遵守各國之貨幣與金融規定,Libra 日後的營運方針,一旦這些投資者看見 Libra Reserve 變得又大又肥美,會不會有惡質化之改變?還是大家認為,這票老美的人格,比起近代捅出一個接一個的銀行系統性危機的那票老美的人格更高尚、更值得信賴?

再者,Libra 定義自己為一穩定幣,其價值將與 Libra reserve 所持有之銀行存款及短期政府債券掛勾,相對於漲幅波動大之比特幣,Libra 之價格將「趨於穩定」。白皮書已明白表示,儲備金會運用於低風險之投資項目,而透過投資項目所賺取之孳息,在減掉成本費用後,將會分配給早期投資人作為股利。但基於獲利的考量,同前第 5 點所述,擁有支配儲備金運用方式權力之 Libra Association,日後若改以儲備金投資較高風險高報酬之項目,與儲備金掛勾之 Libra,還能具備其所謂的穩定性嗎?

本文僅就 Libra 踏入台灣所需要面對的挑戰,舉數例說明而已;倘若在每一個主權貨幣之領域都需要重新面對一次這樣的遵法障礙,我們就大膽預測,Libra 從一開始就註定窒礙難行;以陸遜之才,破不了八陣圖,他能遇到黃承彥撿回一命,已屬萬幸。

但我們最擔心的事情是,Libra 還有突圍的致命奇招(如後記)。儘管,凡熟讀三國的人都不會上當...

後記:美國鞭臉書.黃蓋苦肉計

三國演義第 46 回「用奇謀孔明借箭,獻密計黃蓋受刑」。黃蓋和周瑜都知道,要破北軍百萬雄師,唯有火攻。但是,在大江之上,一船著火,餘船四散,除非曹操把全部的船都釘在一起,否則怎能燒個精光?這個騙他們「鎖戰船」的連環計,周瑜就委請龐統設局先塞送給了曹操;黃蓋,則因為假意與周瑜公開對槓,被重責五十杖到皮開肉綻,終能取信曹操上書詐降;他最後帶了二十隻小火船,撞燒曹營已被連環鎖住的所有大戰艦,這就是「三江口周瑜縱火」,讓北軍輸到脫褲、曹操敗走華容道的故事。

美國目前,看上去四面嚴打臉書,要求 Libra 和 Calibra 遵這個法、合那個規,連川普都要出來推特罵幾句;狀似處處刁難,是吧。但是,萬一突然在 2020 年中,聯邦與各州的所有監管機構,開始陸續表示類似 ”We have rigorously investigated the compliance program implemented by Facebook and Libra Association and come to conclude that their Financial Inclusion project shall be approved and expanded…”(我們在對於臉書與 Libra Association 所採行之法令遵循計畫進行嚴格審核後,認定其普惠金融之設計應被許可並擴大辦理...)的意見,然後就讓祖克伯大張旗鼓,在全球大肆宣傳;那時,不僅一方面拉進美國政府對其安全穩定背書,還再額外提供諸多誘因,催 FB Messenger與
Whatsapp 的用戶都上來註冊Calibra錢包,歡喜利用這個 “Global Currency”。這件事如果發生,你會不會驚訝?

台灣本周拍板純網銀執照是吧?如果小日本可以拿,憑什麼不給大老美?立馬給我開放第三張,否則下個月就啟動貿易報復,台灣輸美商品關稅全部提高 20%...」

我得承認,這是王牌。如果真的打出來,請當我們這篇文章前面什麼都沒寫。

記得 Edward Snowden 史諾登,賭上自己的性命所揭露的美國政府之真面目吧?在那個卑鄙的稜鏡(PRISM)計畫裡,有無數美國公民、國外人士、甚至包括外國政治領袖的通訊都被 NSA 與 FBI 一一監控,即時通訊、聲音、影像、電子郵件、文件... 要什麼有什麼。而參與此計畫的公司你我全部認識:Mircosoft, Yahoo, Google, Facebook, Skype, Apple… (他們後來都發表聲明,有的否認,有的說我們連聽都沒聽過 PRISM...),這計畫從 2007 年共和黨的喬治布希在位時就開始執行,一直持續到民主黨的歐巴馬當家,中間沒斷。官方的否認不少(最常用的說法是,這一切都是出於好意沒有違法啊... 是要保護美國人民的反恐不得己之措施啊...),你信?!

(任正非心裡的 OS 是:跟 Prism 比,你們真的太看得起 Huawei 了。)

換句話說,美國兩大黨誰當家都一樣;只要坐上大位,就不會停止濫用各種卑鄙手段來蒐集你我的秘密。平常沒事都沒事,有事就從這海量的資料裡,隨便撈幾筆出來對付我們這種小老百姓,或是馬英九蔡英文之類的。

Libra 被 SEC、FTC、Fed 及國會議員輪流砍到刀刀見骨,是周瑜打黃蓋?私底下,FB 是否即將與 NSA、CIA 這些惡霸達成協議(效法周瑜對黃蓋說的)「君若肯行此苦肉計(表面上讓我痛扁,最後還課予你一大堆表面上的法遵義務你還全部買單),則我美利堅合眾國之萬幸也(比方說安首相偷偷轉帳美金五千萬給文總統,金小胖居然透過他常駐首爾的親信朋分掉這筆錢的一半,NSA 就可以即時向川普報告)」?

屆時美國政府所能掌握的機密資訊,是從摸透全球的 Libra 用戶開始,大家不但已經順理成章作完了 KYC,而你我他的資金流向、甚至搭配使用之即時通訊系統與他人往來之內容、最後再到大家人身所在位置,均將無所遁形;美國的國安與情報系統,拉條秘密的綠色通道接進臉書,愛看什麼就看什麼,還有比這更方便的嗎。

祭出 FACTA 肥咖條款來追稅,已經迫使全世界的銀行交出在美國境外有綠卡及公民身分的人的帳戶資料。嫌這樣的域外效力不夠威,美國再加上臉書搞出 Calibra + Libra 的終極目標,是不是想讓原本與美國毫無瓜葛的人,都一個個地甘心交出他們的資產與財務機密,讓美國政府肆行更無恥下流之監控?Calibra + Libra,原來是更奸巧、更全面的 PRISM 現代版?

別怪我們不信任臉書,也別怪我們戴上有色眼鏡看美國政府。鬼扯出來 WMD 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假情報,都能用來作為侵略他國之理由,再加上那個賤到有找的 PRISM 專案,聯手種下這樣的前科又還是接續犯、連續犯、累犯,被褫奪公權聽其言觀其行之期間,起碼得三十年吧?

在那之前,我們小國寡民,還是要堅持自己的貨幣金融高權(如果有的話)。管你是 Libra還是 Calibra,有多遠就給我滾多遠。

責任編輯:Chris
核稿編輯:Mia

延伸閱讀: